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我和妻子证实法的经历
文/湖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

伟大的师尊好!
全体同修们好!

光阴似箭,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在大法中已经走过了十几个春秋,回想这么多年的修炼历程,真是感慨万千。妻子在邪恶的劳教所被迫害致死。今天,借同修的笔在此向伟大的师尊汇报!同时也证实大法的威德。

喜得大法

一九九七年底,妻子拿着一本书在看,她说这本书非常好,建议我看一下。我在各种观念的障碍下,一直没有引起重视。后来发现书的前页有一张作者的像片,感到很亲切,出于好奇,我赶紧从妻子手中拿过书来,感觉到像片中的那个人好熟悉,但一下子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仔细端详了好几分钟后,才慢慢的想起来,是在梦中见过。

妻子说我与大法有缘,赶紧念书给我听,书中的法理一下子打進了我的脑海,我感到非常的震惊,这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理,我知道,这就是修炼之理。因为从小就听过很多修炼故事,有入道之心,所以很快就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修炼前,我有四种病症,腰痛,多年的胃病,头晕目眩,小便经常疼痛,有时拉出来都是象米汤水一样的白色液体。得法三个月后,一切病痛全部消失。因为没有文化,只认识很少字,得法一年以后,《转法轮》上的字都能认识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使我更加坚信大法,也坚定了修炼。

迫害中坚信大法不动摇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利用电台、电视台、报纸疯狂造谣,诬蔑大法,亲朋好友都来劝我们放弃修炼,我俩一直没有动心,在迫害前,我就把师父《精進要旨》中〈大曝光〉、〈为谁而存在〉等经文背得很熟,我也知道修炼会有考验和魔难,在法中师父早就讲给了我们。

后来乡政府把全乡的所有大法弟子,都叫去办洗脑班,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乡政法委书记拍着桌子气势汹汹的说:上面领导把这次当成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你们必须无条件的放弃修炼。会堂里鸦雀无声,恐怖的气势霎时笼罩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在那种红色恐怖的环境下,妻子以一位大法弟子的风貌在桌子上盘腿打坐,十几个乡干部瞪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见她神态庄严,屹立在那一动不动,大有生死置之度外之势,所以谁也没敢去动她。

当政法书记讲话结束后,我赶紧站起来,对他们说:我们修炼是合法的,是按大法的最高标准“真善忍”修炼做好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以前有四种病,炼功几个月后,一切病痛都消失了。当时给他们讲了半个多小时大法的真相。最后我说:人类的修炼,就一直存在的,信仰是天经地义的,只是每个时期的修炼方式不一样,我不会放弃修炼,信仰无罪。

当讲完这些的时候,他们都笑了。整个会堂的恐怖与压抑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下来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所以放下了怕心。

师父说:“其实在常人中讲真相也是这样,不管他持什么态度,你们都是抱着一个慈悲的心对他,他心灵的深处、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都懂。如果你们敷衍了事,甚至于被常人心带动了,那一定不会收到好效果的。”[1]

最后邪恶政法委书记笑着冲我说:你在家炼可以,万一被别人看到了,你就说你是在健身。那一次,我们夫妻俩既没有签字,也没有交出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我知道这是师父加持了弟子的正念和智慧,才使我们从那个最严酷的环境中堂堂正正的走了过来。

心态纯念正 邪恶不敢進门

自邪恶疯狂迫害大法以来,师父的法像一直挂在我们家客厅里,没有取下来过,妻子在师父法像面前发过这样的愿:弟子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弟子要用生命去证实法,要用生命去保护师父的法像。当时在最邪恶的环境下,乡政府邪党之徒经常没完没了的到全乡大法弟子家骚扰和非法搜查,由于我们走的正,邪恶一直没来过我家。有一天一个跟我弟弟非常要好的书记,打电话告诉说:上面已经把我们夫妻俩作为重点搜查对像,就这两天要到我家来,要我们在家多注意。

我跟妻子交流后,悟到了,这是对我们的考验,看我们的心怎么动,只要把心摆正,邪恶就一定不敢来,于是,我们还是保持原来的状态,几天过去了,他们果然没有来。这真是“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

为了证实大法清白,妻子于二零零零年二月進京上访,回来后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妻子回家后不久,乡政府邪恶之徒闯進我家骚扰,当时,我正在田里干活,忽然隐隐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我知道这不是偶然的,赶紧往家赶。一進门就看到邪恶之徒正在抢妻子手中的大法书,见我回来,他们要我交大法书,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就打电话报了派出所。妻子见情况不妙,赶紧抱着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往外跑,他们紧追不舍,我张开双手紧紧的挡在门口,他们绕门而过,妻子见他们追上来了赶紧抱着书和法像扑倒在地。

我和妻子当时都谨记着师父的教诲:“什么是修?你说好,我说好,大家都说好,那能看出人心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有人怕,怕什么?弟子们哪!你们不是听我讲过,一个人修成罗汉时,心里产生怕的念头而掉下来了吗?什么常人之心都得去呀!”[3] 我们放下怕心。

半个小时左右,派出所的人员到了,他们采取伪善方式说:你们一个人学,我们工作还好办一点,两个人都学我们就不好办了。我说:这是不行的,我们师父说了:“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4]。况且我们是按大法的标准“真善忍”修炼,对国家,社会,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大法书和法像我们是不能交的。他们说:那你们俩陪我们一起到乡政府去一趟,你们讲赢了大法书和法像就归你们,你们没有讲赢,书和像就归我们。我和妻子不约而同的说可以,当时我们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到乡政府后,派出所将妻子一人关在一间房子里,妻子一直抱着大法书和法像没有放手。

他们将我带到另一间办公室,说:如果你们不交出大法书和法像,那就要送看守所,我当时想起了师父说的:“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5]对照法想,是到了该彻底放下人的观念的时候了。只要能放下一切人心,坚定的维护法,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因为修炼就是修人的心,我跟他们说:送看守所可以,书和法像是不能交的,功也一定要炼下去的。

他们当时就打电话给县公安局,当时就把我们带到看守所。我和妻子念很正,看守所不收我们,当地派出所人员无计可施,只好离开了。乡政府的人对我说:你回家吧,不关你了,你妻子还得留在这里。当时妻子正好一个人呆在另一间房里,我趁机将这个情况告诉了她,她觉得机会到了,把抱在胸前的书和法像递给了我,要我赶紧带回家,我当时没有那么强的正念,产生了怕心,妻子鼓励我说:怕什么,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只要你做的事是正的,师父就会加持你。我的心态慢慢平稳下来,赶紧拿着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在师父的呵护下,堂堂正正的走出了乡政府大门。在路上我的心无比的激动,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和妻子一直保持着对师父与大法那颗坚定的心,所以师父就帮了我们。

兑现誓约救众生

为了证实大法,妻子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再次進京上访,回来后被邪党当局非法批一年半劳教,并劫持到劳教后继续迫害,在黑窝由于她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信仰,不配合邪恶,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劳教所恶警迫害致死。

对妻子的猝然离去,我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悲痛与灰心,我明白等待她的将是最美好的一切。妻子对法那无比正信的事迹,一直在激励着我在神的路上不断精進,她虽然已离我而去,但使我在做好三件事上更加努力精進。

为了清除毒害,大面积救度众生,我一般是在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以后,才出去发放真相资料,一直做到早上五、六点才回家。每次发放真相资料时,请师父加持弟子,同时发出纯净的正念,大法弟子所到空间场范围之内,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因素全部解体,让世人看到资料后,明白真相,得到救度。所以每次都很顺利。一晚上要走四、五十里路,一点都不感到累,我谨记师父的话:“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6]。

从邪恶迫害开始到现在,无论是在什么场合,什么地方,我都是堂堂正正给人讲真相,收到的效果很好。一次我到乡政府讲真相,邪党政法委书记说;我们通过几次调查,发现你们大多数都是好人,只是你们的上访是错误的。我毫不犹豫的说:上访是对的,因为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国家设了信访办,就是让公民去上访反映情况的。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大法的人群都是受益于大法,有的修炼后使他们重获新生。所以才有人敢于站出来维护和证实。所以他们的良心使他们站出来维护大法,这是做人的准则。也是法律赋予信仰自由的权利。你说对不对?他说:我们站的角度不同,我要是站在你的角度,我也会这么说。他还说;如果我们国家人人都学“真善忍”,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敌人发动战争打我们怎么办?我说:我们师父说:“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7]

我还告诉他,我师父还教导我们“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还要干好工作”[8]。如果你是一名警察,那就应该把自己的本职工作搞好,如果我是一名士兵,国家培养我就是为了保卫祖国,如果上级分配我一个任务,那我就一定要去完成,因为那是我的职责,我们师父教我们不能为了个人的利益去争去斗,这与国家大事不一样,他听后说:说得很有道理,也就没说什么了。

一天,很多人在一起议论天安门自焚事件,我正好从那经过。我就过去向他们澄清事实说:这是假的,是江魔头和罗干一起策划而导演的戏,目地是为了挑动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愚弄世人。他们听了后难以置信,当时就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智慧,突然有了思路,跟他们说:国共内战的戏,到现在已经拍过多少次了,那些演员都是一个个鲜血直流,这些人是不是都失去了生命?他们听后,都感到惊讶,障碍一下子消除了,连声说:是的是的,上面要演出这场栽赃构陷法轮功的戏太容易了。

有一次,伯父家办丧事,我去帮忙,当时院子里的人特别多,我觉得这是一个让众生得救的一个好机会,于是,赶紧跟他们讲真相做三退。我就给他们讲师父在国内外洪传大法的情况,政府怎样迫害大法的过程,我修炼大法后身体的改变,两千多年前,释迦牟尼佛舍弃一切修炼成佛的过程,讲了人生命的来源去向,以及因果报应的关系,他们一直在静静的听着,仿佛置身于古老的童话之中,当我讲完之后,他们好久才回过神来说:你讲得太好了,你没有什么文化,还能讲出这么好的东西,要是你还能读点书,你会成为一个博士。那一晚我心态非常平静,智慧也因此源源不断。那一晚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有的人还主动找我索取大法真相资料和光盘。

只要信师信法 大法无所不能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我们本区第一次大面积发放了真相资料,大大的震慑了邪恶,邪恶开始气焰嚣张的对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大搜查。一天下午,我正在学师父的经文《北美巡回讲法》,小侄女急急忙忙跑过来告诉我:伯伯,快把东西藏起来,警察来了。我想到,这是慈悲的师尊安排小侄女来提醒我。这次他们是作了充分准备的,是把我作为重点迫害对像,还特意办了一个所谓的搜查证,一進门他们就翻箱倒柜,非法搜查,当时我家里资料特别多,有三个地方有大量资料,是刚刚从外地接来的,我立即请师父加持,并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我这个空间场是个正念场,任何邪恶生命都不能進入,在我空间场范围之内的任何邪恶生命都摸不着,看不到资料,这些真相资料是要救度众生的。求师父的法身护法神保护。我还有修好的神的一面,世间只有神管人,没有人管神。发正念的时候,思想非常纯净,感到身体轻飘飘的,似乎整个身体遁入了另外空间,我家里有一间空房,楼脚上面系了一箩筐的大法资料,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到。邪恶一進门,我就发出强大一念,不允许邪恶抬头,当时一念就定住了,他们始终没有抬头,他们在屋内屋外,后面的山上,翻来覆去的非法搜查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除了搜到几盒烂了的炼功磁带外,其他什么都没有搜到。那一次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信师信法就无所不能。。

正念否定旧势力变换方式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们家里的日常用品丢了十几件,这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因为我没有经济来源,生活较清贫,我想到大法弟子的东西是不应该丢的,这样的事情出现,有自己修炼中的漏,也有旧势力的干扰,是旧势力钻空子迫害。于是我请师父加持,我修炼中有漏有执着,我会在大法中归正,否定旧势力给我制造障碍,我要找回物品。

后来,我有事到一年轻人家里去,无意中发现了我的家用物品在他那摆着,我善意的告诉那位年轻人,这些物品是我的,你可能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吧,请你还给我。当天晚上那个年轻人跑来向我赔礼道歉,并把物品还给了我,还打算补我一部份钱。我拒绝了,跟他说,你以后不要参与此类事,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好,你在人家心里失去信誉。你要归正你的行为。你放心,我会帮你保密,年轻人非常的感激。

还有一次,我家的另一件值二百元的物件被人偷走了,后来发现了线索,当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应该去,我觉得纵容坏人干坏事,这样对他本人和我都不好。那个拿我东西的人,开始不接受,后来我用大法的标准来善意的劝导他,使他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他把东西还给了我,并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他的家人对我非常感谢。我想这个生命从此以后知道怎么样去做人了,我的东西人家也没有再拿过了。

放下对亲情的执着 做到正念正行

二零零九年,由于我家里建房子,儿子结婚,耽误了很多学法和发正念的时间,以至被邪恶钻空子,表面上的原因,一同修被绑架,说出了我的名字,实际上是自己在修炼中的漏洞促成的。

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并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我非常思念我的几个儿女,不知道他们在外要为我承受多大的痛苦,他们的妈妈被迫害致死,为了这个事他们已经承受了很多,现在我又被非法判刑,他们在外面肯定着急和担心。因为我执著于亲情,致使劳教所的恶警指使犯人整我,不断的逼我“转化”,我坚决不配合,后来他们就用亲情来要挟我,说如果我不配合,就不允许家人接见,我当时非常想念自己的亲人,盼望能与儿女早点团圆,在强烈执着心的驱使下,渐渐丧失了正念,有意无意与邪恶妥协了,在他们写的三书上签了字,后来恶警还要我到会上发言,说见我没文化,只要说一句与法轮功决裂就可以了,并煽动儿子劝我,我没有配合,后来的几个月时间,我与同修接触的比较多,才深深的发现自己所做的完全是错误的,感到非常痛悔。

我觉得应该突破这个死关,于是找一个机会跑到办公室对恶警说,以前犯人帮我写的三书作废,我不怕加教,那不是我的真心话。当时恶警感到很震惊,面色变得非常惨淡,一句话也没有说。我心态很正,邪恶一直没敢动我。快出狱的前几天,恶警要我在改教书上签字,上面有认罪悔罪的内容,我想自己是修正法的没罪,拒绝签字,恶警跟我儿子说,如果你父亲不签字那就要加教,明年正月份出不去了,你们也不能团圆,并煽动儿子。儿子在我面前号啕大哭:爸,你不签字明年正月份你就回不来,那我也不想要这个家了。妈就是因为不签字加了教,最后被迫害致死的。他对此非常痛心与害怕,越哭越厉害。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利用亲情来动摇我,我一定要突破它,不能被亲情所毁,我镇定的跟儿子说:你不要为我担心,我承受的只是一瞬间。儿子见实在动不了我的心,只好伤心的走了。出狱当天,我没有签字,堂堂正正从劳教所回家。当我彻底放弃了对亲情执着的心及怕心,心性提高上来了,师父就帮了我。

感谢师尊让我体悟法理,从亲情中走出来。相信我在师父的正法洪流中,会荡尽和洗涤一切不正的因素,在正法最后的时间里,以更加纯净的心态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来兑现自己的史前洪愿。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坚定〉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位置〉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8]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以大法为指导教学、讲真相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心如磐石 坚修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