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多次被酷刑摧残 内蒙古王艳平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八家村的王艳平,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书,已签收。王艳平提请司法机关依法对江泽民立案严惩。

王艳平与妻子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被绑架迫害多次,王艳平曾经在赤峰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里遭受十种酷刑,身体被致残;妻子王凤华被非法重判七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女子监狱。

王艳平控告江泽民作为迫害善良民众的主犯、教唆犯,利用“610办公室”传授犯罪方法(610提供百余种刑具及酷刑办法、毒药迫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以及对控告人的打压迫害,指控江泽民已构成多种犯罪:滥用职权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敲诈勒索罪;非法监禁罪;酷刑罪。

王艳平多年来被绑架到转化洗脑班三次累计三十一天。被拘留关押累计一次累计十五天。被非法劳动教养两年,十多年来被迫抓进派出所无数次。这里仅仅列出王艳平前后在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当地派出所、元宝山公安局里遭受的十种酷刑,可见江泽民犯下的滔天罪恶。

二零零一年中秋节前一天,王艳平被片警强行带到了派出所。警察当天下午第三次骚扰抄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和法轮图像。下午,元宝山镇党委书记雷书记跟派出所所长说:“就把他送看守所吧”。随后片警王春、郑军将王艳平送到平庄看守所,并教唆管教好好管教 (随意打骂)。进号里后,犯人强行脱掉王艳平的衣服,说谁看衣服好谁穿。号里的迫害用在王艳平身上有很多种酷刑:

第一种:浇凉水

中秋的天气很凉,剥去衣服用自来水浇身洗澡,还被犯人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用凉水浇身体,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号长跟犯人说用凉水给王艳平浇一百瓢,被指使的犯人嫌少不干,又强加一百瓢。

第二种:“看电视”

就是把的王艳平脑袋往便池里按,把整个头都堵在流水口,不断放凉水浇脑袋,并问“电视”里有什么,不说就一顿拳打脚踢。

第三种:喘气游戏

就是让王艳平使劲喘气,并使劲用手按住胸口,直至缺氧休克。苏醒后,继续同样方式折磨迫害。

第四种:用牙刷敲打脚趾盖

先多人将王艳平手脚身体按在地上,用牙刷使劲轮流敲打脚趾盖,十指连心,敲打心痛恶心后干呕不止,十个脚趾盖被敲打青了不能着地后还强制擦玻璃。

第五种:蹲地踢后背

就是让王艳平蹲着,犯人用脚后跟使劲往王艳平后背踢,肿起馒头大小的包。

第六种:手掌砍咽喉

夜里强制要求王艳平打更,其中一个叫田小齐的犯人,见王艳平瞌睡犯困就用手掌砍咽喉。

第七种:打肿脸充胖子

犯人见王艳平脸瘦,就说让他胖点,用手打嘴巴子,后因用手打疼改用拖鞋打,把他的脸打的肿胀变形。

第八种:全身殴打

几个犯人同时打王艳平身体的脸部、胸部、后背、咽喉等处。其中有个犯人,体质健壮,把王艳平的梭子骨给打断了,咳嗽都不敢。

在这种白天被殴打,晚上还在号里打更的情况下,王艳平熬过了十五个日日夜夜,当哥哥来接他时,距离不到五米,没能认出他来。才离开看守所,他就被强行直接送到元宝山区平庄洗脑班进行非法强制洗脑十二天。他给洗脑班的610头目们都看过他身上的伤。回到家后,一个多月他才能平躺,因梭子骨被打坏了,三个多月不能干重活,脚趾头最少半年以上才不象开始那样疼。

第九种:被胶皮警棍打 被吊铐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中午开始,赤峰市“610”对元宝山区法轮功人员进行非法抓捕,王艳平也在被抓捕的名单上,为避免骚扰抓捕,王艳平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在外。在外流离期间的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早晨,因去一位修炼法轮功学员翟翠霞(现被关押在内蒙古女子第一监狱)租住的房子,王艳平被蹲坑的警察郭云峰非法绑架,并夺走金城AX100摩托车一台和优盘一个,个人现金三百元左右。他被非法绑架到云杉路派出所后,警察不断用胶皮警棍往王艳平十个脚趾头上打,打累后, 就把他双手反捆到背后吊到暖气管子上,脚尖离地,站不稳,疼的他汗水顺着脸颊流在地,负责看他的是警察王彦军喝着茶水抽着烟悠闲的走着。大约又过了半个 小时后,把他从暖气管子上放下,送到元宝山区平庄公安局。

第十种:被电击

到了公安局,警察强行脱掉他的上衣,把他捆在铁椅子(专用刑具)上,双手被分别铐在扶手上(铁椅子扶手上有固定好的手铐),双脚被脚镣分别固定在铁椅子的前腿上。警察问他是否还认识其他流离在外的法轮功学员,他说不知道。警察就用电棍电击他的胸口、腋窝、头顶,双耳根等敏感触处,另有一人用胶皮警棍打他的后背、大腿内外两侧。肩膀和大腿的内外侧被打青黑一片,因为被打被电棍电身体来回的挣扎,他的双手腕被手铐磨进皮肉里。中午警察吃饭时才停止对他的刑讯逼供,但王艳平仍然被铐在铁椅上,被铐肿的双手腕将手铐盖住。下午上班后,他们把他从铁椅子上放下,将他送到平庄看守所。现在手腕子上仍有痕迹。

到了看守所里,管教丛某来回打王艳平嘴巴子,进号里后,犯人们想给王艳平浇凉水,扒去他衣服后,看到他全身青紫,有一个人犯于心不忍说,就算了吧,找个地方坐下吧。期间,国保大队队长刘伟民多次非法提审他。想让他交代同修事情,都没能得逞。最后他被送往内蒙古五原县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两年。

当日前一篇文章: 遭夹指酷刑 原长春理工大学教师张玉芬控告江泽民
当日后一篇文章: 一家遭迫害 山东冠县张广才医生控告江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