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中走向神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因祸得福 如饥如渴学法

我是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喜得大法的新弟子。当时我丈夫得了绝症,医生说他只能活一至三个月。我当时是抱着救他命的希望走進大法的。因为我家兄弟修炼法轮功,他的家人得绝症,炼大法后病好了,让我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当我看了一遍《转法轮》后,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返本归真!从那起,我和丈夫每天如饥如渴的学法。当我看到师父《洪吟二》<梅>里“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这句诗时,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我明白了自己是谁。我们开始炼功时,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上来就双盘,忍痛坚持了一个小时,当时丈夫盘腿忍痛炼完后,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我到现在每天两小时炼功基本没有间断过,知道自己得法这么晚,一定要加倍努力,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七个月后,丈夫还是因为各种原因离我而去了。当时我并不悲伤,对着师父的法像说:“毕竟他是得了法的生命,一定有一个很好的去处。”但他走后,对我救度众生也是一个考验。因为我们家的亲朋好友都对我说:“如果他病好了,我们也炼法轮功。”旧势力就不给那么多人得法,就把他的肉身拖走了,他走后我的心很平静,在家静心学法,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和四本师父的各地讲法,用一个月时间通读了三遍《转法轮》和三遍师父各地讲法。使自己对大法从感性上升华到理性上来了。

洪扬大法 救度众生

通过一个月的静心学法,使自己真正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救度众生!从那天起,在老同修的启发下,给自己定下了每天三退人数必须在三人以上。先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三退,刚开始抱着为完成任务去做,真相也没有讲到位,认为一讲大法世人会不同意三退,所以想先把他们退了以后再去讲大法。以后通过同修交流,认识到要想更好的救度众生,自己必须做到实修。在众生面前一言一行都要在法上,一定要让众生从我们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使众生都喜欢跟你来往。

记得几年前,老同事向我借了一万七千多元钱,给她侄女去还债,说好到时归还,但是到时还不出,拖了一年多时间还是没有归还,最后我把这颗心放下了,也不要这笔钱了。老同事很感动的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从此她也走進大法修炼,同时把她侄女也救下了。我想在利益与救人面前,我一定选择救人。

以后通过不断的静心学法,自己的容量在不断的扩大,慈悲心也越来越强,都把世人当作自己的亲人,因为天下人都是师父的亲人。有时错过救度或没有三退,自己感觉太难过了。回家后就学法再找自己,找出一大堆“心”,急心、完成任务心、怕心、做事心、欢喜心、争斗心、烦心、就发正念去掉它,自己觉的空间场清亮了许多。知道师父为弟子清理了许多败物,也明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自己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踏踏实实的去救人,每天劝退三个人,一年下来也能劝退一千多人,几年下来大约也劝退了五千人左右了吧。

去年下半年,在我居住的地方,邪党人员拉起了一条五米多长的邪恶横幅毒害世人,我看到后很震惊,心想:一定要把它清理掉,不允许它存在。并求师父加持,最好明天早晨下大雨。到了第二天凌晨三点四十分起床,发现真下起了大雨!

我炼完了功,发完了六点整的正念,穿上雨衣出发了,一路骑车发着正念,因为冬天很冷,路上行人很少,到那儿把车停在远处,走到横幅那一头,用剪刀把它一下剪下来,边走边绕起横幅,走到另一头也把它剪下来,然后装進事先准备的尼龙袋里,收紧袋口后把它扔到树林里边就完事了。前后不到三分钟就骑车回家了。也没感觉怎么怕,因为心里明白自己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师父时刻在保护着弟子。

今年五月,我地几位同修在边缘山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而被绑架進看守所。当时我虽然也去了当地派出所和看守所讲真相,但人心太重,没把真相讲到位。我从中看到了自己为私为我的心。通过学法后,我想,当地的大法真相资料发的并不多,大多数世人还不明真相,一定要让那一方众生明白真相。于是我就去那里住了近二十天,每天出去散发真相小册子,面对面劝三退,每次购物都用真相币,当看到师父肯定真相币作用的法后,我就在二十元以下的钱币上每张都手写真相短语,让它在众生手里流通,让世人了解真相。那些天正好是夏日,气温高达四十几度,上午出去,下午也出去,有时晚上也出去,每天抱着一颗慈悲的心,一切为了救度众生。听师父的话,在法上最安全。一路发着正念,碰到任何事情第一念想师父,想大法,也就没有怕的感觉了,这样邪恶也就解体了。

实修自己 走出自我

从去年起,我参加了当地的集体学法,同修们都比学比修,提高的很快,原来没走出来的同修也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了,大家互相配合,讲真相劝三退都很精進。特别是学了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放下自我》对我的启发很大。这些年来,我发生了几起骑车与路人碰撞的事,总认为每次被人家碰撞了也没叫他们赔,而且都把他们劝退了,心想一定是师父安排的该救度的有缘人,所以也没仔细去思考。然而在最近一次与路人碰撞中使我惊醒,因为师父教我们遇事一定要向内找,一找真的吓一跳,原来我已经养成了骑车总是逆向行驶的坏习惯,总要贪快图方便,这本身就是为私为我,没有为他人考虑,总认为自己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别人都要为我让路。其实师父要我们修成先他后我的生命。所以一次次都在点化我。

记得有一次,头撞在地上起了个大包也不悟。等到家里露台上的自来水龙头大漏了,我才静下心来向内找。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为私为我,其实我们不管是不是做大法的事也要把基点摆正,不要以为师父和护法神在保护我们就可以不注意安全。这不是把大法当成保护伞了吗。多么大的执着呀!把他挖出来,发正念去掉。从那以后我总是遇事第一念想别人,把它养成习惯,修成一切为他的生命。

还有一次在集体学法时,和同修交流,表面上我好象为了让同修提高,但讲出的话有高高在上的口气,自认为法理清晰,修的好,总看同修的不好处。后静下心学法,自己觉的不对劲,赶快向内找,吓一跳,自己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执着心、显示心、欢喜心、居高临下的心、看不起同修的心、自以为是的心、妒嫉心、要听好话的心、不愿被人家说的心、好奇心……其实所有心的后面有一颗最大的、执着自我的心。“自我”是一切执着心的根,我一定要把它挖出来。后在一次集体学法中把自己的所有执着心讲出来,把它曝光,再向同修认错,自己感觉轻松了许多。

通过以上两件事,更使自己進一步明白了“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的法理。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同修们所讲的大法中的神奇事我都相信。我感觉自己“信”这根神经特别强,我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对师父和大法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师父说:“心中有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2]我每天做好三件事,心中充满快乐。

师父就在我身边

通过不断学法,我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师父安排让我在这正法到了快结束的历史时期得法一定有原因的。当时本地家庭资料点很少,我与老同修商量交流,也想开一朵家庭资料点的小花。于是在老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上明慧网、打印《明慧周刊》、真相小册子、单张,刻录真相光盘、神韵光盘,后又开始打印大法书。我基本上是自己進耗材,与老同修单线联系的,所以也比较安全,资料点一直能平稳走到今天。下面举几个神奇的例子:

有一次要搬运法器,在夏日的中午,站在马路边等出租车,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也没有看到一辆车过来,才知道这条路上根本不会有出租车的,因为这条路上平时很少有人的,怎么办?马上心存一念,求师父帮忙,刚一想在很远处就出现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给司机做三退后,就问他:你为什么会走这条没有什么人的路呢?他说自己也不知道会突然想起去那个地方,所以走了这条路。我一听什么都明白了,是师父在帮弟子,心里只有感恩。

再有一次,做资料打印机出现异常,我先修自己找自己,找出存在的执着心,再与机器沟通,都能很快解决。因为它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都很听话。在邪党的奥运期间,有一次上不了明慧网,我先发正念,再找自己,最后求师父加持,就平稳的上网了。

这些年来在老同修的配合和帮助下做出了师父的《转法轮》大约有六十本左右,师父的各地讲法约有八十多套了。解决了本地同修没书学法的困难。只要同修需要,我会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各种真相资料和光盘提供给同修。有时候同修急需要资料,我会连夜不睡觉把它做出来。

自己明白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师父能让我承担这个责任也是我的史前大愿,所以是必须要做好的。一切为大法让路。有时我边做大法事边流泪,知道是明白的一面在哭,这是感恩的泪水,用尽人间的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通过这几年的修炼,弟子感受万千,在此弟子叩拜师尊,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是伟大的师尊在为我们承受一切,没有师尊的承受就没有我们的一切,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弟子一定真修,实修自己,真正从法上提高,放下自我,圆容整体。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仰望师恩,弟子无以回报,唯有精進!再精進!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不为情动 众生得救
当日后一篇文章: 云南第一监狱迫害方征平致死 阻挠律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