河北农妇魏秀玲遭迫害事实:绑架、抄家、劳教、洗脑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河北农妇魏秀玲遭迫害事实:绑架、抄家、劳教、洗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河北省易县裴山镇白虹村农妇魏秀玲,于一九九八年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魏秀玲却因坚持信仰遭当地“六一零”人员、警察、中共干部的绑架、抄家、游街示众、勒索钱财、非法劳教等等迫害,并被迫长期在外漂泊,有家不能回。

魏秀玲得法前曾患脑神经疼,左半个脸偏瘫,左边身体发麻,半身不遂预兆,精神分裂症、双肾结石、尿血、便秘、肺病、心脏病、全身水肿、腰疼、两腿又疼又麻等很多种疾病,看过不少大小医院、吃了许多的中、西药,也只是减轻表面一点痛苦,什么针灸、输液最后都不管用,丧失了劳动能力,此时的她精神负担很重,她觉得自己没救了,精神也垮了,只好艰难的在无尽痛苦中过一天少一天了。

在没任何希望的时候,魏秀玲有缘得了大法。她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通过不断学法炼功,身上所有的疾病在不长时间里都好了,走路一身轻,家务活、地里的活,样样做的得心应手,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全家人见多年的病秧子变成身体健康,精神十足的人,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和江泽民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大法。七月二十日,魏秀玲去北京为大法鸣冤,一下火车就被便衣绑架,第二天被劫持到涞水。被勒索二百六十元钱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冬天,魏秀玲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禁在裴山镇政府,派出所警察为逼她放弃修炼大法,让她站在雪地里一个多小时,几个人围着她来回推搡,拳打脚踢,凶狠的扇耳光无数,打得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脸被打得红肿;晚上不许睡觉,折磨了她两天两夜。最后还被勒索两千元。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二零零一年正月,魏秀玲等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在裴山镇政府,被警察刘学武等人强行挂牌游街。

二零零二年六月,魏秀玲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劫持到易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四、五天,关押期间,遭狱警拳打脚踢、拿皮鞭抽、扇耳光。她绝食抗议,四天后被劫持到易县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八天后,她逃出了洗脑班,在外流离失所七个月。

二零零三年一天,魏秀玲被闯入家中的裴山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在派出所,警察对她进行辱骂,置她于烈日下暴晒,将她劫持到拘留所、看守所关押,最后将她非法劳教。

在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魏秀玲遭到洗脑、酷刑迫害,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迫放弃信仰,否则就殴打、辱骂;她还被强迫做奴工,经常干到凌晨两三点钟,干了半年多的奴工。到二零零四年,长期的迫害使魏秀玲眼睛看不清东西、腰疼、腿疼且胀、麻,整天头昏脑胀、出虚汗。一次,魏秀玲被带到医务室,狱医杜宝川装模作样的拿药,问她现在有病没有,旁边一个狱警录像,魏秀玲看破他们妄图栽赃法轮功的鬼把戏,于是正告他们说:“我没病,有病也是你们迫害的!”这些人不顾她身体状况,再次对她进行暴力“转化”:强迫罚站、不许睡觉。她的精神受到刺激,一度理智不清。直到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六,魏秀玲才走出劳教所。

在魏秀玲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的丈夫吃不好睡不好,瘦得不成人样,还要出去打工,一双儿女无人照看,家中破烂不堪。魏秀玲回家后,女儿见到她嚎啕大哭。

至今,魏秀玲还经常遭警察骚扰。一次,村治保主任张石带领派出所、刑警队五、六个人闯入她家,说查查,结果一通乱翻,把她家全翻了个遍,还企图绑架她。她被吓得全身哆嗦。她丈夫阻止警察,说她身体一直有病,也有好心人上前阻止,警察才没得逞。

当日前一篇文章: 郑州监狱亲历记
当日后一篇文章: 中共酷刑:披麻戴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