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农成了活传媒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果农成了活传媒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今年六月初的一天,我外出打工,到果农家套苹果袋。我口袋里装着个小录音机,随时都能听到师父的讲法。我想,这即使不算是学法,不管是谁听到了大法,都会得到福报的。我便打开录音机,一边套袋,一边听。果农也跟在我们后边,转来转去,什么话也不说,好象在给我俩检查质量似的。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果农凑到我和姐姐身边说:“你们就是炼法轮功的姐妹俩吧?”我抢先说到:“是啊,我们哪套的不好你尽管说。”他说:“不,不是不好,是特别好,我们村这几天早上出来拉工人,都在议论,争着要炼法轮功的姐妹俩,说套的又快又好,当时我还在想,快了,质量肯定有问题,光听说又没看到,分个什么人不一样,还挑三拣四的?刚才我观察了这么长时间,发现你俩套的确实好:几乎拉不下苹果,不管多难套的地方几乎都套干净了,还把不成形的,可能长不大的苹果都给我甩出来了,不像她们小的,不好的,双果统统给我套上,而不好套的地方却不套。”

我关掉录音机说:我们俩是修炼人,有师父管着,处处都按着“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按着师父的教导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无论走到哪一家,我们都会是表里如一,踏踏实实的干。因为每一家都是我们应该救度的对像。说着,我就给他讲起了法轮功真相。

他告诉我们,他是大队村委干部,村里也有几个炼法轮功的,有的大法弟子被抓,他都帮着去要人,没有迫害他们,但不知道为什么非要炼法轮功,还要退党?

我一边套袋,一边给他讲我修炼后亲身受益的体会,还告诉他:这部大法不但给我祛病健身,净化身体,更主要的是净化了我的心灵,提高了我的道德品行,我知道了怎么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完全为别人着想的人。而邪党讲的是“无神论”,不叫人相信有神看着,让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没有道德约束,让人觉得做了坏事无报应,最后毁灭人类。天灭中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现在,全球大法弟子都在控告江泽民,他一意孤行直接反对“真善忍”宇宙大法,违背天理,天要灭中共,你是中共的一份子,你不退出,你不就成了他的殉葬品了?所以,大法弟子冒着危险,告诉世人,让他们退党,将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不应该吗?

他说:“应该应该。看来,我今天也得把这个党退了。”我说:“那是当然。”我便给他起了个化名。接着我更加尽心尽力的套袋来证实大法的美好,接近中午时,我们这块地套完了,我还在寻找有没有落下的。这时看到地边很高处有几个苹果没套上,我就把最高的铁凳子搬过来,搭在地边上,上高凳子时,我还试了试,当我爬到最高处还是够不着那几个苹果,可就差那么一点,我使劲踮起脚,只听咣一声,潜意识中喊着师父:“救我!”再后来就不知道了。果农拉起我摇了好一会儿,姐姐看我身体软绵绵的就喊我名字,叫我快醒过来发正念,我费了好大劲,眯着眼看到身边围了好多人,我后头“嗡嗡”作响,有了点记忆,我是不是摔下来了?我没事。我赶快爬起来坐好,发正念。我发了一会儿,睁眼看他们还围在我身边,并看到果农跪在我身边,用焦虑的眼神瞪着我看,脸煞白。

我想,这不行,不能让他担惊受怕, 我要站起来,我要证实大法的神奇,我必须干活,我忍着疼痛爬起来,轻松的说:“我没事,你们干活吧。”果农担心的说:“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吧?”我说:“大哥,我真的没事!我是炼功人,我有师父保护着,我能有什么事啊?”可他还是不放心,还一步不离的跟着我,我随手把我身边落下的一个苹果套進袋子里说:“这下你该放心了,我都能套袋了,我真的没有事,我师父教导我们为别人着想,即使有事,也不会赖人家。”他说:“刚才把我吓坏了,你一个倒栽葱头朝下脚心朝上,重重的插到地上,后来身子落到地上又把脖子扭了个麻花劲,你还没有事,你看铁凳子都被你蹬的三个腿都弯了。”说着跳到铁凳子上把它压直。

我又继续听师父讲法,当师父讲到“有难,你怎么不喊师父?”时,果农说:“刚才我怎么没听见你喊呢?”我告诉他:“我是在心里喊的。今天若不是我师父救我,我还能在这里套袋?”他说:“可也是,我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亲眼目睹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你们的师父真好,看来,我不但要退党,有时间我还真的好好炼炼法轮功。”后来,他见人便告诉大法弟子有多么的好,简直成了活传媒。

当日前一篇文章: QQ群讲真相交流
当日后一篇文章: 诉江后对待骚扰人员的一些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