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北京女子监狱迫害的残疾人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遭北京女子监狱迫害的残疾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北京女子监狱对外标榜“人性化”,实际上没有丝毫的人性,连残疾的法轮功学员都不放过折磨与摧残。

腿有残疾的陈凤仙遭酷刑折磨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陈凤仙,六十多岁,俄语翻译,她一条腿有残疾。陈凤仙曾经在北京女子劳教遭受残酷的迫害,被恶徒踢打骂踹,被冻、曝晒、不许睡觉,成了家常便饭,并被非法延期十个月放回。二零零九年,陈凤仙被非法判刑八年。

“坐小凳”模拟图
中共黑狱体罚演示图:“坐小凳”

在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现在的六区),陈凤仙坚持信仰真善忍,拒绝“转化”,不承认自己是犯人,监区长张海娜就指使狱警和包夹犯人对她进行夜以继日的残酷折磨及人格侮辱,她还经常被强制一动不动的在凳子上整天罚坐,不许睡觉,一闭眼就会被包夹打醒。

二零零九年底,北京女子监狱搞所谓“大攻坚”暴力洗脑,恶警张海娜不让陈凤仙上厕所,冬天让她睡在地上,强迫她去搞厕所卫生,百般刁难。

恶警张海娜不准陈凤仙和家里人联系,家里来的信也扣下不给,不准陈凤仙买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甚至连卫生纸都不许买。有人同情陈凤仙,偷偷塞给她一些手纸,也被狱警发现禁止。

冬天不发给陈凤仙棉袄,她只穿一件单衣,把她单独关在一个房间,每天故意开着窗户冻她。陈凤仙每天都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陈凤仙抵制迫害,不喊报告,张海娜就不让她上厕所,陈凤仙被迫用自己的脸盆小解,包夹就将脸盆扔了,下次只能用饭盒,包夹又把饭盒扔了,吃饭时包夹就不给陈凤仙分饭,说她没有饭盒。有一段时间,每顿就给陈凤仙一口馒头,或一口米饭,再后来还逼她说:“报告警官,我想吃饭”,否则就这一口米饭都不给。

张海娜还想出毒计,逼陈凤仙去别的监室上厕所,令全监区的犯人仇视陈凤仙。后来八监区搬了家,厕所里没有监控器,张海娜就指使包夹把陈凤仙带到厕所里,关上门殴打。

陈凤仙被绑架后,她的瘫在床上八十岁的老母亲,在思念女儿中悲愤离世。

瘫痪的温玉红被抬进监狱迫害四年

温玉红,今年五十七岁,是北京怀柔黄花镇农民,以卖豆腐维持全家人生活。温玉红原本因修炼法轮大法,身体非常健康,被恶警绑架时,被暴力致瘫,而北京女子监狱照样将她收监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怀柔黄坎派出所与“610”恶警闯到家中绑架温玉红,当时恶警将她几次打倒在地,推她撞向门框,她当时就被打得昏迷过去,几个警察扯腿拉胳膊的把她一路拖拽,从门槛、山坡、台阶上颠簸而过,温玉红的背在地上被猛烈的碰撞,结果她脊椎严重受伤,导致瘫痪。

酷刑演示:拖拽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拖拽

即使这样,邪党法院还是将温玉红非法判刑四年,而北京女子监狱照样收监。当时温玉红是被人背进监狱的。在女监十区,温玉红继续遭受到多种残酷迫害。由于生活不能自理,上厕所时要人背,有时能勉强扶墙走,但很困难,她被包夹李小妹等刁难虐待,女监还强迫她感谢邪党和监狱。

出监狱时,温玉红仍然是被抬出来的。

经过四年人间地狱般的折磨,温玉红回到了一贫如洗的家里,看病半年多,仍然瘫痪。直到她恢复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身体就康复了,她又重新站起来了,重新担负起了家里的全部生计,每日磨豆腐为孩子积攒学费。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610”再次绑架了温玉红,之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再次遭受迫害,她的身体每况愈下。

身有残疾的孙敬平、王丽云被迫做奴工

患有小儿麻痹的孙敬平是北京石景山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因“散发真相传单”和“预备插播罪名”的所谓罪名,被非法判刑七年,当年三十多岁。在北京女子监狱的十区,她被监区长郑玉梅整治,强迫她超负荷劳役,强迫她包筷子,做月饼盒。

王丽云,北京市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只有一条腿,二零零八年,王丽云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过程中被绑架,后来被非法判刑七年(或八年)。在北京女子监狱四监区(现在更名成为三区),她遭受洗脑及奴役迫害,每天坐着轮椅被推去车间包筷子、装邮票,还必须完成高额定量,恶警把她当成健康人一样役使。

另外,还有一位腿有残疾法轮功学员林瑞花,五十多岁,她被非法判三年后,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监狱迫害。

当日前一篇文章: 联合国人权会 加代表团关注法轮功
当日后一篇文章: 感谢海外举办模拟酷刑展 曝光中共暴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