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宁夏公安厅骆健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骆健(骆建),男,今年四十五、六岁。骆健原来是宁夏公安厅经侦总队的人员,因其主管领导在办理一起经济案件时犯罪被判刑,骆健牵涉其中,后被发配到宁夏同心县公安局任挂职副局长,负责处理少数民族纠纷。两年后再次调回公安厅国保总队,分管处理宗教教派事宜。

骆健每遇公安厅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手不够时就积极参与。二零一一年,骆健如愿以偿,到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反×教处”(中共邪教迫害公民信仰自由的打手组织),接替了陈伟。这个处就他一个光杆司令,没有处长,骆健做梦都想通过迫害法轮功学员当上这个处长,因此不遗余力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近年发生在宁夏的迫害案例中,骆健要么明火执仗、要么暗箱操作,比陈伟、比宁夏610王满等更为疯狂。从二零零八年至今,对法轮功学员从绑架、抄家、关押、审讯、批捕、非法开庭、转至监狱羁押到转化迫害、出狱、监视居住、跟踪、监听都有骆健的影子。骆健对法轮功学员监视跟踪、赤膊上阵、酷刑折磨、诬陷恐吓、威逼利诱,给公检法施加压力、打气鼓劲、奖励诱惑,各种伎俩无所不用其极。这六年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遭各种方式的迫害,其中:栾凝、马智武、丁乾、尤海军、马雄德、郑凤英、罗新平、莫惠萍、孙建锋、张晓东、张凤娥、张小春、陈淑琴、李晋宁、岳钦等近二十人被非法判刑,且多人是骆健直接参与迫害的。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至七月一日,“北京奥运火炬”开始在宁夏中卫市、吴忠市、银川市传递,当地中共恶党徒犹如惊弓之鸟,对法轮功学员监视、骚扰、跟踪、绑架。在此前后,有的恶警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家,有的是到单位,有的是利用居委会,个别恶警还强行进入法轮功学员家中强抢物品。一些法轮功学员家周围昼夜有十几人换班盯梢、守候;有的学员家的楼道被公安恶警装上了监控器;有的只要出门,盯梢的人就跟上了,走哪跟哪。据悉,这些参与盯梢的人,有一些是公安厅、610人员指使居委会的人在辖区找的,每人每天可领到三十元钱的报酬,其中还有一些是中学生。那时骆健调回公安厅国保总队不久,喧宾夺主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据悉,骆健经常一个人开着车在法轮功学员家附近悄悄监视跟踪。

已知骆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一、对栾凝、卢伯华等六人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栾凝(原宁夏劳人厅副处长)、卢伯华(原宁夏武警部队指导员,因去北京上访被张万年下令非法劳教三年)因遭受迫害失去了工作。二零零八年三月,俩人和一个常人朋友合开了一家保洁公司,维持生存。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一大早,栾凝刚走出家门,骆健为首的一伙便衣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上去将他按倒在地,强行从他的身上抢走钥匙冲进栾凝家中,抢劫了电脑、打印机及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等,随后将栾凝关押到了银川市看守所。

其实,银川市公安局及兴庆区、金凤区、西夏区三个分局是在当日同时分别到栾凝、卢伯华家中、栾凝的朋友樊某某单位、保洁公司共绑架了六人,全部关押到了银川市看守所。卢伯华在看守所因拒绝做奴工,遭受两次关禁闭、上“老虎椅”折磨了十二天等方式的残酷迫害。 据悉,此次群体迫害案例是宁夏610王满、公安厅陈伟、骆健等耗时几个月对栾凝等人采取跟踪、蹲坑、窃听电话后实施的。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为了给栾凝和卢伯华罗织罪名、“搜集证据”,公安人员对其他四人进行逼供,并分别非法刑事拘留了二、三十天。这种“先抓人再编造证据”、非法拘禁无辜人员、胁迫逼供、甚至采取威逼、诱骗栾凝、卢伯华家人作证的流氓手段,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常用的手法之一。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三点,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法院对栾凝非法开庭,当日,宁夏各市县公安局、办事处、居委会对辖区的法轮功学员逐个跟踪、上门骚扰、制止出门;宁夏政法委、610、公安厅人员风声鹤唳、如临大敌,操控大批公安人员、警车将法院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只给了五个旁听证,不让其他人入内;十点左右,国保大队王建国、谢金良、陈建华、戴春华、陈少华等恶警伙同西花园居委会的将金凤区一民宅包围后强行撬锁,绑架拘禁了六位法轮功学员,直到晚间才释放。骆健是不会放过这个“立功”的机会的,但那时法轮功学员都不认识他所以没有曝光。

后来,保洁公司关张,卢伯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栾凝被诬判四年[1]。

二、对李金花、辛林原等人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中午,骆建伙同银川市610的王满、王世元、西夏分局国保大队的陈建华、李兰,西花园派出所所长张中、西花园居委会主任王红梅等到法轮功学员李金花租住的小区要强行抄家。李金花问这伙人要干什么,骆健过去对她说:我们要抄你家!李金花坚决不配合。正在这时,李金花的女儿放学回来了,李金花从身上掏了些零花钱给女儿,让女儿出去吃饭。她女儿走了不远,王满追过去,抓住她女儿的手腕把零花钱抢过去,将上面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几张抢走。还把她女儿的手腕捏出一道紫印子。

紧接着骆健逼迫李金花开门,李金花坚决不开,并据理力争:我只是炼法轮功做好人,又没犯法,你们这样三番五次的无故骚扰、迫害我,我在这租房子带着孩子上学,你们凭什么?骆健就给开锁的人打电话,打完后又把李金花往楼上拽,接着强行从兜里抢走钥匙打开门。这一帮人,挤进三十多平米的小房子开始抢劫。非法搜了一番后,骆健又打电话叫来几个人。一个进屋后拿着摄像机乱拍乱照,另外的几个又到处乱翻了一通,包括阳台。

骆健指挥这些人绑架李金花,她坐在门口抓着门死死不放,其他人消极应付。骆健见状又打电话叫来防暴大队四个当兵的。这四人来了强行给李金花打上背铐,抬到车上绑架到西夏区公安分局,铐在铁椅子上。当天下午,王世元、陈建华等将李金花绑架到银川市看守所。当日,银川市法轮功学员辛林原也在回家路上被骆健等十几个人跟踪绑架到看守所。

李金花、辛林原关押看守所期间,骆健、王世元、王满、陈建华多次轮番到看守所非法提审。一次骆健提审李金花时威胁:从你家搜出的传单数量不够劳教,我可以说你是屡教不改,照样可以劳教你三年。 李金花此次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六天。非法关押期间,李金花七、八十岁的父母、女儿、哥哥、法轮功学员隆竹云等亲友前去要人,看守所不但不放人,还给骆健、王世元等人诬告了。

八月十五日晚上,银川市公安局王世元、张安忠、王建国等三人强行闯入隆竹云家,将隆竹云推倒在地。其后涌入多名警察、便衣,其中就有骆健。骆健进去后态度蛮横强硬,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就命令其他人将隆竹云带走。又跟踪蹲坑抓捕李金花的哥哥李仕林(法轮功学员),还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家骚扰[2]。隆竹云此后被非法拘留了十天。

三、对莫惠萍、罗新平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莫惠萍和罗新萍在吴忠市被绑架关押。据悉,俩人关押在看守所期间,骆健曾到吴忠市看守所(后来和青铜峡市看守所合并)操控实施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宁夏吴忠市利通区法院非法对莫惠萍开庭。开庭前,骆健、银川市610的王满、吴忠市“610”的赵斌(利通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马明朗(吴忠市国保大队长)等进行了精心的策划和布控。法院公示的开庭时间是早上九点,但莫惠萍亲友和律师从银川市开车提前赶往吴忠市时,610安排车辆在后面沿途偷偷跟踪;很多便衣提前分布在法院周围停放的车里、公交站台、街面、马路旁边、隐蔽的地方监视法轮功学员,偷偷摄像、拍照;骆健、王满、马明朗当天就在法院门口指挥;莫惠萍亲友的一辆车到法院后又开到一住宅小区停放时,便衣尾随跟踪到小区内进行监视;莫惠萍亲友中当天到法院门口和附近的大部份被偷偷拍照和摄像。

当莫惠萍亲友打算进入法庭旁听时,门口执勤的人员用各种方式刁难阻挡,所以绝大部份没能如愿参加旁听。除在法院外面安排大量便衣之外,当莫惠萍的几个亲友按时进入法庭时,法庭内早已坐了四、五十个旁听“群众”在等待“公开”开庭。这些人的座位是提前精心安排好的,预留给莫惠萍亲友的座位是在中间的包围圈里。莫惠萍二审时,公安、610如法炮制,再次组织大量“旁听群众”到法庭内旁听。

此后,莫惠萍[3]、罗新平[4]均在非法二审开庭后被诬判四年。近期罗新平在宁夏银川女子监狱正遭“转化”迫害。

四、对丁乾、尤海军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丁乾(发栋)在中卫市中宁县朋友尤海军家做客时,中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刘勇带人伙同中卫市公安局的多名警察,将两人绑架并非法抄家,随后两人被关押至中宁县看守所。十月中旬中宁县检察院将两人非法批捕;十一月,检察院因该案证据不足退回公安局,要求“补充侦查”。十二月初,公安局王金成、刘勇等第二次将该案提交检察院;十二月下旬,检察院再次将该案退回公安局。

因中宁国保大队大队长刘勇涉嫌伪造丁乾的签名和笔录,丁乾的家人写信控告刘勇,丁乾家人和律师要求做第三方公正的笔迹鉴定,并要求公安局提供“传唤”丁乾的录像。

二零一四年二月,丁乾的律师和家人听到丁乾的笔迹“鉴定报告”出来了,律师到中宁检察院调阅补充的卷宗和笔迹鉴定报告。结果发现所谓的“鉴定报告”中称是丁乾的笔迹,但这个报告是宁夏公安厅做的,是“内部鉴定”,根本无公正性可言。骆健得知丁乾家人控告刘勇和要求做笔迹鉴定的消息后,亲自到中宁县看守所提审丁乾,对丁乾威逼利诱,暗示丁乾可以找回家的“办法”,丁乾未予理睬。

丁乾、尤海军遭迫害的案子两次被中宁县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侦,中宁县国保大队伪造证据第三次提交到检察院。在此期间听说检察院相关人员受到来自上级的压力,不得不草草将案件交到法院。检察院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是由宁夏政法委、公安厅、610在背后操纵的,而证据鉴定就是由宁夏公安厅做的,这其中也离不开骆健的黑手。此后丁乾、尤海军历经两次开庭后,被分别诬判三年、三年半[4]。

五、对陈宗宝夫妇、马延生夫妇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宁夏法轮功学员陈宗宝、李兰凤夫妇、马延生、张迎霞夫妇等四人到江苏省连云港市走亲戚,连云港市610人员伙同新浦区610、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亲戚家被非法抄家。随后陈宝忠、张迎霞办了“取保候审”。李兰凤、马延生被劫持到连云港市看守所。

李兰凤、马延生关押在连云港市看守所期间,骆健远赴连云港将两人劫持到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看守所,并非法扣押了李兰凤的宝马越野车和三十万元左右的现金及银行卡等物品。不久,李兰凤、马延生“取保候审”回家。骆健又操控大武口区国保大队李黎等对俩人实施监控、多次到家中骚扰,企图通过监视居住 “钓人”,抓捕其他法轮功学员[6]。

因消息闭塞,骆健参与迫害的情况有许多尚未曝光。但从上述骆健参与迫害的情节就知道其有多么邪恶和疯狂了。

骆健为了当官投机钻营迫害修佛的人,罪孽深重。 一位法轮功学员曾用“日中而昃”、“物极必反”提醒骆健中共行将覆灭的结局,他表示明白这个道理,但仍坚持认为: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多名法轮功学员曾给其讲真相、讲因果报应,他仍然痴迷不悟。究竟他是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呢,还是摆脱不了“一条道走到黑”的宿命就不得而知了[7]。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的《柳河东集》中,有一篇寓言小品,讲的是小爬虫蝜蝂(fùbǎn)的故事。蝜蝂是一种善于背负东西且喜欢往高处爬行的小虫,背部粗糙不平,东西堆上去不会散落。蝜蝂爬行时每遇到东西就抓取过来放在背上,背着爬行,越背越重,即使疲惫到极点也不停止。有人可怜它,帮它拿掉背上的东西。蝜蝂又象早先一样抓取东西放在背上。这种小虫又喜欢往高处爬,用尽了力气也不肯停下来,直到爬不动了从高处掉下来摔死在地上。后来人们就用蝜蝂比喻那些贪得无厌、一错再错往绝路上走,最终自取灭亡愚蠢的人。骆健就是小虫蝜蝂式的人物,他不听劝阻始终要沿着错误的轨迹往上爬。

俗话说:爬得越高,摔得越重。骆健最大的主子周永康、李东生爬的够高了吧,现在都摔到监狱里去了;骆健能爬到哪去,结局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注:请参阅明慧网以下文章:
[1]《原宁夏人事厅廉洁干部栾凝遭受的迫害》
[2]《银川市李金花家人打横幅到看守所要人》
[3]《宁夏法院非法开庭 610操控公检法作恶》
[4]《宁夏法院二审枉法诬判罗新平》
[5]《宁夏中卫市二审开庭 610公检法制造恐怖》
[6]《宁夏法轮功学员李兰凤、马延生被迫害现况》
[7]《宁夏银川监狱的罪恶(1)》

当日前一篇文章: 苏州警察绑架七旬老人
当日后一篇文章: 淮南十五年迫害情况综述(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