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呼吁救父:盼社会有正义之声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大学生呼吁救父:盼社会有正义之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平度市兰底镇王家庄村法轮功学员王广伟、孙素玲夫妇,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平度市公检法互相勾结,于九月对王广伟秘密判刑五年半。目前王广伟平度仍被非法关押在平度市看守所;孙素玲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公安监管内。

王广伟、孙素玲的儿子王琳琳,是浙江大学二年级学生,他放假回来见到被迫害得虚弱不堪的父亲,心痛不已。由于中共把持的公检法司的不讲理,他寄望社会能有正义之声,能帮助他救出自己的善良的父母,不许邪恶势力任意蹂躏百姓。

以下是王琳琳给平度市父老乡亲的公开信。

平度的父老乡亲:你们好!

我是兰底镇王家庄村王广伟的儿子王琳琳,我的爸爸王广伟和妈妈孙素玲都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二零一二年被平度公安局警察绑架,父亲更被非法判刑五年半。我盼望社会上能有正义之声,帮助我营救我的父母,让他们回家。

修大法疾病不翼而飞 家庭和睦

记得我妈妈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经常腰疼,有时候疼的什么活儿也干不了。为了治病,她用遍各种治疗方法,都不见效。妈妈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多年未愈的顽症奇迹般地好了。同时她的脾气也变好了,父母不再吵架,家庭变得和睦。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后,我爸爸坚决反对妈妈继续修炼大法,他烧毁了妈妈的大法书籍,甚至把妈妈打得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在当时,爸爸可以说是四里八乡最反对法轮大法的人。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现在却走进了大法的门,让周围的人都大感意外。爸爸是这么向别人解释他为何会有这么大的转变的:“自从修炼了大法,我的颈椎病好了。孩子的妈妈原先脾气比我还暴躁,自从修炼大法之后,脾气也变好了,遇到事情首先找自己的问题了。大法能让她有这么大的变化,我很佩服。”

自从修炼大法之后,爸爸妈妈一直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看到周围邻居有困难主动地去帮忙,与以前有矛盾的人的关系也变得和睦,邻居们都称赞他们。

父母频遭迫害 我家庭支离破碎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家里时常遭到平度公安局、平度610和兰底派出所的骚扰。一九九九年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兰底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我妈妈,并勒索了家里六千块钱后才肯放人。我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警察再次绑架了我妈妈,又勒索了两千多块钱。二零零九年我上初二的时候,平度公安局伙同兰底派出所警察又一次绑架了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冲进我家,疯狂地翻家里的东西和现金,甚至抢走了给我买的电脑(后来电脑被兰底派出所据为己有,他们明目张胆的称电脑就放在办公室里他们自己用。我们坚持要回,几年后警察才将面目皆非的电脑还给我们。)后来妈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战战兢兢地生活,夜里经常梦到恶警疯一般地闯进家里、抢走家里的东西、绑架爸爸妈妈的情景。

二零一二年三月,在我进入大学的第一年,一天我接到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我爸爸妈妈因为张贴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海报,遭兰底镇马家西卜村文书乔显鹏恶告,兰底镇派出所警察又一次绑架我父母。暑假我回家去了解我爸爸的情况时,警察给我爸爸扣上了“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我爸爸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怎么就破坏了法律的实施,难道做好人还有罪?上了十几年学的我,翻遍了中国所有的法律文书也没能找到一条规定说我爸爸信仰的是邪教。这是对我爸爸的诬蔑、迫害。

《宪法》赋予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我父亲有信仰的权利。我们为爸爸请了两位正义律师,委托他们为爸爸做无罪辩护。当我们广发邀请函、让乡亲们去旁听的时候,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平度610人员一边威胁我们不准去参加旁听,恐吓谁去抓谁,一边操控法院延期庭审,并扬言抓到我妈妈再开庭。然而就在九月三日,在没有通知律师的情况下,法官刘建国偷偷开庭,并诬判我爸爸五年半刑期。

九月十九日下午,他们绑架了正在秋收的妈妈,并殴打她。

按理说,警察、法官都是最懂法律的,可是他们却知法犯法、赤裸裸地践踏法律的尊严,也公然剥夺了公民的旁听和辩护的权利。

我的爸爸妈妈修炼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有什么错?!我的爸爸妈妈把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告诉别人有什么错?!我爸爸、妈妈只为做一个好人,这些警察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迫害他们,把我们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弄得支离破碎。

健康壮汉成高危病人 看守所掩盖消息拒不放人

我爸爸在被绑架之前,身体很健康,但被关在平度看守所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的身体状况骤然变坏,他被查出有严重高血压,据知情人士透露,是属于“高度危险”,警察两次想把我爸爸送到济南监狱,都因为他属于“高危病人”而被监狱拒收。即使这样一个重病人,平度看守所仍然强迫他长时间做奴工,每天早晨从六点开始剥辣椒,一直剥到晚上十一、二点钟。一个重病人每天都要参加十八个小时的强制劳动,不难想象,为什么一个原本健康无疾的壮汉会变成现在的高危病人,爸爸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但当我们得知爸爸的病情很严重,想要让他回家治病时,看守所却一味地掩盖消息,就是不放人。

为人子女,看到自己的父母因为做好人而受到迫害,我能无动于衷吗?每次去奶奶家,看到瘫痪在床的奶奶整天以泪洗面,念叨着爸爸的名字却不能看到日思夜想的儿子,我的心里就更难过。我不想回到家里,去面对那冰冷的墙壁;我也不想健康快乐的父母被迫害成高危病人却得不到医治;我更不想让重病的爸爸每天还承受着十八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

我的父母信仰法轮大法没有错。他们做好人没有错。如果信仰“真、善、忍”就要被判刑、坐牢,那么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我们有谁还会是安全的?

我盼望社会有正义之声,希望正义的父老乡亲能帮助我救出我的父母:将我父母受迫害之事广为传播,曝光参与迫害他们的人,用各种方法制止参与迫害者继续行恶,让邪恶势力走开,还我们老百姓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

最后,在新年到来之际,祝您新年快乐,阖家团圆。并请记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当日前一篇文章: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当日后一篇文章: 四川攀枝花市两位善良老妇被开庭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