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苦难中的童年岁月(一)
黑龙江省遭中共株连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综合报道)

提要
一、失去父母的孩子
二、强制辍学的孩子
三、无家可归的孩子
四、被绑架关押的孩子
五、精神受挫的孩子
六、被迫害致死的孩子

“儿童”是一个多么天真烂漫的字眼儿,他们热爱自由、生性顽皮、无拘无束、活泼可爱、睁开眼睛一天都是笑,孩子给这个世界给每个家庭平添了多少快乐和愉悦……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儿童享有四项基本权利:生存权 、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和三项基本原则: 18岁原则;无歧视原则;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作为“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缔约国的中国,中共当局不但没有兑现它的承诺,反而利用手中窃取的权利不断的加害于合法的公民,对这些公民的孩子也绝未手软过,剥夺了他(她)们的所有权利,中共的罪恶达到了令人发指、罄竹难书的地步。

一九九九年七月,容不得好人存在的中共暴政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千百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监禁于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和洗脑班,遭种种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也因此遭受了这场空前的劫难。十四年来,据明慧网曝光的迫害案例中近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众多孩童因此失去父(母)而成为孤儿;众多孩子因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学籍或与父母一同被非法拘禁或流离失所;或因父母被拘禁、流亡而无人抚养和照顾,使他们成为新世纪的中国孤儿,有的甚至含冤而逝。

在这场迫害中,黑龙江省就有数万个法轮功修炼家庭遭受着这样的迫害,我们仅列举有限的一百六十余个家庭的孩子的遭遇。

一、因迫害失去父母的孩子(七十三例)

1、大庆市法轮功学员王克民之子

爸爸王克民,是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教师。为坚持修炼大法,几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关押。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孩子六岁),王克民的妻子受到很大刺激,精神恍惚后死于车祸。二零零三年,被迫流离失所的王克民又被中共恶警绑架,当晚就被酷刑迫害死了,九岁的孩子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

2、董文佳,十五岁,双城市单城镇政久村法轮功学员董连太女儿。

文佳的爸爸董连太,被非法劳教迫害。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四、五个警察,随车将被摧残的生命垂危的董连太,急匆匆送回其所属的单城镇。一个警察说:赶快放你回家,今天晚上怕你都活不过去。回家只八天,董连太就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董连太疑似被劳教所恶徒灌入或注射有毒物质发作而死亡。

3、哈尔滨红旗乡法轮功学员郭士军的女儿

五十二岁的郭士军,二零零四年二月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双城市公安局绑架(女儿五岁),后非法关押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期间遭受劳教所电刑、铁椅子酷刑,历经一年的酷刑折磨,奄奄一息时才被送回家,八天后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九日去世,遗体青伤瘀紫,惨不忍睹。还不懂人间冷暖的女儿六岁已然失去了父爱,成为遗孤。

4、秦荣倩、秦海龙,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秦月明的女儿。

父亲秦月明、母亲王秀青和姐妹一家四人皆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父母遭受中共迫害时,秦荣倩十二岁、秦海龙十岁,后父亲被非法重判十年,二零一一年在佳木斯监狱被迫害致死,母亲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多,姊妹俩在没有父母呵护的日子里多次流离失所。

5、谭恩飞、谭恩龙、谭玉秀,双城市韩甸镇红城村法轮功学员谭成强的孩子。

一九九九年起,谭成强被非法关押、劳教,二零零三年五月被当地恶人和610歹徒绑架进第二看守所,在被劫持期间遭野蛮灌食,造成肺部积水、糜烂,七月十九日含冤离世。那时小儿子谭恩飞七岁,大儿子谭恩龙十岁,女儿谭玉秀十三岁。谭成强被迫害致死后,他的妻子因过度悲伤整夜睡不着觉,白天还得干活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一家人的生活在悲伤、恐惧中,警察还时常到家骚扰恐吓。

6、孙甜甜,女 ,一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徐红梅、孙为民的女儿。

甜甜才八个月时,妈妈徐红梅就被非法抓捕,不久之后爸爸孙为民也遭迫害,被非法关在齐市泰来监狱。二零零二年四月,妈妈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并超期关押。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妈妈被迫害致死。甜甜只有九岁,她天天期盼着有一天能见到想念的爸爸妈妈。

7、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法轮功学员杨海玲的孩子。

妈妈杨海玲被密山第一看守所关押遭受了无法形容的酷刑折磨,当她在看守所监室晕倒后警察不予理睬,送到医院仍然是迫害,下午就通知家人看遗体,家人发现人杨海玲尸体很多旧伤痕,在冰棺里存放了十个小时人身体还有正常人的体温,可见中共邪恶至极,人没死就被冷冻在冰棺里。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号杨海玲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六岁。

8、双城市法轮功学员肖亚丽的一对龙凤双胞胎孙日,孙月。

肖亚丽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六日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恶徒插管灌食迫害致死,前后仅仅十天的时间,留下一对年仅五岁的孩子。肖亚丽被迫害致死后不仅她全家每天痛不欲生,邻居们都为这么好的人被害死而纷纷落泪。

9、孙玉博,女 ,桦南林业局法轮功学员孙继宏、袁和珍之女。

父亲孙继宏原是桦南林业局公安派出所所长,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北京丰台区玉泉营立交桥处,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被酷刑折磨致死时,孙玉博五岁。她的母亲袁和珍是桦南县工商行桦南林业局储蓄所的储蓄主任,几次被绑架关押,酷刑折磨,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不幸去世。

曾祖母何贵芝,在孙儿孙媳被迫害致死、状告无门的情况下悲伤过度、双目失明,不久含冤去世。外婆也因女儿和女婿相继被迫害致死悲伤过度离世。

10、任元:男,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吴玲霞的儿子。

吴玲霞是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七日被佳木斯西格木劳教迫害致死,离开了她年仅十几岁的孩子和她已过七旬的双亲。当时任元十三岁。

11、潘永侨(壮壮) ,男 ,五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潘兴福及张丽的儿子。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壮壮一家人去北京上访。壮壮和父母被非法关押到双鸭山驻京办事处窄小阴暗的地下室。那时壮壮才几月大,没有奶吃,整日哭叫,嗓子哭哑,多日无法排便,七、八天后,嘴全烂了。这段黑暗的日子之后,壮壮就再没有和父母一起生活过。

爸爸潘兴福在从北京回双鸭山的途中摆脱邪恶的迫害,奶奶被绑架,妈妈抱着壮壮走上了流离失所的道路。二零零一年五月,爸爸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二年妈妈和奶奶相继被绑架,家中只剩下三岁的壮壮。他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可怜的孩子常常自言自语道:“要是爸爸妈妈都在家多好啊”。

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潘兴福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致死,壮壮才五岁。

12、吴英奇

爸爸吴月庆是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两次遭绑架,二零零零年第一次非法关押九个多月,那时吴英奇六岁,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终被迫害致死,家曾被警察四次非法查抄,姥姥姥爷也被带走做人质。年幼的孩子被送进佳木斯市孤儿院。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吴月庆被迫害致死,吴英奇十三岁。

13、哈尔滨五常市红旗乡拉林镇西黄旗村法轮功学员张延超、关英华的女儿张丹丹。

父亲张延超在哈尔滨公安七处被酷刑折磨,器官被全部摘除。恶警惧怕丹丹的母亲状告其恶行将其非法劳教,当时只有十二岁的丹丹也被恶警追捕,孩子在奶奶的带领下无处藏身,最后远走他乡保住了性命。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张延超被迫害致死,张丹丹十二岁。

14、双城市团结乡富国村法轮功学员赵广喜的儿子

父亲赵广喜被迫害死,母亲被劳教迫害。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赵广喜被迫害死时, 儿子十一岁。

15、臧浩然,臧浩童,双城市法轮功学员臧殿龙、徐友琴的两个儿子。

臧浩然二零零零年起坚持信仰大法,被迫辍学了,与爸爸一同流离失所,那时臧浩然十一岁,臧浩童,九岁。俩个孩子与父母一同被绑架过,被戴上手铐,送往专门为了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所里分别审讯。警察让浩然双盘腿,一宿不让睡,也不许把腿拿下来。拿一些人的照片让他们辨认,不说就打。兄弟俩先后被非法扣押了两个月,身上长满了疥疮才被送回家。 在一次非法抓捕中,爸爸臧殿龙和两个孩子被围困在六楼,爸爸不幸身亡。随后,妈妈徐友琴被非法判刑十五年。原本幸福的一家人四分五裂,家破人亡,浩然和奶奶在农村里住。浩童由大伯大娘照顾。

16、闫树鹏,双城市法轮功学员闫善柱的儿子

二零零四年十月, 闫善柱被非法劳教,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回家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闫善柱被迫害致死那年,儿子闫树鹏十一岁。爸爸离世后,树鹏曾两次被逼精神失常。

17、吕明慧,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吕蒙新和徐文英的小女儿

吕蒙新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七日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小女儿吕明慧当年只有十岁,她不知道爸爸去了哪里,妈妈也被非法判刑关进了监狱,慧慧只能跟着一位也炼法轮功的“奶奶”过着流离颠沛的生活。

18、徐晚舟,大庆法轮功学员徐向东、崔晓娟的儿子

崔晓娟早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被迫害致死;徐向东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十二年徒刑;儿子徐晚舟与爷爷一老一小艰难度日。当年仅十三岁的晚舟目睹妈妈的惨死,而爸爸又遭遇非法关押,失去双亲关爱的他性格抑郁,伴随他的唯有苦恼和寂寞,每天苦苦盼望早日与爸爸团聚。

因迫害失去父母的孩子还有:

19、刘丽梅二零零三年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时,她的女儿九岁;
20、五常市高凤二零零一年被强行灌食致死时,儿子武铁男只有十岁;
21、方正县法轮功学员纪保山二零一一年三月被迫害致死时,儿子才五岁、女儿三岁。
22、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黄富军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十四
23、大庆市法轮功学员李元广二零零零年被迫害致死时,孩子仅七个月;
24、肇东市于丽波二零一一年被迫害致死时,孩子十二岁;
25、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白秀华二零零三年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时,女儿十四岁;
26、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赵国新二零零一年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十六岁 ;
27、鸡东县法轮功学员刘延臣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十一岁;
28、鸡西市法轮功学员王连庆二零零六年被迫害致死时,儿子六岁;
29、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顾秀华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十五岁;
30、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李文睿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十一岁;
31、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宋瑞义二零零二年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十六岁;
32、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袁清江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死,女儿九岁;
33、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吴美艳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时,孩子十六岁;
34、萝北县法轮功学员贾冬梅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时,儿子九岁;
35、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赵国新二零零一年被迫害致死时,女儿赵倩十六岁;
36、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汪继国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时,儿子七岁;
37、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何华江二零零二年被迫害致死时,孩子何威十四岁;
38、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赵淑红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四岁;
39、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尹玲二零零二年被迫害致死时,儿子十岁;
40、大庆市法轮功学员蔡小艳二零一二年四月被迫害致死,孩子二零零零年三月妈妈遭受迫害时,年龄只有十二岁;
41、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刘杰被迫害致死时,儿子十二岁;
42、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倪文奎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死时,儿子十七岁;
43、常永福二零零七年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时,两个孩子,女儿十七岁,儿子年龄未知;
44、大庆市法轮功学员金淑莲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儿子在她二零零一年遭受迫害时,年龄只有十五岁;
45、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李凤华二零零二年被迫害致死时,大女儿十七岁、小女儿十四;
46、鸡西法轮功学员刘晏辰被迫害致死时,女儿十一岁;

下面是不知具体年龄的孩子:

47、被迫害致死的双城市法轮功学员王金国的孩子;
48、被迫害致死的双城市法轮功学员伊福全的孩子;
49、被迫害致死的伊春市法轮功学员陆诚林的孩子;
50、被迫害致死的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王宝宪的儿子;
51、被迫害致死的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宋梅英的儿子;
52、被迫害致死的牡丹江法轮功学员王小忠的两个孩子;
53、被迫害致死的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徐伏芝的两个女儿;
54、被迫害致死的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高炳茹的一对儿女;
55、被迫害致死的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霍淑香的孩子;
56、被迫害致死的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金总善的女儿;
57、鸡西市鸡东县永安乡法轮功学员刘桂华的女儿;
58、被迫害致死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鞠亚军的孩子;
59、被迫害致死的虎林市法轮功学员夏德宝的孩子;
60、被迫害致死的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刘桂英的孩子;
61、被迫害致死的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邹继芹的孩子;
62、被迫害致死的佳木斯地区法轮功学员高喜臣的三个孩子;
63、被迫害致死的呼兰县法轮功学员孙玉华的孩子;
64、被迫害致死的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王大源的孩子;
65、被迫害致死的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于怀才的女儿;
66、被迫害致死的双城市法轮功学员王丽群的女儿佳佳;
67、被迫害致死的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才朋女儿;
68、被迫害致死的黑河市法轮功学员陈庆的孩子;
69、被迫害致死的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谭延军的两个孩子;
70、被迫害致死的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李凤霞的孩子;
71、被迫害致死的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华滨的孩子;
72、被迫害致死的大庆市史富贵的女儿;
73、被迫害致死的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姜年祥的儿子;

(待续)

当日前一篇文章: 云南云汽实业保卫科 遭报事例何其多
当日后一篇文章: 67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