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在煤矿讲真相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有的时候,我心里非常难受,讲真相,有的人无论怎么讲都不三退,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得福报,人家也不表态。此时,我的心就会非常难过,感受最深的就是自己法没学好,打动不了别人的微观深处,或者是当时忘了发正念,再或者是自己真的慈悲心不够,没有熔化钢铁般的善心。看着世人远去的背影,我真的很难受与长叹,不知这人是否还有机缘。

作为个人修炼,摆在我的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在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我把本县城的每个人,无论怎样的方言、衣着举止、风俗,我就把他们当成我的自家人。我的内心真的希望本县的人一个不落地都能得到大法救度。我深爱着这里的人民,众生。我甚至希望他们都留下吧,一个也不要淘汰,我尽一切办法去救他们。

煤矿讲真相

我在县城打工或者回村里居住,县委县政府六一零人员、国安人员、乡里村里的人干扰我没完没了,对每班人,我都讲真相,问他们大法好不好,他们都说好,“好就自己在家炼吧,甭发资料。”完后,就是强迫我写什么“认识”,什么“三书”,什么材料,不厌其烦。

二零零五年三月,我搬家到一百里远的深山煤矿下井打工(就是临时工)。第一天,郭副矿长就来我的家里吃饭。我的亲友已经和他介绍过我炼法轮功。他边吃饭边说:“法轮功来我们**煤矿,不定会宣传到什么成度,这个法轮功太厉害了,国家都管不了,我们有啥办法。”他笑着说。我说:“你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平安。”“看、看、看,马上就‘迷惑’人了,非把你开除不可。”众人都笑,我也笑。

上班没几天,矿领导班子、管理员、会计出纳、安检、瓦检都知道了我炼法轮功。主要一点就是郭副矿长一见到我就说:“法轮功来啦,讲讲法轮功。”人们友好的说:“讲一讲,讲一讲。”我就讲共产党的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杀学生、迫害法轮功。我说:“共党说三年自然灾害没死人,谁信呢?我们广大的农村天地山川,都可以种白菜,可是村干部连院子里种一颗白菜都说是割资本主义尾巴给拔了,不让种,活活把人饿死,要不然我们广大的农村怎么会饿死人呢?”生产矿长说:“连榆树皮都扒光了,吃不饱,没力气。”有的人说:“我们村三毛腿人就活活饿死了。”七嘴八舌,大家都议论共产党的恶劣历史,直到伙房的大师傅叫吃饭为止。

矿工大多数是四川、湖北、云南、陕西人,工作不到三个月,全都认识了,他们不知道我的名字,都叫我“法轮功”,好象我的名字就是“法轮功”。我和他们人人都讲法轮大法好,讲真相三退保平安。一次讲不通,二次讲,反正有的是时间。全矿上百号人大都认同大法好,气氛和谐。

感慨最深的是在井下拉煤,我们用三轮车从矿底工作面往煤库拉煤,煤库下面有皮带再传送到场上,如果停电了,煤库的煤满了,大伙就把三轮车熄火了,等来电。我有一次在离煤库很远的地方,远远地听见带班矿长叫我的名字,我问矿长“干什么?”“走,到煤库。”矿长把我的胳膊一拉,并且把每个工人都叫到煤库。

到煤库一看,煤矿安检、瓦检、安全员、输送人员、记录工人,好多好多人,他们手是黑的,脸是黑的,身上是黑的,只有眼睛是白的,矿长讲:“大家都不准说话,都听‘法轮功’讲。”矿工们都静静的,非常的安静不说话。我一个人站起来,觉得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又觉得这是历史的责任与义务,把我推到了讲真相的舞台,那么多人都静静的听。我讲共产党的杀人历史,讲大法的美好,讲伟大师父的慈悲救度,讲“天安门自焚”真相。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有那么亲切的话语,洪亮的声音,矿工兄弟们真诚的眼睛让我永远记忆如昨天。

正念

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开始,我与同修们大量的发放真相资料,县城、乡镇、村庄,不管夏天或者是寒冷的冬天,骑摩托车马不停蹄的散发,希望把真相资料散发到每一村每一个人手里。慢慢的,做事心起来了,结果被两次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迫害。现在虽然在煤矿打工,消停了一段时间,干扰又起。期间,大矿长两次开除我,副矿长不同意。

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矿长开会决定开除我:“必须开除‘法轮功’,我的矿还不由我做主?”私人煤矿老板很霸道,他不相信真相。副矿长问:“为什么非得开除一个临时工?”矿长说是县里领导的意见。我告诉妻子,妻子不炼功,但很支持我。“我被开除了。”我说。妻子念很正:“为什么开除你?”“因为炼法轮功。”“不行,炼法轮功就不能挣钱了?就饿死?不蒸馒头争口气,你去问他们讲不讲理?”妻说。“只要你厉害,我比你更厉害。”我心想。

七月二号上午,我骑车去县公安局找国安大队长,他看过许多真相资料,我们也一直给他讲真相。国安大队长在办公室见到我说:“稀罕,找我有啥事?”我说:“我在煤矿下井打工,你让矿长把我开除了,为什么开除我?我犯了什么法律了?”国安大队长一脸迷茫说:“我真不知道,真没让矿长开除你,我还希望你安心的在煤矿上班,县里还省点心。”我说:“不是你就是公安局长。”大队长说:“不是我们公安局,你去县委办找六一零主任问问,这也是个事。”“好吧。”

我骑车去县政府大楼,上了五楼到六一零办公室敲门,六一零主任开门见到我说:“大队长刚给我来电话,具体说说啥事?”我坐到沙发上说:“矿长开除我,说是你们的意思,问国安大队长,他说公安局没有这个规定,可能就是你们县里六一零的意思,我犯了什么法要开除我?”六一零主任说:“我不知道,也没叫矿长开除你,我给问问到底咋回事。”

六一零主任马上给矿长打电话,按的免提键说:“矿长你好,我是县委办副主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打扰你几分钟时间,问问为什么开除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矿长说:“这是镇书记、镇长、镇人大主任的意思,他们说发现镇里、村里的法轮功传单很多,怕出问题。”

空闲时间,我骑摩托车去各个村发资料,全县十多个人大主任家在县城,我在那里讲真相、发资料,因为远方的深山镇里只有我一个人,讲真相发资料是我的责任与义务。

主任对我说:“镇里领导的意见。”我说:“主任你得帮助我,不然我全家喝西北风吗?”主任马上打电话到镇长那,镇长说:“这几年发现镇里、村里,法轮功资料很多,怕出问题,所以通知矿长把他开除了。”主任说:“没有证据不能开除人家。”镇长说:“过几天,我找矿长说吧。”

主任对我说没办法,说这是镇长推托的话。“炼法轮功的人也得吃饭呀!”“我去通知分管煤矿的县长,并且派人到市六一零办公室问问,一定给你解决,你先回家等等。”我说:“好吧,谢谢主任帮助”“应该的。”主任说。

七月九日,我又去六一零办公室找主任,主任说:“副县长答应给你解决,我们去市六一零啦,市里很重视你的工作,马上就会解决,过几天,县里开人大会议,到时候我们和镇书记镇长镇主任碰个头,矿长也来开会,一定给你解决,你先回去等几天。”

过了十来天,我又去找六一零主任,讲大法真相,主任很有善心,但对大法不表态:“我和镇领导碰过头,他们说和矿长说了,矿长没表态,我们再说说。”

七月二十日,我又去县委找六一零主任,主任不在,我骑摩托车去镇里办公大楼,看门人问:“找谁?”“找书记。”“不在。”“镇长?”“不在。”“主任?”“不在。”我不信,上二楼三楼书记镇长办公室敲门,都没人在,我只好回家。

七月二十五日,我又去县委大楼找六一零主任,主任没在办公室,我就到县长办公室找,没人。又去县委书记办公室找,主任正和几个人商量着什么。见到我,主任把我叫到六一零办公室,说:“他们都找过矿长了,矿长不同意你上他那打工,说开除是镇里的决定,现在又叫去,他这个矿长出尔反尔没一点风了,以后咋领导全矿的生产?私人矿主独立经营,他们镇里也没办法,镇长说早知道你这么麻烦,还不如不管呢。”

我心想,大法弟子就那么好欺辱的?!想踢走就踢走,足球啦?!“我就找你们,前几年你们找我,现在我就找你们,就和你们耗着,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过几天我们一定给你解决。”六一零主任每次都推脱,不说不给解决但是也解决不了。回家和妻子谈起,妻子哈哈大笑:“哈哈……他们哪有时间陪你呀!”我也笑。

七月三十日,我又去找六一零主任。主任说:“县领导正准备和矿长谈话,过几天给你回话。”我说:“甭谈了,我不去煤矿打工了。”主任说:“到别处去也行,去哪打工也挣钱。”我说:“明天我就去北京信访办告他们镇书记、镇长、镇人大主任,国家信访办告不准,我去天安门,上城楼。”我拉开门,扬长而去。刚骑车回到家,六一零主任来电话了:“你明天就去煤矿上班吧,政法委书记向矿长施压,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矿长同意了,他能敢不要你吗?”我说谢谢主任。

第二天我骑摩托车去一百多里地的煤矿上班,到矿上快吃中午饭了,我去了食堂。食堂里,副矿长、生产矿长、带班矿长、矿领导都知道我要上班啦,他们笑嘻嘻的都问:“法轮功又来啦!”“法轮功又上班啦!”

面对面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邪党开奥运会,煤矿从七月停产,工人们都回家了,我也回到县城买了一辆三轮摩托出租送顾客,这是一个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既然师父叫我干这一行,我觉得一定行。每个人讲真相都有他自己的一套方法,我也是。

有两个女孩坐车,我问:“去哪?”“去电信。”上车后先发正念,清除干扰她们的背后的邪灵,我问:“你们是学生吗?”“大学毕业了。”“入过党吗?”“入过团”“写入团申请书吗?”“嗯”“那可是誓约,发誓加入共产党的组织对吗?”“嗯。”我说:“可不能发誓,开口有愿出口有刑,自古发誓要应誓,唐宋元明清,哪个朝代都有灭亡的时候,共产党灭亡的时候,你不得跟着它倒霉了吗?就象泰坦尼克号,不管你坐上等舱、中等舱、下等舱,它注定要沉没,只有不坐才平安。只有起誓退出党团队才平安,你说呢?”“嗯,有道理,怎么退呢?”“只要你真心退,给你起个永平退团就行了,三尺头上有神灵,神知道。”“行,退了吧,给我妹妹也退了吧。”“好,给你妹妹起个什么名字呢?”我正在想,“叫永福吧,永远幸福。”姐姐说。我说:“好,永平永福,平安幸福。”两姐妹笑嘻嘻的。我说:“好人一生平安,真诚善良忍让,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生平安。”“行。”我又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到电信门口了,俩姐妹高兴的下车了。

在中医院,一个女孩看见我的车,笑嘻嘻的招手,上车,我问:“到哪?”“公交车站”“好吧。”我又开始讲真相:“你是一个学生吧,在哪念书?”女孩笑嘻嘻的不语,“入过团吗?可不能入党团队,得退出来,退党团队保平安。”“您已经给我讲过二次啦,这是第三次。”哦,我恍然大悟:“咋不认识你呢?”“您不认识我,我认识您。”“你退了吗?”“退了”“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嗯。”我不记得她了,人家还记得我,好几次都是这样,我很感慨,大法的真相已经在她们的心里扎了根。

有几个学生坐车,我开始讲真相:“天安门自焚知道不知道?”“知道,法轮功的人。”“不是炼法轮功的真修弟子,那是共产党找的几个假的人,冒充炼法轮功的,栽赃诬蔑法轮佛法。天安门自焚的那个王進东全身都烧糊了,头发还没烧着。”学生们哈哈大笑。“几个河南的老头、老太太在北京站下车,去哪买汽油?北京三环之内,没有一家加油站,空中客车给加的油?老头、老太太要假装法轮功的人自焚,每人一个可乐瓶拿手里,伸在空中,等空中客车给加油,加满油去天安门自焚?”学生们笑的前俯后仰,“要不就是中央特批,老头、老太太冒充法轮功的人,从河南坐火车到北京,每个人拿一桶汽油上火车,警察都没查,一节车厢都是汽油味,乘警也闻不到、查不着,乘客们都跑光了,就剩几个老头、老太太特别关照。”学生们笑的更厉害。“法轮功讲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传遍全世界,那是佛法呀。神佛保佑,常念得福报,你们说是不是?”“是、是。”“入过团吗?”“入过。”“写过申请书?”“嗯”“那是誓约,得起誓,退党团队保平安。”“咋退呢?”“真退团吧?”“嗯”“你叫啥?”“嗯,龙龙。”还有一个叫啥现在忘了,都退出了团。

面对面讲真相,破了人的观念,启发他们的善心。道理能打动人们的心,多数人都认同。但是我的一个亲友,咋说也不退,相信真善忍好,就是不退党。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广传真相是我的义务与责任,我努力去做好。

结语

从小家境贫寒,兄妹五人,现在四十多岁了,两袖空空。没钱,没房。朋友同学们有时在喜宴上相逢,他们和别人说话,也扭脸不和我说话,看不起我,我有时心里很自卑。但是,我尽最大的慈悲心,抢着和他们说话,讲真相,他们嘴里答应着,也不知道真心相信吗?回家真的难受的很。师父在讲法中讲过“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1]的法,实践中,在小住的这段时光岁月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努力成就一个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怀,救度世人。有时候,我也流泪,在这艰苦艰难的十四年的反迫害中,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我相信,将来这是光辉灿烂的一页,因为我们曾经跟随着师父一起走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心如磐石证实法 讲真相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修炼路上师父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