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大学教师给学生讲真相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大学教师,于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在师尊的呵护下走过了十七个年头,其中有得法后的喜悦,有实修中割舍自己的痛苦,有邪恶考验中的迷茫,有明真相后的奋起直追,在摔摔打打、磕磕绊绊的助师正法中追随着师父的脚步。

在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大会来临之际,将自己在这一年中证实法的情况归纳总结一下,尽管做得不好,离师父的要求差得很远,与同修们相比还是羞于启齿,但是这毕竟是在自己心性基础上做的一些证实法的事,作为大法一粒子,也应该支持明慧同修为我们搭起的这个交流平台,参与我们自己的这个节日般的聚会,我鼓励自己不能只当观众了,也要鼓起勇气走上平台,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和同修们汇报。

一、在大学校园讲真相

今生走進教师这个行列,也是师父早就安排好的。听母亲说我出生后几个月,姥姥抱我去串门,有个算命先生看见我就说:这小姑娘长得好,长大了是个当先生的命。后来又补充一句:可不是当医生,是当老师。我的母亲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督促我好好念书,终于考上了师范大学,圆了我的教师梦,在我生命的第二十个年头兑现了神的安排。

自古以来,教师就是个受人尊重的神圣职业,因为教师肩负着传道的重任,可是中共篡权后,在它逆天叛道的独裁统治下,把教师变成了教书匠,变成了中共邪教的传授者,当了中共谣言惑众的传声筒。这个彻底扭转方向的变化是被中共无神论洗脑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从现代网络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教师被说成是最缺德的职业之一,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在中共的邪恶体制下一切都变臭腐烂,所有它制造的一切都将随着旧宇宙的解体而解体。

就在这不可救药的十恶毒世中,师父来了。法轮大法的传出给有缘人带来了无限希望,使我们这些被无神论洗了脑的迷失游子从新看到、感受到了神的奇迹,那曾离我们遥不可及的伟大佛法再现人间了。是法轮佛法给了我们智慧,是师父为我们清除了头脑中被灌输的毒素,是我们跟随师父、紧紧攥住师父的手才回归到正法大道中来。所以我越来越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因为在教师这个职业中我们必须从中共邪教的控制中跳出去,将宇宙真相讲给学生。

然而,在这个邪恶的体制中,处处散发着害人的毒气,处处准备着治人的有形无形的暴力刑具。如:高校制定的所谓师德处罚条例对教师進行控制与恐吓、在学生中每个班级都安排秘密信息员,单独向系、学校汇报,监控教师的讲课内容。这样邪恶的庞大控制体系,如果没有师父无边的法力,没有大法在我们心中发出的强大威力,怎么能够摧毁这一切旧势力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呢?

1、课堂讲真相

师父告诉我们:“救人是第一位的!”[1]几年来,我不断的在课堂上讲真相,曾出现学生大声喊口号:“打倒共产党!”也曾出现热烈的讨论和掌声,但遗憾的是没有当众讲三退,虽然学生明白了一些真相,但对最后的与自己生命攸关的深层道理还不明白,我当时想先为他们得救做个铺垫,以后遇到有缘人再做三退。后来我发现这个想法背后有个怕心存在。因此我加强学法,扭转观念,认识到三退是得救的基本条件之一,万一他们以后再也没机会听到真相,那不就失去得救的机缘了吗?在与我相遇的这次机缘中自己不是没尽到责任吗?如果我讲了,他听或不听,那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没有讲那不就是我的问题吗?于是我就想办法试着劝三退。

举手表态

在一个班上,正好讲到民族问题,我对学生说:“今天这节课大家不要看课本吧,我也不按课本讲,大家都注意听,最后要根据今天讲的内容做一个判断题,这个问题对每个同学都很重要。希望大家认真听。”同学们很快收起了自己的手机和其它准备要干的事,坐直身体,目视前方。

我说:“一个民族的兴亡在于教育,那么当今中国的教育又存在什么问题呢?灌输、填鸭、死记硬背、标准答案。所以在这样的教育程序中培养出来的人,都是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尤其在社会、道德层面,更没有自己的识别能力和独到见解,这就为自己将来上当受骗,或对错误指向的盲从埋下了隐患。”

我举一个例子:“如果在实验室做这样一个实验:衣服和盛过汽油的雪碧瓶哪个更快燃烧?”学生回答:“雪碧瓶。”“皮肤和头发哪个先被烧毁?”回答:“头发。”“好,那么大家看过天安门自焚吗?”有的同学说:“在小学时看过。”“那我们应该看到自焚者王進东衣服烧烂了,可是他腿中间放的那个盛汽油的雪碧瓶完好无损,这是怎么回事?王進东的脸皮烧的灰黑可他却仍有发际清晰的一寸长的黑头发,这可能吗?是我们错了,还是那个录像有问题?”

我继续问学生们:“你现在用你自己的头脑想一想:我们为什么把科学实验与政治问题混在一起时,就没有了辨别能力?你为什么不相信科学,却相信谎言?还是被权威一叶障目了?大家知道吗?这才叫迷信。从这一段录像上就可以看出中国人致命的思维盲区,而这个盲区是中共特意制造的。全中国人没有质疑的就相信了这个造假的伪案,没有几个人能看出这是假的。即使有能看出破绽的,也不敢吱声。同样是这个录像,国外人看了,很快就找出了诸多疑问:如大火过后完好无损的雪碧瓶、一寸长的头发、割开喉管还能说话唱歌、严重烧伤后应在无菌的环境下晾着而不是接受记者的采访、灭火器、灭火毯、近距离录像等等问题都证明这个自焚案是假的,外国人反倒因此来了解法轮功,发现法轮功真好。而中国人却上当受骗了,相信了中共的造谣栽赃宣传,因此仇恨法轮功,不敢接近法轮功,甚至不敢听法轮功真相。再反过来想一想,一个政府拿一些人的生命去制造谎言欺骗百姓,你对此有什么样的想法呢?”学生回答:“恐怖,太恐怖了,以后让我们相信谁呀?”

我以此为突破口开始了讲更多的真相,中共历次政治运动制造冤假错案、造假浮夸的大跃進、毁掉中国传统文化的野蛮大革命、八九年迫害手无寸铁的学生、九九年迫害法轮功,法轮功的祛病健身奇迹、道德回升、洪传全世界等实例。

最后我说:“要下课了,刚才看大家听得很认真,听明白了吗?”回答:明白了。那好,我们做个小测验,大家都闭上眼睛,不能互相偷看,听我说。我看到大家都闭上了眼睛后说:“想站到正义一边,退出中共组织的同学举起手来。”教室内静极了,可是只有一个同学似举非举的把手放在了脸上,其他都没有举手动作。五秒钟后我说:“睁开眼吧。”学生睁开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我说:“你们都选择错了。”这时学生们热闹起来了,说:“老师我们不敢举手。”我一下子非常生气的说:“你们怕什么?这么点正义感都没有吗?这个问题是摆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必须做出的选择,选择了正义你就有未来,现在只是对你们一个小测验,以后若有机会希望你们能主动了解真相,如果有人给你真相资料,请不要拒绝,它能帮助你们做出正确的选择,真心希望大家有个美好的未来。”

下课了,有的同学说:“老师,再来一次吧,我举手。”我说:“那好,我帮你退了。”把手放在脸上的同学一边往前走一边说:“老师,我知道法轮功,我还炼过呢,我会双盘。他们不懂,我回去给他们讲。”

课后我心里很难过,心想学生们听得很认真,为什么让他们举手选择就犹豫了呢?是因为这种形式给学生的选择造成的压力太大吗?还是因为自己的心不够纯正?我回忆着自己的状态,一个问题是课前没有静心发正念;另一个问题就是在讲课的时候正念不够强大,心里有些怕,担心讲到三退他们反感。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讲的“相由心生”的法理,结果往往是由自己的心态促成的,这也反映出自己修的不够扎实;再就是最后有些急,动气了。这也是人的情,人的观念,心境还没达到慈悲的程度。

另外我分析,听真相时他们是作为第三者听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好象与自己没多大关系,所以容易接受,而做“三退”是涉及到了自己,否定自己的过去,抛弃邪恶,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迈出一步,这确实需要极大的勇气,因为在精神层面这就是一个死亡与新生的过程。但是回过头来再看,这毕竟不是常人中的事,是我们在前面做,师父在背后救人,所以我们就要尽量学好法,保持强大的正念,心中只留救人一念,消除被救者自身背后的因素与外界环境因素,大法弟子本身不能因自己的杂念给对方带来负面干扰,才能更好的救人。

看真相当场抉择

在这一学期的教学中,教材中涉及到哪方面与真相有关的内容,我就针对哪方面展开来讲真相,比如:道德与如何做人、進化论与澄江化石、人权与中国有人权吗?等等。法律的起源与宪法和中国宪法、法律的现状、民族与当今中华民族的悲哀、宗教与法轮功真相等。

在最后的一节课中我对学生说:“一学期的课就要结束了,这节课没有新内容,大家可以做作业或复习重点内容,另外还有一个任务,我这有一份资料,大家轮流来看并做出选择,必须根据资料或课堂上讲过的相关内容认真思考独立完成,不允许相互商量。”同学们听后觉得很新奇,也很激动,有的同学兴奋的站起来说:“老师是什么呀?我先来。”我说:大家安静,从前到后轮流做。

我自己整理出了一页真相资料,包括基本真相和三退内容,太多了不行,一节课搞不完,我把这张真相资料放在最前面一张桌子上,再另外拿一张白纸,上面写好党、团、队三栏,退出哪一个,就在那个下面写上自己的化名或小名,然后折过去,填写的同学只能看到自己写的,就这样开始了。教室非常安静,同学们逐一到前面这张桌子上来看,看真相的同学也非常认真,有不明白的地方还小声问我,我就逐一解答,有的同学退出了,有的犹豫不决,有的说再想一想等。一节课下来正好每个同学都看了一遍,三十几个人退出了十二个。我真为这些得救的生命高兴。感谢师父为我加持,和对我的鼓励。

2、单独给学生讲真相

不考村官,也不入党

一天,一个学生找到了我,说她心很烦,想找老师聊聊。她本打算考“村官”,但考“村官”有个条件,必须是党员,因为她不是党员,所以不知道是先入党还是怎么办,来找我商量。我说:“咱们不考那个村官,也不入党。你知道吗?共产党的腐败,已致使一亿四千多万人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这个退党大潮正席卷全国,你怎么还加入它呢?”她说:“我知道它腐败,我原来是学生会干部,很多学生为了当干部或入党还走后门,为了评奖学金还造假,我很看不惯,所以我就退出了学生会。”我说:“你做的真好,最好来个彻底撤离,把你的团也退了更干净。”我又给她讲了法轮功真相,她退出了。

你的选择没有错

过去一个做了“三退”的学生,读研究生毕业以后回来看我,谈起了他在读研时,同学劝他入党,他说不感兴趣。导师让他入党说好找工作,他也不动心,可是到高校找工作时,他确实为此事碰了不少壁,各大学進人把党员作为一个首要考量的政治条件,否则的话免谈。这个规定使这个学生很无奈。

我说:“你退出中共没有错,这是中共利用高校等事业单位控制人的一种手段,这不正好让人看到他的邪恶本质吗?用利益诱惑人,用政治条件排斥人。它不要没关系,找别的工作,在中共控制下,教师不是个好职业,教师若不能拨开乌云,让学生见到阳光,而是替中共宣扬无神论,当它愚弄、欺骗百姓的宣传工具,那是下地狱唯恐不深哪,这种乱象不会长久的,天灭中共指日可待,不要看它一时嚣张,神很快就会给它算账。”听我这样一说,这位学生茅塞顿开,当即表态不在高校找工作了,最后到北京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工作。

逃课大王退出团组织

我教的一个班有个学生总是逃课,有一天他来上课,好不容易见到他,于是课后我把他叫到办公室,问他为什么逃课。起初他以为我要训他,有些紧张,见我心平气和的这么一问,他赶紧说:“老师,我是上届因家里出了事退学的,今年复学了,我爸因车祸受重伤,花完了家里的积蓄才保住了他的命,但不能干活了。我妈也有病,今年我复学我妈也拿不出学费,是我靠打工挣钱维持的。”我很同情他,问:“你在学校住吗?”他说没有,在打工处住宿。我说:“送你一本书看看吧,在这里你可以找到精神支柱,看完后还给我。”过了几天他找到我说:“老师,我看了那本书,真好,我没给您拿回来,我拿回家给我妈妈去看了。”我说:“太好了,不用拿回来了,送给你妈吧。”他高兴的说:“谢谢老师。”我又给他讲了“三退”保平安,他很爽快的退出了邪党组织。

“我回去好好看看这本书”

一天下课后,我把一个学生约到了我的宿舍,拿出一本《九评共产党》给他,说:“你看过这本书吗?”他接过去看了看说:“老师,您是吃皇粮的,怎么还看这个?”我说:“政党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它怎么还干那个(指《九评》中提到的事),这都是它干的事,怎么就不能看、不能说呢?官员听了它的,帮它维护统治,帮它造假、浮夸、搞大跃進,饿死了几千万人;老百姓听它的,促成了轰轰烈烈的运动,革掉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命;军人听它的,八九年六四在天安门枪杀自己的兄弟姐妹,用坦克碾压我同胞的身体,死伤多少?无法统计;警察听它的,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痛下黑手,使几百万大法徒失去生命;医生听它的,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泯灭人性啊;媒体听它的,明知造谣,也要惑众,甚至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视听;教师听它的,就是照本宣科,迷惑、欺骗下一代。你喜欢这样吗?”学生惊讶的回答:“哎呀老师,我没想这么多,我回去好好看看这本书。”

二、平衡好家庭关系 让亲缘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常言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个家也不例外,婆婆的三个儿子,为赡养老人已闹得形同陌路,互不来往,就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一样,谁提起这件事气都不打一处来。而我在师父的指导下,用善化解着他们之间的矛盾,用忍让、宽容维系着夫妻、婆媳、妯娌、兄弟以及亲戚之间的关系,师父教给了我处理好家庭关系的法宝,所以我没有一处障碍,真正感受到了“真、善、忍”给众生带来的祥和、温暖和美好。

1、让你媳妇接电话

前几年,婆婆八十多岁的大姐来我家看她,在我家住了几天,丈夫听不惯大姨整天唠唠叨叨,有时给她抬杠或顶撞她,大姨很生气,我就抽时间劝了她几句,然后她就提起了我家的事。她说:“你妈给我说了,她要跟老三要粮食你不让要,怎么不让要啊?他不伺候老人,还不应该给老人口粮吗?”我说:“他要是有就主动给了,他不主动给就是没有。”大姨说:“现在哪有没粮食的?”我说:“他不是没有粮食,就是没有孝心,那孝心你能要的来吗?我这儿又不缺吃的,生那个气干嘛呀?”大姨说:“你妈说了,老大媳妇不给她说话,她不愿在那儿住。你对她好,她只能住你这儿了。”我说:“大姨,您放心,赡养老人不分兄弟多少,谁有孝心谁尽义务,他们都很忙,没有时间照顾妈,我们一家也可以给她养老送终。我不会把她推出去的。”大姨激动的流着泪说:“哎呀,我的天哪!你怎么这么通情达理呀!”然后拉住我的手久久不放,我刚要给她讲真相,我丈夫回来了,因那时丈夫还反对我炼功,所以我就没再给她讲。等过年的时候她打来电话,丈夫拿起电话后没说几句,就听大姨说:“让你媳妇接电话。”我接过来,她又是一番夸奖。可惜的是因她家在外地,我还没有机会给她讲真相。

2、我这儿媳比亲闺女还亲

自公公去世后,婆婆一直住在我家,偶尔回老家大哥那住,因和嫂子合不来,各说各的理,两人都很生气,所以干脆就不回去住了。婆婆没有文化,不懂什么事理,又非常固执,头脑有些迟钝,生活中很多坏习惯教她也不改,要跟她生气的话,真能把人气死,她的亲生儿子都气的总是大声对她呵来斥去,家庭气氛极其不好。我表面上不象她儿子那样,但心里也很生气,可是每当我生气后,在学法时总能看到师父点悟我的话,马上就心平气和了,心想:下次一定做好。可是真的不容易改掉,只要心里有一点点的气,说出来的话都不很柔和,自己都觉得不好听。

就这样一次次的修正,一次次的升华,突然有一天心胸极其宽广,无边无际,无忧无虑,轻飘飘自由自在,那种美妙的感觉无以言表,此后心态基本稳定,也没有那些聚集不散的气了。静下心来再看看这个家,面对的是同样一个老人,大哥不爱理她,大嫂气的胸口疼,丈夫气的快要骂大街了,而我在师父的指导下,已经跳出了他们思维的圈子,跳出了人用情造出的观念,美妙极了。回头再看师父的法,字字晶莹剔透,金光闪闪,令人心清气爽。再看看被情搅扰的痛苦不堪的亲人们,心想:这人真难度,那么痛苦还抱着不放,给他们好东西还不要,真可怜。

由于婆婆的固执,致使她摔伤,股骨头骨折瘫痪在床,丈夫只好请假在家照顾老人,我白天上班,晚上侍候她。为老人处理污物时,经常恶心的我呕声不断。由于老人不能动,怕便处感染,经常为她擦洗,就这样端屎端尿,送水送饭,帮她翻身擦洗照顾的无微不至,她对来家里看望她的邻居说:“我这儿媳比亲闺女还亲。”

3、用慈悲善解怨恨

婆婆摔伤后在我家住了半年就回老家大哥那住了,因为三弟家一直对婆婆不闻不问,哥嫂对婆婆的照顾也不很周到,我丈夫非常生气,酒后出手打了老三,还跟嫂子吵了架。

我是大法弟子,在这个家中发生了这样的事,虽然不是直接针对我来的,但是我是家庭中的一员,我就应该起到我的正面作用,让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的不寻常,所以我想抽时间和嫂子聊一聊,劝劝她。

丈夫的话,我只能听一半,因为我知道他说话水分很大。果然嫂子见到我后,没说几句就提起了这事。越说越气,泣不成声,手脚冰凉,手指都抽到一起了。我使劲的搓着她的手,宽慰抚摸着她受伤的心。不出所料,丈夫真的说了不少伤人的话,快要把嫂子气死了。嫂子把出嫁的小女儿叫回来,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给女儿说了一遍,她对女儿说:“妈把你叫回来,是想让你知道,如果今天妈妈死了,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是你叔叔把我逼死的。”我对嫂子说:“嫂子你快消消气,我跟他三十年了,我了解他,他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你看他平时心眼挺好的,但耍起混来什么难听说什么,我要不是学了法轮功,我早就疯了,我脑子里记住的都是他伤害我的话,而且不断重复,让自己记住,我恨他,那日子太痛苦了。我现在心里有了法,渐渐的把他伤害我的话删掉了,不要了,只记住他对我的好,我原谅了他,反过来再一看,也正好把那块心病挖出去了,也解脱了自己。以后他再说一些混话就伤不着我了,我根本不拿他的话当回事,只当是耳旁风,你若抓住这些没有用的东西不放,甚至把自己气死了,多不值得呀?”嫂子脸上的表情轻松了许多。

嫂子说,因为她身体不好,胸口疼,坐骨神经引起的腰疼、腿疼、胳膊没劲,不能洗衣服,也伺候不了婆婆。我说:“你把你的身体情况告诉他们,他们不就不怪你了吗?”嫂子说:“无论我多难受,你哥连问都不问,假装不知道,我才不给他说呢。”我说:“你也知道大法好,你念‘法轮大法好’啊?”她说:“我念了,不管用。”我说:“你要只是让它为你治病那不行,你内心得真觉得它好,你想:‘真、善、忍’多好啊!我怎么就忍不了,我下次得忍。你真的想,用这个标准改变自己、提高自己的时候,它就真管用。你觉得没管用,是因为你的心没跟它沟通。”几个小时的聊天,嫂子的气消了,她还给我说了婆婆过去的一些事,我劝嫂子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我们也不象她那样做。嫂子最后说:“好吧!就原谅他们了,让婆婆回来吧。”

我再次去嫂子家时,嫂子第一句话就问:“婆婆怎么没回来?”她说回来着没有?我说:“她非要跟我们回来,说了半天才劝下了。我说先回去看看家里忙不忙,不忙再把你送回去,她答应了。”嫂子说:“我给你说句心里话吧,我的心里最难受了,公公去世前问了我好几次,说我走了,你妈怎么办呀?我说:爸,您放心,有我吃的,就有她吃的。现在没想到闹到这种地步。他哥俩都嫌我对婆婆不好,其实走到这一步也是婆婆逼的,我想起她做的那些事我就生气。”我说:“她已经这样了,我们就不给她计较了,她不好是她的事,我们不能因为她不好,自己也不做好,善恶都是有报的。”嫂子说:“让婆婆回来吧,我已经答应公公了,我得做到。”我说:“那好吧,等凉快了把她送回来,也了了你的心愿。你身体不好,不能让她长时间在这住,冬天冷了我们再把她接回去。”嫂子满意的点点头笑了。我真感谢师父的教导,让我用慈悲善解了亲人们之间的怨恨。

4、舅妈夸你了

二零一二年腊月的一天,婆婆的哥哥去世了,那时候婆婆已经能拄着双拐慢慢移动了。我问婆婆:您的哥哥去世了,您想去看看吗?婆婆说:去。就这样我们驱车赶到两百多里地外的乡下老家,由于婆婆刚刚换掉轮椅,拄着双拐,一寸一寸的挪动,乡亲们和亲戚们都来围观,我想这什么时候能走到灵前,正要想背她过去,她的大儿子过来,把他妈妈背过去了。在那里,我细心照顾着婆婆的吃喝拉撒,她家的亲戚们——婆婆的妹妹、妹夫、弟弟、弟媳、外甥男女很多亲人都看到了,回家后丈夫问我:你听见了吗?舅妈夸你了。

我还真没听见舅妈怎么夸我,但是我从亲戚们的目光中感受到了尊重,我不是故意做给他们看的,那就是我真心的流露,他们都知道我学大法,他们的心中一定会说:你看人家学法轮功的多好。

5、我姐是炼功人,不会有事的

一天我去了父母家,把带婆婆回老家奔丧的事学了一遍,如何劝丈夫不对婆婆发火,回老家后的一些事,回来背婆婆上楼等,没想到这让父亲为我担心起来,埋怨我不该把婆婆带回家:她行动不方便,上下楼还要人背,你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还背一百多斤的人上五楼,把你累坏了怎么办?我说:“她儿子腰椎间盘突出,不能用力,我没事,我背她之前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超常的能力,有师父保护我,我能行。于是一口气,没有停歇的爬上了五楼,虽然很累,但没有什么问题。”

一次父母来我家,上楼时感到很累,气喘吁吁,这更增添了父亲对我的牵挂,这事就象一块石头一样堵在他心里,硬硬的,很难受。小妹去看父母时,父亲千叮咛万嘱咐:“你一定要劝劝你姐姐,可别再背她婆婆上下楼了,我去她家,空着手上楼都歇了几次,她再背上一百多斤的人哪受得了啊!一定告诉她。”妹妹说:“我姐是炼功人,心性好,她不会有事的。”

小妹真的没有给我提起过此事,倒是我再去看父母时,父亲又提起此事,我才解开了父亲的心结。我说:“我们是大法弟子,处处要以证实法为主要目地,老家人都知道我们炼功,我带婆婆回家,人们就都会看到我是如何善待婆婆的,那么那些渴望得到这种善待的老人们都会羡慕我婆婆有个炼法轮功的好儿媳,那些没有做到善待老人的年轻人,也会找到差距,或受到触动:还是人家炼功人做得好。当乡亲们夸你女儿的时候,当人们联想起法轮功,赞美大法的时候,您不高兴吗?”爸爸连连点头:“你做得对,做得对。”

6、你婆婆太有福气了

前两年,婆婆的小姑子从新疆回来看她的嫂子,那时候我婆婆还没摔伤,她在我家住了一些日子,我对婆婆什么样,她全看到了。今年年前打来电话,对我说:“我真想再回家,可是快八十的人了,腿又疼,回不去了。你是我们家的好媳妇,你婆婆真有福气,你要是我的儿媳该多好,你有时间来看看我吧,我真想你。”我顺便说:“好的,有时间我会去看你的。”过了一阵子她又来电话:“你什么时候来呀?”我说:“等放了暑假吧。”放了暑假她又打来电话:“放假了,你怎么还不来呀?你是不是骗我?”我马上说:“没有骗您,我一定去。”起初我真有点犹豫,也后悔不该随便答应人家,这么远,三千多里地,我真有点怵,见她真想让我去,那就去吧。我想那里也许有等我的有缘人。

7、“真是菩萨心肠啊”

听妹妹说,和她同村的我同学的丈夫得了癌症。于是我就抽时间特意去看他。我这个同学很善良,小的时候家境贫寒,吃了很多苦,结婚后日子好了许多,但不到六十岁的丈夫得了癌症,我想给他们讲讲法轮功真相,让他们了解法轮功的美好,若有缘的话,没准她丈夫的病也会好的。

去她家后,同学下地了,我就和她丈夫聊了起来,刚讲到法轮功,他神神秘秘的从脖子上抽出了一个东西放在手里,我一看是“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他说是在外地打工时一个大法弟子给的。我非常激动:“哎呀!太好了!你有救了!”他连连点头:“法轮功太好了,太好了。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身体已经好了,也能干活了,我还会炼功了,我媳妇也念大法好。”听了这些话我就放心了,我们俩聊了很多。

当时妹妹家很忙,我和她的公公一起帮她干活,在干活的时候,我们聊起了共产党的腐败,聊起了中共如何残害法轮功。当聊起我同学的丈夫时,她的公公说:“现在人们都往上爬,越是有头有脸的越去巴结,你也是城里教大学的老师,还特意回农村来看一个如此一般的同学,真是少见呀,真是菩萨心肠啊。”就是这么小点事,让老人家对我产生了好印象。我说:“这是我按大法师父要求做的。”

以上说的都是自己认为做的比较好的一面,可是我并不是炫耀我自己,而是想让有缘人知道我头脑中那个指导我行动的法,这个法是我师父给我的,是我用自己的身体证实了大法的纯善纯美,让与我有缘的人亲眼看到、亲身感受到了什么是“真、善、忍”,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象种子一样撒進人们的心田。

再次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师父!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真相发到刑侦大队 《九评》发到国安宿舍
当日后一篇文章: 华人感慨法轮功是中国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