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家政中证实法、救度有缘人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在做家政中证实法、救度有缘人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二零零三年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正念清除邪恶,善心的讲真相和我受益的体会,感动了那些警察。他们说,我们知道你们好,早就知道你炼,没人举报,我们也不管,我们得养家糊口啊。我说:那你们不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在心里衡量衡量哪头轻哪头重,迫害佛法可是要遭报的,到法轮功平反时你们怎么办?他们抄了我的家。二十四小时我回到家,但他们把我的生意给封了,怕我在那里再给他们找“麻烦”。

韩国小男孩

在师父的安排下,联系上当地的同修,同修帮我找了一份家政工作。这家是韩国人,有两个孩子,大的十二岁,小男孩五岁,长的白胖,非常可爱,妈妈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每周两次带他去教会。我去的时候孩子正打吊瓶,我问孩子感冒了吗?他妈说不是,孩子嗓子不好,一岁的时候感冒发烧留下的后遗症,嗓子总象有东西堵着,卡不出来,经常要打针消炎。有一次我干完活不到点,我就拿出《精進要旨二》看,小男孩進来站在我旁边,把书拿过去,翻开师父坐在山上静观世间的照片静静的看,我问你认识师父吗?他点头,我说,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保护你,他点头。我觉的有点奇怪,因为他不会汉语,他怎么能听懂哪?

到了去教会的日子,孩子不和妈妈去教会,要和我在家,他妈妈没办法,只好让我在家看着。小孩掀起衣服让我看,孩子身上一块一块的象大钱疮样的癣,我用手摸摸问痒吗?他点头。小孩很稳,他能听懂我的话。我擦地时,就教他念师父在《洪吟》中的诗词〈了愿〉、〈缘归圣果〉,他学的很认真、很流利。我看他玩的圆卡片里有很多外星人和奇形怪状的妖魔,就发正念清理,他看到后,也坐在地上学我发正念的样子。不久这孩子的病都好了。

自从那天后,孩子不愿去教会了,经常和我在家,我想这孩子有缘份,师父管着他呢,我在他家干了一年,孩子没有打过针,他的妈妈说:你信的那个很好,我们韩国很多人信。我说让孩子好好学汉语,回去你们都学大法吧。她说她要学。一年后他们搬走,临走时她拥抱我说:你是我在中国最好的朋友,孩子从车窗伸出头向我摆手,嘴里一直喊着再见!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百感交集,师父救了众生,却把威德给了弟子。也让我感到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重大。众生在危难之中急等救度。

从那以后,师父给我安排一家一家的接缘了愿,时间安排的很紧凑,救完就走,再安排下一家,每家都有一段魔炼心性的过程(因为他们在魔难中,心情都特别不好,家里的邪党的书刊、物品很多,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多),通过师父点化,清除干扰,提高心性后,出现奇迹,而且让我看到被清除的魔的表现,我和这家的因缘关系。

十年里干了二十多家,无不得到师父恩赐和救度, 现再举两三例:

古稀老人得大法

二零零六年到一家姓王的人家,老头快八十岁,偏瘫四年了,退休干部,老太太小他一岁,身体也不好,老头脾气很大,老太太尽受气,我去后老头让我给他捶背,抻胳膊,我说我不能给你抻,我有更好的办法,他问啥办法?我说教你炼功,他问什么功?我说法轮功。他说那赶上好。因为他无法站着炼功,我就给他们念《转法轮》、放师父讲法录像、真相光盘,老俩口很快受益了。两个月,俩人雪白的头发一半变黑了,雪白的眉毛变黑了,灰黄的脸白了胖了有红晕了,儿女都非常高兴,都很认同大法。但是全家都是党员,就是不答应退党,他们都知道共产党干的那些坏事,老头也曾被“砸狗头”,都骂共产党,就是害怕,推脱,说以后再说。

有一天早上,我到那儿,老头正憋的上不来气儿,老太太给他儿子打电话,老头已经大汗淋漓,脸已憋成紫色。情况紧急,我坐下就发正念,天目看到在他心口窝有个邪党旗上的那个锤子、镰刀堵在那,我请师父加持,用神雷把它炸碎了,他一口气上来了。等他儿子带医生来,他已经没事了,老太太说,他说了半宿胡话,用一只手在脖子上胡乱抓,嘴里喊快把那长长短短的东西都拿走、还有鱼,到早上就上不来气了。我说,你想学大法,又不想退党,那共产邪灵和烂鬼就想要你的命,师父要不保护你就完了。他同意退了,我给他起个化名叫“新生”。可老太太就是不同意退。我把他家所有的邪党书籍都收拾收拾卖了。干了四个月,我公公来我家需要我照顾我就走了。临走时老头说:唉,你大爷没福,我寻思你能把我们伺候到死。我说你们很有福了,世界上七十亿人,还有很多人没得到大法的呢,你们先听到了,多大的福份和缘份呢,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的。在这期间师父点化,让我在梦里看到了老太太是我那一世的母亲。

过了两个月我去看他们,老太太刚出院,跌倒了把头和胯摔了,腿不能动,医院要给做手术,说压迫神经,不做手术的话,就瘫痪了,肌肉三个月后就萎缩了,孩子们都同意做,老太太说什么也不做,说我都八十岁的人了,遭那个罪干啥,把命交给大法师父,爱啥样啥样。非要出院,孩子没办法只好出院回家。她出院的头一天,她家又雇了一位大法弟子,同修又带他们学法,两个月后老太太能自理了,全家人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全家人都退出了邪党及其附属组织,都得救了。

当过兵的生意人退党

去年我给一家中年人看护小孩,男的当了十年兵,现在自己做生意,挺有钱的,谈话中他吹嘘自己当连长又是党员,在部队挣了多少钱。我说共产党贪污腐败透顶,部队也一样,看过《江泽民其人》吗?看看他把部队腐败成啥样了?他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我说我信法轮大法,他起身走了不和我说了。有一天晚上吃完饭,孩子睡觉了,他又和我唠了一会儿,他说:“你说共产党腐败,你只是从书上看的,我是亲眼看、亲身做的,共产党他X的最坏了,你知道我当十年兵干什么了吗?我说不知道。他说除了陪首长赌博、就是带兵拉电线,就是通讯的电线杆都是我们安的,你知道那些电讯控制在谁手里吗?当官的手里!你以为他为老百姓啊?他们为了挣钱,你都没见过那么多钱,我陪首长通宵赌,一晚上输二、三十万很正常,我头半夜睡不着觉,胃病都是那时做下的。我们出去安电线杆就是土匪,老百姓的地庄稼长得好好,到那就挖,有时被村民围住,我们就打电话拉两车防暴兵镇压下去。有一回我们到一户地里挖坑,一个妇女领个四五岁的小孩,跪到地上抱着我的腿哭,求我们不要挖她家的地,她家就指这点地生活呢,我正犹豫,身边一个河北的小兵一脚把她踹倒,搬起一块石头照脑门砸下去,脑门就开花了。”我赶紧问:“人死了吗?”“没有,抢救过来了,部队来人给扔了两万块钱了事,小兵也没受处分。他们就喜欢这样的兵。还有一次村里农民开了两辆农用车堵我们進地,发生冲突,一农民被打死了,上面来人,说他妨碍公务、袭击部队,安个罪名,吓唬吓唬村民了事了。这样的事多了,哪年都有的是,共产党就这么坏……损招多了,部队打群架,把一个小兵打死了,通知家属因公殉职,立二等功,他父母就这一个孩子,哭的死去活来的,老了怎么过呀!部队有招,围上一个排跪下喊:爸妈,我们都是你的儿子,为你养老送终。就这样打发走了俩位老人。退伍了东南西北的各走各的,谁认识谁呀?共产党损着哪!”

我说:“人不治天治,这不老天开始治它了,所以叫人快退党团队保命。”这时孩子醒了,我就進屋了。

过了两天中午吃饭,他说长春发生地震了。我说长春是迫害法轮功最厉害的地区,神要淘汰恶人了,预言上……还没等我说完,他就火了,喊道:“你说这些干什么?别跟我说这些!”把我和他妻子吓一跳,我俩同时看他,我说,你做好人,即使有灾有难,与你也没有关系呀,你怕什么呀?他火一下消了,发现自己失态了,又转变话题。晚上吃完饭,他说大姐你看我这边肩上有条红龙、这边肩上有条绿龙,咱俩比比谁功夫高。我说不用比,它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呢,我知道你身上有邪灵,你一回来我就感到身后发凉,你本性挺善良的,被它控制的情绪不稳定,满嘴脏话,爱发火,我一直在灭它。

又过了几天,我在厨房做饭,他回来了,到厨房和我说:“大姐,我要退党。”我说:退党是你明智的选择。他说退了共产党不给我福利怎么办?我说用化名退就行,神看人心,心诚就行,现在该工作工作,该拿福利拿福利。他说那行。

八旬老人返老还童

另一家老俩口八十岁了,老头当过兵,老党员,离休干部,唠起嗑了他和上一家老太太还是亲戚,论起来他叫老太太姑妈,我想这份缘牵的可真紧,老太太是他家最头疼的,得脑出血后,出现健忘症,脾气暴躁,请保姆被她骂走,老头伺候她,经常和老头吵架。我去后他们问我年龄,我说四十多了,他们说不象,顶多三十岁,我说我炼功身体好,老头问炼什么功?我说法轮功。他们说他们也炼过,后来不炼了。老太太很高兴,和我很投缘,老头出去玩儿,我就给老太太念《转法轮》,几天后师父给老太太清理身体,便出很多黑血,老太太的大肚子小了,不用扶着东西走路了。又过了些日子,老太太说耳朵里有东西,我用掏耳勺从她耳朵里掏出两个血球,从此她耳朵不聋了,雪白的头发逐渐变黑,能出去散步了。孩子们说她返老还童了,全家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皮肤变的白而且细腻,我们出去都说我们象娘俩。我以为只是我们俩的缘份师父安排我们到一起的。

老头也看到了神奇,说你领她好好学吧。我从小就不信神,要说祛病健身我相信,哪有神鬼的,谁看见了?我说中华五千年祖祖辈辈都是信神的,皇上还敬天敬神呢,只有共产党来了才不叫人信神,你被共产党洗脑了。他说我也不信共产党。我说那就把党退了吧,他说不退。一要给他讲真相他就说些反对的话,我对他失去了信心,不想再和他说了也不想在那干了,觉的他太难救了,不想在那耽误时间了。师父不断的点化我,第一次要走,她外孙女不让走给我涨了两百元工资,说姥姥和你能合得来,你脾气好能忍耐,她知道炼功人都是好人,她放心。第二次想走,在梦里梦到我的电动车丢了,第二天去上班,电动车真的被偷走了,我悟到师父不让我走(没车怎么走啊),在这继续干吧。

有一天在梦里看到他是我的弟弟,后背烂了两个洞,往出流脓血,我在他身边,和他说你的病无药可治了,将来你修大法吧,只有大法能救你了,他点头答应了。我醒后想,原来和他有缘份哪,表现在这世他的业力也很大,五十岁左右,他尾椎长个大瘤子,做完手术后两年不封口,流脓淌血,上不了班,坐不了,躺不了,遭了很多罪。我就不断的给他发正念,一天去上班,我在他家门上用油笔写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当天晚上发正念突然看到在他家门口里走廊上一只白狐狸急的转圈蹦跳,我想它怎么不跑呢,在另外空间门挡不住它啊。我说你也是生命,宇宙在正法中,一切生命都在从新摆放位置,今天不想伤你命,你到其它空间去同化法,将来有个好去处。我把门一推开,它嗖就窜了。出定后没明白什么事儿,第二天上班走到门口,我突然明白了,原来老头被狐狸附体,是它干扰他得救。我把门上写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把它封在里面了,不跑要灭它,跑又跑不出去,急的乱蹦。

又过几天老太太说你把那些报纸书都卖掉,里面黑乎乎的一点儿好东西都没有。我说老头回来生气怎么办?她说不用你管,我和他说,我就收拾收拾都给他卖了,老头回来还挺高兴。

从那以后老头态度变好了,也正常说话了,我也再没劝他退党,他所有的真相基本都看了,我想让他自己选择吧。干了两年,我有事要走了,老俩口都急了,老头说就两年的缘份哪?我说谁和谁的缘份都是有数的,在一起时一定要珍惜,他说这个家的大门永远为我开,什么时候想来就来。我说你不想修炼了也行,但你不要反对大法,他说我不反对,我说你不相信我,你用化名写在钱上花出去,也生效,神看人心。他没吱声。其实他心很明白他也受益了,他的身体胖了十斤。

要说的太多了,十几年的时间里,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和点化下走到了今天。 身边经历的神奇事太多了,由于时间关系不能一一表述。就写到这里吧,在修炼中还有没修去的心,还存在很多不足,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抓紧修好自己,证实法多救人,以报师恩。

希望众生都能得救,希望大法弟子多救人,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师尊为我们、为众生一再延长时间,我们得珍惜呀!

当日前一篇文章: 古稀之年 返老还童获新生
当日后一篇文章: 佛法洪恩 真相遍洒山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