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父 真幸福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有师父 真幸福
文/长春大法弟子 晓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有师父了!”这句话是得法以来心底无数次自豪的呐喊。我有师父了,我终于明白了人生苦苦的煎熬、等待到底是为什么了,多年的迷茫、无数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可我悔恨自己得法晚,大法洪传十二年了才得法。虽未见过师父,可就想师父。看师父的法像流泪、听师父讲法流泪、炼功流泪,就是懊悔错过了见师父的机缘。每当这时师父的法就打入脑中:“你们虽然看不到我本人,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1]

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真真切切感到师父时时刻刻在身边点化、呵护,弟子心中的感激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

一、师父就在我身边

初得法时,非常渴望供奉师尊的法像。那时连大法书籍都不好请。可在当时看似非常非常巧合的情况下得到了大法像。那时只是非常激动的认为自己幸运,很久以后才明白是师尊满足了弟子的愿望。

也是初得法时,手捧《转法轮》,好象明白又一头雾水,到底怎么修炼啊?怎么真修啊?这时我脑海中显现出“p23、p24”,我马上把书翻到二十三页、二十四页,映入眼帘的是:“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比如说,我们在人与人的矛盾中,把个人的七情六欲、各种欲望放的淡一些。”“也就是说,你要重视心性修炼,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2]师父就是这样手把手的教我如何修炼的。

修炼中,师父拉着我们的手,闯过一关、一难;证实法中,师父一路慈悲呵护。

一天,同修发现一小区有诽谤大法的条幅。晚上我与同修俩人准备去清除。到那一看,周围人来人往,一家超市灯火通明,两幅条幅每幅有五、六米长。我俩又回到车里,发正念、求师父让超市打烊,人都回家。几分钟后,人都走了,超市熄灯了。这时我们惊喜的发现又来了三名同修。我们俩人一组很快清理了邪恶的条幅。深感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保护。

一天中午,我到一小区贴不干胶被一个恶人跟踪。我被堵住一楼梯间内,一个三十多岁、黝黑强壮、面带恶意的男子挡住门,不让我出去。我没有惊怕,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救我。然后我给那人讲真相,可他不但不听还百般纠缠,几次拿出手机恐吓。我耐心的对他说: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我就是想救你,你感觉不到吗?我一边慢慢讲,一边严肃的对他背后的邪恶说:你动不了我!我有师父,你休想动了我!两个多小时后,那人头上渗出豆大汗珠,眼睁睁的看着我离开。出门就来了一辆的士,司机对我说:“你快把我带出去吧,在小区里转了好几圈了找不到出口。”(司机在小区迷路了)我上了车,顺利的出了小区。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师父就在身边保护。晚上,师父看我悟不到,就通过女儿点悟:修好自己,不要再被邪恶钻空子;吸取教训,提高上来。我泪如雨下,羞愧难当。最终找到了自己的执着。

有师父,真幸福。

二、修自己,向内找

修炼前,对丈夫不满,与公婆关系紧张。修炼后,师父的法使我明白了一切都有因缘关系,不再与人计较,尽心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把吃苦当成乐,无怨无悔,就是对别人好。公公见面对我说:你好好炼吧,你的脸色一次比一次好。婆婆也说,真善忍就是好。可是有许多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不易察觉。

我修炼后,丈夫总因家中琐事大喊大叫,无理反驳我或与他人争执。同修开玩笑说,这下你丈夫骑到你头上来了,看你怎么办。丈夫并非无理取闹之人,可三番五次这样到底为什么呢?我知道是冲自己修炼来的,可找了一大堆执着,感觉不是根本问题。一天,师父的法点醒了我,我悟到,是邪党文化毒素——妇女能顶半边天,平均主义在作怪。自己平时没做到女性的阴柔,骨子里还认可邪党灌输的那一套,想说了算,强势。不管好事还是坏事都要均摊,家务事也想与丈夫均摊。这些都是从小就被邪党有意灌输的,是邪党“假、恶、斗”的毒素还存在空间场中起作用。我发正念彻底清除争斗心、妒嫉心和共产邪灵灌输的毒素、谎言。现在丈夫表现很好,主动做家务,支持学法小组在我家学法,还阻止了下属出诽谤大法的布告。

一次,与同修发生磨擦。表面上看全是她不对,同修那尖刻的言辞直冲肺腑,虽表面忍住了,内心对她的怨气久久未消。不愿理她,不愿见她。我开始深挖自己:就是遇事没有马上想到修自己,没有深挖自己的执着或观念,并找出它们形成的根本原因。总向外看,找别人不是,看不上别人,总认为自己的想法对,这不就是争斗吗?不就是邪党“伟、光、正”余毒吗?再者,修炼人谁对谁错又如何?提高自己的心性、境界,真修自己那颗心,扩充自己的容量,凡是为别人着想,这才是最重要的。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内心很轻松,不再回避同修。再看同修身上有许多闪光点,正是自己没做到而应该做到的。

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

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时总是从第三者角度去讲,不敢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一次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他表现中毒很深的样子,还表情生硬的说,我看你就是炼法轮功的。我说:你看我象吗?法轮功讲真善忍,谁要能炼还了不起了呢!虽然最后他同意三退,可我心里非常难受。我知道不敢直接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有怕心,不敢给大法一个应有的位置。经过学法、集体交流和在同修的带领下,终于突破了这个障碍。现在我出去讲真相心里坦然,很自然的与人搭话。如果是年轻人,我就说,以你的年龄应该管我叫阿姨,我都快五十了(因修炼后年龄看起来年轻)。一般人都很惊讶,问如何保养的。我就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炼的。然后再讲真相、办三退,一般都比较顺利。有时,遇到被邪党谎言毒害颇深之人,就现身说法:你看我象是能杀人的人吗?你看我能自焚吗?都说不可能。我说,如果说炼法轮功自焚,全世界有一亿人炼功,那一天得多少起?为什么这么多年就那一起?明显栽赃陷害。人们都说我说的在理。当然不是说必须先声明自己是炼功人,重要的是讲真相时不能带怕心。

其实害怕的不是我们,是旧势力在怕,它们怕众生得救,制造出了那样一个恐怖气氛,阻碍大法弟子救人。我们不承认它们的安排,解体怕心,解体在邪党文化中形成的一切观念,多学法,多发正念,多救人。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们知道旧势力就是要往下拉大法弟子,毁众生。它们以所谓“考验”为借口,以修炼人过去世的业力、怨缘和同修还没有修去的执着为借口,以直接迫害或隐形的方式干扰大法弟子做三件事,阻碍众生得救。

由于我对女儿情重,执着女儿的升学、未来和健康,还有不修口,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给自己和孩子带来了巨关巨难。教训深刻。

女儿读高中时,头痛、浑身无力,有时血压降到三、四十,整天躺在床上不能上学,我也不能上班。医院也查不出原因。一段时间后我终于警醒,这不是干扰吗?旧势力以这种不易察觉的、利用家人的业力或因缘关系来干扰大法弟子做三件事、证实法,这是不能承认的。我发正念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向内找,求师父救救女儿。我每天利用她清醒的时候给她读《转法轮》,有时一天只能读一、两段,有时读一节。就这样读完一本《转法轮》。接下来,我和女儿一起听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听到第五讲,女儿基本恢复,能起床复习一点功课,可这时离高考仅剩两个月了。最后,女儿在休学一年零两个月的情况下顺利考入一所省属重点大学。现在女儿身体完全康复。

这件事使我深刻体悟修炼的严肃和信师信法的重要。我也再一次感受师父的慈悲呵护。没有师父我们无法过一关一难;没有师父,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经常感到自己救人太少,有时有追求数量之心。今后一定注意讲清真相,不追求数量,讲一个就让他彻底明白。虽与精進的同修比相差甚远,但我决心竭尽全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不让师父操心。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当日前一篇文章: 向台湾旅行社及导游讲真相的一点交流
当日后一篇文章: 感谢师父的苦心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