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濒临破碎的家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法轮大法救了我濒临破碎的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那一年我二十八岁。我村有炼功点,每天四点到同修家晨炼,六点回家做饭。晚上上同修家学法,那时学法点有十多个同修,大家每天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中。

中共迫害大法后,我们失去集体的环境,渐渐一个人在家就不炼了,丈夫也害怕。丈夫也不务正业,每天早出晚归,把我气的一身病,心脏病,干活摔的坐骨神经痛,妇科病,不到三十岁就成了药包子,一把一把的吃药,我自己都活得没意思了。和公婆在一起过,我只有干活的份,家里的收入都归公公管,只是在过年的时候给我和丈夫二百元。我由心理不平衡,到彻底伤心,又有人告诉我丈夫外头有外遇,就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半年。

二零零四年年底回家,本是与丈夫离婚,结果丈夫不同意,还把右手中指剁掉,我只好和姐姐陪他去医院接手指,将就和他回家过日子,心根本不在家里了。丈夫也因我不在家,花钱找我,老病复发,肾结石病犯了,花了好多钱,也欠下很多债。面对这个破碎的家,我的心更冷了,对丈夫冷言冷语,心想一有机会还离家出走。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了刚修炼大法的大娘家。大娘就劝我好好过日子,善待公婆,带好儿子,把孩子抚养成人,尽到母亲的责任。大娘的女儿也修炼大法,见了我就说,你还回家炼功吧,功还没忘吧,快炼吧。

回家后,我就开始炼功了。炼了一段日子,我想光炼功也不行,我得看书学法呀。师父见我想从新修炼,就安排镇上的同修帮我找了一本《转法轮》,当时大法书是很难找的,我拿着大法书激动的一边流着泪,一边往家走,那种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从新修炼大法后,我一身的病都好了,走路一身轻,邻居说我走路象小跑。

我按大法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主动承担起家里的活,丈夫也踏实干活了,我拿出打工时的私房钱帮丈夫还欠款,起早贪黑的干农活,不怕苦、不怕累,实心实意的过日子,对家人也和善了。

公公家见我如此的大变化,就问我参加了什么组织?我就说炼法轮功炼的。公公乐得合不上嘴,把同修发的真相小册子放在小钱盒里。从此一家快乐的过日子。丈夫也归正了,帮我发真相资料,得福报一年挣了好多钱,我二零零八年被迫害前的七万元债也还完了,又买了楼房,日子越过越好了。

一个濒临破碎的家,被法轮大法救了,成了幸福的家。

当日前一篇文章: 父亲起死回生
当日后一篇文章: 官员廉洁爱民 盗贼不忍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