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山西省晋中监狱和女子监狱隐藏的惊天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

一、震惊:十一位善良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山西晋中的两所监狱虐杀

根据明慧网披露,近年来在山西省晋中监狱和山西省女子监狱中,有11位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狱警伙同在押犯人暴虐致死。这两所监狱都位于晋中市,隶属于山西省监狱管理局。

晋中监狱,位于晋中市祁县。山西省女子监狱,对外称山西省化工厂,位于晋中市榆次区猫儿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在山西省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在这两个恶名昭著的黑窝。

1、2001年5月,家住长治的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冯培志,被送到山西女子监狱。此前,冯培志在看守所时已经开始绝食,直到6月份才被送到山西省公安医院(劳改医院),入狱后仅1个月就死在监狱。

2、2004年7月20日,家住灵丘县武灵镇西关村法轮功学员刘志斌(又名刘接运),在被晋中监狱关押期间,晋中监狱八分监区大队长高文俊指派狱警缪瑞刚协助八分监区指导员韩晓亮企图用暴力逼迫刘志斌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这几个狱警指使重刑犯张维政、曹联帅等人扒光刘志斌的衣服,用警棍、手铐、木棍轮番毒打,犯人舒德庆还用开水从头浇,暴虐二、三个小时,将刘志斌虐杀。当家人交涉看遗体时,发现刘志斌遍体鳞伤,全身黑青浮肿,手腕被手铐铐过的痕迹清晰可见,身上多处有被电棍击的痕迹和殴打的伤痕,惨不忍睹。事后狱方又指使杀人犯做伪证,以心脏猝死谎言蒙骗家人,并在未征得家人同意的情况下,将遗体匆匆火化。杀人凶手没受到任何处理反而评为积极分子提前释放。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3、2005年5月中旬。山西省焦煤集团公司官地矿法轮功学员康治国,在被晋中监狱关押期间,监狱五分监区指导员赵卫忠对犯人打手承诺:“只要能叫康治国‘转化’(放弃信仰),你们的减刑想怎么减就怎么减,使用什么手段都不过。”在其指使下,犯人段帅(死缓杀人犯)、重刑犯侯森彪施暴最为残忍。重刑犯侯森彪,连续用脚猛踢康治国胸部,还把他强行带到一无人单间用木棒连续猛击全身,把康毒打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打成半身不遂,行走、生活无法自理。在经历两年多时间多次轮番酷刑暴打后,2005年5月中旬,终因身体器官功能急剧衰竭而突然死亡,年仅55岁。整个事件主谋杀人凶手:五分监区恶警教导员孔祥晶,五分监区恶警指导员赵卫忠;直接打人凶手:犯人段帅、侯森彪、王敬东、胡文学。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4、山西省汾西县桑原乡法轮大法学员郭菊庭,男,在晋中监狱受残酷迫害3年,导致精神失常,曾告诉他妹妹他什么酷刑都受了,他不行了,于2006年春含冤去世。

5、河北省政府办公厅房产科法轮功学员栾福生,被晋中监狱集训队“严管号”关押四年,集训队队长张峰指使犯人对他长期体罚面壁、暴打、饥饿、威胁、强制洗脑等,监狱残酷的肉体和精神迫害,把栾福生摧残得生命垂危,呈现糖尿病晚期、血压高、胸膜炎等病症,非常虚弱,走路靠别人背,整个人骨瘦如柴,两腿却浮肿的很厉害,虚弱得几句话说不完就气喘的上不来气儿。被送进公安医院急救,医院两次下了病危通知。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监狱百般阻挠、拒不放人。直到被摧残至最后一口气,由监狱四名警察从医院押送回河北省石家庄市家中。19天后,于2007年4月8日夜,时年仅56岁的栾福生含冤离世。

6、山西省灵石县法轮功学员曹双梅,在被山西省女子监狱关押期间,2009年7月19日,由监狱二队教导员雷润香指使犯人孙芳芬、张新琴等包夹长期摧残、疯狂殴打致死,年仅52岁。狱方欺骗曹双梅家属,谎称是心脏病突发而死。杀人主犯、曾亲自动手电击曹双梅的狱警雷润香对外宣称“我们这里从不打人。”

7、山西省襄汾县襄陵镇中和庄农民卢爻穴,2007年7月被非法判刑后送入晋中监狱,被折磨至患有高血压伴有脑梗塞,后发展至脑出血、半边身体失去知觉。狱方多次勒索家属出钱看病,装样子送到公安医院后,病人两天吃不到饭,喝不到水,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家人多次要求放人无果,后经明慧网曝光此事后,才把卢爻穴从太原医院接回家中,但此时人已起不来了。60多岁的卢爻穴于2010年1月9日不幸去世。

8、家住山西侯马市的省建一公司科研所电气土木工程师、法轮功学员陆海星,在被晋中监狱迫害一年多时间后,身体突发异常,于2012年1月10日凌晨停止呼吸,年仅45岁。陆海星生前遭到二十四小时包夹、辱骂、罚站、殴打、剥夺睡眠、戴镣铐、关入禁闭室“坐板”(类似坐军姿)、奴役劳动等残酷迫害。

陆海星在被迫害前体重190多斤,身体非常健康,没有疾病,是当地本行业的技术权威。陆海星的同事,对他的去世非常悲痛,都说太可惜了,身体那么好的人在监狱一年就去世了,真是不可想象。

9、太原市万柏林区发改委公务员、法轮功学员张晋生,原本身体非常好,在被晋中监狱关押迫害四年之后,严酷的迫害环境导致健康恶化,出现严重胃癌,2012年11月3日,因命危被从省公安医院送回家中,半个月后含冤离世,时年62岁。

10、家住山西省襄垣县的农民郭小文,2013年3月12日被送到晋中监狱仅6天时间,就被狱警卫东指使监狱犯人毒打致死,年仅40岁。家属看到郭小文遗体,头上有两片红印,家属要掀开衣服看,恶警不许。恶警不让拍照,并把手机收走。郭小文上有七十多岁的父母,下有十岁的孩子,遭此大冤,家人痛不欲生。

11、家住山西省文水县67岁的农民韩海明,在被关押在晋中监狱期间,2014年4月4日,狱警任丹瑞纵容指使包夹犯林怀星长时间暴打,用拳头猛击头部一个多小时,致脑颅出血,瘫倒在地,生命垂危。昏迷不醒的韩海明被戴着手铐和脚镣送医院“救治”,4天后含冤离世。

韩海明生前照片
韩海明生前照片

重伤后送到医院的韩海明
重伤后送到医院的韩海明

在山西省号称“文明执法”的两所监狱里,11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命。中共的逻辑就是:依“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有罪,不放弃就加重处罚甚至迫害致死。这是当今人类社会绝无仅有的流氓、黑社会逻辑。在这个逻辑和指令指挥之下,中共监狱的警察为了完成转化任务,为了捞取升职资本,丧失人性,肆无忌惮地指使犯人共同对法轮功学员疯狂滥施酷刑暴力。山西这两所黑监狱为了达到转化坚定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使用各种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手段,包括刑事犯围攻毒打、残酷体罚、高压电棍电击、长时间不让人睡觉、超强度奴役劳动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伤、致残和死亡。设立“包夹小组”、“严管号”、“行刑转化小组”、“集训队”,由狱警指使在押犯人采取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残酷施暴。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部份恶人名单:

助纣为虐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警察凶手、罪犯、刽子手们必将经受天理、良心、人间法律的严厉惩罚。下面是恶人榜名单。

王水成,山西省前司法厅长。2008年4月任该职,兼任山西省司法厅书记、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山西太原新店劳教所、山西省女子监狱、山西晋中监狱是中共在山西省迫害法轮功的四个黑窝,迫害罪行令人发指,王水成作为第一责任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冯征,2003年6月~2011年5月,任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局长、书记(1999年2月~2003年6月,任该局副局长);2013年4月至今,任山西省610头子,主持全省对法轮功的迫害,对监狱中的酷刑和虐杀以及山西省各地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冤判等迫害负重要领导责任。

晋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责任人:

监狱长杨惠荣(任期2004年春~2010年7月)、王岳祥(2010年7月至今)、政委程永宏、张志敏,副监狱长梁海军、王恩汉、教育科长岳树雄、监内医院院长赵惠生;

晋中监狱部份警察犯罪恶行:

1、犯罪狱警:张峰,晋中监狱第十三集训队指导员,卖力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九九年以来,集训队一切迫害由张峰实施。委派曾诈骗几百万元、被判无期徒刑的重犯刘尚森,担任严管组的组长,他手下带领十几名杀人、放火、抢劫犯来看管大法学员,他们个个心狠手辣,面目狰狞。

迫害事实举例:

(1)“严管号”虐杀法轮功学员栾福生;

(2)长子县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冯志宏,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判刑六年,他坚定信仰不转化,曾多次被刘尚森等一伙暴徒对他用棍棒轮番长时间毒打,棍棒究竟打断了多少根难以记清。冯志宏全身上下被打得找不到一点好的地方。当时情景令人毛骨悚然,就在这群暴徒毫无人性地毒打下,坚强的冯志宏从未喊叫一声和掉一滴泪。

(3)2001年下半年,十三队前院开减刑会,后院严管组暴徒每人手提棍棒,一个一个监室殴打法轮功学员,惨不忍睹。

(4)恶警张峰指使坏人米文明和一个精神病迫害法轮功学员丘士仁,致使丘士仁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

(5)法轮功学员韩来清不承认有罪,不穿囚服,被恶警指使的犯人组长二愣及五、六个犯人毒打昏死过去。韩被打得全身紫黑,呼吸、下床都困难,两腿、两脚胀的很粗。韩被包夹组长姚宏武毒打数次。一次,把牙打掉一颗;一次用床板打韩,床板被打断;一次,姚犯用马达三角带毒打韩,韩的背部被打得皮开肉绽、头晕眼胀、上吐下泻,睡觉不能翻身。

2、犯罪狱警:李崇信(晋中监狱二监区大队长);

“打法轮功要到没人的地方打,千万不要留证据。”——这是李崇信手下的犯人打手任利民,向包夹犯的面授机宜。

李崇信把迫害法轮功看作是他讨好中共向上爬的好机会,主动把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要到二监区由他迫害。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视为眼中钉,极力鼓动包夹犯折磨。2008年奥运前,李崇信召集包夹,叫嚣:“监狱要求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我们和监狱签了合同。你们不管采用什么手段,务必完成“转化”任务,否则别想减刑。”

在李崇信指使下,二监区开始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绝人寰的邪恶迫害。每天至少14~16小时面壁罚站,蓄意将人精神和体力熬垮。打人在无人房间进行,人身折磨无所不用其极。年底,二监区被晋中监狱评为“转化”“先进单位”,罪犯薛生跃、杨庆忠被评为搞“转化”的所谓“积极分子”。

3、犯罪狱警:任丹瑞(晋中监狱二监区教导员);

迫害事实举例:

(1)迫害死法轮功学员韩海明。
(2)伪造新闻。 2006年,任丹瑞与两名教育科狱警骗法轮功学员马狮子说:给你录个像,录像时没有提及法轮功任何问题。但电视台播出后没有马狮子的声音,换成马被“转化”、放弃信仰的解说词。事后马狮子抗议,声明此新闻伪造。

4、犯罪狱警:孔祥晶(五分监区教导员)、赵卫忠(五分监区指导员);
迫害事实举例:

(1)迫害死法轮功学员康治国

(2)恶警张峰、孔祥晶还先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袁金明,袁金明回家后腿已成终身残废,生计无着落。

5、犯罪狱警:郭跃平;

迫害事实举例:

(1)郭跃平曾任三监区教导员、现任十一监区大队长。在其唆使下,“包夹”犯人把法轮功学员的腿、脚踢肿,脚趾甲被跺的流血、整个脱落。牙齿被打掉、松动的都有。用鞋刷子抽打脸,说一定要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留下伤痕,做记号。把牙刷放在法轮功学员的食指、中指中间,一人攥紧两指,另一人使劲拧,把法轮功学员的手指拧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2) 针扎指甲缝,火烧手指。 2010年初,郭跃平指使包夹犯权永军、于涛、宁新纯、张晓军用绳子、手铐把法轮功学员韩来清背铐着,头按在地上,把两手分开,残忍地用针往指甲缝里扎,用火烧手指。这次对韩来清的迫害罚站、毒打长达十八天。

(3)三根木棍打断。 法轮功学员赵福辰被打得臀部、大腿黑青,看不到好肉;一次就打折过三根木棍。被打的皮开肉绽,多日不能坐卧。被打昏几次都记不得了。

(4)重伤眼睛。 法轮功学员王志刚被包夹犯于涛、张晓军暴打致使听力下降、双眼几近失明,生活艰难。王志刚在九八年大洪水时,与母亲捐款一万五千元,是当时太原个人捐款最高额,《太原晚报》当时有报道。不久包夹犯权永军得了黄疸肝炎,遭到报应。

6、“行刑转化小组”(组长卢耀中、张卫东、刘金生、李志刚、韩小明等九人);

迫害事实:

恶警问法轮功学员张健写不写“转化”书。张健说:“不写,要写我就写保证修炼法轮大法。”恶警说:“你不转化,就对你行刑强迫转化。”于是恶警们不再和张健说一句话,开始一味毒打张健。迫害从2003年12月18日到22日,持续四天。每天早上六点半,直到晚上两、三点钟。恶警们把张健吊起来,用电警棍、胶皮棍轮番毒打张健。张健不为所动。恶警们更加疯狂,毫无人性,一边唱着歌,尖叫着,一边毒打张健,并将电棍伸到张健的嘴里、小便头上折磨。张健多次被毒打致昏迷,两根肋骨被打断,但自始至终没写一个字。

7、犯罪狱警:孙文斌(六监区教导员)、边永庆(六监区指导员);

迫害事实举例:

2005年至207年,法轮功学员赵文轩被四次关禁闭折磨,期间被禁闭室犯人、恶警、内警队、监区包夹熊艳刚等数人恐吓、侮辱、毒打、烟头烫,口中、耳朵、鼻孔塞虫子,往脸上吐口水,连续几番折磨迫害。鼻子、头部被打破,血流如注。不断受到死亡威胁。

8、犯罪狱警:卫东,十五队(集训队)恶警

迫害事实举例:

(1)迫害死法轮功学员郭小文。

(2)卫东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非常残忍,侯马法轮功学员吴宝山被他打得遍体鳞伤。他指使太原杀人犯李峰智、恶人胡凤军、贵生每天二十四小时折磨法轮功学员:山西五台的毛秀云被折磨得两腿肿得碗口粗,朔州的刘德润被李峰智拿套皮管的木棍打得浑身是伤。

山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责任人:

监狱长李天俊、张金旺(现任),副监狱长薛月仙、王宇红等,为追求所谓的转化率,要求狱警想尽办法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卖力迫害的狱警则给予授奖、升职。监狱长李天俊亲自对法轮功学员凤林训话,诱劝,后来叫来女警强迫凤林吃下一种药片。凤林在多次半昏迷中,写下了二十多份“悔过书”。监狱后来将“悔过书”张贴出来,“教育”别人,帮助洗脑。据她家属说,凤林在写了“悔过书”之后,后悔不及,开始每天用筷子磨尖了,扎自己身体,弄得鲜血淋漓。出狱之后,凤林精神失常,连家人都不认识了。

王宇红:原是五监区指导员,心狠手辣,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恶劣,所谓“转化率”高,被提拔为副监狱长,配合薛月仙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

许书堂,男,狱政科科长,亲自动手毒打女学员,极尽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之能事。

部份山西省女子监狱恶警恶行:

1、雷润香(二队教导员)、梁卫东(二监区监区长);

迫害事实举例:

(1)迫害致死曹双梅。曹双梅被劫持到山西女子监狱后,拒绝报数,不戴胸卡标识牌,不承认自己犯罪。2009年3月16日晚上,曹双梅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二中队教导员雷润香当着中队所有的犯人在楼道里用电棍电曹双梅,专电脸、脖子,折磨好长时间,处罚二中队所有人罚站。三月春寒,曹双梅在教室的地板躺了一晚上,被抬回监舍时身上都是凉的。后来开始殴打曹双梅。有一晚上整整打了一晚上,以前雷润香还每天问曹双梅的“思想状况”,放话让犯人开始打曹双梅后,就再也不过问了,任由犯人迫害。迫害一天天升级,曹双梅1米7多的大个,一下矮了许多,走路都站不稳,瘦的皮包骨头。还被强迫干最脏、最累的活。

恶警雷润香见一个月没能“转化”曹双梅,就把她关在监狱的禁闭室(小号)迫害,由犯人孙芳芬、张新琴、安玲梅“包夹”,每天强制洗脑,播放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轮班看着曹双梅。刚开始晚上还让曹双梅睡觉,后来就不让睡觉。由于禁闭室的封闭,曹双梅在里面受到了什么样的非人迫害我们不得而知……

雷润香迫害曹双梅时利用的“包夹犯”张新琴,外号“母老虎”,非常邪恶,她自己都说自己就是“十恶不赦”,打人处事都阴毒无比,监狱就专门利用这些最坏的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真是警匪一家,狼狈为奸。

(2)迫害郭云芝。郭云芝,50多岁,她一来就直接被关进小号房。雷润香指使“包夹犯”狠命不停的残酷折磨和毒打她。三九寒冬,把她上衣扒下,只剩下一个背心,不让穿鞋,光着两只脚站在冰冷的瓷砖地上,用冷水从头浇下,并且专门狠命的踢她的阴部,使她下半身疼痛不能走路,长达一个半月都没有好利索。白天黑夜不让睡觉。更毒辣的是,恶徒们把郭云芝的双手和双脚分别捆在铁床的四个角上,把她平躺吊着,这样吊有数日,不给吃饭喝水。长时间捆吊,使她手腕、脚腕被绳子勒下很深的条条血印,肉往外翻,淌着血。由于环境恶劣,伤口无法愈合,又感染发炎,流着脓……至今她的双手、双脚腕上仍留有厚厚疤痕。郭云芝被强迫灌药时,还被撬掉两颗门牙。

2、犯罪狱警:焦慧卿;

迫害事实举例:

(1)迫害康淑琴。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康淑琴(太原45中教师)在女子监狱历经10年冤狱。有三年多,被恶警焦慧卿关小号房里,不让睡觉,长期罚站,十多个小时不让上厕所。动辄指使犯人劈头盖脸拳打脚踢,有时被囚犯抓住头发往墙上撞。由于强迫终日坐小板凳,康淑琴的腰部被迫害的严重损伤,腰疼痛难忍。长期迫害使她脸色蜡黄,身体极度虚弱,眼睛都难以睁开,出现精神恍惚、反应迟缓等状态,每日在痛苦中煎熬。历经10年多冤狱,出狱后的康淑琴白发苍苍,步履蹒跚,走几步就得歇歇。

(2)迫害周岚。焦慧卿全天24小时不许周岚睡觉,竟然长达24天之久(2009年5~6月间)。只要周岚稍有闭眼,恶犯们照她头上脸上猛打。有一次指使恶犯芦爱武等用竹板,将周岚的头部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流了一身。

3、犯罪狱警:王富英;

王富英,二队指导员。2012年7月中旬,王富英折磨太原法轮功学员李宏,抽打、罚站、超长时间固定坐小凳、关小号、24小时不让睡觉、限制大小便,种种酷刑,致使李宏精神失常。

4、犯罪狱警:卫豫,女,原三队副队长,心狠手辣,为转化法轮功学员想尽办法,不让睡觉,因迫害有功被提升为指导员。半年不让法轮功学员董粉香睡觉,长期罚站,董粉香被迫害的精神恍惚。

由于篇幅有限,以上只是这两个黑窝罪行的一部份。十几年来,这两所监狱里的恶人们,天良丧尽,肆意妄为!所犯的罪恶已经是血债累累,罄竹难书!其恶行天理难容!

三、善恶有报是天理

据 2013年明慧网统计,全年新增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至少433人。其中自身遭恶报死亡 194人,身患恶疾 72人,调查、双规、入狱 57人,殃及家人死亡 72人。

山西省主持政法工作的省委副书记金银焕、还有山西省政法委书记金道铭,他们都参与了迫害法轮大法,使山西省法轮功学员受到严重迫害甚至失去生命的同时,这些高官也连遭厄运,自食恶果:金银焕车祸丧命、金道铭被免职关进监狱。

在晋中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韩海明死亡负有主要责任的狱警任丹瑞(林丹瑞),其女儿被汽车撞死;卖力迫害法轮功的晋中监狱卢姓教育科长急病暴亡;对监狱迫害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山西司法厅长王水成,其儿子车祸身亡。中国老话讲:“父母不干好事,给子女造孽。”

由于中共遮掩真相和其它原因,从民间渠道反映给明慧网的恶报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大法弟子修的是慈悲,不愿看到这些不幸发生,真心希望别人不要重蹈覆辙。严正提醒: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该为你和你的家人做打算了,弃恶从善,自救的路只有一条:立即停止迫害!同时利用你的职务之便,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并搜集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和案例,以立功赎罪,给自己和家人留后路。“追查国际”举报电话是001-347-448-5790 。

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周永康被抓,"610"头子李东生被拿下,徐才厚覆灭,以及众多恶报案例,足以使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警醒——天灭中共在即,对元凶江泽民及其所有帮凶的大清算已经全面开始。

大劫前,只有用良知才能为自己选择未来。1.9亿中国人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汇入了“三退”大潮(退出中共党团队),不要让自己错过这转瞬即逝的历史机缘,错过了,痛苦和悔恨是没有终尽的。

山西省晋中两监狱人名邮址:下载(35KB)

当日前一篇文章: 法轮功团体重返加州北溪节 华人喜悦
当日后一篇文章: 谢金达被黑龙江女子监狱强迫服用不明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