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回忆紫阳夫妇和法轮大法的一段奇缘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五日】前几天看到梁伯琪阿姨去世的消息,感触良多,和赵紫阳伯伯和梁伯琪阿姨在一起时的一幕幕不时地在脑海浮现。

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九年期间,赵紫阳伯伯和梁阿姨曾两次来到我所在的城市。第一次来时,我父亲打电话让我去看望他们,要求我力所能及地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我带着父亲的嘱托给赵伯伯打电话,自报家门,随后到他们下榻的宾馆去拜望。

虽然是初次相见,他们慈祥和蔼,没有让我感到一丝的拘束。我们在一起大多聊些家常、保健的话题,有时我会给二老送一些喜欢吃的粗粮。梁阿姨有时也到我家吃点家常饭,我也会去宾馆和他们共进午餐。

有一天,梁阿姨打电话跟我说她要到××单位去听一个气功讲座,约我同去。我应邀前往,不巧的是我去晚了,没能进去。梁阿姨便中途出来和我一起散步。谈到气功,我告诉她,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这个功法非常好,修炼“真、善、忍”,对强身健体有奇效。我举了些具体例子,她立刻表示也要炼法轮功。后来,梁阿姨到我们炼功点请了《转法轮》、炼功动作图解和其它所有资料,并学会了炼功动作。

有一天,我去她那里一起学法交流。赵伯伯坐在旁边听,他不时插话说:“这个问题你们老师是这样讲的……”我觉得很奇怪,就问:“您怎么知道?”他说:“我看过书,书上就是这么讲的。”我又问:“您怎么记得这么清楚?”他说:“我看过的东西过目不忘。”我高兴地说:“书上说的是千真万确的!修炼真、善、忍不仅对强身健体有奇效,也有益于社会安宁、稳定……赵伯伯,您也一起炼吧!”当时他没有马上表态,说要考虑考虑。后来不久,他也开始炼功。有一次提起炼静功,我说自己打坐入不了静,赵伯伯说:“我打坐时什么也不想。”

他们返回北京后,我也曾去北京富强胡同看望他们。我向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洪法,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在北京时,我曾经和梁阿姨一起去参加集体学法。那段时间我们感到身心愉快,一片祥和。

后来,赵伯伯和梁阿姨又来过一次我所在的城市。当时对他们的限制是:不许出国,不许到沿海城市。

赵伯伯和梁阿姨身体不是太好,炼功就是为了祛病健身,赵伯伯患有纤维肺等疾病,炼功后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赵伯伯很高兴。但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赵伯伯停止了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我作为一个普通的修炼人也没能幸免。七月二十日早上六点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带到派出所,我一头雾水,感觉到气氛非常紧张!当时我只知道讲法轮功是多么好,因为那是我唯一的真实感受。上午十点,他们让我们看“取缔法轮功”的电视公报并让我们写对法轮功的认识。那种形势让人感到又一次“文化大革命”来临了。下午,警察到我家非法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而且未给清单。我则一直被关到深夜十二点。十二月份又把我骗去参加所谓的“学习班”,无限期非法关押,集中“学习”(洗脑)。

二零零零年元月,我要回北京为耄耋之年的父亲过生日,“学习班”竟一直不同意。我父亲给单位党委写信,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让外地子女都能参加这次家庭聚会。即使如此,单位还是不准假。我丈夫是军人出身,脾气火暴,对于这种无理迫害忍无可忍。他到各级部门去评理、上访。最后允许我在警察“陪同”之下入京看望老父亲。

这次在京期间,我还是想办法去看望了赵伯伯和梁阿姨。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们。

赵伯伯和梁阿姨都走了,他们把正直和善良留在了人间,愿他们在人间与大法结下的这段善缘能给他们生命的未来带来美好。愿他们的在天之灵能得到神的护佑。

当日前一篇文章: 突破环境限制 给国内打电话讲真相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期刊:天赐洪福(第9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