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从我得到《转法轮》那天起,我就一遍一遍的读,读了数百遍,到后来一遍遍的背,背了近二十遍。师尊在《转法轮》中多次提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十九年来,我对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法感悟很多,受益多多。

一个完整的家

我和孩子刚学法两年,我就先后被非法关押六年,孩子被非法关押三年多。我们住在一起,同时面临离婚危机,家庭濒临破碎。我坚持信仰真善忍,不放弃修炼,同时也想维持家庭的完整。当时失去了自由,没有生活来源。要做到,太难了。

我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师父讲:“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1],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丈夫到看守所、监狱,说要离婚,师父就借所长、监区主任的口把他批评了,同修也尽力劝说,监狱同舍房的人叫我给丈夫写信、帮我修改。我写信时,师父开启我的智慧,用慈悲善念感化了丈夫。

我回家后,丈夫对我体贴关照,主动承担家务,多留时间给我学法,支持我修炼,支持我做三件事。真象师尊说的:“你自己能做的来吗?做不来的。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

我看到自己那完整的家庭,深知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我才有这样和睦的家。

我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法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初,在本地,我第一个被非法关押進了市劳教所。我的家人担心:这个从死亡线上挣扎好几年,炼了法轮功才获新生两年的我,是否能活着回家?我自己也担心:在劳教所,我怎么学法呢?但是我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师父看到我信师信法这颗心,给我安排了学法的机会,每天早上还基本上能炼功。

师父每次讲法都能及时传進来,让我看到,并打开我的智慧,让我能尽快背下来,安排机会抄写下来,传给同修看。师父的《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就是有同修带進来了,我背一段,抄一段,再核对一段,抄了几份,传给十多个同修看。

有两次,我正在被窝里抄师父的经文,被警察发现了,立即叫我站起来,叫人搜查遍了,可什么也没有搜到。那警察说,他看到我被窝里有报纸一样的东西,怎么会啥都没有呢?只觉得奇怪。等那警察走了,我又继续抄。从那以后,警察好长时间都注意到我,却什么也没看到。我深知是师父慈悲呵护,让我平安过了一关又一关。

更神奇的是,一个同修带進来一本《转法轮》,让我在戒备森严,检查那样严密的黑窝里读到了《转法轮》;师父还安排同修给我二零零四年的经文《清醒》和《洪吟二》,我全都把他们背了下来,再背给同修听。这不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吗?只有师父才能做到的吗?

历经六年黑窝的魔炼,使我深深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内涵,而且真实的看到了“佛法是无边的”[2]。

讲真相

我从黑窝回家后,害怕再被非法关押,就成天在家学法、背法,很少出门,更不愿接触同修,因为我被非法判刑是被三个同修在抵御不住迫害的情况下指控的。师父看到我那怕心,就安排同修送来了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我回家立即读了、背了。师父说:“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3]师父还讲:“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3]师父的话深深打入了我的心里。

我猛醒:原来自己还停留在个人修炼中,还在为“个人解脱”修炼,多自私的心啊!此时我仿佛看到众生在向我呼救。使命感、责任感使我决心走出家门去救度众生。师父看到我有救度众生的心,就安排了同修,给我听明慧交流文章、看了三遍《九评》,背了“郑重声明”。我在不断的学法中,大法的法理不断的展现出来,使我的心性境界不断的在升华。

师父又开启了我讲真相的能力,打开我的智慧,把有缘人送到了我身边,让我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我出门不管走到哪里,都有有缘人到我身边来。我等车时,有人听真相;坐车时,同座听了真相,做了“三退”走了,又来一个听真相;有时乘车,前后左右都有人听真相;走错了站,那里正好有人等我讲真相;车到了站不停,把我拉到下一站,正好碰到一个几十年不见的老同学,听了真相,做了“三退”。我觉得:讲真相不只是个方法,重要的是自己对法理的悟,自身心性与境界的升华。开头三年,我就劝退了超过一万人,后来就没去计数了。

做协调

那时当地同修没有形成整体,有同修找我切磋,希望我能走出家门去找回昔日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当时的我,人心不断翻动:我怕再被关押,我怕失去这个家,我孩子在外,我领着孙子早晚学法,怕丢下孙子没人管……各种人心阻挡着我,迟迟走不出家门去找同修。真如师父说的“真正干扰人的就是那颗心”[1]。

二零零九年六月下旬的一天,我读《转法轮》第四讲时,当读到“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我的心震了一下。又读到“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师父的法打入了我的心里,我问自己:我修炼十多年了,我的慈悲心哪去了?我决心放下执著,放下人的情,走出家门去找回昔日同修。

当我走出家门刚过一周,公安局、派出所就来我家逼我家人找我,还安排人到处找我,把我的家人、亲友都监视起来了。从那以后,我流离失所了。一年以后,我与一个同修走在街上,看见我地派出所所长从对面走来。我想:师尊给我下了罩的,他看不见我。我和同修与那所长擦肩而过,他真的没看见我。真的是一切由我师父说了算!

我去一个镇找同修。我从没去过那个镇,而且我只知道那同修的名字,互相不认识,更不知住处。为了同修的安全,我也不便打听。我下车后沿着一条街直走,看见一个老太太,一问正好是那同修的母亲。我心里非常清楚,这条路是师父带我走的。后来这个同修带我去找其他同修,其他同修又带我找另外的同修,全镇同修都找到了。

还有一次,我乘车时与同座讲真相,她作了“三退”后,说:“我原来是炼法轮功的,因为迫害,我找不到你们,很多字我不认识,心里一直想着师父,想着大法,我相信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你一定会来找我的。”她和家人都很高兴,她还带我去找到了其他同修。后来她到处打工,我要找她,很难。但我每次去,师父都会安排她看到我,她需要的经文和资料,都能得到。一次,我没找到她,正要离开,她突然出现了,说,她想诉江,正想找我帮她,今天是师父安排我找到你了。我也挺高兴的,帮她写了起诉书,给她发出去了。

有个同修说,大山上有个同修长期一个人。我看着盛夏的烈日,望着陡峭的大山,心想:这荒山野岭的,天气又热,那么高的山,那同修不在家怎么办呢?真不想去。又一想:师父就在我身边,一切有师父安排呢。当同修带着我和甲同修去到他家时,既不觉得累也不觉得热,果然那同修就在家!他高兴的说:我在这修了二十年,就等你们来了。我在心里说:谢谢师尊!

还有,要形成一个整体,还需要找一个与我配合的同修。我请师尊安排,师尊真的就安排了一个同修来了。

组建资料点

同修找到不少,需要真相资料,须建资料点。流离失所的我要找另一个流离失所多年的同修帮我们建立资料点。那同修在外地,我哪里去找呢?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请师父帮我。我出去找,第二天还真把那同修找到了,通过他可以找到技术同修。

我在回住处的路上,激动的唱起了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当我唱到“师父啊,师父啊,你的慈悲如此伟大,我一定要,一定要坚持的走下去”,我感激的泪水唰唰的流下来了。几天后,接来了技术同修,帮助我们做出了资料,随后在本地开了八朵小花。看着在本地开放的小花,我常在心里说:谢谢师尊!

还有一次,电脑XP系统要换成window 7系统。当时不知去哪里找谁安装系统,很是为难。我提着电脑去找同修帮助。正巧那同修家有四位远道来的同修在那里安装收看新唐人电视的锅,刚安好,正准备走。我说了我的难处,他们都笑了:“我们都准备走了,象在等你一样。”其中一位同修说:“我给你安装吧。”我如释重负,心里直说:谢谢师尊!谢谢师尊!那同修还说:你们这地区还有多少电脑要装,你收起来放在这里,我找时间再来装。就这样我们地区电脑系统安装好了,还安装了好些收看新唐人电视的锅。

一同修的打印机出了故障,我背着打印机到城里去找同修帮助修,修好了背回来。不久又有两处打印机出现故障,我对安装系统的同修说了此事。他说:“我对打印机不熟,我回去找同修。”没两天,他带来一个修打印机的同修,还真行,当天就修好了两个。原来她是千里之外来专修打印机的。我心里直说:“谢谢师尊!谢谢师尊!”

归正自己

去年七月初,我交了诉江起诉书,还帮同修写。后来江氏集团利用核实诉江对我们非法抄家、绑架。有个别同修承受不住,就把责任推到了我身上。去年八月下旬开始,我就被日夜监控跟踪先后近十个月。那段时间为了同修的安全,我很少与同修接触,有机会就单独去讲真相发资料,在家大量背《转法轮》。这个过程中,不断的看到法理,不断的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不断的归正自己。

自迫害开始,我先后被六个同修指控,那时我心里很不平衡,总怨同修让我被非法判了刑。这次我被两个同修指控,她们感到很内疚,我认识到是自己没修好,执着于同修情,干事心;自身空间场不纯,是自己的错,给整体造成了损失,给同修造成了伤害,让同修掉下去了。我多次去找指控我的同修交流,给她们送去师父的讲法、资料,希望她们能赶快走回来。师父开示:“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1]师父的法讲到我心里去了。

一次,我经过一个年轻同修的公司门前,正看见同修拿着一本资料聚精会神的查阅着,脸上流露着慈祥的微笑,那么祥和的情景映入我的眼帘,直入我的心窝,我的心被同修对众生的善震动了。我在门外离她不到五米,静静的望着她,看了二十分钟左右,我才离去。

一路上,同修那慈祥慈悲的情景时不时浮现出来。我在想师父安排我看到这一幕是让我看到自己的不善,才会招致多次的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

一天中午,我给她送资料去,她说今天值班。我想今天师父给我安排这么好个机会,正好切磋。她谈到了因为诉江,派出所找到她家,她就对派出所的警察讲法轮功真相、讲自己为什么炼法轮功、身心和家庭出现的巨大变化、讲自己为什么要坚定修炼、讲邪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讲为什么要起诉江泽民、讲警察要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她的心态那样平和、纯净,语气那么善,自己都讲的流泪了,慈悲的一颗心化解了邪恶,唤醒了警察的良知。几个警察坐在客厅里听完了真相,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把带来的搜查证带走了。

对照我自己,派出所到我家来抄家时,我还不善的说他们是“小人”。于是警察抄走了大法书,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关押许久。我不找自己,还怨派出所的指导员太邪恶。没真正意识到协调过程就是自己的修炼过程。对照同修,我看到了自己的不善。

我亲身经历的事举不胜举。我时时处处都会感觉到: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路都是师尊给铺好的。二十年来回想自己走过的路,哪一步不渗透着师尊的苦心哪?“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实实在在,千真万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师父慈悲 泥瓦匠起死回生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得法精進履誓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