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妻儿都是众生的一员
文/内蒙古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这个即将破碎的家庭,修大法后枯木逢春,是师父挽救了我,挽救了我的全家。

不堪回首的那段日子

在我们小县城,按说我的家算是不错了,工作称心,收入也可以,可就是夫妻性格反差大,常吵架,妻子是个“爷们式”的女人,拔尖儿,霸道。我也不是个省油灯,互相不买帐,两个性格强势的人走到一起,吵架动手摔盘子、摔碗那是常事。每次吵架后,一连几天我都打不起精神,乏力胸闷,身体被一口气折腾的象散了架子,只好躺在炕上生闷气,仗是越打越冲。

儿子长大后,经常逃学,整天玩游戏,在家里玩不过瘾,就上网吧,甚至几天几夜不回家。下班后,妻子到县城所有网吧找儿子,找到了骂孩子,找不到就骂我,有时坐在马路边哭成个泪人。为孩子,我俩打过无数次仗。妻子说话的杀伤力在我心里留下了道道伤痕。

让我最伤心的,有一次发现儿子在偷家里钱,一顿暴打才知道,偷好多次了,由几十元到上百元。心硬的我瘫坐在沙发上,伤心落泪:这不养个贼吗?

那时候,我感到生活无聊无味,精神的负荷越来越重,就感到人这辈子怎么这么苦?这种妻不妻,子不子的日子,还过个啥劲?

每次我和妻子“战火”之后,双方都发出共同的怒吼:“离婚!坚决离婚!”可是,每次都被亲戚朋友劝回来:“孩子这么大了,离啥?再找一个?不好再离?哪家不是这样过的?将就吧,老了就好了。”

我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偷着攒钱,离婚后不能没钱,攒多了钱,立马离婚。妻子也看透了我和她不是一心,她也有自己的准备:把家里的存折藏了起来,有点值钱的东西抓的紧紧的。

我们的生活质量在急剧下降。常常下班后两人就互相靠着,谁也不做饭,或者残汤剩菜将就一口,心里被怨恨装得满满的。不到三十岁的我,弄的一身病:头疼胸闷,肠炎胃溃疡……从头到脚没有不疼的地方,体重不到一百斤,脸土灰色,中药西药换样吃,旧病没去又添新病,死不了,活不起。多少次就感到日子好像走到头了,可真要走那一步时,又不甘心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冥冥中希望会有奇迹出现,又好像在等待什么。

师父拨正了我人生的轨迹

一九九六年夏天,我喜得大法。看师父讲法录像的第二天,师父就为我清理了身体。同修说:你根基不错,师父管你了,要好好修呀。那段日子,我身体越来越好,脸有了红晕,心情也好,真是轻松幸福,骑自行车走在街上,心里都抑制不住想大喊:“这回我可有救了!”我人生里最美好的时光,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每天,我感觉最充实的,就是学法炼功,走路也挂着耳机听师父讲法。

修大法后,我脾气改多了,每次读法时,都能找到自己的差距。可是妻子经常吆五喝六的训斥我,我象个小媳妇似的颠儿颠儿的干这干那,她虎个脸专找我的茬。好长一段时间,下班一進门,她的戏就开唱:“都在外面干活累着,凭啥我做饭呀?”我忙说:“你歇着,我做。”可是,饭做好了,她骂我:“看你把厨房弄脏的,猪啊你。”

后来我悟到:不是活没干好,是我这颗心经不住骂,修炼前,我的争斗心很重。我有这个心,她才有这个事儿,微观中那些山一样的魔性,她在帮我抖落,这不是好事吗?可我忍的很苦,很多时候做不到大法中要求的那种“修炼者之忍”。虽然法学了不少,但是得法很少,于是家庭关总也不断,总也没个完。

一次,我在外面买了一份喜欢吃的红烧肉回家。可是吃饭时没了。我问:“肉呢?”妻子虎着脸:“肉?你还想吃啥?”我一看,被倒在垃圾桶里。我说:“挺贵的,你咋倒了?”“讲究人谁吃这?山炮!”我知道,妻子意思不在这,她就是想治治我。我心想:这一关一定要过好,便笑了笑。魔难来时如山倒,过关就在那几秒。那几秒真是刮骨透心的疼,可过来后,回头看看啥也不是。

修炼前,我总想吃点这吃点那的,口味执着挺重。为此,妻子没少治我,她做饭简单,经常是剩菜剩饭端来端去,我说:“你这是槽里有草饿不死驴呀。”她说:“可惜你还修炼呢。”每次说这话,我都想起密勒日巴:他能在那样艰苦环境里修炼,几乎是没吃没喝,他的底线是不被饿死能修行就行。这对法有多大的坚定心才能做到啊!比一比,我太幸福了,哪怕常年吃冷菜冷饭,都比他幸福万倍千倍。密勒日巴佛留下的这段修炼文化对我的触动是刻骨铭心的,我把密勒日巴佛作为我去口味执着的榜样,每次吃饭时,就一念:吃饱就行。

小时候家里穷,就喜欢过年,过年热闹,又有好吃的,有一种喜悦的满足感。可是每次过年,都被妻子搅的稀里哗啦,不是数落一顿弄得没了心情,就是为点小事翻脸骂一通。一次,父亲从乡下到我家过年,我直表现自己,拖地洗碗摘菜……跟妻子说:“今年老人在咱家过年,谁也别吵,顺顺当当的过年。”妻子说:“哪年不是你惹事?”我违心的说:“是。”可是说着说着,不知为啥妻子火就上来了,在厨房里摔的直响,最后年饭也不做了,往床上一躺看电视。父亲流着泪说:“是不是嫌弃我来了?”我说:“不是不是,她就那脾气。”当时想:如果不修炼,这事说不上啥结果。难过中也知道,这是去我看重年节的心,可是就是不愿意往下放,折腾了好多年,总算把这个心放下了。

我经常在家里遇到的问题是:不学法炼功还没事,一学法炼功,妻子就叫干这干那,咋干也不满意,就是错,直到把你弄的心烦了,火气上来了,她才偃旗息鼓。我给师父上香,她说把屋子熏黑了;我给师父磕头,她嘟囔“迷信”,有几次还在后面踹我一脚;我给师父供水果,刚端上,她拿过来就吃:“谁看见佛了?还不是人吃了?”我给她讲轮回故事和大法真相,没说几句,她就瞪眼:“得得,闭上你的嘴,谁能修成你也修不成!”我说:“为啥?”她说:“魔性大,性子不稳。”我说:“那是过去呀。”“现在你也没好多少,还那德行。”我悟到,这是师父看我在一个层次中徘徊太久了,借她的嘴在点悟我,我得赶快提高上来,尽快脱离人。

儿子的魔性不亚于妻子,才十多岁,就交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还和社会小混混搅在一起,整天泡在网吧里。晚上半夜才回来,睡到上午十一点多,吃口饭再接着上网吧。见到我,脸一扭,连句话都不说。全家三口人,很少凑在一起吃顿饭。

一次晚上九点了,外面下着小雨,儿子还没回来,妻子心烦的数落我:“你就看书念佛吧,儿子也不找。”我说:“找到儿子又能咋样?回来还得走啊?”“你还像个当爸样吗?你为孩子做了什么?除了你那点事,家里头你管什么了?”我想是啊,这不是私吗?我不能滑过去,得提高上来。我不再争辩,放下书,出去找孩子。

外面细雨蒙蒙,马路上无人,只有昏暗的路灯在风雨中摇曳着有气无力的光。横穿马路时,我左右看看没人,便大步往前走。刚走几步,忽听背后有声音,刚想回头看看,还没等回头,就感觉自己被撞飞了起来。那一瞬,我大脑只有一念:“我被车撞了。”紧接着我发出强大一念:“没事!肯定没事!”这时,腿疼痛难忍,似乎筋断骨折血在流淌。我又一次发出强大一念:“没事!就是没事!”一咬牙站起来,也不看腿,径直向十几米外的摩托车走去。司机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我问:“你怎么啦?”他说:“我头疼,不行啦。”我说:“你起来吧,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没事儿,你走吧。”他立马站了起来:“大哥,你真没事?”我说:“没事,我要不是修大法的,今天躺在地上都不起来,送医院去住着都不出来。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是是,今天可碰到好人了。”临走时,他说:“大哥,我给你磕个头。”说着就跪下。我忙扶起:“不用磕头,告诉你的家人和亲戚朋友,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感激的说:“记住!我一定记住!”说完后,便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消失在雨夜中……

回到家,我看看疼痛的左腿,被撞成黑紫一片,裤子和衣服也撕开了,一身狼狈相。儿子已经回来了,生气的说:“谁让你去找我了?我自己不知道回家啊?”妻子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责怪道:“咋能被车撞了?那么大个活人,啥事也干不了。”我心态平和,知道这是咋回事儿,立即打坐,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救命大恩,心里涌荡着感恩的潮水。

让妻儿正面认识大法

7.20邪恶迫害大法后,妻子警告我:“想炼,就在家炼!别给我惹事儿,更不准出去和你们人接触。”有同修来时,她就往外撵。一次,我给人讲大法真相时,她知道了,回家把大法书和炼功带全摔在地上。这下我火了:“大法是好是坏,别人不知道,你不知道吗?想离婚,行,想不让我学大法,没门!”那次,我坚如磐石的心发出的每个字都震慑着她,她看了看我,没再说什么。此后,她再也不管了,同修来找我时她也不往外撵了。

旧势力在家庭上想害人那真是易如反掌。如果没有法的威力和正念正行,那真的会被打得落花流水。在我感到最难时,我都坚信:是我改变你们,不是你们改变我,在家庭的环境里我是主角,我是一把手。钱,妻子可以管着;事,妻子可以张罗着,但我是当家人,是我在带动家庭的环境使你们向我靠拢,而且会越来越好,你们都是配角。我不能被旧势力操纵我的家人把我拿捏的什么也不是,在家里成了受气包,啥地位也没有。师父没有让我们这样修,大法没有让我们这样做,宽厚忍让是大法弟子的境界,好人不是好欺负的人,这是天理。

每次发正念时,我都加上一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清除妻子儿子空间场一切败坏物质,铲除操纵他们的一切邪恶因素!他们的生命是为法而来,应该有美好的未来。家人今世和我有这么大的缘份,我一定能改变了他们,救度他们。同时我要守住心性,过好每一关每一难,不能用这个理由障碍自己的提高机会。心中有法,过关就有方向,法学的好,关就能过的干脆。

我牢记师父的法:“我们都要守住心性,别人可以不对,我们自己不能不对。如果自己能守住心性,过一段时间这些事都会过去,不会长久,最后他肯定会由于我们自己修炼层次的突破而发生变化,保证是这样的!”[3]我相信,总有一天,我的家庭一定会变化!我的亲人,都是最优秀的,最起码,他们是下一批法正人间后得法的精英。

那些年,我最着急的,就是怎样让妻子、儿子正面认识大法,不被恶党的宣传所影响,因为我看到:不管我怎样讲大法好,他们嘴上常常挂着恶党宣传的那些邪说。我想:我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救度,还怎么去救度别人?怎样来证实法的伟大与美好?师父告诉我们“修内而安外”[4]。我相信,自己正的场,正的行为,正的品行表现,就能影响和带动周围的一切。说到底,还是要在法上明白,在法上提高,明白越多,放下的就越多,他们的变化也越快。

家是情的场所,每一个亲人情的千丝万缕都紧紧拴在你的心上。一个常人足可以被情魔的天昏地暗死去活来;一个正念不强的修炼人,也会被情拖的精疲力竭难以精進。当常人时,我很重情,修炼后也是被情伤害的伤痕累累。很长一段时间,我有这样一种认识:我对妻子和儿子那么好,他们还这样对待我?在家里我付出这么大,他们还挑剔,心里有种不平感。

师父说:“大家来到一个家庭也好,来到世间也好,就象住店一样,小住一宿,第二天就散伙,来世谁认识谁呀。你周围就有你以前恩爱的丈夫和其他亲人,你认识吗?他认识你吗?”[5]师父这段法,我不知看了多少遍,感到这是“大天机”。我悟到:生命在生死轮回中的来来往往,表面看和你沾亲带故,为了爱恨情仇死去活来,其实,这些不过是为了报恩而报恩,为还债而还债。合了散,散了合,不得佛法修出三界,最终的结局只一个:“继续轮回和毁灭”[1]。人间旅店的临时组合,不过是相互讨债或报恩的平台。如果不是师父把这些真机讲给我们,如果不是遇到大法,在这茫茫苦海的轮回中还有我的彼岸吗?悟到这些,我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起来,放下亲情也就容易了。

我体会到:对儿子的执着放下越多,他的变化就越大;不看他的缺点看优点,心里就会对他产生好感。儿子是众生中的一个啊,前世他是谁?来世他是谁?再来世呢?再再来世呢?我的尽责会对他起一定的归正作用,但我明白:我代替不了他,也别想改变他分毫的生命轨迹,他漫长的生命岁月不是我能看透的,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今世的相遇不过是临时站个脚,只有万能的佛法才能使人回升和改变外,其它什么都是枉然。

我对于儿子的认识有了根本性改变后,慈悲心也大了,能为他着想,包括他的一些生活细节,比如:把他的脏衣服洗一洗,天冷时告诉他多穿些衣服……我的心性提高了,儿子的变化就明显。比如:吃饭时儿子喜欢干的,一看是粥,就不高兴。这时妻子便哄着:“妈给你做干饭。”之初,我的观念被冲击后很反感:“从祖上到我这辈子,都是小辈随老人,这理不能反过来呀?”可是妻子倾斜儿子那头:“还炼功呢, 孩子好不容易在家吃顿饭,你倒是吃饱喝足了。”我说:“不能惯这毛病呀?谁是爹?”儿子一看吵起来了,饭也不吃,转身就走。妻子一看儿子走了,火气来了,兜头盖脸把我骂一顿,筷子一摔,饭也不吃了,闹的不欢而散。

我错了吗?我错什么了?从法中想了一圈,我认识到:还是我错了,师父告诉我们:“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我悟到,我的观念得改变,不就吃顿饭吗?换个角度看问题,改变一下自己对儿子的观念,咱不对立,不就和谐了吗?

再吃粥时,我对儿子说:“儿呀,我亲自给你炒碗干饭,稍等。”开始,儿子也不客气,大模大样的等我给他做。可是几次后,儿子变了:“爸,别做了,我和你们吃一样的。”我笑着说:“别呀,别把我儿饿坏了。”一旁的妻子说:“嗯,这才像个炼功人样子。”

在家里,我总能给他们带来一片祥和的春天气息:我唱大法弟子的歌,我炼功,我讲一些轮回故事和大法真相……他们由过去的反对,到后来的默默听,再之后,有时还插几句。我看到,在这潜移默化中他们就在变。更重要的是我自己,我认识到,修炼就是在不断割舍人心的过程中向神靠拢,不断的靠拢,够格了你就圆满。

儿子的明显变化是遇事也能和我商量。一次失恋了,象个病猫似的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还掉了几滴眼泪。妻子急得没法,问我咋办?我看儿子被情折磨的痛苦样子,笑着跟他说:“儿啊,你对她那么好,她把你甩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情这东西靠不住呀。”于是,我就给他讲师父的法,讲怎样做人?讲这事怎样处理才对……他心里轻松了,爬了起来,也吃饭了。

对孩子的教育方法,很长一段时间我把握不好,态度硬了,他比你硬;你发火,他比你还火。但我清楚,再难,都有我的路走,期间的分寸只有在不断放下人心和学法中才能明白怎么样去做。师父说:“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1]师父告诉我们理智教育孩子,什么是理智呢?我就会简单粗暴,可这招不灵呀?后来悟到,我还是看重了结果,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呀!过程中需要理智和智慧,管孩子时,不要把自己摆高了,要有祥和的心态,别绷个脸象上课,平等商量,要站在对方角度想问题,抱着为他好的心,这样,说出来的话有慈悲的力量,他听了也不烦,他会感到你那颗为他好的善心,这样的效果比你扯着嗓子吼半天好多了。

一次,儿子出去玩两天没回家,妻子打电话也不接,她生气的训我。我说:“别生气,看我的。”打电话前,我发出强大一念:“一切操纵此事的邪恶生命立即解体!他是一个好的生命,必须立即接电话回来,是我带动他,不是他影响我。”于是,我给儿子打电话,他马上接了,我说:“儿啊,你已经两天没回家了,用不用我给你送饭去?”儿子忙说:“不用不用。”我说:“马上回来,爸爸想你,咱吃饱喝足了再玩,行吗?”他说:“我再玩一会儿。”我说:“别啦,要不,我打车接你去?你得想一下我们的感受呀!”他说:“是是。”儿子回来后,我说:“假如,将来你的儿子也这样折腾你,整天泡在网吧里,你是什么感受?这不是正道呀,对不对?”儿子说:“嗯。”这件事,被身边的一个朋友看在眼里,他惊讶的说:“你跟儿子还这么客气?服你了,要我这脾气,早巴掌上脸了,还跟他来这个?”我说:“我师父告诉我们:炼功人讲究对谁都好,何况自己的孩子?”

对于孩子,其实我们心里都埋藏着许多对他们的希望,希望他们将来如何如何……你要放下这些希望,不用指望将来他有多么优秀,有多大的作为,即使他真出息了,那也是他命里该有的造化,命里没有,累死你也白扯。他的生生世世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与你没有半点关系,转生到你家也是临时的几十年。如果他真成了气候,那也不是你的功劳,一切都有神在安排,你不过是站在他的树下乘一会儿凉而已,一散伙什么都结束,来世谁是谁呀?

众生是平等的,儿子也不例外,谁错了都有个理在衡量着。一次,我训了儿子一通,他一天没回家。我打电话说:“儿呀,我怎么老犯错误呢?”儿子以为出了什么事,说:“咋啦?”我说:“我怎么老是惹我儿子生气呢?”儿子笑了,说:“你看看这几天,老沉个脸,还说我错了。”我说:“哪里,是爸错了,爸爸修的不好啊。”儿子回来后,我心态祥和的跟他说:“儿呀,你觉得刚才爸爸是在给你赔礼道歉是吗?师父可是说了:‘儿子不孝顺父母,下回倒过来,就是这样轮来轮去的。’[1]你今天怎么样对我,你的儿孙就怎么对待你。这叫什么?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懂不懂?”儿子看了看我,无语。但我看出,我的话在他心里还是起了作用。

那些年,我讲真相妻子总是挡着,特别有本县同修被绑架时,她软硬一起来:说:“跟你过日子,整天担惊受怕的,你能不能不跟别人讲?警察知道了,这个家不毁了吗?” 我说:“我也知道危险,可将来有一场大淘汰呀,咱知道这事,能见死不救吗?就说,你圈子里那些朋友,大灾来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不可惜吗?只有让他们知道真相才能得救。”妻子见挡不住,就说:“那以后讲真相,我帮你,看谁敢抓?”从此,我手里有大法真相资料时,她偷偷的帮我往外发;我手里有了真相币,她帮我花;我讲真相时,她在一旁帮腔:“退吧,退吧,共产党有什么好处?……”

师父说:“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6]这些年,我尽量看妻子儿子好的一面,不争人的理,家里无非就那点事儿,一辈子就那些话题,有什么说的?和他们说话时不往痛的地方撮,不揭短,不把不好的物质往对方空间场里打。当你正念足时,真能改变周围的环境,甚至有时候你笑一笑,周围都是一片阳光;你低沉个脸,周围都是阴云密布。自己的场正了,一切都在慢慢的变,我们的存在,就是众生得救的希望。

一段时间,我做饭时,总喜欢唱神韵的一首歌《人生为何》,震撼心灵的歌词,唱的心里发热,眼泪欲流:“人生百年为谁忙 名利亲情挂断肠 曲终戏散谁是我 苍天无语两迷茫 大法洪传在身旁 了解真相指迷航 唤醒众生明善恶 找回自我回天堂”[7]。

妻子说:“这歌词真好听,你给我抄下来,我也唱。”于是,我抄下来贴在厨房的墙上,她就一遍遍的背。一次,我和妻子上街买菜,她给一个买菜的女人说:我给你念一首歌吧:“人生百年为谁忙 名利亲情挂断肠 曲终戏散谁是我 苍天无语两迷茫”[7]。对方很惊讶:“哎呀,大姐会做诗?”我说:“这是法轮大法的歌词,好吗?”对方说:“好,好。”“那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了,记住了。”妻子接着说:“大法洪传在身旁 了解真相指迷航 唤醒众生明善恶 找回自我回天堂”[7]。对方说:“看你们俩口子,真幸福。”我们一起给对方做了三退,买上菜,高高兴兴回家了。

妻子每次给单位出差,都恭敬的给师父敬一炷香,嘴里念念有词。我问:“说什么呢?”她说:“求李老师保佑我出门顺利,保佑咱全家发财。”我说:“佛不管发财的事。”她说:“瞎说,佛什么都管。就说你,修炼前谁能管,现在好了,就李老师能拿住你。”我说:“你看我能修成吗?”她说:“能!肯定能修成!”说完后,情绪又低落下来:“你说,你修成了,那我咋办呢?”我说:“也修呀,人来到世上,就是为了修炼,这是天机,只是人不知道,除了修炼没别的出路。就说你,成天抓挠人那点东西,不知何时无常到来呀。”她说:“我盘不上腿呀。”我说:“那都小事儿,学法修心才是根本。”

我告诉儿子:“你要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句话,告诉你所有的朋友,只要他们能够相信,你就是救了他们。”儿子说:“是是。”我说:“讲不明白你就领到家里来,我给他们讲。”一次,我打电话让儿子回家,他说:“不回去啦。”我问:“在干什么?”儿子说:“和朋友在一起,给他们讲那什么什么好,那什么什么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到儿子这话,我想,不管他讲的咋样,那在另外空间里也同样是惊心动魄的。

有几次,儿子慌忙跑回家:“爸,快把书藏起来,我有个朋友说:又抓你们人了,这几天你就别讲了。”我说:“咱能见死不救吗?”儿子说:“我看你讲的不少了,停停吧。”我说:“这是使命,儿呀,你不懂,使命呀。”

当时我想:如果不是师父,不是修大法,我这个儿子还是儿子吗?我这个家还是家吗?就连不死不活的我自己,恐怕不知到哪里去了。

后记

同一个家庭,修炼前后两个天地。能在家庭魔难中走过来,不是我丝毫的本事,是师父慈悲的苦度结果,甚至推着我往前走,每一步,都沁透着师父的心血;每一点提高,都蕴藏着师父对我的巨大付出;点点滴滴的认识和提高,都是师父慈悲苦度的结果。没有师父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一切,更不可能有我的今天。写到这里,真有辛酸落泪的感觉,师父的慈悲是我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正法结束迫在眉睫,我一定要精進再精進,一定要达到大法的标准,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何为忍〉
[3]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5]李洪志师父经文:《休斯顿法会讲法》
[6]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7]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人生为何〉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昔日智障女 今日大法徒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新学员:悟法理 救人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