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女子监狱洗脑黑幕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内蒙古女子监狱洗脑黑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女子监狱原是呼和浩特市小黑河地区的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自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迁至帅家营村。原来的位于兴安盟保安沼的内蒙古第二女子监狱也迁至此,两个监狱在帅家营村合并到一起,称为内蒙古自治区女子监狱。

内蒙古自治区女子监狱是中共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里关押着内蒙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很多是主流社会的优秀人才,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是医生、教师、会计、技术人员、公务员、在校大学生等,有的是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清华大学的精英。

十几年来,内蒙古女子监狱的恶警们,持续不断地试图以各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已被曝光的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手段达数十种之多。以下是通过一些受害者的亲身经历,来曝光内蒙古女子监狱的洗脑黑幕。

一、“攻坚组”的恶毒洗脑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一旦被投入内蒙古女子监狱,首先就被送进了一个叫“攻坚组”的地方,它是专门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人品最恶劣的才能被选到这个“攻坚组”,人员配备从狱警到犯人,一个比一个邪恶狠毒。

犯人日夜监视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她们自称“包控“。不许法轮功学员出屋,由已经“转化”了的人来给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的洗脑。如果一直坚信大法,每天都会有恶警和犹大来放毒洗脑,让法轮功学员得不到自由喘息的机会。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对刚被投进监狱的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邪恶采取各种办法来迫害:
(1)强迫法轮功学员吃药,给打针、输液或直接送到监狱医院利用药物迫害。
(2)不让睡觉,让法轮功学员整晚都坐在没有靠背的凳子上,或用绳子把法轮功学员的手拴在上铺的床上吊起来打骂。
(3)谎言、伪善轮流使用,日复一日,天天如此。
(4)用“积功”、“减刑”来胁迫已“转化”的人来“转化”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在邪恶的“攻坚组“,恶警上演类似文革整人权术,把人整的哭笑不得,让人感到人人自危,谁都不敢相信谁。还逼迫人说出自己的隐私和不光彩史,强迫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隐私,再对她进行“批斗”。如果不说,恶警就采用一些下三滥手段逼迫着说出来,如: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法轮功学员吃一种药物,在熟睡时别人问什么,被灌进药的人便会答什么,醒来后,发现自己的隐私,连家人的隐私都已公布于众,恶警用这些给施加压力来强制“转化”。被强迫说出隐私的人,还遭受“群体孤立”,恶警胁迫全监区的人都不跟她说话,都来鄙视嘲笑她。

恶警康健伟曾经扬言法轮功的问题我管定了,此人极其邪恶。

二、奴役迫害

在“攻坚组”遭受了精神和肉体折磨后,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了各个监区遭受劳役迫害。为了完成任务,每天都加班加点,完不成,就送去严管队“严管”,不让买东西,不准吃细粮,只让吃粗粮,手出血了,也没人理会,它们只要任务。而且很少有休息的时候,晚间休息最多睡四—五个小时的觉,吃饭,上厕所都有时间限制。

狱警的所有行为都是撒谎欺骗,有来检查的时候,狱警就告诉所有服刑人员:今天上面检查问话时,你们机灵点,问加不加班,就说不加。问你们采用什么劳动制度,就说是五加一加一。他们说的五加一加一,是五天劳动日加一天学习日加一天休息日。

三、邪恶的“回炉”迫害

法轮功学员刑满快回家时,恶警们会把他们认为“思想不稳定”的,也就是还信着大法的人,又重新调回“攻坚组”,进行第二次洗脑迫害,他们自称“回炉”。他们担心这些人出去后就写严正声明从新走上修炼大法路,因此再次加重洗脑迫害。

恶警肖梅亲口说:“你们出去就发表声明(指严正声明),哪怕时间长点,出去一年以后再发声明也行啊。”意思是不要出去就发表声明,拖延写严正声明的时间,以此来证明这些恶警的所谓“转化率”有多高。

法轮功学员回到家后,恶警也并未放弃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比如找所在居住区的人监视其行踪,对电话进行监控,给家人打电话询问情况,甚至个别的还会上门骚扰。有些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因受不了邪党的压力,离了婚。

内蒙女子监狱长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希望在内蒙古女子监狱遭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写出自己被迫害的详细经过,把女子监狱的罪恶曝光出来,共同制止迫害的继续蔓延。

当日前一篇文章: 河北迁安市洗脑班囚禁公民 不准家人探视并驱赶谩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