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打真相电话 修己救人
文/大陆大法弟子 思静(化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先后在黑窝被非法关押了近九年。二零零九年从监狱出来后,我一心就想着多救人,把在黑窝耽误的救人的时间补回来。

学好法才能多救人。我每天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睡觉,早上三点半起来晨炼,不睡回头觉,腾出很多的时间学法。学好了法,打电话、发真相资料、面对面送神韵、上大街上劝退等项目我都做的比较平稳。

现在谈谈我用手机劝退的一点经历,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坚持打电话 劝退几千人

开始我用天宇手机。或走路、或坐车,移动着打语音电话。一段时间后,我觉得那些听完了语音的世人不能直接三退很可惜,要是能在电话上交谈直接劝退多好。想到了我就去做。我买了一张IC磁卡,到公用电话亭去劝退。每当看到有人听完了我打的语音电话,我就到附近的电话亭用公用电话去劝退,每天都能劝退几个人。后来我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减少了找公用电话亭的时间。

一个懂技术的同修,听说我无论严寒酷暑,都骑着车子穿梭在各电话亭打电话劝退,很受感动,主动联系我,教我在家里用网络拨打电话劝退,说这样安全,他每天在网络上能打近五十个电话劝退。这样我打电话劝退的效率就更高了。

技术同修说,用网络拨打真相电话的同修中,我坚持的最好,做的也最好。其实这些同修无论口才、普通话说的都比我好的多,差别就在于我能坚持做下去,而有的同修放弃了,或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能坚持做下去。一些同修因为一段时间劝退效果不好,就中途放弃了。

其实我也有劝退效果不好的时候,有时打几十个电话,只能退一、两个人,甚至没有一个人退的,心里那个滋味也不好受。但是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坚持每天打电话劝退,坚持打电话劝退的过程就是修炼提高的过程。

二、我怎样开口劝退

开始打电话劝退的时候,我有点胆胆突突的,事先要把劝退的话写下来,记熟了再打。我反复学习明慧网上同修们的劝退交流文章,看同修是如何开口讲的,如何应对世人的问话,说的好的和效果好的方法,我都记下来。

在几年的反复摸索、实践中,我一直在找用哪种开场白能让对方愿意听下去,不至于很快就把电话挂了。试过几种开场白后,我统计发现,直接讲退党话题效果最好,因为现在有关三退的事很多人已经都知道了。

我现在采用开门见山的办法:您好,我是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告诉你一件大事:共产党的日子不会太长了。为什么这么说呢,您知道在建国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比如: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进、反右倾、四清,直到文化大革命和六四,一九九九年又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共产党一共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特别是迫害佛法和修佛的人,天理不容啊!老天爷要灭它了。二零零二年在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带字的石头,石头上面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那石头是二亿七千万年前形成的,五百年前摔裂的。经过科学院院士带队去取样研究得出的结论是:这六个字是天然形成,没有任何人工雕塑的可能。很多中共的领导都去参观过。人们都明白这就是天意,天在警示人。您入党时举着拳头对它发誓要把生命献给这个恶党的。那到天灭中共时,您不就得去陪葬吗?所以,如果您入过党、团、队,就一定要退出来,将来灾难来的时候,就与您无关了,请问您是党员吗?……

我准备了一本字典在身边,经常翻字典,取了很多好听的名字记在本子上。一旦对方同意退出,就选个适合他的作为他的化名三退。一个人思路有限,我也请同修帮我想过一些好的三退化名记在本子上。我的本子上写满了为三退准备的化名,电话劝退时,我能很快挑选出化名告诉对方。

三、提高心性,劝退效果才好

我今年五十五岁,普通话说的不标准,学历也不高,但是这些都不是影响劝退效果的主要原因。电话劝退的效果其实就是心性的真实反应,都要在心性上找原因。

有一次,我建议一位同修不要花费很多时间看新唐人的电视剧。同修说:新唐人的电视可以看,都是正的能量。我说:这是对常人而言,电视剧里那些打打杀杀、情意缠绵的场面,我们看了还是有干扰。他就说我是走极端,一生气走了。

我本来是坐在电脑边打算打网络电话劝退的,同修生气走了,我的情绪有点委屈、低落。我觉得我说的在理呀,同修为什么那么生气还走了呢。我向内找,找到自己刚才主要是争斗心,在和同修争事情表面的对错,不但没能帮同修,反而激发了同修的负面情绪,我提醒自己以后不争对错,只找人心。

因为我在矛盾中向内找,心性提高了,师父就帮我,那天打了两个小时的电话,劝退了二十几个人,是自打网络电话以来劝退人数最多的一次。

还有一次,B同修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有人为我介绍对像,就在学法小组交流时含沙射影的说我,还说让我去过常人的日子去吧。其实我自己根本就没想要找对像,说起来都是笑话。其他同修都听出来了,觉的B说话有点伤人,听起来我有点受辱。

修炼其实说简单也很简单,就是修自己,不要找同修的对错。其实,我当时没有动心,像个傻大姐。没多久,我还把自己省下来的两千元钱给了B同修的资料点。其实需要资金的资料点不少,我完全可以给别的点。A同修得知此事很感动,跟C同修说我这是“真修”。

那段时间我劝退也挺顺利的,一开口就能解体邪恶,对方就愿意退,那感觉就象是电话那头的世人在排着队,等着我帮忙办三退手续一样,退完一个,“来,下一个……”就这感觉。这都是实修、真修的结果吧,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

四、排除干扰救人,走过魔难

二零一零年我皮肤出现红点,慢慢的蔓延开来,除了面部之外,从颈部一直到脚,没有一块好皮肤了,看上去很吓人,而且全身痛、痒的钻心,到了不能穿衣服、不能出门的地步。很冷的天在家里都只能穿一条很宽松的连衣裙。亲戚们要我到医院去,我不去,我说我没有事的。很多同修来帮我发正念。

我每天加大学法发正念的力度,我想不管我多难受我一定要出去讲真相救人,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于是我仍然出去打真相电话劝退,在路上看到有缘人就面对面劝退。冬天得穿几件衣服,出去一趟特别难受,全身皮肤通红刺痒,真是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啊。

我一直在向内找,找到了不少人心,但是没有根本的好转。有同修看我成天全身刺痒红肿,太受折磨了,建议搞点某某水洗洗。这还是把它当作“病”了,不行的。我不知道误在哪里,反正不管怎样我都不能用人的方法去让它好,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相信我一定能走过来。

“可是有一点啊,不管怎么样,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就是真的很危险而又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时也不能没有正念哪,无论什么情况下你也不能动摇对大法的根本信念,因为这时你即使想不通或者哪件事情没做好、没过去大关,甚至会失去人体离世,也会照样圆满,(鼓掌)因为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是这场迫害给你造成的,所以千万要注意。你那个时候要突然间转向、一下变不好了,那你所有的一切可能就完了。大家正念一定要足,虽然没过好一关,但是最根本的问题不能动摇。”[1]这个状态持续了一年多,我始终信师信法不动摇,终于走过了魔难,现在我全身的皮肤白白净净的。

五、不拘一格,随时随地打电话劝退

我原来是用几个多普达机子打语音电话,然后用天宇手机劝退。我就想:要是只用多普达的机子,等对方听完语音就直接劝退,趁热打铁,那不更快更直接吗?

我把这个想法跟一个懂技术的同修说了,问有没有可能做到这样,要是不行的话就请她跟明慧网的同修沟通,看看能不能开发这个软件?同修听懂了我的想法后,马上有了一个好思路:在每个真相语音电话后面延长几分钟空白语音,每当有听完语音的,就直接拔下耳机直接劝退。

这个办法简单易行,试用后效果很好。我拔下耳机后一般都是这样问:您好,刚才的电话就是告诉您不久的将来有大的灾难要来,告诉您怎么样躲过灾难的方法,你也听到了,那就是三退保平安,退党、退团、退少先队。请问您是党员吗?对方有听完语音的基础,很多时候几句话就可以劝退。

我就把这个办法推荐给同修,现在我们这里有不少同修采用这个办法直接劝退。

我现在劝退就更灵活了,有时候骑摩托车到外面办事,把手机打开,有人听完了语音,我就把车停在马路边,拔出耳机直接劝退。有时干家务活,我也挂着耳机,看到有人听完语音电话了,我就放下手上的家务活,拔下耳机直接劝退。

一次很有趣,我拔下耳机劝退,对方说:你给我点钱吧,我没钱。我说:我告诉你不久的将来会有大的灾难要来了,是要告诉你怎么样躲过灾难保命的方法,就是三退保平安。他还说他要钱,只要给他钱,让他干什么都可以。我说你没有命有钱你怎么花?是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不管我怎么样跟对方说,他就是问我要钱。这时我提高了点声音说:你要命吗?难道你不要命吗?

吃饭的时候,女儿和亲家母都说我:“哎,你好象在威胁别人嘛。你这样给别人讲,拿命来威胁别人,要是我就不退。”我说你们没有听到我和他的对话,不是那样的,我还想解释的时候,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不说了,是我劝退上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她俩说的对。

六、慈悲让我不愿轻易放弃不退的人

我原来只拨打一轮电话劝退,对于那些不听的、不退的,就想,你自己都不要命了,那也没办法,我就打下一个。后来不断的劝退中,慢慢的慈悲心出来了,觉得那些不退的人很可怜,一个生命就是这样没了,太凄惨了,我就再打电话给那些挂我电话不愿退的人。

有一次我拔下耳机劝退,对方开口就骂人,不停的骂。我不动心,还是平和的跟他讲真相,他就把电话挂了。我觉得他能听完语音电话,说明这个生命还有救,不想放弃他,我又打过去说:您好,我就是刚才跟您打电话的人,我还想跟您说一下,我真的是为了您好,您还是别错过了这次机缘,您接到这个电话也是您的缘份,我又不图你什么,您看,有骗钱骗财骗色的,哪有骗您平安的,是吧,您退出来了,将来灾难来的时候就与您无关了。您从心里把它退了吧,好吗?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喉咙都有点哽咽,想要掉泪,对方被我的慈悲打动,终于同意三退。这种再次拨打过去的,退的还真不少。

七、大法的洪恩

我独自一人抚养女儿长大,二零零二年我被邪恶非法关押的时候,女儿才十五岁。在看守所,我面临的是非法七年的刑期。期间我女儿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因为吸毒、卖淫被关進来了。近墨者黑,我非常担心漂亮的女儿没有父母在身边照看,会在共产邪党的社会里变坏。

被邪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一年半里,我没有见过家人;到了监狱我母亲、女儿和亲戚来看望我,因为我接见就得喊:“报告,犯人××到”,我不是犯人我不喊,恶警不让我接见。后来恶警在同修那里查到了经文,看到是我的笔迹就又停止我半年的接见,所以在黑窝里有两年多我没有见到过家人。

我努力做到不被情带动,不动心,不向邪恶妥协,在黑窝里坚守着对大法的正念。漫长的牢狱,我的心也时常会在对女儿的情和一个修炼人的正念中较量,每次我选择正念而不是人心,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只管去修,周围的一切都会有师父照看的。

感谢师父,一直呵护我的女儿。当我从监狱出来时,女儿不但没变坏,还找了个知书达理的婆家,生了个可爱的女儿,亲家说女儿懂事,赞不绝口。

亲家是当地的名流,身为富二代的女婿,经常和我女儿吵吵闹闹,小俩口摩擦多,女儿也抱怨说房产证上都没有她的名字。师父说:“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2]

我没有动心,每天就想着救人。亲家有时让我过去帮忙带外孙子,我就带法器去他们家,有时间我就劝退。女婿在隔壁听到我打网络电话劝退,直夸我:“妈,您原来也会说普通话呀!”亲家来了亲朋,我瞅准机会就上去讲真相,亲家说:“你怎么老是见人就讲法轮功呀?”我说:“我这是救人呀!”亲家打趣的说:“你怎么不救我呀?”当我把每天的生活都溶到救人之中,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好,身边的矛盾也随之化解。不知不觉中,女儿、女婿的关系越来越好了,感情稳定了,亲家给我女儿买了一套很大的房子,房产证写女儿的名字。女儿挣的钱也越来越多,帮我买了很好的笔记本电脑劝退用,我有充裕的资金打真相电话,女儿还说打算帮我买车呢,这一切真的是托了大法的洪福呀。

试想,如果不修炼大法的话,我这个曾经的癌症患者,既没有丈夫又没有工作,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只能在疾病、贫困潦倒中度过余生。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修炼的我现在神采奕奕,皮肤白里透红,看上去年轻漂亮。

结语

十四年的正法修炼,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升华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凭着对大法的正信越来越坚定的走到了今天。当我历经魔难,对大法始终坚如磐石时;当我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时,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一步步展现。师父不但给了我神的一切,也给了我在人中的福份和美好,给了我最好的一切!

“尽快的修回去,这是你第一重要的。其它你都别想,我这个师父绝对会给你最好的。(鼓掌)新宇宙也好,未来的一切也好,给谁开创的?不是给众生吗?是不是啊?那个父母总想把最好的东西给孩子,特别是将来会让他更好,都是这个心。(鼓掌)”[3]无以回报师恩!唯有精進!

谢谢师父!

第一次投稿,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酒店金牌服务员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闻道艰难 认识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