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字不识到能通读大法书籍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从大字不识到能通读大法书籍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叫献珍,今年六十六岁,得法前,我是个苦命人,五岁就伺候瘫在床上的母亲,家里又贫困,没有上过学,不识字。

十几岁,我就到生产队干活,十九岁,在媒人四次提亲的情况下,流着泪嫁给了现在的丈夫。那时,丈夫的母亲(我没见过面的婆婆)刚刚去世一个多月,撇下六个孩子,最小的三岁,最大的是我丈夫,十九岁,还有公公和爷爷公公。一大家人的生活重担全落在刚刚進门的我身上。

每日繁重的家务,要照顾一大家人的生活,供小姑子和小叔子上学,一直到他们成家立业。爷爷公公老派头,规矩多,难侍候,不合他意,就骂人。多年的付出,不但没有回报,我觉得自己费力不讨好,心里很不平衡,与丈夫的弟弟和妹妹的关系也很僵。丈夫也倔强,不爱吱声,不爱干活,我吵急了,他就张口骂人,举手打人。

劳累、生气,使我性格变的暴躁,沾火就着,积劳成疾,我患上了多种疾病,身体的零件几乎都出了毛病,如整天胃疼、脉管炎、胆囊炎、尿道炎、膀胱炎、胰腺炎、最重的是肝炎,严重时走不了路,脸像黄纸一样,我到处求医,也不见好转,家里因此还欠下了外债。我常常觉的生命快到尽头了,对一切悲观失望,整日在痛苦中煎熬。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九日,那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我偶然在邻居周姐家听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音,我越听越爱听。从此走入大法修炼,如今我已得法修炼十六年。

得法的第二天,我到炼功点上炼功,炼到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我右边的头如同锥子扎的一样,整个头都耷拉下来了,我不敢动,也不敢睁眼,头痛极了,同修赶紧问我怎么了,我说了情况,同修说不怕,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呢。

回家后,我一边干活,心里一边说谢谢师父,头痛渐渐好多了。第三天炼功,左边的头也象锥子扎的一样,这回我心里有底了,边干活边听师父讲法,渐渐左边头也不疼了,从此我的头疼再也没犯过。三个月后,我全身的所有疾病全都好了,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恩。从此我逢人便讲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如何神奇的治愈了我一身疾病。

这么好的功法,我不识字,可怎么学呢?

同修周姐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鼓励我,大法是超常的,只要诚心下功夫,一定能行!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自己看书。

到学法小组,别人一段一段念,我就和书对照、记字,回家后,用师父讲法带对照书再记,记不住的字,逢人便问,有时拿着书到路上问过路的人,问完一路念着回家,一直到真的记住为止。

有时遭路人白眼、讽刺,甚至不告诉,家里亲人见我总问,也嫌麻烦,给我泼冷水,我不灰心,不觉的丢人,一直坚持下去。

渐渐的,在学法组,由开始的听、看,到一个字一个字读,再到能读成句子,连贯起来读。两年后,我已经能独立阅读师父的《转法轮》及所有大法书籍。但奇怪的是,除了师父的讲法书,别的刊物上的字我仍然不认识,你说神奇不神奇!

还有更神奇的事呢!我多次骨折,通过炼功,都不治而愈。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三,我去理发店烫头,路很滑,一不留神,重重的摔倒了,右手腕触地骨折,并且两段骨互相插到另一方向,手臂弯曲不能伸直,回来后找到民间接骨老太太,老太太说太严重,让我赶快上医院,我说不用去医院,你就把骨头给我抻直就行了,老太太看我坚决不去医院,就试着给我按,只听“啪”一声,骨头归位了,我就抱着右手臂回家了。

手腕虽然归位了,但手臂聚个大包,不能伸直,我每天只炼静功打坐。有一天,睡梦中,忽听有人告诉“抻”,我的手臂随口令抻,并听到胳膊里“咔咔”响。醒来后,我悟到是师父让我炼动功,从此开始炼动功,七、八天后消肿,胳膊抻直了,手腕也长好了,一切恢复正常。

二零零八年春天,我和丈夫上山砍柴,我扛了一棵大枯树走在前面,走到一面墙下,我把树靠在墙上休息,当我再一次扛起树时,大树一下砸到我的头上,一震,一下把腰窝了一下,我只好忍痛直着腰,慢慢走回家。

姑娘、儿子、媳妇及丈夫坚持让我上医院,说腰可不一般,一旦坏了,可能导致瘫痪。拗不过家人,我只好去了医院,拍片诊断为腰脊骨两节骨折,医生说要平躺静养两个月。

回家后,放平被褥平躺下,真就不敢动了。儿媳买回黄瓜粉让我喝,我一喝汤,有药味,就不喝了,五天后,家人不在,我就偷偷一点点挪着下地,二十二天就好了,我亲自下厨房给家人包了饺子。儿媳这次又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她见到熟人也主动弘扬大法,讲婆婆炼功真厉害,那么重的腰椎骨折二十多天康复,住院也不可能好那么快。

二零一零年,我和丈夫去锅炉厂干活,填水稻坑。过来一个男的拿着扁担一抡,一下打到我鼻梁上,只听“咔嚓”一声,鼻梁猛疼一下,眼泪“哗”就下来了,那人说“真倒霉!”

我丈夫上前就和那人吵了起来,我赶紧说:“没事,没事,让他走吧。”我当时用手把塌下来的鼻梁捏起来,听到里面有响声,我就慢慢捏,把塌的地方捏平了。下午吃完饭,那人过来看我,要给我买药,我说:“你把我的鼻梁打折了,不过我是学法轮功的,我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要换个不修炼的人,你可就真倒大霉了,准得上医院了。”那人说我真得谢谢你呀,我说你就谢谢我师父吧。我回到家鼻梁疼几天就好了。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百病缠身的苦命人改变成健康快乐的修炼人,把一个性格暴躁争强好斗的我改变成心态平和宽容的大法弟子,法轮大法使我重获新生。

当日前一篇文章: 新学员:腰间盘突出 炼功三天痊愈
当日后一篇文章: 没爆炸的煤气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