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 修好自己 多救众生
文/河北省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我是在二零零二年邪恶迫害大法最猖獗的时候走入大法修炼的。我得法的经历体现了师父的苦心救度和大法的神奇。

神奇的得法经历

我母亲曾被附体折磨几十年,整个人被附体控制得神智不清、胡言乱语,身体满身是病,什么医院都看不了,给自己和家人都造成了很大的痛苦。我小姑子先修炼大法,起初她只是想让我母亲修炼,没想到因此机缘我和母亲都有幸走入大法修炼。母亲几十年的附体被师父彻底清除,身体的病也好了,现在都八十五岁了,身体非常健康。我也成为令宇宙众生瞩目的大法徒。

那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小姑子和几个同修到我家给我母亲念《转法轮》。我出于礼貌,就陪着坐在旁边听他们念书。没想到我只是听听他们念书,大法就给我显现了奇迹。第一天晚上我就不做噩梦了,而且还梦到我上天了,穿着七仙女的衣服,梦中我还想这是我吗?马上就看来了一尊佛,手里拿着一个桃木大镜子让我照,我一看是我,大约是十三、十四岁的样子,很漂亮。同修来给我母亲读了七天法,这七天我每晚都做梦,梦中看到的都是另外空间的美好景象。我原来的右胳膊抬不起来,从颈椎到尾骨都是骨刺,梳头都梳不了。可是这时我突然发现自己的颈椎好了,胳膊也能活动自如了。
 
亲身经历了大法的种种神奇,我决定修炼大法。同修给我一本《转法轮》。第一次学法时,因为书中的字很小,白天读书我都要戴着眼镜,可到了晚上,打开《转法轮》发现字变得特别大。而且我本来从小就有偏头疼,眼睛疼时直撞墙,看不了书,上不了学,因此只读了三年书。可看大法的书却特别舒服,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而且第一次学完法的那个晚上一整晚脑子里都是“返本归真”这四个字,当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返本归真”?后来问同修才知道一点。第二天在同修的提醒下,我把家里原来我母亲供的“狐黄白柳”的牌子及气功书都扔了,扔完之后,心里别提有多敞亮了。

破除间隔 圆容整体

修炼半年后,我开始配合协调人传送真相资料。自从看了师父的经文《心自明》,我就明白了,一切都有师父给我导航、做主,我没有什么可怕的。

在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各村路口都有人把守,用大绳子拦着,不许陌生人進入。协调人让我给村里大法弟子送资料。我因为没有怕心,每次要進入村里时,师父就把把守路口的人调走。每次都是畅通无阻。

后来我由配合协调到主动协调,成为我们这一片的协调人。在协调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协调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暴露出很多的人心,由开始的不会向内找修自己而和同修形成很大的间隔,到现在的遇事能用大法对照,放下自我,凡事想的是如何为大法负责,如何圆容师父所要的,更好的配合同修,和同修形成了整体。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在大法中不断修正自己,不断升华的过程。

早在二零零七年,同修就说我学法少,做事都是人心。那时我也没真正向内找,归正自己。结果矛盾在第一次集体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时集中爆发了。在看完讲法后,大家在一起交流时,一个同修说我“一点都不在法上”,另一个说我“全是人心”,还有一个同修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当时在场的同修没有一个说我好的。因为在常人中我是那种脸皮薄、自尊心极强、很好面子的人,很怕被别人说。那天我心里非常难受,从同修家出来我是一路哭着走回家的。到家后就想大哭一场,心想再也不见这些同修了。这时头脑里反映出:“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1] 我马上冷静下来了。但当时因为我还是不会真正的向内找,这个极强的求名、好面子心没有去掉,放不下自我。对同修产生了很强的怨恨心。从此我和同修产生了很大的间隔。

直到二零一三年年初,我想一定要破除这种间隔,和同修形成整体。到底怎么破除呢?只有从法中找答案。我就大量学习师父的讲法。通过学法,和法对照,逐渐学会了向内找,每次和别人发生矛盾时,眼睛不再盯着别人,而是无条件的找自己,学会了为别人着想,包容别人。

一次在小组开交流会时,一个同修给我指出:自以为是,干事心。我当时心里非常坦然,很平和的问同修:“还有吗?”因为我的态度,同修很吃惊,说:“怎么两点还不够吗?”我说:“不是,我想让你看看我还有哪点不好,你给我指出来。今天当着所有同修的面说,我以前错了,不接受同修的意见。”同修说:“你知道你的错影响多少人吗?一个协调人做好了,会带好整体,我们点现在为什么这样?”意思都是我造成的。其实同修当时的言辞真的很尖锐,但我没有动心。我说:“师父慈悲,让同修指出我的不足,让我们共同提高。我一定要把这个爱面子、不让人说的心去掉,我真的感谢同修给我指出缺点,这是真的为法负责,为我负责。”

慢慢的,随着我不断的放下自我,为同修着想,我发现同修都在变,我和同修彻底破除了以前的间隔。

就在前一段时间集体发“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的《正告中国现政权当权者逮捕迫害凶手》的公告时,同修都积极主动配合。以前只拿几张的,现在都拿一书包。同修体谅我、为我着想,想减轻我的负担,同时也可以尽量少打扰我,给我更多的学法时间。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我真的体会到放下自我之后的柳暗花明,原来都是自己的问题。

营救同修

二零零八年,我小姑子在发真相资料时和另一个同修被绑架了。经过和同修切磋,我决定去要人。要人需要家属的配合,当时小姑子的丈夫和孩子都不管。我就找到小姑子的大哥,让他陪着我们去要人。其实是想通过这件事给他及家人讲真相,让他们摆放位置,救度他们。开始因为大哥受邪党的党文化影响很深,觉得要人没希望,不配合,说:“要人你自己要去”。我就给他讲真相,他后来明白了,同意配合。大嫂也要和我们一起去要人,大嫂的亲家母对大嫂说:“你要去就听他二婶的(指我),你妹妹就是没有错。”我说:我让你们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因为我当时心里就抱定一念: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做主角。

后来我们就去看守所要人,当时看门老头还说:“刚几天工夫就放人?少说也得半个月。”我心想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谁也说了不算。后来打听到是国保大队副队长负责此事,此人是当地臭名昭著的恶人。我们去了国保大队,看见国保大队副队长正在别的房间里和别人说话。我坚定的发出一念:一定要用善心解体他背后的邪恶,他现在的表现都不是他,我要救度他。一会他过来了,对我们点头哈腰,态度非常好,问我们有什么事?大哥就说了小姑子被绑架的事,我给他介绍了我们几个人的身份及小姑子的家庭情况,接着给他讲大法真相,他一直点头,说:“这个功法真的很好。”笑着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就说要一个好的答复,他问什么答复?我说:放人。他说那得考虑考虑。我说:那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你看怎么办吧,越快越好!他说:那你看两天怎么样?我说:“那就一言为定,两天后我们来接人。”

回家后,我把小姑子的女儿女婿找来,让他们两天后一起去接人。两个孩子本来很认同大法,但这次小姑子出事,他们不理解。我就深入给他们讲真相,最后他们明白了。

两天后,我们先去了国保大队,保安说:“今天是周日,他们不办公啊,你们不是白跑吗?”当时我心中只有坚定的一念:今天肯定能把同修接回来,没有万一,因为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果然过了一会负责人来了。我就让丈夫上去办手续。我丈夫看到板上有小姑子和另一个被绑架的同修两个人的名字,就跑下来问我,要不要替另一个同修也签字。我说签。到看守所接人时,看守所的人很惊讶,这么快就放人了。当时是十一天。在办手续的过程中,另一个被绑架的同修的家属也来接她了,师父真是安排的太巧妙了。然后我们都顺利回家了。

这次营救同修这么顺利,除了我自己信师信法,放下怕心外,最主要的是因为当知道同修被绑架,同修在一起切磋时,都一致认为要放下一切指责、抱怨,就是用正念加持同修,同时长时间发正念解体邪恶。我去要人时,同修都在发正念加持。同时被绑架的同修本人也不配合邪恶,正念非常强。整体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这样大法的神迹就展现出来。

利用各种方式救众生

我是爱热心帮助人的性格,在修炼前就经常在婚丧嫁娶等事情上做“知客人”。修炼之后,我就利用这一特殊的身份,救度众生。因为每次结婚或办丧事来的人都比较多,我就和同修配合讲真相救人。每次都能救很多人,这些年通过这种方式已让很多众生得救。

记得一次一个同修的儿子第二天结婚,头天晚上来找我,让我帮忙。同修一个是怕婚礼办的女方家不满意,最重要的是,女方不修炼,先前同修怕影响儿子的婚事,还没和女方家讲真相,想让我去给女方的亲属讲真相。我当时听了心里有点不高兴,心想: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讲真相。就有点抱怨同修,但还是救度众生要紧,我就答应了给同修帮忙。整个婚礼办的女方家都非常满意,我趁机和女方家在场的十几个亲属都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当时把宾馆的服务员也退了。

我原是我们单位秧歌队成员,在修炼前已在秧歌队表演十几年,而且在秧歌队是打头的。了解秧歌的人都知道在秧歌队,打头的是整个队的灵魂,整个队能不能表演好,全看打头的带的好不好。修炼大法后我想利用这种方式救度众生,因为秧歌队接触的人多,表演时围观的观众很多,而且我们队在当地很出名,经常有一些开业或各种活动来请我们去表演,这样就能接触到更多的众生。

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零年,我利用这种形式救度了很多众生。无论是我们秧歌队的成员、还是表演时围观的观众、还是主办单位的人,只要能接触到的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做了三退。通过这种方式,使很多众生得救。

而且我觉得我在扭秧歌时,就是在展现大法弟子的风采,每次表演,我都觉得我進入了神的状态,身体都是轻飘飘,而且全场观众的目光都会集中到我身上。有很多常人和我讲,看你表演时,感觉你象是在飘,很美。我们单位的主任曾开玩笑说,能不飘吗?人家是炼法轮功的。一次去一个店铺,老板说 :“我认识你。你不是某某秧歌队打头的吗?我年年都看表演,就是为了看你表演我才去的。你演的真好。”又问我多大年纪了?我说六十岁了。他很惊讶!说和他老伴一般大。奇怪我怎么会这么年轻。我趁机给他讲真相,老板很爽快的做了三退。当时他儿子在店里,我让他儿子也退。老板对他儿子说:“你就听你阿姨的吧。”他儿子也做了三退。

平时我都严格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每次外出表演时,如果车坐不下,我都让给别人,自己走路去。我们队里的人都很了解我,也都明真相,认同大法,全队人几乎都做了三退。

一次我和两个家属主任一起打车回家,下车时我给开车的小伙子讲真相。其中一个主任对小伙子说:“你记住吧。我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她炼法轮功。”小伙子很高兴的做了三退。

我们队里有个吹鼓手得了胃癌,胃切除了三分之二。我给他讲真相做三退。他非常相信大法。然后我又给他看了一些真相资料及《洪吟》。后来我问他,他说现在感觉身体非常好,以后他一看见我就说“法轮大法好”。他妻子也做了三退。

只要我们有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就会给安排。我们单位有一对中年夫妻,妻子受邪党的毒害很深,对大法非常的抵触,曾多次在不同场合诋毁大法。给大法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同修给讲真相,根本不听。同修都很着急,想怎么能救度他们呢?因为同修有要救度他们的慈悲心,师父就给做了巧妙的安排。

我家住一楼,一天我正在发半夜十二点的正念,就听外面有异样的响动,打开窗帘一看,看到一个大秃脑袋在窗外晃来晃去。我没管他,继续发正念。一会又听外面呼呼乱响。第二天早上我出去一看,见一个包、帽子、手机、鞋等东西在地上。这时正好一个同修来找我,她一看包里有钱、身份证等东西。身份证正是她单位同事的,而且包里有两个身份证,这两人是夫妻。妻子正是那个前面提到的不明真相反对大法的人。

我就和同修拿着东西去他们家找他们,他们不在家,我们就去单位找那个妻子。她正在着急呢,知道我们的来意后,非常感动。妻子数数包里的东西一样不少。原来她丈夫喝醉了酒,找不到家门,醉在我家院外,把东西都扔了也不知道。正为此事着急。夫妻俩都非常感激,非要给我钱,我坚决不要,后来又要请客,我都回绝了。他们也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我趁机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就这样二个生命在伟大师父的慈悲安排下得救了。

慈悲对待家人

得法前,因为丈夫的兄弟姐妹们都不管老人,我和丈夫就担起了赡养老人的责任,而他们反倒冤枉我们是为了贪图老人的钱(其实老人什么钱都没有),为此事还把我先告到单位,后告到法庭,闹得沸沸扬扬。丈夫的兄弟姐妹几人轮番到我家闹,把我家都砸了。丈夫的大哥还拿着菜刀要杀我,当时把我吓出了心脏病,一听到敲门,就倒在地上,手脚冰凉。为此,我和丈夫的兄弟姐妹结下了很大的仇恨。得法前,我和小姑子八年不来往(小姑子先得法的,认识到以前错了先来给我道歉),和大哥及弟弟十一年不往来,我曾经发誓这辈子和他们老死不相往来。因为他们给我造成的伤害太深了。

在我得法一年后,二零零三年四月,小叔子在单位因意外伤害死亡。单位领导通知我丈夫(当时只说是病重,要去护理)。当时我知道消息后,心想:我现在修大法了,我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要去面对他们,把家庭平衡好,证实法,救度他们。其实早在我得法之初,慈悲的师父就给我展现了我和身边的这些亲人的因缘,都是因为大法我们才有缘成为一家人。

当我和丈夫说我也要去看小叔子时,他根本没想到我能去,不让我去,我坚决要去。于是我和丈夫一起去了,丈夫的大哥、大嫂、小姑子及小叔子的女儿和我们同去。我们同乘一辆车,在上车见到他们之前,我就心想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 去做,面对他们一定要守住心性。在车上到吃饭时间时,我主动把吃的东西送给大哥、大嫂,说:“大哥,大嫂,饿了吧,吃点吧!”大嫂把脸扭到一边没理我,大哥用鼻子哼了一声,也没说话。我说:“不管怎么样,也得吃东西。”就把东西放到他们面前就走了。当时心里很坦然,没有动气。

因为丈夫、大哥、小姑子等人一直在哭,我就一直在安慰他们。我卧铺对面的一个旅客不知道我们这一家人为什么事这样?聊天时,我趁机给他讲了真相,告诉他我们家原来的家庭纠纷,原来他们是怎么对我的,因为现在我学大法了,我才对他们这么好,否则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和他们来往。他当时就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我很了不起,学法能放下恩怨,维护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觉得大法真了不起。

在路上,弟媳妇的弟弟也上车了,我主动和他打招呼,招待他。因为弟媳妇的缘故,他的态度不太好,不冷不热的,我想不管你怎么样,我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做。

下车后才知道小叔子已过世。这时弟媳妇在单位的两个领导陪同下也赶来了。这时全家人都已哭成一团,根本说不出话。我就站出来处理跟外界的一切事宜。弟媳妇单位的人都知道我和这一家人之前的恩怨,都觉得以前这家人那么伤害我,在关键时刻我还能维护他们,他们都很感动。

在处理丧事期间,我每晚都陪护着弟媳妇,安慰她,我想在她最难的时候,一定要帮她,并和她主动道歉:“以前嫂子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请你原谅,我们是一家人,以后一定要常来常往。”她就哭了,和我道歉说:“我们那时做的不好,你替我们尽孝,我们还冤枉你,现在很后悔,我没想到我们十几年没来往,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还能舍下老母亲来看我。”在处理丧事过程中,需要花钱或处理什么事,我都跑在第一位,很多她想不到的事,我都替她办了。她非常感动,她也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风范。从那到现在,我们一直关系很和谐,他们家有什么事无论是她女儿结婚、生孩子,我都全心全意的帮忙,每年过年我都请他们全家吃饭,弟媳妇全家都非常感动,也都明白了大法真相。

在办丧事期间,我主动去找大哥,想和他沟通一下。我一進门还没说话,他就开始训斥我,说的都是讽刺、挖苦、冤枉的话,真是剜心透骨,最后说我和你的仇永远都解不开,不想见你。我没动心,我当时想:既然来了,这一关我一定要过去。师父说“难忍能忍”[2],不管他对我什么样,我都要面对他。我笑了说:“不管原来怎么样,都是我的错,我向你赔礼道歉。只要大哥你能出气,打我骂我都行。我要不学大法,我可以不见你,这次我都不会来。现在我学大法了。我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这么一说,大哥的气也消了。说:“算了,以前的事不提了”。

可是没过几天,他在大厅里当着很多人的面,突然恶狠狠的对我说:“我一看见你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当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 [2]我当时没动心,就走过去对大哥说:“你怎么对我都行,但现在不是时候,重要的是明天还要办弟弟的事。”他就不吱声了。

回来我向内找,他为什么这样对我呢?我想我的心还是不够纯净慈悲,心里还有放不下的东西,不然他不会对我这样,我要全部都放下。一定不能错过这次师父给我提高的机会。在这期间,我就经常主动的找大哥大嫂沟通,站在他们的角度体贴他们、关心他们。随着我心性的提高,渐渐的大哥也就不生气了。以后每年过年我都让孩子买东西去看他,他儿子结婚,都是我们帮助张罗操办的。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大嫂和他儿子也都退了。大哥本来是老高中生,受邪党的毒害很深,他也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

通过这件事,我成了活生生的真相,我们单位以前都知道我们的家庭纠纷,得知我能这样对待家人,我都不用讲真相,他们都知道大法好。我们单位的武装部长、工会主席以前很多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不听,我都给他们做了三退。因为他们知道我学法后的变化。我还把以前来我们家调节家庭纠纷的派出所所长及警察都退了。

我和丈夫双方的亲属几乎都给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他们中有亿万富翁及各个岗位的领导。我叔叔已经八十多岁了,原来是老公安,受邪党的“无神论”毒害很深。我们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面了。在师父的安排下,他来到我家。没来前电话里我给他讲过真相,他不相信,别人给他讲真相他甚至拍桌子。我叔叔本来以为我母亲早都不在世了,因为他原来经常给我母亲买药,知道我母亲生活都不能自理。这次他一進门,见到我母亲就说:“这老太婆还年轻了,我眼见为实。”在事实面前他彻底相信了大法。他来时吃着“速效救心丸”,背着半兜子药,有严重的心脏病、糖尿病、前列腺炎等,原来他一直喘,来我家三天就不喘了。本来有几十年的耳聋,一只耳朵听不见,他做了三退念大法好,第四天耳朵就好了。因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他主动要求看大法书,学炼功动作。老人走时一定要把请大法书及所有东西的钱给我,他说:“请佛法,不舍得花钱,那不是真心。”老人回家后一直在学法炼功。原来总住医院,现在身体特别好。叔叔的儿子、媳妇来接他回家,亲眼看到了老人的变化,都做了三退,明白了真相。他儿子走时拿走很多大法真相资料说是给他们朋友同事看。因为他是作曲家,他的很多朋友都是很有社会地位的人。

丈夫还没修炼,但他亲眼看到大法的美好,非常相信大法,经常给别人讲真相,还发真相资料。二零一一年,在大舅八十岁的生日宴会上,我和丈夫配合几乎把来参加宴会的一百多人都劝退了,其中大舅的儿子是部队的团长,大舅家族中有很多人都在部队当兵,都给他们做了三退。还把表弟的同事、同学,都给三退了,他们中有市长、公安局领导、知名人士等。整个宴会气氛祥和、美好,大家都非常尊重我和丈夫。

十几年的大法修炼中,在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总算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我最大的体会就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不折不扣的百分之百的相信师父。以后我一定要多学法,因为修不好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大法弟子担负着无数众生的生死存亡。现在我更感到救度众生的紧迫,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一定要做到师父要求的“修炼如初”[3],救更多的众生。

以上都是本人口述,同修代为记录、修改、整理的,感谢代笔同修所付出的辛苦!不当之处也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 层层破茧 步步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