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我有师父
文/内蒙古大法弟子洪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名医生。九七年年底一天,母亲到医院来看我,说她要学法轮功,这个功可好了,还能治病,有好多人学。我就是因为母亲身体有病才学医的,我对她说:那好啊,你学好了,我以后也学。过大年放假时,我回到家中,母亲已经开始学法炼功了,我也就跟着母亲炼功。

刚炼几天,一次在打坐中,眼前出现一幅画面,自己打坐飘在空中,看见下面有好多人拼命的向上爬着一座高山,接着眼前出现一个又高又大的佛像。我想仔细看清楚时,佛像不见了。我还经常能听到大法的音乐声。那个时候的我,每天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一有时间就学法,还和母亲一起背《洪吟》、洪法,我们家成了一个大的炼功点,全村有二、三十人来学法。

一、回归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的迫害铺天盖地,真象天塌一样,由于自己得法时间短,也没有真正的实修,一时不知所措,被当时的邪恶气氛给蒙住了,不知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每天生活在恐怖中。渐渐的法学的越来越少,后来干脆就不看书了,又交个男朋友,彻底掉在情利之中了。法的法理渐渐的在我脑中淡了,那时的我,醉生梦死。

但是慈悲的师父一直给我机会,一直没有放弃我。有一次我跟几个朋友吃喝完毕,开车到农村去玩儿,走到半路时,车子翻了,四个车轱辘爆破了三个,而车上的五个人,只有司机受了一点轻伤,我们四个人毫发未损,我心里知道这是师父保护我们,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但没有跟别人说这是师父救了我们。

师父一直在点悟我,叫我走回大法中来。可是自己就是回不到法中来。大法音乐时常在我耳边响起来。我为自己不能从新走進大法而苦恼。后来母亲家来了两个同修,看到他们在法中精進,给了我很大的激励,他们给我讲真相,给我鼓励,其中一个同修跟我说:“咱们都是从天上来的,是手牵手下来的,当谁要迷失时,我们曾经约定,一定要叫醒对方。”听到这,我的眼泪哗哗的往外流,从内心往外感到无比的悔恨,我的眼前又出现一幅画面,我和一群神,飘落下来,就象神韵那样,我知道自己是从遥远的宇宙中带着使命而来的,如今邪党迫害,我也自甘沉沦。五年啦,师父都没有放弃我,时时看护着,点悟着我,这是多大的慈悲啊。师父曾说过:“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1]我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都要学大法。因为这个念头特别坚定,从那以后,我真正的走進了大法。

可是这时,旧势力却让我的身体出现病态進行干扰,我的大腿根部出现了一个鸭蛋一样大的肿块,经常疼痛,甚至影响了我走路。上厕所时,真是痛苦的要命。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无论如何,我不会再放弃了,就是真的死了,我也不会离开大法。正念一出,我的身体几天就好了。还有炼功时,身体奇痒无比,我就对它说:你想干扰我,我不会听你的,越痒越炼。一会儿就好了。

二、我有师父

二零零七年,我们当地的同修被绑架,大家都忙着营救同修,我被恶人恶告,被当地国保大队警察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劳教期间,我婆婆怕被牵连,逼着她儿子与我离婚。在劳教所里,逼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就这样离婚了。

两年后我出狱,丈夫还想跟我复婚,可是婆婆拿着一份协议书,让我签字,明确逼我放弃大法,还说五年之内不让她儿子跟我办结婚证。我对婆婆说:中共邪党迫害我,你不但不为家人说公道话,还帮着邪恶来迫害我,我不会签字的。如果想与我复婚,我们就办结婚证。他们不肯,我就离开了那个家。我向孩子的父亲要了两个毛毯和两个枕头,这是我和孩子的全部家当了。我不但身无分文,我的身上还压上了六万多元钱的巨债。这六万多元,其中有两万元是我前夫家装修房子欠下的,还有他欠小妹的车钱,他不肯还。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不还,于是这两万多元就压在我的身上了。那四万元是我在劳教期间,我的小妹托人送钱,想把我从黑窝里弄出来欠下的,钱花了,人也没有出来。

当时我是被小妹扶回娘家的,我把上小学的儿子接了回来,我想孩子是为法来的,我不能给他奶奶留下,我不能抛弃孩子,不管怎么难,我也要带着孩子。没房子住,爸爸和小妹两个人凑点钱,给我租了一个临时的家,他们陪我一起住,亲属朋友也来看我,都让我放弃修炼,心性关一个接一个的。

虽然我从黑窝出来了,但是思想还在黑窝里,每天脑子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川流不息,不能克制。在黑窝里关了两年多,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在城里总是转向,哪都找不到。父母家搬到城里才不久,生活也很紧张,都过的紧巴巴的。我不能总靠父母供养着,我得出去挣钱还债,大法弟子不能欠债。我的父亲不修炼,脾气暴烈,一不对他的意,他就骂我,有一次竟然骂我是蹲大牢的命,就得在监狱里呆着,这类恶毒的话直刺我的心,让我感到剜心透骨。父亲还往外撵我,让我滚出这个家。那天我从家跑了出去,想再回到黑窝里去这个不正的念都出来了。这时我想到师父的法:“那些一气之下不学法、不炼功的是与谁斗气?神?师父?还是你自己?”[2]

是啊,我在与谁斗气呢,我在生谁的气呢?父亲不是在帮我提高吗?而且这么不理智,还想到黑窝去。想明白后,我又回家去了。一進家,父亲乐了,啥话都没有了。母亲同修也过来交流,我告诉她真实的想法,把母亲也吓了一大跳,母亲问父亲:为什么这么说女儿?父亲矢口否认是他说的。我和母亲都认识到了原来这是邪恶利用常人父亲的嘴来迫害我。母亲陪我学《曼哈顿讲法》,法中句句都是在说我,真是一说就炸啊。我一遍一遍的向师父说:我错了!我错了!

一关没过好,下一关紧接着又来了。跟小妹也发生了矛盾,小妹一生气就找我要钱。当时只有七岁的儿子也跟我对着干,说不愿意在我这呆,说这个房子不好,太小,没有他爸爸家的房子大,好玩。学校老师也经常找我,说这个孩子太淘气,根本不好好学习,学习成绩总在班级最后一名。

我的内心象压着一块石头一样,整天胸闷气急,我感到胸内积存了好多不好的东西压迫着我,连读法的力气都没有了。当时我真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大喊几声,想发泄一下。大喊大叫,这不是魔性的表现吗?师父的法再一次的出现在我脑中:“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3]

我想,即使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师父呢。我一定要跟着师父走到底。这么大的法,救度不了我吗?我认识到了这一切麻烦都是因为我放弃过大法,实修的时间太短,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合在一起了,法理不清造成的。有一次读法时看到:“我们要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得能吃苦中之苦”[4]。我想我这点苦算什么?不知师父为度我们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这是我们做弟子无法想象的。虽然我吃这些苦都是我的业力所致,但不是师父安排的,我决不承认,也不去承受它。想到这些,心里那些压抑着我的物质都没有了,我变的轻松了,感到未来充满了希望。知道向内找了,向内修自己,用法对照自己了。我感到自己从困境中一步步走出来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三、利用工作之便讲真相

我是一名医生,九八年底单位改革,我就辞职了,来到一座城市。我也会护理,我找了一份上门给人打针、换药的家庭护理工作,开始患者不多,知道我的人也很少,半年才挣二千多元。随着心性的提高,师父把有缘人陆陆续续的带到了我的身边,我的患者群渐渐扩大,我的经济收入也在不断攀升。我利用工作的便利,一边给患者讲真相,一边救治他们的病痛,三年之内我把所有的欠款都还上了。

我还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的经济迫害,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向明慧网投发了我遭迫害的纪实,文章发表后,我的经济状况又進一步得到了改善,收入越来越好。心性提高了,真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以下是我在做护理工作中遇到的故事。

众生都在急等大法

一天我去一户人家打针,开门的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我進去发现,原来是她的儿子得了脑血栓,处于昏迷状态,老太太向我介绍儿子的病情,说住不起院,要求大夫开药回来打针。我没说什么,就按照医生开的处方,给患者把药配好,打完针就走了。第二天,老人见到我就唉声叹气,说患者的哥哥来看他,让母亲放弃治疗,又说了一些“快点让他死了算了”等难听的话,老太太哭着说:“他才三十多岁啊,我怎么能忍心放弃他呢。何况他的媳妇才刚刚去世,还有一个三岁多的孩子。”

我边配药边安慰她,说我理解你们的苦,老百姓现在活的都挺难的。他还年轻,以后会好的。我边发正念,边给老俩口讲真相,给他们举了很多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绝症得到康复的故事。他们听了都很认同,我让老太太每天都教她儿子念法轮大法好。这时这位卧床不起的患者突然哭了起来,我马上对老俩口说:“你看他听明白了。”老俩口感动的哭了,老太太说他已经好多天都没有任何反应了。

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我知道这个真相他等了很久了,只是得真相的方式不同啊。他生命明白的一面知道,我也给他们做了三退。此后每次去给他打针时,我都教他念“法轮大法好”。渐渐的他也会念了,再最后,竟然会跟我开玩笑了。真是太神了。他家人对大法无比感激。

他家的邻居是一位中年妇女,有一天来看他,看到我非常热情,总是老妹老妹的叫我,说她好象在哪见过我,这么熟悉,好象认识我一样。那天因为忙,我跟她寒暄几句就走了。没想到她追出来说“你等等我”,好象怕我飞了似的,挽着我的胳膊舍不得我走,最后说:“去我家吧,我想给我父亲打针,看你能不能扎上。”我去了她家,她给我拿出来好多好吃的东西。我看了她父亲一眼,说能打的,就又忙着要走,她又急忙追出来,还是不愿意让我走。我顿时明白了,原来她是要听真相的,我再忙也得给她讲真相,机缘难得啊。我讲完了,她爽快的用真名做了三退。我十分感慨,众生都在着急等待大法救度呢。感谢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到我的身边。

念“法轮功好”病好了

有一个老太太七十多岁,得了腰间盘突出,这么大的年纪,骨头都酥松了,已经无法医治了,我去她家是给她的老伴打针,她就主动问我:“法轮功的小册子上面说的事情是真的吗?”我十分肯定的说是真的。就给她讲真相,并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一定会好的。她刚开始时记住了,念着念着就忘了,她可急了,这可咋办啊?她知道法轮功三个字,就天天念“法轮功好”!

过了几天,我又去了她家,一進门她就抓着我的手哭了起来,把我都弄愣了,老太太就边哭边说:“你教我念的法轮功好,我现在腰间盘都好了,一点也不疼了。”她为了证实自己的病好了,还给我做了几个动作,动作非常灵活,真的一点也不疼了。她先说给我钱,我说我们不要钱,这些给老百姓的小册子都是我们省吃俭用的钱做的。她看我不要钱就说:那我就烧香吧。我说:行啊,你每次上香的时候,你就说我是在给李洪志师父上香。好几年过去了,我再看到这个老人家,她依然健在,红光满面。

“我们俩一发正念,它就爆炸了”

我的儿子跟我一起学法、炼功,成了我的小同修。孩子的天目是开着的。有一次我带着已经八岁的儿子去给一户患者打针,我利用做试敏的这段时间给他讲真相。他虽然接受真相,但就是不肯三退。我边配药,边发正念,再讲,他就同意退了。

出来后,儿子跟我说,这个人背后趴着一个黑东西,那个黑东西控制他不让三退。儿子说:“我们俩一发正念,它就爆炸了!随即这个人就同意退了。”我说:好儿子,我替众生谢谢你!以后,我和儿子经常配合讲真相,效果非常好。

老人知道为什么活了

有一对从农村来的老俩口,到城里来陪孙子读书,他们都七十多岁了,我给老太太打针,给他们打了十多天的针都没有讲出真相来。最后的一天,我刚一進门,就听到老头感慨说:“这人哪,也不知道为什么活着,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都是一场空。唉!”我一听,师父在点悟我呢。我马上给他讲真相,谁知一讲,他们都非常认同,最后用真名做了三退。那个老头还是一个党员,老头还加了一句:“我早知道共产党不是个好东西。”因为我的人心,差点错过了有缘人。

老俩口终于明白真相了

有时讲真相一家都得救了,也有不认可的,这也许是他们的选择。还有一次,一个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他家给老太太打针,老太太六十多岁了,人很朴实,我开门见山的给他们讲真相,老太太马上就不高兴了,说:“你别跟我讲这些事情,我不愿意听。”我一看她不接受,就对着她发正念。因为我的工作角色,很多人对我挺客气,老头怕我不高兴,对我说:你别理她,她可犟了呢。我赶忙说:“没事没事的,我是看你们老俩口都挺善良的,才对你说的。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点头说“是啊”,但是很勉强。我想,我就是不放弃你们,“不信良知唤不回”[5]。我一连给她打了七天的针,每天都跟他们讲。

到了第七天,老俩口都听明白了,都高兴的笑了,老太太一笑,开心的样子,本性的一面非常可爱。她说:“我天天在大街上溜达,不知道有多少人给我讲过这个,我都没有听,没有想到这个法这么好啊。真是谢谢你呀!”我说:“你别谢我,这是我师父想要救你们,才让我上你们家来救你的。”老俩口连连点头,做了三退,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结束语

我经常随身携带着光盘、小册子、粘贴,因为我工作特殊,走门串户,发资料有得天独厚的便利。有时遇到不好讲的,我就把真相资料放在他家的门上,然后再讲真相促三退,就非常愿意接受。这些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深入到这座城市里,不知遇到了多少有缘人,也不知发了多少真相资料。曾经绝望的我,在大法中锤炼的越来越成熟、越来越自信。

在这里我还想提一下我的儿子,他今年已经十一岁了,当初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下,我选择自己带孩子,不能让他落在常人中,随着我的状态变好,孩子的学习成绩也好了,十一岁的孩子跟个小大人一样,啥都不用我操心,现在他成了我的小同修,还经常提醒我,和我配合一起讲真相。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法会〉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传播真相的语音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在矛盾中实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