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不判死刑的虐杀
文/阚神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山东省莱阳市团王镇三清村村民、清华学子柳志梅,因修炼法轮功,饱经中共当局的摧残迫害,致其精神失常数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就在人们期盼着她能恢复记忆振翅飞翔时,不料这个本来能有着美好学业前程的才女,却在这个寒冷的季节里含冤离世,使人为之遗憾,因之悲痛。这是中共当局虐杀善良的又一个惨案,也是中共杀人不见血的又一个暴行铁证。

柳志梅
柳志梅

柳志梅生前,中共对她施加了多种迫害手法:校方无理开除、恶警粗鲁劫持、多次转换囚禁、威逼恫吓强奸、枉判重刑入狱、酷刑洗脑转化等,每一个魔难,对这个尚未涉世的女生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和痛苦,而中共对她强加的致命性摧残,应该是杀人不见血的勾当——强制注射毒针,对,就是那些毒针破坏了她的大脑思维神经,导致其精神失常,经过生不如死的数年熬煎后,柳志梅这个曾经令父老乡亲骄傲的金凤凰凄惨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注意到,柳志梅女士被迫害致死的整个过程中,中共对她枉判了重刑,并没有判其死刑,也没有将其押捕刑场杀害的血腥现场,但年轻的柳志梅确实被中共害死了,有她的遗体为证,很明显,她是冤死于中共杀人不见血的暴行。

人们知道,是凡独裁暴政王朝,为了延续维持其血腥的极权统治,大都喜欢屠杀正义民众,就其残暴程度与杀人手段而言,可分为血腥屠杀和不见血的暴行,血腥屠杀因为有当局公开行凶杀人的暴行和看得见的鲜血淋淋的现场,这个人们很容易辩解和记录,作案者是无法抵赖的。而杀人不见血的暴行,作案者采取的都是极其隐蔽的杀人手段行凶杀人,其恶果是受害人没有流血却被害死了,而作案者还会耍尽手腕抵赖不认,所以,血腥的屠杀很残暴,但不见血的暴行更狡诈阴毒、卑劣流氓。

中共在历史上杀人如麻,是个职业杀人高手,流血与不见血的杀人手段往往被其交叉运用或同时使用,但很多时候,中共喜欢公开的屠杀暴行,这样既镇压了反对派,又制造了恐怖气氛,还慑服了民众,一举数得。如中共在杀地主、资本家、反革命及六四学生时,都是经过群众大会批斗、当局公开行刑或直接公开屠杀民众制造血案的。几十年后,其恐怖血腥,人们都记忆犹新,有案可查。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当局准备镇压屠杀那些修心向善的法轮功群众时,也曾经蓄意制造大面积的血腥屠杀现场,然后嫁祸抹黑法轮功,为其镇压找借口,但都被法轮功学员识破而无法得逞。残暴的中共当局就调转方向,将贼眼投向了杀人不见血的暴行。当汉奸恶棍江泽民歇斯底里的发出“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密令后,中共各地党政军警、统战外交、特务系统、六一零、公检法司、监狱、医院等警匪恶徒,沆瀣一气,明策暗划,在中共咄咄逼人的谎言喉舌嚎叫声中,打着“挽救、教育、转化”的幌子,将各种不流血、不见血的杀人手段推之而出,强行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一时间,在冤狱、家中和案发地,善良人被毒死、冻死、灌死、饿死、烧死、逼死、勒死、吓死、病死、吊死、失踪等等命案迭起,至今未休:

张德珍
张德珍

张德珍,山东蒙阴县旧寨中学女教师,时年三十八岁,被蒙阴县国保大队恶警强行投进看守所后,恶警鲍西同、田列刚等对她施行了轮番毒打、十多次野蛮灌食摧残。最后,恶徒们见无法从她口里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便顿起杀心。在六一零主任类延成、看守所长恶警孙克海和中医院长帮凶郭兴宝的密谋下,由看守所狱医王春晓与县中医院的凶手医生强行给张德珍注射了不明毒药,将其迫害得奄奄一息。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阴历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日),恶人们又一次给她注射了一针毒药将其毒杀。

高蓉蓉
高蓉蓉

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高蓉蓉,被恶徒电击严重毁容。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高蓉蓉被马三家恶警送到沈阳医大急诊室时,当时神智清醒,瘦得只剩皮包骨,能够坐起。有七、八个便衣轮流看守,不许讲话。看守不给饭吃,但却在记录时记上吃了这个、那个。其实什么也不给吃!便衣说不给饭吃就因为她炼法轮功而没吃,这么记录是领导让这么干的,回去好交差。高蓉蓉被劫持到医大十天后,被饿死,年仅三十七岁。

王华君
王华君

湖北省麻城白果镇农妇王华君,二零零一年四月,被当地政法书记徐世前打昏后,拖到金桥广场,公安浇上汽油将她活活烧死,反诬她“自焚”,对外宣传成“走火入魔后自焚”。王华君离世时年仅三十岁。

许基善
许基善

黑龙江省大庆市石化总厂筑炉公司职工许基善,被绑架到大庆红卫星监狱七监区。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十多名犯人上来将许基善的衣服扒光,并捆绑十字架上,把嘴堵上,抬进厕所平放在地上,用水管往许基善的头部、身上浇水。从上午九点钟一直浇到下午一点钟,四个小时不停的向许基善身上猛哧。许基善颤抖着,呼吸困难,疼痛难忍,由于背着十字架,一动也动不了,痛苦中他将嘴唇咬破,并大喊:“救命!”可是暴行并没有停止,直至被活活浇死。

张昌宝,男,是山东沂南县代庄乡人。一九九九年夏,法轮功被中共无理打压时,他多次骑着摩托车进京上访讨公道,回家后被县“610”、当地恶党政府和派出所匪徒列为重点加害人物。二零零零年,乡里又将他非法抓到洗脑班,折磨数日后,恶徒们强行逼迫张昌宝必须限期交上罚金八千元才能了事。张昌宝被迫回家筹钱时,离奇亡故,慌了手脚的恶徒们立即停办洗脑班,并散布谣言:张昌宝在家盘腿打坐服毒自杀。

刘兰香
刘兰香

甘肃民勤县中医院药剂师刘兰香,在兰州金港城自己家中被兰州七里河分局恶警非法绑架。她绝食抗议,被兰州七里河分局恶警提审过程中暴打致重伤,送回西果园看守所。在看守所,她绝食反迫害,遭到毒打。恶警给她戴上了手铐、脚镣,并指使犯人把她抬到院子里强行灌盐水。四月九日晚戴上铐子吊起来被毒打了几个小时。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刘兰香在酷刑中死亡。当时刘兰香两手腕严重损伤,双脚脚尖与腿成直线状,僵硬垂直向下,而且死后还在架上吊着。

中共向法轮功发动灭绝性迫害至今,致使亿万民众的正信被无理打压,一百多种酷刑被强行施加在善良人的身上,几百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万之众被非法劳教重刑,不计其数的修炼者被投进洗脑班或精神病院遭受致命性折磨,成千上万的大法徒被活摘器官,而后焚尸灭迹,甚至被做成了人体标本,牟取暴利。造成了无数家庭悲剧和难以弥合的社会创伤与苦果。惨烈罪恶,史无前例。但是,由于狡诈的中共动用的是一个邪恶的国家政府之力对民众实施犯罪迫害,而且一边迫害犯罪一边掩盖罪恶,一边秘密杀人一边销毁罪证,欺骗民众粉饰太平,使得外界与民众无法了解真相,也难以接受中共制造的血腥罪恶,所以,相对于中共制造的那些公开血腥大屠杀而言,中共这次制造了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巨大暴行。

但是,不见血的暴行里面却隐藏着数万例血淋淋的活摘罪证,掩盖着数不清的血腥虐杀现场;不见血的暴行里面充满了无数受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渗透着无数冤死者亲属们的泪和血;不见血的暴行中已经将华夏民族的文明道德击打的伤痕累累,满目是血。

二战后,人类曾经震惊于日本法西斯731部队毒害中国军民的罪恶,并严厉谴责这一杀人不见血的暴行,还时时警示后人以此为训立戒,可能想不到,今天的中共法西斯会披着现代文明的外衣,正在毒杀着善良的民众同胞,当人类组建纽伦堡国际法庭,公开审判那些犯有危害人类罪行的德国纳粹暴徒,以保证不再重犯此类大罪时,可能不会想到,今天的中共纳粹暴徒们正在东土大陆上偷偷制造着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巨大暴行。

少时,常听老人讲故事说杀人不见血的必定是魔鬼,儿时的单纯思维却总认为那毕竟是故事,上学时,也常从书刊电视上看到有关魔鬼杀人不见血的传说,总觉得那些是遥远的杜撰罢了,但是,长大走上社会,不幸受到当局种种迫害后,特别是看过《九评共产党》,先前的疑问适才有了对号入座:原来那个杀人不见血的魔鬼一直在我们的身边,中共恶党不就是个杀人不见血的魔鬼吗?关于这一点,共产恶党的鼻祖马克思早在《共产党宣言》供认不讳:“一八四八,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可恶的是,这个幽灵鼓吹“共产大同”,推崇无神进化论与暴力学说,祸害了人类一个多世纪,用谎言暴政建立了多个血腥极权,杀害了人类数亿之多。万幸的是,人类还能看清其血腥的罪恶而觉醒起来,把一个个共产极权抛弃推翻。始于谎言暴政,亡于谎言暴政,是共产极权的运行归宿,我们已经知道,“柏林墙”的倒塌,是被觉醒的德国民众合力推倒的,德国才实现了统一,前苏联共产极权的解体,是在其罪恶公之于众后,苏共才被勇敢的民众抛弃的,那么,在真相广传的大陆,民众逐渐觉醒的今天,中共这个杀人不见血的魔鬼极权走向解体、血腥的红墙垮塌倒台,不就在眼前吗?

(注:文中案例均来自明慧网)

当日前一篇文章: 上海金龙鱼油仓库火灾给人的警示
当日后一篇文章: 恤民济民善报 渎职害民恶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