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我和孩子们的故事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也许,久远的历史就是这样安排的,我今生要扮演老师这个角色,所以和孩子们有着特殊的缘,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有着许多故事。

破除邪说 改变观念

我的专业是中文,几十年来,传统文化的精髓都被视为“大毒草”遭到批判和焚毁。从小到大学的是强加進去党文化的东西,学生教材里仅有的几篇古诗文,也是邪党的注释和解读。在分数决定命运的指挥棒下,精美的文章也被分解成一道道答题,文化的内涵毁尽无存。

有一段时间我非常苦恼,不知道怎么教课才对,按照常人那样去教课,明知道是在害孩子们;按照大法的理念来讲,这种体制不允许,和升学考试对不上,苦恼徘徊。学法中,师父的法使我轰然猛醒,自己的历史使命是救度众生的,让人认识神,理解法,从而得救。

师父给我启示,大法赋予修炼人智慧,使我逐渐的学会了对教材的随意所用,除了必须掌握的基础知识外,从不同角度都能插進去传统文化的故事和大法的内涵,这也是孩子们最爱听的。那一篇篇课文,一次次习作,学生每天的日记,成了我们最好的交流方式,都成为我纠正变异的观念、潜移默化的灌注大法内涵的契机。课上练习,学生习作时,我给他们发正念,让大法的威力与内涵,打开了学生们封闭的思想,开启了先天的本性。

师父说:“空气微粒、石头、木头、土、钢铁、人体,一切物质中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古代讲五行构成宇宙中的万事万物,也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1]

经过一段教学,我的学生们普遍相信神佛的存在,接受宿命、轮回因果、善恶有报等理念。学生们悄悄的告诉我:“老师,我有过元神离体的经历。时空穿越的体验太神奇了!”“哇!我的那种现象原来是宿命通功能”等等。大法也打开了他们封闭的思维,有的学生在日记里描绘:老师是仙女,在天上飞。

学生临毕业之前,我被警察绑架了。面对这场迫害,孩子们的态度非常正面。几年后,再见到他们时,做“三退”都很容易。

我被非法关押后出来,学校不让上班,我就开始在校外、在家里给学生讲课。在家里上课最方便了,讲到什么,随手拿下书架上的书看看,一起上网找找,神是怎么创世纪的,古人怎样修行悟道的,名人是怎么转生,古代的预言是如何应验的,传统的饮食、服饰、绘画、诗文、建筑等等等等,是如何体现神传文化的,在大量的、多方面的、多渠道的获取到了从学校未涉及到的东西方神传文化后,孩子们思想观念开始发生改变,无神论、進化论、唯物论的毒害开始褪色、疏松、溃败、解体、蒸发。

课后班的课,我都自选教课内容,然后编辑整理,印成单页,发给孩子们。有个男孩儿小胖,在学校班级发言很有见地,老师问他这些知识和见解从哪里来的,他就告诉是课后班老师讲的,还把我发给他的讲课单页给老师看。从那以后,每周一上学,班级老师都向他要我给的教学资料,然后在班级里讲,全班学生受益。这样,我每节课准备的就更用心了。一周日,小胖一進屋就跟我学:这周生物课,老师讲進化论,他上课时就把我讲到的史前文化的例子都搬出来了。这一下班级开锅了,同学们把自己从不同渠道读到的事例都端出来,结果是全盘否定了進化论。下课了,老师用一句话做总结:進化论,可能——不存在!

让孩子们认识大法

我教学生,一上来是儒释道神文化一同铺开讲,学生们一下触到神传文化的本质——信神、修炼,耳目一新,思维马上拓宽,而且兴致盎然。我喜欢上课时家长们跟着听,他们都觉的很新鲜,记笔记比孩子的都认真。

《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发表后,我就用这些教材在课后班上讲。内容中处处是对比:神造了人并珍视生命,邪党邪灵屠戮生命;儒释道文化教人超凡入圣,返本归真,共产理论反宇宙反人类使人成为魔鬼;佛道神智慧无量、法力无边,现代科学狭隘肤浅还在破坏大自然;真善忍教人修心向善道德提升,假恶斗使人堕落走向地狱深渊……比较中,学生、家长自然就分清了正邪、善恶、是非、真伪,清除了变异,归正了思想。这些解决了,正面认识大法做三退是很自然的事,而且是真明白。

有了神韵晚会光盘后,我就以欣赏艺术的名义在课上领着孩子们看。初中高年级和高中学生就让他们把光碟拿回家看,下次上课检查看没看?看懂没有?明白了什么?这样,一些孩子已经在按照大法法理做了,也有学生跟我借《转法轮》看,看完之后把书贴在心口,郑重的说:“李洪志师父,是我师父啊!”

路平(化名)是我在学校任课时一个学生。家长为了她考取好的高中,四处去求去拜,结果招来了不好的东西;然后又四处去找解决的办法,结果越来越糟。那招来的死魂灵跟着她、吓唬她,下晚自习,走到哪路灯都不亮,哪层楼道里都有那个影子。孩子吓坏了,家长想尽了办法都摆脱不了。有一天路平妈妈突然到我家,说孩子现状,什么办法都想了,都不行,孩子的姥姥炼法轮功,出主意来找我。我告诉家长:我解决不了,只有我师父行。我让她把求来的东西,不管是摆的、贴的、挂的都扔掉。然后我们约好时间到她家,让孩子从姥姥那拿来《转法轮》,读“附体”这一节,她读了两段,就说头疼的不行了。我让她坚持读,她读了两段,又疼得停下来,就这样读读停停,一直读到最后,路平一下站起来,非常精神和兴奋的说:“我好了!”附体清除了,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她抱着《转法轮》,高兴的在屋里直转圈,要回家读完,说:“从现在开始,我已是道中人了。”后来她跟我讲,她在同学中讲大法好、批无神论,谁要有反面的认识和言论,她一律能“摆平”。我相信大法赐予她的力量和她的正念。就这样,孩子考大学、读研生,最后到美国大学教课,还获得当地荣誉市民的称号。

有一天晚上,接到一位家长电话,原来她就在我家楼下,希望接我到她家劝劝儿子。车上她告诉我:希望孩子功课好了更好,就不断的絮叨,孩子不听她话,对妈妈的加码很厌烦,娘俩儿老吵架。于是他爸爸就躲出去,大半夜不回家,夫妻俩又开吵,家里乱的快打成圈仗了。我就给孩子讲“真善忍”,讲关于孝的故事,善解人意,理解母亲,要做到恭敬孝顺,这是一个人善良的最基本表现。又和他妈妈讲“真善忍”的内涵,讲古人的教子方法,让她找位书法好的,写个“忍”字贴在儿子书房门上,时时对照自己。娘俩都照做了。过了十来天,她打电话告诉我:“老师啊!真好使!我一要進儿子书房,先看看那个‘忍’,把心摩挲平了,儿子也不烦我了。我家平静了,他爸也不出去了。”

我被劳教所非法关押时,一到放学放假了,狱警们会把孩子接来让我上课。这些孩子最可怜了,家长是邪党的“暴力工具”,学校里接受的是邪党的谎言。孩子们奇怪的询问我为什么被关押,我给他们讲为什么修炼大法,江泽民为什么诋毁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启动了孩子们良善的本性,他们都一致的要求让当警察的家长把我放了。一次,有个孩子见到我后惊奇的说:“老师,我认识您!”我很奇怪,在哪里?什么时间?她说:“电视上,教育台,您给讲课!”什么时候的事啊?“现在,就是现在呀!”我真是哭笑不得,那是前两年教育台给我录制的教学系列讲座,播放的面儿很广;现在我在魔窟里被迫害,教育台还在继续播放。很自然的,教课中,我把该讲的真相都给孩子说了;她把疑惑的都问了。她跟家长要求:“妈妈,放老师回家,她应该在讲台上给我们上课!”过年过节时,这孩子还特意送水果、糕点给我,告诉监号的号长看着不许别人动。孩子们啊,但愿他们能保存好自己善良的本性。

救人的智慧由法而生

在家上课讲真相,突出克服的是怕心。就在家里,派出所和街道又不断的骚扰,真是一层层的放啊!

开始,每个新来的孩子,都是家长领着先聊一聊。我就抓住这个机会讲真相,把自己修大法被迫害的情况告诉他们,大部份学生都能留下来。一次遇到一位妈妈领着孩子来,一聊,孩子爸爸是看守所医务科科长,我又在那被关押过,我告诉他们不能迫害大法弟子,要善待这些修炼人;还有一位家长是国安的,他很认真的听我讲真相,我问他:“能理解吗?”他说:“从我个人来讲能理解,从工作角度——”他摇了摇头。虽说没有引来安全上的麻烦事,但这两个孩子都没来上课。人不来,怎么救啊?!

后来我就改变了方式,先留下来上课,真相慢慢的讲。每一堂课上,在教授知识的同时,都有目地的转变什么观念,破除什么谎言,教给什么理念,确立怎样的思维方式,等等,因人施教,遇物教储,随机灵活。

课外班上课,人很杂,孩子们也不熟悉,不好开门见山直接讲,我就想办法,有时提前到一会儿,在大门外、走廊上、教室门口放上不同资料,学生们肯定收的到。我就用意念支配他们:看!念!传!真听话呀!孩子们到教室先摊开看,一边看一边大声念,资料不一样,就抢着换着看,接着就议论开了。我在中间插几句,讲课的时候,再敲几句。神传文化的内容就可以讲的充分些,以古喻今,以古讽今,揭露邪恶自在其中。不漏身份,随意来谈。我让学生们把资料收好,得交给家长、给老师,让他们看看,不明白的再问。这样一份资料的作用可就大了。

有个小班就十个课时,抓紧时间将真相内容溶在讲课中,有的孩子明白了,退了团队。最后一节课怎么讲好呢?我一下想起师父讲法,九堂课后是答疑,让学生们把要解决的问题都提出来。我发正念,他们真听话呀,什么都问了:真有神吗?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外国有法轮功吗?……整整讲了两个小时,有不明白的地方他们就问,真是说了个透,剩下的几个孩子也退了。

小学六年级思想品德教科书中,有刘思影躺在病床,缠着纱布,被记者采访的插图。由于自焚伪案被揭穿,近几年书上做了手脚,把缠纱布的胳膊涂成肉色,胳膊粗粗的,一看就是涂改过的。我把两本书拿给学生看,不用说什么,自己去比较。孩子们一下就明白了:“这不是骗我们吗?”“手段太拙劣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呀!”“我们还什么事儿被骗了?”话匣子都打开了。

我不知给孩子们讲过多少次我的故事:小时候戴着红领巾,六一儿童节在队旗下信誓旦旦:台湾儿童都象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冻死饿死在街头,我长大了一定救台湾儿童出水火。孩子们乐了,他们知道这是假的,都说:老师,你上当了!被骗了!太傻了!我说:你们现在和我小时候一样啊,也在上当、受骗,而且骗子是一个。谁呀?下面的话就可以敞开说了,从雷锋、周扒皮、刘文彩……到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自焚……真相摆在面前,人的本性应该的选择一目了然。

愿得救的生命发光

为了使更多的学生听到真相,相当一段时间,我采用了邮寄信件的办法。各院校通讯录、各类刊物中有好多准确的人名地址邮编,从幼儿园老师到大学讲师教授,各类学校,不同年级的学生,分批分期的邮寄不同的真相资料。我把握的原则是,以老师为主,尽量顾及边远地区、沿海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和大法弟子少的地区。信件尽量寄到学校,一封真相信就能使一个班级都炸开了。信封背面再注上“阅后转交某某学科老师”,这样一个教研室的老师都知道了。

写信封时,不同的信封、不同的书写笔迹,多种笔色、各异的邮票图案,再把省份地市叉开,这样一个信筒投递七八封信不重样,一天能发出七八十封信。最紧张的时候,路边的信筒拆掉很多,跑好远才能找到另一个信筒。邮局里,警察便衣站在信筒边上看着,大大方方的投進去,邪恶根本看不到,只感到邪恶蠢的、怕的太可笑。邮寄信件心态纯正,能反馈回来的信息都说收到了。

一次女儿给所在大学院里的领导老师写信,没注意笔迹的变化,结果让办公室核对笔迹发现了。女儿被叫到办公室,负责老师追问此事,女儿就给老师讲真相,讲着讲着女儿哭了,说:“老师,我是为了您好!”老师感动的一下抱住她,提醒她注意安全,就把这事压下去了。

救度中,我发过一念:让得救的生命发光!这些明白真相的学生把其他同学找来,“听听,听听这位老师讲的,接受接受这些思想”。学生变化了,家长很感激,找我诉说婚姻的苦恼,我讲大法善待他人的态度,古人的婚姻观念,她感到心里很敞亮、很舒服,也办了三退。

老学生把自己的孩子送来听课,明白真相后,把供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扔了。

一个学生家长是接触过大法的,迫害后全放下了。每次送孩子来听课,我都从不同角度跟她讲。她都明白了,但对师父在宇宙最后时期来救人理解不了。我就想,求求师父点悟点悟她吧,让她做个梦吧。果然,周三打来电话,说她做了个梦,电话里不好说。周六一到家,急不可耐的学起她的梦:在宇宙中,无际的星系中,黑黑的一片,远处亮起光点,越来越近,师父坐着莲花飞过来,太真切了!太真切了!她什么都信了。

师父正法走進了第十五个年头,变化多大呀!记得迫害初期,每到学生间操时,我就独自上到最顶层楼,站到窗口朝下看:一操场的孩子啊,近万人,被欺骗、被毒害、被毁掉,可我又无能为力救这么多人:中国大陆几亿孩子呀,怎么救啊?痛苦中我默默的流泪。十几年啊,走过来了!师父的慈悲,大法弟子的不懈努力,邪恶在灭尽,众生在清醒。

谢谢师尊!弟子所记述的只是启航前和孩子们的故事吧,故事的尾声也一定会演好。

谢谢伟大的师尊!代孩子们谢谢师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到乡镇、农村讲真相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珍惜集体环境 做好三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