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和正念去营救同修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用慈悲和正念去营救同修
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在我修炼的十五年里,我清楚的认识到:不论修炼的路怎么艰险,只要我们听师父的话,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们就会破除重重障碍,平安的走在师父正法回家的路上。我就把自己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信师信法,用慈悲面对公、检、法等部门的人员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们整体配合,终于让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走出了魔窟的经历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堂堂正正去要人

两年前的一天,恶首周永康来到我地,邪恶迫害更加疯狂,当时我地有十多位同修被绑架、非法抄家,抢走了很多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现金等大法资源。有五位同修被秘密绑架到省洗脑班残酷迫害,其中有一位是我的亲人。我非常难过,这无疑对我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当时我的压力很大,亲人被绑架关押,很多亲人直接指责我,说就是我造成的,我们太愚蠢,不会看风使舵,别人炼功不象我们等等。本来很好的一个修炼环境,我的亲人几乎都认同大法,退出了邪党组织,这一下就乱套了。我是大法弟子,当然理解他们是为亲人担心,担心亲人被迫害关押,家庭破裂等。我修炼大法,就要按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按师父说的去做,他们的担心、想法我不要,他们的指责我要包容。我要让亲人们真正明白大法真相,与他们一起堂堂正正找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要人。

首先我们找直接绑架同修的公安局国保大队,他们很猖狂,不愿接待我们,说话做事不讲理、不讲法律。不管他们怎样,我们不为之所动,应该找的我们都找,该我们说的话我们照说,紧接着我们还找了六一零办公室、信访办公室等部门。六一零办公室外面有门卫执勤,门卫挡着不让我们進去,我们好歹说了半天还是不让我们進去,叫我们去找信访办公室。我想这也好,让信访办公室的人了解一下大法真相。在信访办公室里,我们向接待人员讲明了来由,接待人员按套话说了一下她的看法,说在家炼法轮功没人管。我说这只是你的一种说法,我们现在面对的是现实,请你帮助我们与六一零办公室取得联系。她说没有六一零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我指着她们办公室墙上“为人民服务”的广告牌子说,你看你们“为人民服务”的牌子这么大,应该会想到办法为我们联系吧。她说她们的电话不对外,要我用手机与电信联系,我说我没有手机。后来她用她自己的手机与电信联系,她联系后告诉我说,六一零办公室的电话保密。我想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讲清真相,我不能让这里的众生失去明白真相的机会。我走進一个办公室,里面有五个年轻人,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我平静的对他们说:你们好!请你们转告你们的领导,我的亲人一早开门,突然冲進去十多个公安人员,搜身抄家,搜走了他们的钱物,还绑架关押了我们的亲人,到现在还不知亲人的音讯,找公安局他们不告诉我们真相;找六一零办公室,门卫执勤人员不要我们進去,六一零办公室的电话保密,你们说炼法轮功在家炼没人管,可我的亲人就是在家被绑架走的。我们百姓的生活本来就很艰辛,你们还这样无理的伤害百姓,我们的日子怎么过?五个年轻人都低下了头,没有一个吱声。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开智开慧,一天我和我的弟媳(未修炼法轮功),走進了六一零办公室,当时我想的都是如何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首先我向他们介绍了我的亲人是难得的好人,知道她的人都说她好,是公爹公婆的好儿媳,丈夫的贤内助,孩子的好妈妈。单位破产失业,她没有找政府和单位任何麻烦,这么好的人你们还要抄她的家、绑架她、关押她、用酷刑折磨她,法律何在?他们诬蔑法轮功,说不能炼。我说你们说话要讲法律,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强制改变别人的信仰要承担法律责任。你们说法轮功是×教,法律依据在哪里?他们就把全国人大关于取缔邪教组织的文件给我看,我翻了一下,通篇没有找到法轮功是×教的文字。我的眼睛直盯着他们,郑重的对他们说:×教当然应该取缔,但法轮功不是×教,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怎么是×教呢?也没有法轮功是×教的法律依据。他们从这个办公室找到另外的办公室,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法轮功是×教的法律依据。我说没有制定这样的法律依据,你们怎么找的到呢?你们要多为善,为自己负责、为家人负责、为你们的未来负责。第二天,他们指使公安局国保大队抄我的家,我将师父的法像抱在胸前,大声的对他们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要用我的生命保护师父的法像。有师父的加持,他们没有找到迫害我的所谓依据,加之我们单位领导做工作保护我,他们恹恹的走了。

二、用慈悲去营救同修

师父讲:“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对大法弟子是极其的难,因为大法弟子也是在这末世最复杂的环境中往出走、往出修,还要救度别人,所以大法弟子才能够成就那么大的生命,成就那么高的层次。”[1]

被非法抄家后我一直在找自己,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自己什么没做好,有什么不在法上?还有哪些应该去掉的心和不好的念头?我经常琢磨着,堂堂正正去要人、去证实法这都不错,错的是我在这过程中,善心不够,不是用慈悲去向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他们,而是带着气恨,缺少大忍之心,不具备救度他们的威德。我没有把救度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办公室的人员容入营救亲人中,没有用大善大忍的心去面对他们。学习了师父的讲法,我更清楚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们听从邪恶摆布,没有自己的思想,不明白是非、善恶,如不悔改,继续作恶,面临的是形神全灭,我从内心为他们难过。我不断的向内找,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结,后来我不管是到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还是到政法委、检察院、法院等其它部门,我都是用我所在层次的最大善心去向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他们。

一次我到政法委,找有关领导,正碰到一位工作人员向领导汇报工作,这工作人员见我又来了,很生气,冷着脸说:“你老往这跑,到底有什么事?”我心里想着,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她生气,我不能生气,她恶,我要善,我要把慈悲和善留给他们。我连忙从包里拿出两封我备好的真相信,双手送给她一封,并祥和的说:你看看就知道,谢谢你的帮助。又用双手将另一封真相信送到那位领导手中。领导一边看真相信,一边对我说:“你直接找公安局、找六一零办公室,这封信我帮你转下去。”过了一天,我到六一零办公室,六一零办公室的人员说,我的信已转给他们。我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要我用慈悲面对执法人员讲真相,救度那一方的众生。

亲人同修在省洗脑班遭受非人的迫害,门牙被打掉了,身上到现在还留有被高压电棍电击的疤痕,大小便失禁,人瘦的变了形,从省洗脑班回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公安局国保大队向检察院非法起诉了亲人同修,我从内心否定对亲人同修的非法迫害,这些都是假相,而真相是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一切不正的都会在大法中被正过来,同修就会平安回到我们身边。迫害亲人同修的案卷正在基层检察院审查,我想检察院在这次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中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里同样需要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有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我把亲人同修被绑架的经过、在省洗脑班遭受酷刑迫害和亲人做人做事的高尚品格写成真相信,面对面送到各位检察长、相关检察官的手中,并劝告他们不要执法犯法,要为自己负责、为历史负责、为民众负责。主审检察官告诉我,法轮功的案子要报市检察院审理,叫我找市检察院。我想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找市检察院,我这又有了新的讲清真相的对像,平时这些人我们想找他们讲清真相都找不到,这一下都安排到我们大法弟子面前来了,这是好事、是缘份,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好好珍惜。

我到市检察院,找到公诉科,向检察官讲明了我的亲人同修受迫害的真相,并请他们依法办事,为民众说话,做民众需要的检察官。案子在两级检察院经历了五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经常往返在基层检察院和市检察院里,只要有机会,我就向检察官讲我的亲人同修受迫害的真相。很多时候到检察院没找到人,没找到人,我心态同样平静无怨无悔,我想我来到这里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我是大法弟子来到这里一站,转一圈,即使没找到人,也会令邪恶胆寒,层层都是宇宙,层层都有生命,我们不能只执着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同样要救助。在师父的加持下,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做的好,我们当地的同修长时间高密度发正念,整体配合相当好,后来检察院以证据不足把案卷退给了公安局国保大队,如果是一般案子就应该放人,检察院经过两次补侦察,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办公室坚决要把亲人同修推向法庭,在检察院五个月,经过审理、补侦察、再次补侦察,检察院还是向法院非法起诉了亲人同修。当时我很沮丧,真正感到什么是伤心,后来我与同修切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是我太执着亲人同修走出监狱,这是我要修去的人心。向执法人员讲清真相的事只做了一半,还没做完,要把向公、检、法等执法人员讲清真相的事做得更好、更全面;要请律师为亲人同修做无罪辩护,让公、检、法等执法人员明白大法真相。

经过检察院两次补侦察,虽然亲人同修的案子还是向法院公诉了,但营救工作在当时起的正的作用很大,当地同修更加坚定要走好自己今后修炼的路,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整体配合加持遭迫害的同修,把营救同修的事情做的更好,把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做的更好。我的亲人也明白了,亲人同修没有违法,是六一零办公室和公安局国保大队在作恶、在犯罪,都认同要请律师为亲人同修辩护。同修们的整体配合,我们找到了维护人权的正义律师。在师父的加持下,开庭那天,我们很多亲人到庭了,庭外有很多同修发正念,庭上亲人同修与律师配合的很好,亲人同修为自己做了辩护,律师在法庭上直问法官和检察官:“你们说我的当事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请问你们,我的当事人利用的这个邪教组织在国内还是国外?我的当事人在里面任什么职务?收入是多少?破坏了国家的哪一部法律实施?……法轮功是一种普世价值,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修炼者身心健康,你们要强行改变我的当事人的信仰,用酷刑折磨她、非法关押她,你们已经构成了犯罪,我的当事人没有罪,请你们尽快放我的当事人回家。”

律师的辩护在我地震动很大,不仅是在执法的公、检、法等部门,当地的人们都在传:“法轮功没有罪,是一种普世价值,教人做好人,身心健康……”我的亲人都正起来了,以前总觉得自己的亲人被关押在监狱里,面对社会和他人感觉不好意思,听了律师的辩护,真正的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合理又合法。以前我的哥哥一听我们说法轮功就发脾气,这次听了律师的辩护,我们劝他三退,他很爽快就答应了。我的亲人还按照事实和法律针对检察院的非法指控,写了真相信,送到法官和有关人员手中。后来法院也是以证据不足把案卷退给了公安局国保大队;但是六一零办公室伙同公安局国保大队一起,坚决要判亲人同修的刑,后来法院非法判决三年刑罚,亲人同修和我的亲人都不服,亲人同修提出上诉,上诉到市法院。

紧接着,我们又找到市法院,这次我的亲人都行动起来了,通过不同的途径找法官、找领导、找相关人员;他们针对实际情况向我们当地两级四大家、纪委、妇联、信访、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公、检、法、司等有关部门写了真相信。我也针对法官的心结,经常给他们写真相信、写劝善信。市法院开庭时,我地同修信师信法,整体配合高强度长时间发正念,全面彻底解体所有破坏大法、还想继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所有邪恶、一切旧的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各种因素;亲人同修的正念很强,理性、智慧的为自己辩护、证实大法;辩护人从多方面充份有力、准确的驳斥了对他的当事人的非法定罪。在师父的加持下,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和我们外面的同修,还有辩护人、我的亲人都形成了整体,邪恶没有空子可钻,法官找不到判罪的依据,進退两难:判无罪,法院当不了家;判有罪,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要承担法律责任。后来法院找我们协商,退回一审法院重审,我们答应了。可是开庭后两个多月,他们还没有作出决定,我又找市法院的法官说:我知道你们事情多、工作忙,不想多打扰你们,你们说把案子退回一审法院重审,我们为你们作想,免得你们出现冤假错案,我们同意了,可是你们到现在还没作出决定。法官说:“过两天,你等着。”

法官没有多说,但我听得出他是诚恳的,结果过了两天,亲人同修回家了。后来才知道市法院想把案子退给一审法院,但一审法院不接受,一审法院为这案子已开庭两次,法院不能为法轮功的案子作决定,法官办法轮功的案子很矛盾,判有罪,违法、违背良知、违背道德,经不起历史的检验;判无罪,六一零办公室和公安局不同意,法轮功的案子要由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政法委决定。后来我与法官说,你们可以对公安局和六一零办公室说清楚,不要随便绑架人、随便抄家,免得给你们的工作带来麻烦。

亲人同修被非法关押近两年,如果我们不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同修的整体配合和帮助,真正的用慈悲、用大善大忍去面对公、检、法等部门的执法人员讲清真相,我们根本就走不过来。在营救同修的路上,我不论是遇到矛盾,还是没悟到自己应该怎么去做时,我就默背师父的讲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正念足了、慈悲上来了,做事就如意顺心。现在,邪恶还很猖狂,还有很多地方的同修被绑架、非法抄家,请同修能真正按照师父的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4],去做好、修好;师父的法很大,法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体现、有不同的指导作用,只要我们的心在大法中修炼,真正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严格要求自己,师父就管我们、加持我们。由于我们生生世世的关系、缘份很复杂,有的是善缘,有的是恶缘,这些我们都不必管,有师父有大法,我们只管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去修,我们就会平安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师父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请同修们珍惜时机,真正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勇猛精進、修炼如初;学好法、正念正行;用慈悲、用善心去面对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把我们应该做的事做好。

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4]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当日前一篇文章: 律师为两位法轮功学员辩护 公诉人无言以对
当日后一篇文章: 放下情 再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