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心如磐石证实法 讲真相
文/辽宁大法弟子 如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五十五岁,九七年有缘喜得大法,从此走上返本归真的路,甲状腺瘤、眩晕症、痛经等,一身疾病全消,真正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喜悦。即使遭受中共迫害,我也坚定的证实大法,出狱后我坚持向民众讲清真相。

记得开始修炼后的一天,我到果园干活,被三姐家的狗咬了,三姐和姐夫叫我到医院去打针,我说没事。谁知半夜狗疯了,“嗷”的一声,挣开铁链子死了。三姐一家人吓坏了。因为在这之前,村里有个十七岁的女孩被疯狗给咬死了。三姐和姐夫不放心,连夜下山看我,進屋一看我啥事没有,姐夫当时就激动的说:“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这事很快在全村传开了。

一、進京证实法 将恶警定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一天下午,我到了同修家,同修打开电视叫我看,里面尽是诽谤大法的话。我手指电视说:“这是奸臣当道。”我找到另外两个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到了北京我们逢人就讲真相。一天半夜,我和几位同修给天安门站岗的武警讲真相,他打手机很快叫来警车,把我和同修绑架到了一个地方,逼登记、摁手印,我不摁。一个五大三粗的便衣口吐脏话,气急败坏的拽住我的头发就往大理石柱子上撞,边撞边说:“就你不摁,就你艮!”我的头被撞的当当响,可是不疼,连包都没有。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啊。第二天,我们被送回当地关進市拘留所,后又被转到外地关押,经过绝食反迫害才被放回。

看到这么好的大法遭迫害,师父受蒙冤,我不觉泪水涟涟。二零零三年腊月二十八,我单独一人進京打横幅证实法。早晨到了北京天还未亮,想找个旅店,又一想自己干啥来了?马上打消了念头,边发正念边打听道,到了天安门,邪党升旗仪式刚撤,人还未散,我选好了位子,把绳子拴在树上迅速打开横幅,将另一头系好,面对天安门城楼,面对浩瀚苍宇,终于喊出了心底里的最强音:“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大法弟子无罪!”此时广场鸦雀无声,空气仿佛凝固了。当我回身去拿兜时,一个便衣骑自行车一把将横幅拽下。我在心里请师父加持:“绝不许邪恶靠近弟子,定!”只见这个便衣双手扶车把,两脚叉地站那不动了。我顺着人行道往前走,刚走出十多米远,一辆公安轿车横在中间,里面坐满了人。我在心里说:“休想动,早把你定住了。”就又往回走,便衣不见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弟子安全返回。

二、身陷牢笼不忘救人

“七·二零”后,我被当地邪党作为重点迫害对像,第一个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关進省女子监狱。刚到入监队,牢头递给我一本监规,被我一把扔了,牢头上前打了我两个耳光。然后叫来队长,队长提着电棍把我关進小号,在小号里我照常炼功、背法。第二天就被下到大队,为了抵制迫害,我曾多次绝食。面对红色恐怖下的高压手段,坚修大法的这颗心更加矢志不渝。我多次给监狱领导写劝善信,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洪扬大法的美好,并利用一切机会给犯人讲真相,告诉她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渐渐的发现她们的态度在转变。其中一个犯人头,在晚上似睡非睡时,看到我身上发出一道道金光,她当时都惊呆了,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从此以后她非常相信大法,处处维护大法弟子。一次,另一个监室的大法弟子半夜炼功,被一个犯人头一拳打的鼻口流血,她马上找到该犯人,告诉她:不许打大法弟子。后来这个小队再也没有发生过毒打大法弟子的事。她也因此得福报,提前被释放。

我不背监规,不喊报告,总是笑呵呵的。一天,偶遇小号里的队长,她说:“你那天正在抱轮,狱长来检查,我想拿电棍电你腋窝,狱长不让。”我笑了,心想:那是我师父不让。临出狱前,队长对我说:“你这么坚定,也不能放你呀。”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监狱大门。

二零零四年正月,在准备与同修挂真相条幅时,被恶人构陷,我又被恶警绑架,非法批三年劳教,关進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在到马三家的当天,一个男恶警队长邪恶的说:“在监狱里再坚定,到这也得过筛子。”随后一女队长带我上楼,走到楼梯时,她突然对我大喊一声:“我是鬼!”她是想给我来个下马威。我笑着说:“不管你是谁,站在我面前的首先是人。”并且跟她讲真相。

在黑窝里,面对邪悟人员的歪理邪说,面对邪恶的种种酷刑迫害,精神与肉体的非人折磨,不但未能改变大法弟子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却彰显出大法弟子超凡脱俗的境界与情操。我不喊报告,不做操,到后来不挂牌,不穿囚服。一天所长找我谈话,我开口说:“为什么把警察叫做警察?是保护人民利益为天职,匡扶正义,抑恶扬善为己任。而你们扪心自问,吃着人民的粮食,拿着人民的血汗钱,杀人放火不管,专干迫害好人的事,良心何在!”我这几句话竟将她给震慑住了。她言不由衷的说:“算了,跟你说不明白。”从那以后再也没找过我。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实行强制“转化”迫害。一天早晨,闯進七、八个警察,对绝食反迫害的同修野蛮灌食,为了制止邪恶的迫害,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无罪!”大队长上前扒拉我的头说:“给她灌食你喊啥?”我说:我师父说了,“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 [1]这时走廊里“法轮大法好”的喊声此起彼伏。大队长气急败坏的说:“今天就掐你的尖。”当时将我拉出去酷刑迫害,半夜送回。全体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反迫害,有一个同修绝食一年,终于闯出魔窟。我也在师父的加持下,一年后正念闯出这座人间地狱。

师父啊,没有您的慈悲呵护,弟子绝走不到今天。师父的浩荡洪恩弟子用尽世上所有的语言也表达不尽。弟子唯有精進以报师恩。

三、风雨无阻传真相

这么多年来不管风天雨天,严寒酷暑,我始终按照师父的要求,采取各种方式多救人、快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多年来,我始终坚持去周边农村发真相资料,每到集日我和我大姐同修都必去,给众生送去真相大礼包,很多商贩和常去赶集的人都认识我们了,看我们一去都争着抢着要大法的东西。每逢新年前,我们挨家挨户送去年历、年画、对联;快过五月节时送去真相葫芦,世人都喜欢要。看到众生得到真相资料后那种喜悦的心情,我心里无比激动,更加感到自己救人的责任重大。

二零零六年,神韵在世界演出后,大陆大法弟子开始发神韵光盘救人。我想:神韵是师父在做,是师父用文艺演出的形式救度众生,我要多发神韵光盘,助师正法。因为我给别人打工,白天没时间,我就早晨六点发完正念后出去发神韵光盘,七点多钟回来后赶紧上班。每到星期日休息时,我都和我大姐去农村集市上发,基本是风雨不误。在发神韵光盘的过程中,我去掉了不少人心,心灵也得到了升华。刚开始发光盘时,我不太敢上人多的地方发,都是挑人比较少的地方去 。后来我想,这也不对呀,师父讲过救人不能挑着救的法理,谁都得救。而且师父把路都已经铺好了,就等着我们去做就行了,我怕什么!我这样一想,正念马上上来了,怕心一下没有了。我开始上人多的地方去发光盘,哪人多上哪去。

一天早晨,我来到一个大批发市场的一个商铺,那里有好多辆汽车,二十多人忙着往大货车上装货。我走过去先对司机说:“祝你们开门见福,我给你们送大礼包来了,神祝你们有好运。”他们都高兴的接过真相资料,我还给司机每人一个大法真相挂坠,他们马上都挂在车里了。我又给那些干活的人每人一份真相资料大礼包,都做了三退,他们都非常高兴,只有一个人没接受真相。发完后我问:“谁是老板啊?”这时有人手指着说:“老板在那。”我过去对老板说:“你是老板,我祝你生意兴隆,我送给你一个大法的手机挂坠,愿你明真相得福报。”这个老板非常高兴的接过去了。第二天我又来这里送神韵光盘,他们一见着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我心里真的是又高兴又自豪。

过去,我发真相或讲真相时,不愿意搭理出租车司机,觉得这些人不可靠。当我的心归正之后,有一段时间,我专门去一个出租车最多的地方给司机发神韵光盘。结果这些出租车司机都特别愿意要,有的还连声说“谢谢”。

当然也遇到过一些干扰,但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都化解了。一次,我和我大姐去市区一个比较偏远的早市发真相大礼包,此前我们曾来这儿发过神韵光盘。一大早到这后,我大姐发第一份资料竟碰到便衣身上,这个人乐呵呵的也没说啥,大姐告诉他:“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好人得福报。”我最后发完刚要走,一个不明真相的人从别人手里抢过大礼包,冲我大吵大嚷的说:“共产党给你钱,你扯这个。”我和大姐边发正念边骑上电动车走了。还有一次,我们姐俩去某农村集市发资料,我们一边发一边讲真相,当时围了很多人,不一会来了两个警察,把大姐的兜抢去了,当时资料已经没有多少了,我们就向警察讲真相。这时警察指着我大姐说:“你这老太太,你在市内发,又跑这发来了,下回别来了。”看似惊险的一幕,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了。

以上是自己在证实法、救众生中的点滴体会。按照师父的要求,与精進的同修比较我还差的很远很远。今后我要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负师恩,不辱使命,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遇庸医双腿变残 修大法脱胎换骨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在煤矿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