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屡遭迫害被迫流亡 企业财务职员王飞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内蒙古法轮功学员王飞女士,于2015年6月8日向最高检察院提出控告中共前头目江泽民,高检已签收。

王飞赤峰市元宝山区人,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生活富足,但因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历经江泽民集团十六年迫害,被非法关押数年,家庭被迫拆散,还被非法通缉而流离失所。

在控诉状里,王飞道出了这十六年来所遭受的迫害,可见江泽民对一位普通百姓犯下的罪恶。

一、屡次被绑架,被监禁、洗脑、灌食。

2000年5月10日,王飞与刘振芳、王玉玲二名大法弟子,去七家村看望一个刚刚遭迫害从派出所回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元宝山八家派出所非法绑架,所长对王飞问道:“你知道明天是啥日子?明天是你师父的生日,这么敏感的日子,你们还敢往一起凑合?”他们把李洪志师父的生日当成了最害怕的敏感日,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借口。当天又非法闯入王飞的家非法搜查、抢劫,到了晚上又把王飞等三人绑架到离家九十多里地的元宝山区看守所。

看守所里吃的是有老鼠屎的玉米面发糕,菜是又烂又黑的土豆,吃完菜碗底有一层泥。12天后,警察勒索王飞丈夫5000元现金,才将王飞放回家。

王飞回到家中,警察不断的骚扰王飞的丈夫,致使王飞的丈夫对恶势力的恐惧而迁怒于妻子,对王飞非打即骂,家庭暴力不断升级。公公婆婆也加入其中,逼着丈夫离婚。修炼大法后王飞对丈夫好是出了名的,丈夫班上的朋友说:“我嫂子对你真好!”

2001年10月1日,元宝山发电厂公安处再次将王飞叫到公安处问还炼不炼,王飞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都说炼,公安处警察许俊杰将王飞等全部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不给吃不给喝,不让洗漱,除了上厕所外,其余时间全部铐着。王飞丈夫所在的发电厂,上至书记,下至临时工,九个人一起对付王飞一个人26天,遭受强行转化。而且吃喝全都是王飞的一个朋友送。丈夫在王飞被关押迫害了十多天才来看,但進屋二话不说,抡圆了胳膊狠狠的打了王飞一个嘴巴子。公安处又勒索王飞丈夫2000元钱才把王飞放回去。

王飞回到家中,电厂公安处不断地骚扰王飞的丈夫,让他每天去公安处报到,打电话汇报王飞的行踪。因为惹不起他们,使丈夫将怨恨发泄到妻子身上。而且丈夫在外面找女人,还经常回家打骂王飞。江泽民集团将一个原本规矩的人,变成了一个又嫖又赌的坏人。

2003年12月6日,王飞与丈夫、女儿三口之家,去赤峰市里回来的路上,被一路跟踪的警车拦截,一个便衣上来把她打倒在地,一高个子便衣猛力抽王飞的脸,王飞被打的嘴角出血。王飞被非法关押,她一直不穿犯人所穿的统一号服,并绝食抗议,被警察张振清踢打,腰疼好多天,并遭强制灌食迫害。

二、被非法投入内蒙古女子监狱 受尽折磨

2004年3月16日王飞被非法判刑3年。王飞在绝食中,被绑架到内蒙古呼市第一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在监狱,迫害法轮功的“攻坚组”警察用“熬鹰”(若干天不让睡觉)酷刑,折磨所有的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让犯人看着不让睡觉,一闭上眼睛,不是踢就是扒眼皮。狱警将王飞等八名大法弟子全部“严管”,由犯人“包夹”贴身监控,不许跟任何人说话,不许出监舍,剥夺了一切人身权利。

到了第二年,也就是2005年8月份,监狱为了進升所谓的“文明监狱”,给所有的床铺挂牌,牌子上面写着每个人的姓名、刑期、罪名等标志。王飞对侮辱为某教的牌子不挂,监区长乌日宁、副监区长刘琼大怒,就把王飞连推带搡弄到办公室,推倒在地,刘琼踢打王飞,二人又把门全部关紧,不让外面听见,乌日宁抄起一根电棍,电击王飞的手、耳朵、嘴唇等敏感部位。电棍吐着蓝色的火苗,发出嘶啦啦的怪叫。电完后,警察又叫来一个犯人陈茹把王飞带回去。这个犯人受警察的指使,对坚持不挂牌子的王飞强迫站在潮湿的厕所里罚站。

为了進一步迫害王飞,警察安排了监区中最恶的犯人监控控告人。原先的几个监控的犯人,都看到了大法弟子的无辜、善良,反过来保护大法弟子,警察们发现了这个问题,就更换人。其中一个叫袁铁明的,是个杀人犯,是出了名的恶犯,此人因为在监狱呆的时间太长了,又在看守所长期被单独关押,心里有点变态,所以经常帮助警察折磨大法弟子和其他刑事犯人。一天,她找茬将王飞的被褥都扔到地上,不让王飞睡觉。另一个包控犯人,也上来按着王飞不让动,袁铁明借机暴打王飞(袁犯曾经同样折磨、毒打过大法弟子卢彩云)。王飞挣脱出来,找狱警祁迪,祁迪不管,暗示袁铁明继续作恶,王飞的头撞到暖气片上,撞出了一大口子,狱警不打麻药就缝了九针。王飞绝食抗议罪犯袁铁明的暴行,反而被警察关進小号里。小号里没有床铺,只有一个石灰台,又冷又暗、又潮又湿。警察还逼着其他知情的犯人对此事作假证笔录,让她们说假话,她们不从,又不知道怎么说才符合警察的心意。于是警察编好瞎话后写上让她们签字。在警察的淫威下,这些犯人不得不违心的签字。

监狱办公室的王勤让王飞写笔录,警察赵坚贞逼着王飞写检查,王飞均不配合,就这样被关了12天小号后,警察继续让罪犯袁铁明包控王飞,在王飞极力的反迫害下,才不再让袁铁明包控大法弟子。

三、父亲离世 丈夫离弃,美满的家被破坏。

2006年12月6日,王飞结束了长达3年的牢狱之苦,才知道最疼爱自己的老父亲在极度的对女儿思念、担心、重重压力下,永远离开了人世,最终也未能见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

但是,出狱后,王飞丈夫所在单位的党委书记和公安处的一个司机,将王飞再次劫持到赤峰“洗脑中心”。当时610头子杨春悦,向刚刚出狱的身无分文的王飞敲诈5000元钱,说这5000元作为“转化”王飞的费用。另一个警察让王飞骂李洪志师父,只有骂人才能说“转化”好了。这些让好人变成坏人的流氓行径,都被王飞当场抵制。

王飞的丈夫承受不了又当爹又当妈、无人关心、无人照顾的苦日子,害怕妻子再被江泽民集团的人抓去迫害,有家不回,在外面又找了一个女人,于2007年4月3日与王飞离了婚。

四、红山区公安局下达非法通缉令 王飞又被迫流亡

2012年10月11日晚,王飞看到住处楼下有几个警察鬼鬼祟祟的,并对住在二楼王飞家的卫星接收器指手画脚。不一会儿,他们又上三楼敲开一家门,问了半天话,就走了。第二天,永巨派出所警察宋景峰、王小兵开着警车,闯進王飞打工的单位,要王飞跟他们走一趟,还无理要求到家里去看看,还说要开“十八大”,都得了解了解。当王飞跟他们讲真相时,他们说我们遇到比你坚定的多了,我们不能放过你们,放过你们我们的工作就没了。临上车之前,还威胁说:“你现在不去,一个月之内,也得抓你。”

过了一个多小时,警察开了二辆车,来了十多个警察,其中有叫布仁、宋景峰、王小兵等,对单位老板说让王飞回来写个保证,不上北京,我们就不抄家。这个骗术没有成功。他们白天不敢作恶,到了晚上十点多,他们撬开王飞的家门,在王飞不在家的情况下,掠走手提电脑等价值30000元左右的物品。

2012年11月22日,新上任的红山区公安分局局长、迫害法轮功在赤峰出了名的人梁占庭,非法通缉了王飞,从此以后王飞被迫流离失所,过着有家不能回的飘荡生活。红山区公安分局还威胁王飞的房客,让举报王飞。

王飞遭受的种种迫害,只是上亿法轮功学员所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但足以看出江泽民对善良民众犯下的罪恶是罄竹难书,这个首恶一定会被送上正义的审判台。

当日前一篇文章: 地税局公务员被劳教三次、冤狱八年 妻子控告江泽民
当日后一篇文章: 被剥夺正常睡眠33天 石家庄宁永倩控告江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