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转变观念 用最大的慈悲心对待众生
文/湖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把这一年来修炼中最深的体悟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我是一名乡镇中学的教师。由于几年前在上课时给学生讲大法真相,遭到学校主要领导人的恐吓、威胁、克扣课时津贴及剥夺我的上课权利,同时在全校制造一种孤立我的情势。我知道那时是因为自己学法时间少,学法不入心,正念不足,才导致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学校缺老师,校长不得不又安排我上两个班的语文,但不止一次强调不准我在课堂上讲法轮功真相。我表面上没配合他,可在心里真的生出了怕心、顾虑心等等。

这一届学生我是从初一开始教他们,一直教到今年初三毕业。作为大法弟子,我深深的知道这两个班的学生都在等着听到大法真相,等着得救呢,我怎能不管他们呢?开始怕被迫害的心一直阻挡着我坦坦荡荡的向学生讲真相。后来也有几次由上课的内容恰好可以引到了讲真相上,所以也就很自然的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

眼看着学生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毕业,可是我还没给学生讲“三退”的事呢。前几个学期由于人的观念及怕心让我决定还是临近学生毕业时再给他们讲“三退”。可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一时又不知怎么讲起,总得借助一个契机讲吧,一方面心里着急,一方面又觉得很难,真是非常着急。

一天晚自习,第一节课是我的辅导时间,恰巧停电,我進了教室,教室里蜡烛不多,光线很暗,很多学生没有办法看书写作业。一些学生要求我给他们讲故事。于是我讲了那个老天使和小天使旅行中的故事,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然后一学生又要我给他们讲讲我的人生,我想是讲真相的时候了!我就要他们猜猜我是否幸福?学生齐声答:“幸福!”我就说知道我的经历的人也许会觉得我很不幸,可是我觉得自己是很幸福的。

学生不解的问为什么有人会觉得我不幸福?我就给他们讲了我因为修炼法轮功及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伸冤而遭到几次非法关押(其中一次遭非法劳教),经济上遭到严重勒索,工资被克扣(有三年每月只发一百八十多元的生活费)等等一系列的迫害,我又讲了劳教所是怎样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还举了很多实例。教室里鸦雀无声,学生们惊呆了,他们根本想不到会有这么残忍的事,也根本就不相信眼前的语文老师受过那么严重的迫害!只见他们一张张稚嫩的脸上流着眼泪,仰望着我。期间他们的班主任老师来送蜡烛,并帮助他们点好蜡烛,一些学生们催促班主任快走,好让我多给他们讲讲。

我说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一件关系到你们生死存亡的事,于是我就讲了“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事,讲了为什么天要灭中共,为什么“三退”才能保平安,也讲了贵州藏字石的天机。下课了,学生们把我团团围住,有的很着急的说:“我入了团、队,怎么办?”有的说:“我也入过队啊!”当时的我认为时间不够,马上要上下一节课了,就没有要他们表态,我想还是另外利用一节课的时间讲(现在看来当时应该把他们劝退就好了)。有的说:“法轮功怎么炼啊?”我就说了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要做一个好人,遇到矛盾要找自己的不足等等,一个学生说:“老师,你的脾气真是太好了!”

第二周的晚自习到了,我决定要学生表态退出团和队。心中还是有点怕心,怕查堂的听见(学校安排每节课都有不同的行政人员查堂),也怕学生中有人告密,还怕有些不理解的学生会认为我耽误他们的时间,毕竟离考试只有一、两周了,学生们正在争分夺秒的备考。但是我想到这些生命都是为法而来、为得救而来,他们明白的一面都在等着今天大法弟子来救度他们,我不能因为这些人的观念而置他们不顾。同时我想着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不断加强自己的正念。

一進教室,有一个成绩较好的罗姓男生就高声朗诵这个学期语文书上的毛XX的诗词,其实这首诗我没给学生讲,整个初中阶段的毛XX的文章我都没给学生讲解过,因为我想这些都是毒害学生的谎言,而且背后有邪灵因素,我是大法弟子只能是救人的,绝不能向学生灌输这些毒素。当然我都是用各种合理的借口向学生解释清了不学这些文章的原因,有时我就干脆借某一篇文章的标题缘起讲恶党的真实历史。

按理学生对真相有了一定的了解,而罗姓同学这种表现,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着他做的。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又向学生提起了“三退”的事,并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些小纸条发给学生,要他们同意退的就写上自己的名字。那个罗同学一直不断的说反话,一下说我们现在要学习,一下又骂那些想退的学生,甚至说法轮功的人是为了钱而做。我知道他是故意在搅乱。我就当着所有在场的学生笑着对罗同学说:“法轮功学员都是用自己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生活费做资料的,都是凭着心在做的,而且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给你们讲真相啊!如果我给你钱,你会做吗?”他却阴阳怪气地说:“那可不一定哦,钱可是万能的哦,没有钱可不行哦!”我说:“罗同学现在还不能理解老师给你们讲的,希望他以后会理解。”嘴虽然这样说,可我在心里却想:这位罗同学真是无可救要了,真相给他讲了那么多,可他还是这么糊涂。很多同学在下面讨论着,一些想写名字退团、队的人也犹豫着。我反复给他们讲了三退的重要性,最后交上来的名单只有十多个名字,大部份学生没退。

我向内找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发现自己有急于要学生三退及有求结果、求数量的心,还夹着一丝怕心,并没有完全是出自于救度他们的心而做的。

此后的上课中,我发现罗同学很不安份,我在讲课时,他不时和左右两旁的同学说着什么,还不时的斜着眼看我,眼神中充满挑衅、嘲讽,又好象还有一点担忧和防备我会报复他,有时故意趴在桌子上睡觉,这在以前没有过。尽管他两旁的同学已三退了,但我担心他会影响两旁的同学。我想一定要针对他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不能让他影响其他同学得救。此时我已完全把他当作一个干扰大法弟子救人的生命,一个中毒很深的生命。

最后的几节课,我让学生自己复习,然后我把学生单个叫出来继续给他们讲真相、三退,一节课最多讲两、三个,因为每节课开始时,总是有不好的人心与观念在阻挡我向学生讲真相,我都要用一点时间清除那些干扰我讲真相的观念、人心,并在心中默念师父的法。我在心中背着师父的法,不断加强自己的正念,并发正念清除干扰学生得救的一切不好的生命和因素。我根本就没想再找那位罗同学讲。

有一节课中,我一边背着师父的讲法 “慈悲能溶天地春”[2],一边发正念,心中渐渐的充满了慈悲与正念,望着那位罗同学,我突然想到我应该找他讲,他受毒害这么深,他更需要听真相、多听真相。真相听多了就会解体他思想中不好的因素。于是我对他说:“你出来一下,老师找你有点事。”他有点感到突然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跟着我出来了。

我真诚而慈悲的对他说:“你给了老师很多美好的回忆,去年的平安夜你上台来给了老师一个拥抱,上课时你经常抢着回答问题,朗诵课文时你声情并茂……这一切一切都让老师感动。但是老师还是有一点遗憾,不能消除你对法轮功的误会,也许是老师的能力不够,但这真是一个遗憾。”他马上说:“老师,其实你说的我也相信,我就是感到迷茫,好象在十字路口徘徊,不知该走哪边。”他的回答令我感到意外,看得出他也很受感动。于是我又给他讲了一些法轮功真相和恶党的一些暴行和谎言,他也认同法轮功的好和恶党的坏,我说:“作为一个有正义的人,也应该抛弃邪恶的组织,远离邪恶的组织,你愿意退出团、队吗?”他说想自己上网退。我心里又有点急了,我怕他以后会变卦,但是我意识到急躁心是一颗不好的人心,是该清除这个急躁心了,同时也意识到也许是邪恶还在干扰他得救。于是我在心里发正念,但表面表示出来对他的决定很尊重,我就说那得用破网软件才能上网。

过了两天我送他一个装了破网软件的优盘,我又讲了应该如何如何用。他突然又说:“老师,还是你帮我退了吧。”我说:“用什么名字呢?用真名还是化名?”他又迟疑了一下,说:“我得想想,等我以后想好了再告诉老师吧!”我想还是当场把他劝退为好,因为我感受到邪恶一直在试图干扰他得救。于是我给他取了“翱翔”的名字,并解释说:“这是自由飞翔的意思,希望你在自己的人生路上越飞越高!”他很高兴的同意了,并真诚地说:“谢谢老师!”

此后,我发现他完全变了一个人,没有了浮躁与不安,也没有了对我的反感和敌视了,每节课都是非常安静地复习功课。一个生命得救后的祥和、幸福在他身上体现了出来。我差一点错失一个生命得救的机缘!我为自己先前的那种认为他不可得救的念头感到内疚与自责,幸亏师父点悟了我,让我转变、放弃那种不好的观念,让慈悲充满我的心,才让一个生命得救了。

这次也让我吸取了教训,不要只看众生一时的表现,不要因为他一时不好的表现就放弃他,就认为他不可救药,一定要用最大的慈悲心对待众生。弟子在此感谢师父对弟子与众生的无量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坦坦荡荡救众生 用心救人不敷衍
当日后一篇文章: 广岛国际交流节 法轮功受欢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