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集体学法 相互促進 共同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们地区的同修居住在两个乡镇范围,居住分散,大多数同修居住在乡村,也有些在山区,路途比较遥远,平时很难相见。为了有个整体环境,我们建立了集体学法交流点,定点定时每月交流两次,现已平稳的走过了六个年头。

几年来,同修们在集体学法交流中,对法理的认识有了共同的提高,在精進实修中相互促進,比学比修,有了整体的升华;在反迫害救度众生中,起到了很好的证实法的作用。同修们在助师正法中展现了很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神迹。

下面是部份同修的交流,我们把它整理成文,向师父汇报,与全体同修们交流。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同修A:手机讲真相 福音传万家

我是一名山区大法弟子,非常珍惜集体学法修炼环境。我家离集体学法交流点来回六七十里。前几年我每次都是步行来参加交流,从不觉苦,心性在法上升华很快。

在修炼中,我曾走过弯路,几年的迷茫使我痛心,恨自己太不争气,是伟大师尊慈悲,没有放弃我,使我从新走回到了大法中来。通过不断学法从法上认识法,明白了这场迫害的真相,明白了大法弟子肩负着历史的责任和使命。我知道时间的紧迫,应该抓紧告诉世人真相,揭露中共的谎言,助师救度众生。

我居住在山区,这里人烟稀少,我就经常走出去,翻山越岭挨家挨户去讲法轮功真相,可是人源有限,不多久就讲了个遍,周边山区也讲了,使很多的有缘人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三退保了平安;就连進山购树竹的人也没错过,但我觉的讲真相的范围还是很小,因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很大。我地大法弟子又稀少,我应该更大范围的去讲真相,所以我又选择了用手机来讲真相,把福音送给千家万户。

我在山区选择用手机讲真相,没有被定位的忧虑,而且有适用面广、速度快的优点。我正念选定此项目讲真相后,就進镇买了信号较强的移动卡,并买了当地座机电话簿。我把讲真相的专卡分开,用完后丢掉。打电话时用正念在救人,四、五年来一直平安的做到今天。

具体做法是:地点选在山上劳动场所。每次打电话前都要先发正念,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并请师父加持弟子。然后按照电话簿的号码一个一个挨着打,我想我这里有谁的号码,就是谁的缘份,我不错过一个号码的往下打,把福音送给每一家。

我打电话时心无杂念,保持纯净的心态,当电话通时,对方问是谁,我就平和的说,能够打通你的电话,是你我有缘,现耽误你一点宝贵时间,告诉你法轮功真相,望你听明白后得福。如果对方听下去后,我就接着告诉他三退保平安。初期打电话时,听下去的人不多,有说气话的,有骂人的,甚至还有恐吓要举报的。出现这种现象时,我有时为众生着急、动过人心,但从未畏缩过,就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我一定要做下去,不能被世人负的因素所带动。

后来在不断学法中,我懂得了向内找,调整心态继续打,过程中暴露了自己有过急心,有求人退的心,有求效果的心,发现后慢慢去掉它,使自己在法中不断的归正。后来继续打电话时,能听下去的人逐步增多,三退的人也增多了。我发现,原来打电话不仅是讲真相、救人的事,而且也是我修炼心性、提高心性的时刻。心性提高了,救人的效率也就自然提高了,后来我打电话讲真相就越来越顺。四、五年中,我打完了一本电话簿,又买了一本更大范围的电话簿,期间没有计算劝退了多少有缘人,只是每天用心在做。

大法弟子救人的责任大,不能松懈,应该继续做好。希望象我一样居住在山区的同修,如眼前还没有其它较好的项目,也拿起电话来讲真相吧,为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共同精進。

同修B:征签救世人

去年,中共警察绑架我地一名同修,妄图非法判刑。非法开庭当天,家属请了律师作了无罪辩护,可是中共法院不但不放人,还要非法枉判。家属就在世人中征签,以营救亲人,更借此向世人揭露迫害,讲清真相,能够释放自己的亲人。

我们当地大法弟子通过交流,就此事共同认为大法弟子应该圆容配合,协同征签。交流时我也在场,就拿了几张征签单回来了。可是几天过去了,我还不知从何下手。

一天,正是我地定点定时交流日,我想把征签单拿出来让同修们签字。可同修们还没来几个,这时我就想到了先让自己的儿、媳签个字吧,就这样来到了儿子的店铺。正叫儿、媳签字时,店铺的其他人问签什么字,我就说一名炼法轮功的老婆婆,被警察绑架关押了几个月,还要判刑,他家人请律师作了无罪辩护,本应依法当庭放人,可是法院藐视法律,还要违法枉判,他的家人只好求得民众声援,望民众签字按上手印,要求无罪释放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望你们也声援正义签个名吧。他们说律师都说无罪还要判刑,这不是知法犯法吗?这样的字我们签,我们声援。世人的善举,好象师父在鼓励我往下做。

接着我到了儿子的隔壁店,讲清征签内容后,他们爽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按上了手印。紧接着我不间断的一个铺挨着一个铺的征签,店老板都爽快的签了字,也有的高呼支持。后来到一个卖钢材的店铺时,店老板一听说法轮功要声援时,就大声说:“法轮功的字我签。”当时她店里还有两个买钢材的顾客,她就主动介绍,叫她的顾客也签了字。

征签过程中,已经明白真相的人主动签了字,不明真相的人,特别是平时听不進真相的人,在这时借机把真相一讲,也签了字。

结果不到一个小时,一张征签单就签的满满的,一算六十多人。我拿到交流点上与同修们交流,当时我对征签在法上还是不那么理解。从名义上讲,是家属求得世人正义声援,所以我只打算在交流时让同修们签签字,认为多签一个名就多一个人声援同修释放。谁知到了儿子店铺时,众生善的举动使我看到了他们在选择未来。我不能自私啊!我应该给他们机会。师父用众生的行为鼓励我做下去,原来师父都给弟子铺好了路,我们只是在这个空间动动手脚而已。

其实师父早就讲了:“表现上我们求得世人对大法的支持,这是在人这儿表现出来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过来的。谁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扬了大法,他就是给自己未来开创了生命存在和未来得法奠定基础。”(《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同修C:正念清除毒害世人的展板

几年前,我为孩子的户口到某市学校办理,当到该校时,一眼看到校内宣传栏里有诽谤法轮功的东西。我第一念就要清除它,不能让它毒害世人。从表面看这个栏目用玻璃镶好了,还上了锁,在校园内不好动手。因当天事没有办成,晚上我只好住進旅店。進旅店后,我就坐下来发了很长时间的正念,一定要清除邪恶展板,并请师父加持弟子。第二天早上我忙着去办事,办完事后一出门惊奇的发现宣传栏目里诽谤大法的东西不见了,好象昨天晚上谁拿掉了,真是太神奇了!也让我又一次见证了正念的威力。

去年的一天,我骑摩托车带着妻子在县城办事,回家时出门不远,摩托车突然向左转弯,向一条乡村道上驶去了。因为事情来的突然,妻子惊叫:你这是怎么了?往哪走啊!我一惊,紧急刹车,当车停下时,发现身边的墙上有诽谤大法的展板。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让我来到这里销毁这个毒害世人的展板。此时正值中午,过往人少,我没加思考:毁掉它。两三分钟就把它拿下来了。

回家的路上想,怎么这么神奇,是不是师父在点悟弟子,当地县城各社区是否有同样的展板。事不宜迟,第二天我就迅速到县城各社区观察,果真是这样。师父要弟子做的,弟子一定不打折扣的做好。当晚我与同修交流,共同认为应该立即全部销毁。当时我们三位同修就来到了县城,進城第一个目标就是繁华路段,晚上十来点钟,过往行人车辆川流不息。有一同修说是否先做其它目标,我当时说反正都要做,没有选择,现在就把它做了。我叫同修在这里发正念,我就和另一同修去销毁展板。走到展板跟前,展板隔壁一家饭店还在营业,我就叫同修过去与他们自然攀谈,我在这边做。当我做时,因展板胶布粘的太紧,撕起来特别响。饭店老板听到响声后走了出来,指着我对我们同修说,他是你们一伙的吗?同修随口说是。说话间我已经把展板撕下来了,很自然的抱着撕下来的油布向骑摩托的同修走去,三人同行直达第二个目标。就这样,邪恶展板无论在玻璃箱内锁着、还是用油布粘贴的,都在很短的时间内顺利毁掉了。当晚共销毁了六块邪恶展板。零点后,我和同修们都安全的回到了家。

一天,我到一个镇上去办事,回家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我走到街道旁的台阶上躲雨。这时突然映入眼睛的是一幅诽谤大法的展板,看上去比平常的大两、三倍。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没有其它杂念,就是毁掉它。当时我站的位置对面就是邪党政府大门,大白天虽然下雨,可是大街上过往车辆行人还是不少,要毁掉这个邪恶展板一定要有纯净的一念。当时我立即请师父加持,世人看不到,邪恶见到自动解体。我就与往常一样,动作快如闪电,两分钟就把它撕下来了,然后很自然的把油布放在头顶上当雨具拿走了。

今年前不久,我家里养的猪突然不吃食了,我到县城去想办法。路过市中心时,发现一个社区的展板上有诽谤法轮功的内容,我同样第一念就是毁掉它。可是这个展板的位置在很窄的街道上,过往行人、店铺近在咫尺,我只好回家与同修交流。可是刚一到家,我家的猪又能正常吃食了,我突然悟到,是师父用这种方式在点悟弟子。当晚我与同修配合,智慧的把邪恶展板毁掉了。毁掉后,同修说从另一条路回家,结果在城内又发现了另一块邪恶展板,我们在很短时间内就顺便把它毁掉了。

其实在修炼中,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很多神奇事迹,只是有些同修可能没有在意。我们的修炼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只要我们在法上去悟,用正念去做,在任何环境下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做不成的事。

同修D:讲真相真的不难

我是一名年轻大法弟子,十多年的修炼中,摔摔打打,走过了很多弯弯曲曲的路,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才走到了今天。然而对浩荡师恩,我并没有怎么珍惜,只是从法中索取,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好好救人。

有一次,一位同修问我,你讲真相劝退了多少人,我说百多人吧。他说快十年了,才劝退这点人啊!我说,总是不愿意开口讲,又怕讲出来对方不愿听,不知从何讲起。他又说:你没有用心去讲怎么能讲好呢?其实你只要去讲,师父一定会帮你的。我一听,这话怎么讲在我的心上,好象是师父在点化我,看到了我的人心。我立即在心里向师父发愿:师父,我一定要放下这些人心,走出来讲真相。

一天,我在工地上收工洗手时,正好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也来到我这个水龙头洗手。我当时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给他讲真相呢。我终于还是脱口而出给他讲起了真相。我问:您也读了不少书吧。他说没读多少书,只是读了小学。我接着说:如果你小时候读书入过少先队、戴过红领巾,就退出来保个平安吧。他问:为什么退出少先队保平安?我给他讲了共产党迫害法轮佛法,天理不容,天灭中共,这是千真万确的。我也并没有讲很多话,他就同意退了。当问到他的名字时,他还有些顾虑,于是我立即送给他个化名“平福”,代表“保平安、得福份”的意思。我又叮嘱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连连说:知道了,记住了,感谢你,谢谢你。这时我们就分开吃饭去了。我在心里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给弟子讲真相救人的机会,就这样前后两三分钟一个生命就得救了。

这件事情使我认识到,讲真相并不难,原来难的就是那些怕讲不好、不愿意开口讲、怕世人不愿听的人心、顾虑心在阻碍。要做好助师救人的事,必须去掉这些人心。我想当我们堂堂正正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时,师父一定会帮助我们的。认识上来了执着心也在消减,心性也在随着提高,要开口讲真相的正念也在增强。师父真的时刻就在我们身边。随着我的心愿,近段时间师父巧妙安排有缘人到我身边,我都一一的给他们讲了真相,并给他们做了三退。但有的时候碰到了有缘人,在犹豫着,不愿讲的时候又想起师父的法:“对那一个人来讲,他能够明白真相、能够得救,实质上是一旦这个人得救了之后,他所代表的他背后的宇宙体系的生命全得救了。无量无尽的众生,庞大的体系,这么多生命都得救了”(《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大法的指导下,我放下了怕心、顾虑心等人心、私心,遇到有缘人还是把真相讲出来了,也是几句话把人家就劝退了,还叫世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放下了执着讲真相才顺啊!每当讲完真相,尤其是世人三退了,心中充满对师父的感激,对师父的慈悲救度难以言表,也为世人的得救而高兴,自己心中也感到很轻松,感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荣幸,也更感到肩负的使命与责任重大。我只是对能开口讲真相有了些突破,今后还需努力。

其实师父都给我们铺好了路。望那些同我以往一样还不能开口讲真相的同修赶快放下人心的执着,走出人来,时间真的不等人啊!

同修E:到公检法及政府部门去讲真相

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曾与大法擦肩而过。二零零七年,我在外打工时身体出现不适,我又把记忆中十年前学过的法轮功的动作无意中炼了起来,当时感觉身体有些舒服。后来早上我就到城市的公园里去炼了,就这样身体感觉非常好,这时我心里突然想到:我要学法轮功了。当时在外没有书,我就停止打工回了家。

其实那时我对法轮功一点也不了解,不过我的亲人中学炼法轮功的人很多,我就找他们要书看。一学方知得法太晚,恨当初失去机缘。可幸的是,在我身体遇难时师父的法身把法轮功三个字压入了我的脑中,使我在难中想起了法轮功的炼功动作。师父的慈悲使我再一次与大法接上了缘。

学炼法轮功不久,我的身体一切正常了,无病一身轻。只是这么好的功法,中共还在诽谤迫害,世人还在迷中,甚至有的人直接参与迫害,对大法犯罪。我是受益于法轮功,明白了这场迫害真相的人,怎么能不去告诉世人呢?我们应该堂堂正正的去讲清真相。讲真相中我只有一念,我出门遇到的一切人都是我讲真相的对像,希望他们的本性来听真相,并请师父加持。

这样,我的个人修炼就与正法修炼连在了一起,一得法我就出去讲真相,而且天天出去讲,天天出去发真相资料,我所到之处,他们都愿意听,都愿意看资料。我就是发自内心的愿意去讲真相,喜欢讲真相,就是生出慈悲心来了吧。

不久,我周围的村子都讲遍了,我就扩大范围的去讲,到周边集镇市场去讲,去发真相资料。特别菜市场人多,是我讲真相的好场所。一次,我到一个市镇菜市场大门口,大声喊:“愿意看法轮功真相资料的人过来吧!”有的人就过来了,但还不想拿资料。我就开始讲法轮功真相,边讲边说:“我今天带的资料不多,主要是带给我娘家去的,我从这里路过,顺便送部份给你们有缘人。”当我这么一说,他们怕得不到资料,就纷纷抢着要,旁边的人看到这里有人抢资料,都跑过来主动要资料,一下就拿光了,前后也就是一会儿工夫。这样的场面经常出现。多年来,我一直坚持这样做着,不知发了多少真相资料,三退了多少有缘人。我在这里不细讲了,我只讲讲到公检法部门去讲真相的一点经历和体悟。

前几年我地有位同修被绑架关押了,同修们都采用各种方式去营救,当时我也投入其中了。我除了发正念加持同修外,就是直接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去讲真相要人。正念一出,我就和刚得法不久的丈夫说:“你骑摩托车送我到公安局去一下,我要去那里讲真相。”他二话没说,就送我到了公安局。我一進公安局大院就直奔国保大队去,当我一到国保大队办公室时,看到国保大队长正坐在办公桌旁,我就说:某某队长,还认识我吗?他说不认识。我说:你去年绑架了我,你忘记了吗?他有所思,显的紧张,忙问:有事吗?我说:你忘了啊,当时抢走了我的MP3还没还给我呢。他说这事不该他管,MP3放在仓库他没有钥匙。这时我顺便讲起了法轮功真相,并说:你们又抓了好人,望能及早放人,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再迫害好人,我真的只是为你好啊!他说他作不了主。随后我又转过话题说:请你把MP3给我吧。他随口说明天来吧。我说那好。他又接着说那就后天来吧,我说后天一定来。

第三天,我没跟丈夫说,就一人直奔公安局去。一進公安局大门,看到国保大队长开车出去了,我没有动心,直奔他的办公室去了。我在他的办公室坐着等他,不一会他回来了。我忙给他说把MP3给我吧。他随即带我到保管员去拿钥匙,当时他表现得很听话,好象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随后我同他一起進了仓库,仓库里放着很多师父的大法书与法像,我一進门就拿了两本大法书和一张师父法像放到了自己的胸前,还边说:你们做了多少坏事啊!把法轮功学员的书都抢到这里。他没有答我,还到处在帮我找MP3,因他没找到,就对我说,MP3没在这里。这时我又看到一本《转法轮》,我就直接说:我要把这本法书请走。他问我拿去干什么,我说拿去学呗。他没有做声,随着我一起走出了仓库。这次我堂堂正正的从公安局仓库拿回了三本大法书和一张师父的法像,并安全的返回到家。

去年,我地又一同修遭迫害,由于时间过长,所谓的案件由公安局送到检察院,又送到法院,在这个过程中,我都一一去讲了真相。当我到法院去讲真相要求无罪释放大法弟子时,他们却说做不了主,意思要我找他们的上级,到县政法委去。随后我就到县政府去找政法委书记,结果没有找到,回家后我就以自己的真实姓名给政法委书记写了一封劝善信。第二天来到他的办公室,还是没有见到政法委书记,我就把劝善信交给了他的办事员,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让他转交给政法委书记,随后我走出了县政府大院。

多年来的讲真相中,我只是按照师父的法去做,救人没有选择,诚心的为他人好。我能够多次堂堂正正、正念正行的去公检法政府部门讲真相,我悟到只是自己发自内心纯净的一念符合了大法的要求,旧势力是动不了的。师父早就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望所有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助师正法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吧。

同修F:放下自以为是的观念 修去各种人心

我是县城内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在十多年的正法修炼及反迫害中,在师父的呵护下,坎坎坷坷的走到了今天。其中展现了大法弟子在助师救度众生中的许多神迹,证实了大法。

可是我在修炼心性方面总是有些欠缺。由于在常人中养成的自以为是、自以为对的观念,在多年的修炼中还没有意识到这是必须要去的人心,而把自己认为的对当成了理。当自己认识的理受到排斥或与人发生冲突时,就去理论、争辩,甚至争斗,极力维护,不由自主的把这些行为当成了维护真理,放大着人心还不知错。所以在与同修相遇、以至集体学法交流中,时常出现争论,甚至矛盾激化。

一次在小组集体学法的时候,一位同修读法时一个字发音有异,我听后觉得这个字的发音偏离了法的内涵,就立即给她指出,可是有一同修说这个字她读的是普通话音。由于我们平时学法读的是方言,我就说其它字读的是方言,怎么这个字读的是普通音呢?我认为纠正这个字的读音是在维护法,就要求同修们共同维护,可是同修们都没有这个意思,甚至为其辩护,这一下我的人心上来了,控制不住,就与同修们争辩起来了,自以为对,就把这些行为当成了“维护法”。

在自以为对的认识中,根本看不到争辩是维护自我的人心,这颗维护自我的人心被旧势力利用,间隔着我与同修们,慢慢我就看不惯同修的言论与行为了。当看到有的同修讲真相讲的少时,就瞧不起同修;在集体学法时,自己少读了几段就心里不平衡;看到同修们读完法后离去晚时,就猜疑同修们想背后议论我,怨恨的不行。直至有一次,听到有一位乡下同修在盖房时,跟常人发生了一点矛盾,盖房出现了阻力。我觉得应该帮助同修,就把这件事在小组学法时提出来要求交流一下。可是同修们说这是学法的时间,意思这个时间不能交流,我看看协调人也没有交流的意思。这一下自以为对的人心又上来了,极力的与同修们争吵,而且争个不休,理由是他们连同修的困难都不帮,还算什么修炼人呢,就认为他们都偏离了法,对的没有人支持。当即气愤的说:你们的学法小组我不参加了,我就在家里学。就这样我离开了学法小组。

在自以为对的观念掩盖下,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去向内找。一天突然想起了乡下的一位同修,自认为这位同修法理比较清晰,我去与他谈谈这件事,也许还能帮助学法小组的同修集体认识错误呢,带着这些心来到了这位同修的家里。一见到同修时我就说要与你谈件事,同修祥和的说你讲吧。我带着委屈不平的心把上面发生的事都一一的讲了,而且越讲越生气,同修平静的听着,没有插话。当我讲完后,同修说你还气吗?我听后好象触动着什么,笑了一下,没有做声,还正等待着同修肯定我的对,希望正的得到支持。可是同修说:往往我们的争论都来自各自认为的对,争论中在维护着自我,还自以为在维护法,其实放弃争辩向内找,去掉人心与执着才是真正的维护法。我开始了思考,真的是我有问题吗?同修接着说:“任何理由下的争论与维护,都是人心与执着,都是我们修炼要去的,这件事情的出现,不是我们向内找提高的过程吗?怎么分对错呢,这可能是师父的安排,我们要珍惜啊!其实你经历的事情,使我看到了我平时难以察觉的自以为对的人心,才出现了经常与家人争论。我们要共同去掉这些人心啊!同时应该好好谢谢师父,这里我也同时感谢你,你回家后静心多学法吧,一切都在法中。”

我与同修交流了很多,回家后就是静心学法,什么也不想,把自己溶于法中。我的脑子慢慢变的空了,洪大的法理把自以为对的人心变的渺小什么也不是了。以前发生的事就象没有发生一样。

到了小组学法的日子,我就自然去了学法小组。当我一進学法小组时,同修们都在鼓掌,整个环境都变了,同修们那祥和的场面感动得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只是刚刚分清这些人心,决心要去掉它,可是师父就在给我拿掉了。修炼中向内找,真是太神奇了,太奥妙了,放下执着一身轻,真是幸福。我深深感谢师父的慈悲,同时感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希望和我有同样执着心的同修,赶快放下自认为的对错,精進实修,同化法,真正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听师父的话 多救人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到乡镇、农村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