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 救众生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打电话 救众生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我是特大型国有企业退休干部,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开始自己在家学法、炼功。随之步入正法行列,开始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建立资料点、到资料点遍地开花等等。利用各种形式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磕磕绊绊的跟师父走了整整十七个年头,何止是十七年,生生世世师父看护着我走到今天,我回忆回忆都是喜悦的泪水。今天我交流的是如何用电话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一、救人一定要用心

从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开始,我是用手机对打的方式讲真相、劝三退。开始我把语音电话自己认为好的部份记录下来,再增加一部份自己想要讲的部份综合在一起把它背下来,根据不同的人群用不同的方式讲,讲的很机械,效果也不理想,三退人数也少,每天也就是四、五个人,多时也就是八、九个人,外来干扰也非常大,比如说打电话时有开口大骂的、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有的说你有病吧!还有的说你吃饱了撑的等等什么语言都有。经常遇到这样的事也不是偶然的,我就抱定一念,我今天做不好,我明天一定把它做好,同时向内找。通过大量学法,看《九评共产党》,我才发现自己做事的出发点、看问题思考问题的角度、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说话的思维逻辑结构都是党文化的,自己还感觉修炼的不错,一找才发现党文化还表现的相当严重,自身空间场有这种邪灵因素存在,就是干扰你救人,共产邪党就是旧势力安排来毁人的魔,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来救人的,如果救人的生命身上有毁人的因素能救了人吗?在中国大陆说话都以刺激对方才感觉过瘾,人们都不以为然了。找到根源再打电话遇到骂的也少了。三退的人数也多起来了。周围的环境也就是自己内心的环境。救人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脱离法什么也做不成。

另外还有对我自身的干扰也非常大,在打电话前后我的腿突然疼的非常厉害,走路都一拐一拐的,后来发展成两条腿都疼,上下楼腿疼的满身大汗,走路都非常困难,炼功、学法双盘咬牙坚持,我就坚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救人是史前就定下的,旧势力你用任何借口或任何形式干扰我,我都不承认,炼功、学法双盘盘不上,我就用绳子捆上,我也要坚持一个小时,打电话我照样天天坚持,你疼你的,我干我的,救人的事不能停,这样持续了好长时间我的腿逐渐的恢复了正常,我每天打电话回来,我都回忆今天打电话的过程,有那方面不足明天注意,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好了。

我打电话的范围主要是经济相对落后,交通不方便的地区,这些地区也都看过真相资料,也都接过真相语音电话。一开始我以讲为主,后来我发现用“劝”的口语效果比讲的效果好,让他感觉到真的是在劝他、在祝福他。接电话的世人对你没有任何戒备心理,认为你是他可信任的人,接电话的人也自如的随着你的问话和你应答。我现在说一说我是如何“劝”的。

⑴ 座机电话我是这样“劝” 的,为了让对方不挂断电话,头两句话很重要,我打的大部份都是农村电话,电话前边都是带有姓名的,一般都称呼他后边的两个字,你是谁谁家吗?让对方有亲切感。这时直接切入主题。最近咱们都接过这样的电话吧!“三退”保平安。法轮功咱们都听说过吧!我们地区大部份都是听过语音电话的,如果是听说过。那咱们就电话长话短说,我告诉你,现在无论是海外电话还是国内电话说的都是这个事,中国人都在做“三退”。这么大的人群“三退”你想那是偶然的吗?现在“三退”的人数越来越多。你想一想现在社会上的蹊跷事一天比一天多,今天地震、明天瘟疫、后天禽流感的。这都是苍天在警示人,咱们靠天吃饭的老百姓,别拿这事不当回事呀!咱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呀!我今天特意打电话告诉你这件事,咱们都是本乡本土、乡里乡亲的互相都提示提示,谁家平平安安的看着都高兴,别在天灭中共时跟着受牵连呀,咱们老百姓过日子图的不就是个平安吗?你想呀!在共产党执政的这些年当中,无辜的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在中国土地上到处都是冤魂,老天爷不准许这样的邪灵再祸乱人间。所以今天就出现了“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在咱们加入党、团、队组织的时候,身上都有一个印记,人的眼睛是看不见的,老天爷看的清清楚楚,本来就干干净净的中国人,为什么要留下一个印记呢?只有抹掉这个印记咱们才有好日子过呀!这时我马上问他,你加入过党、团、队组织吗?他如果说没有,我还继续问他,你小的时候没戴过红领巾吗?这个时候一般的都退,如果他和我说的很投入的话,我马上就说:一人退一人平安,全家退全家都平安。早退一天早平安,晚退一天就多一天风险。你的家人和你的孩子,你跟他说他能同意退出的话,用真名或笔名退也都可以。但是前提必须是他本人同意才有效。因为你接到我这个电话也不容易。同时告诉他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保平安,一般根据接电话的男女主人不同选择用不同的语句。

如果接电话的是男主人,有时我还加上这样一句话,在当今中国社会自己要给自己留有退路呀!作为一家之主,不但对自己负责,更要对家人负责,在性命攸关的问题上别不以为然。退了它,又不影响你发财、又不影响你干这干那的,何乐而不为呀!别因为一句话给自己留下遗憾!

如果是女主人有的时候我还这样加上一句,人命关天的大事,谁敢乱说呀!就包括我都不敢随便乱给你打这个电话呀!咱们退一步说,如果没有象我说的那么严重,你也没有任何损失,如果象我说的出现了,一旦灾难降临,你躲也不是,藏又不能,你不退出来不后悔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呀。你说是吧!退了它、抹掉这个印记,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你说不好吗?有一次女主人说:你是劝我退呀!我说:对呀!我是劝你退呀!过去不有一句话吗?听人劝、吃饱饭吗?她哈哈的乐起来了,她马上说行行行,你给我退了吧。我小的时候戴过红领巾,我马上告诉她一个笔名退了。

⑵ 手机电话我是这样劝“三退”的。电话接通后首先问,你好!今天跟你说一件事,咱们都接过这样的语音电话,“三退”保平安,是接过吧!对方的回答大部份都接过。你不能听完了就完了,你得退出来才能保平安呀!现在时间多珍贵呀!赶在天灭中共以前一定要退出来呀!别不明不白的跟着受牵连,至于说什么时候天灭中共,今天、明天我不知道,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天灭中共就在眼前。不管现在社会上怎么唱喜歌,不论你从事什么行业,也不管你做什么工作,你自己得有自己的主见呀!你加入过党、团、队组织吗?他说加入过或没加入过,如果说加入过什么组织,我马上告诉他一个笔名,叫什么什么名字退了它行吗?大部份都说行。我现在就更简单了,我在向农村打电话时我都根据对方想听啥,一般三、两句话就可以了,他们大部份都憨厚朴实,直来直去,头脑不复杂,再加上真相资料他们都看过,语音电话他们都接过,不用多说,有一次我打电话我刚说上一句话,就听对方说,法轮功电话我们都接过,你简单点说。我又说上一句,就听对方还说,你再简单点,我直接就说你加入过党团队组织吗?他说入过党,我说给你退出保平安行吗?对方说:行。对方就挂了电话。听起来象笑话。这些年用电话救度众生,超常的事、神奇的事太多了。

二、救人要坚持不懈

我悟到师父给延长来的时间是非常珍贵的,分分秒秒在修炼中,时时刻刻不忘了救度众生,因为你的责任就在这,更不能忽冷忽热,今天心血来潮多救几个,明天不顺心就懈怠了,师父给延长来的时间都是有限的,浪费时间就是浪费资源。我从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开始用手机打电话救人到现在我一天都没有间断过,不论遇到什么干扰,也干扰不了我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不论是严寒酷暑,刮风、下雨、下雪、还是过年、过节,我都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不放过每一天,我是这样想的,天气越不好世人在家听电话的机会也就越多,过年过节接听的效果也更好,天冷手机操作起来虽然不方便,但是世人都在家里等着接听真相电话呢!这时间多珍贵呀,我记得有一次在过年时打电话,就听一个男主人接电话说,大过年的你怎么打这样的电话,说这个干啥。我当时就说,就因为大过年的你接到这样的电话,瞧你今年顺利吧!我就顺着他的执着讲,那人当时一听乐了,他说:那就借你吉言吧!我说你加入过党团队组织吗?他说我小时候戴过红领巾,我说:给你退了吧,他说“行”。就这么简单就退了,一个生命得救是何等严肃的事呀。不论怎么忙,打电话救人是第一位的。谁也干扰不了我。

有一次我去北京要在北京住几个月的时间,我用手机打电话救人我想在哪都无所谓,我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后,发现电话卡接续不上了,中国大陆购买电话卡是实名制的,还听说在北京这地方购买电话卡麻烦更多,当时我们还不了解在北京购卡的情况,回东北去取要耽误几天的时间,耽误一天就是二、三十人得救,正在没有办法之际。有一天和我妻子去市场购买生活用品,我妻子突然看见有一个同修在发真相光盘,我妻子当时脱口而出:同修。我们当时简单的交流了一会,他们也知道我们是在用电话救人,因为是第一次见面我们也没好意思谈及购买电话卡的事,我们就约定下个星期的今天在原地方见面,想交流一下各自修炼和救人的体会,我们都按时到了约定地点,交流了一会,另一个同修从包里取出四张电话卡,以后再打电话电话卡我们供应你们,因为咱们是一个整体,在北京你们不要自己去购电话卡,北京这地方查得非常紧。我当时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师父什么都提前为我们考虑到了,我们没有跟她们说电话卡的事,怎么知道我们急需电话卡,这不是师父用她们的手给我们送来的吗?救度众生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师父在做。

我从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打电话至今,就说座机电话我计算了一下,我打了五个县(区),九十二个乡(镇、农场),八百二十八个村,十八万六千九百个电话,退了二万零六百四十人。这还不包括什么也没加入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这些都是师父做的,我只不过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我现在每天都在坚持用电话三退,近两年每天三退人数平均都在二十五~三十人左右,天天如此,从不间断。“大家知道这个《九评》发表后,出现的退党潮是人在选择未来,所以人都要表态。”(《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虽然是偏远的农村也都看过真相资料,也都接过语音真相电话,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总的有个态度吧? 在师父的看护下我做的越来越顺,我出去讲真相时我都发出这样一念,救度众生是史前就安排的,不准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任何形式干扰。谁干扰谁是罪,我就是来救人的,因为我就是这样的生命,我也是为了这个来的,世人也是为了这个来得法的。救人不论时日长短,不浪费每一天,师父要的就是我应该做的。

三、做神圣的事时时保持正念

救度众生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溶入法中才能承担重任,这些年我是这样做的,都知道救人是师父在做。这些年我非常重视学法、重视发正念。在二零零二年我就把《转法轮》背下来了,这些年学法我不用书,天天背学《转法轮》,一般都是背学两讲,然后再看师父其他各地讲法,我坚持了十四年天天如此,背法时间长了,书中的每一句法在哪讲、哪段、哪页我都脱口而出。在学法小组学法还是自己学法时,我都这样要求自己,不能背错一个字,背错一个字就是乱法,这次背错了如不纠正过来,下次还接着错,念法这次念错了下次可以纠正过来,如果背法背错了长此下去就不自觉的起到了乱法作用。我就这样要求自己,我现在不论学法小组学法还是个人学法我都不错一个字,因为我就是这部大法造就的,这部大法就是我的命,我现在将来永远生存在这部大法里。

我有这个学法的基础,我出去讲真相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时时向内找自己,都知道在神的这条路上人心就是最大的干扰。我的体会是学法多人心少,麻烦也少,时时保持良好的心态。时时溶入法中不至于走弯路。只有多学法才能保持正念,不管出现什么事情,不管是突如其来、还是意想不到的都要稳住心。有一次,我在铁路的路基上打真相电话,正说的非常投入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离我不到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从车上下来四、五个警察,其中有一个警察大声的说,信号就在这个位置,我心里当时一愣,这帮警察都向我这个方向走来,哎呀!是不是被监控、监听、手机定位了吧!他们就要到我跟前时,我马上就冷静下来了,我转念又一想,反正也就这样了,我打电话救人也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任何生命都不配参与。他们到我跟前的一瞬间,有一个警察手指铁路的信号灯,原来是铁路的信号灯出了故障,一场演化的假相过去了,如果当时有其它人心那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学好法是基础,时时保持正念,外来的任何东西都干扰不了。就做自己该做的。在这个空间当中,一个是旧宇宙为私的生命,在追寻名、利、情中被中共邪党糟蹋的不像样的、满脑子想的都是钱、等着被救度的世人,另一个是走在神的路上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两个生命群同在一个空间。后者如果没有祥和慈悲的能量场,很难打入前者的更微观。前者为私的各种观念、各种思想业力、加之邪党邪灵的附体,阻碍他们得救,再加上旧势力的各种邪恶因素阻挡那就更难了。我深深的体悟只有多学法、同化法才能达到救人的目地。才能担当起这历史重任。

四、救度众生每个环节都要严肃认真

救度众生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每个环节都要认真做不要敷衍,在给人“三退”起名字时,也是非常严肃的一环,如果不严肃旧势力也会用各种借口钻空子干扰救度众生,我是这样做的,电话座机都是有真名实姓的,也就是户主的名字,如果接电话的是本人就好说了,直接用名字三退,其他人接电话就涉及到用笔名、小名、化名的问题。我的做法是用世人能接受的成语词典的词组。我是这样说的:过去不是有句话说安居乐业吗?咱们用安居两个字再加上这个姓退出党团队组织好吗?一般对方都很满意。我是这样想的,不管你是怎么加入党团队组织的,你明明白白的表态才算数,含糊其辞的不行,决不能進篮子就是菜,这样做不至于重名,我把世人能接受的词组用打印机打出来,剪成一个个的长条,携带还方便,今天用这部份,明天用那部份,不知道姓的就直接用词组的两个词“三退”,实践证明世人也很满意,效果非常好,给对方有一个喜庆感。这样做就避免重名的现象出现。

要写的事很多,用千言万语也说不完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我现在做的和师父要求的还差的很远,我以后还要加倍努力做的更好。师父给众生又延长了一段时间,我要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黄金时间,在中国都知道有十五亿人口,都被中共邪党洗脑绑架过,现在从退党的数量上看差距还相当大,师父给延长来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时间就是生命。我要把所有的精力用在救人上,圆容师父要的。在整体的配合上修好自己,完成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当日前一篇文章: 利用复议和行政诉讼讲真相
当日后一篇文章: 坚信大法 紧随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