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周向阳狱中命危 老母亲穿状衣鸣冤(图)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工程师周向阳狱中命危 老母亲穿状衣鸣冤(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一位老太太四月十二日在天津港北监狱外,身着白布大坎肩,上书:“我儿子生命垂危,港北监狱不让父母见,我儿子是个好人。”众多围观者同情不已,说:“冤!共产党不讲理!”这是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造价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的母亲看望儿子遭拒绝后的一幕。

周向阳的母亲身着白布大坎肩,上书:“我儿子生命垂危,港北监狱不让父母见,我儿子是个好人。”

四月十二日上午,周向阳的父母再次专程从昌黎老家赶到天津港北监狱看望生命垂危的儿子,同行的还有周向阳的妻子、嫂子和姐姐。办接见手续排队到周向阳的母亲时,狱警说:“周向阳不让见。”老太太问:“为什么不让见,哪儿规定的不让见?什么时候让见?”狱警说:“上边规定的不让见,什么时候让见再通知你。”老太太说:“我已经等了一个多月了,今天必须见,不让见你们就把我儿子放了,因为我儿子是好人。”

警察不理老太太,叫下一个人办手续,老太太很伤心,跟他们讲理也不听,无奈,老太太穿上了白布做的大坎肩,上边写着:“我儿子生命垂危,港北监狱不让父母见,我儿子是好人。”

这时,围观上来很多人,老太太对人们说:“我做母亲的心都碎了,我的儿子在这里关押已经一个多月了,生命垂危,上个月我就来这里询问我儿子是否在这里,他们骗我说没这个人,我在这儿坐了两天两夜也没叫我见,我儿子信仰‘真、善、忍’是个好人,在单位是工程师,有人给他送礼一小书包的钱,我儿子都不要。”围观的人有的落下同情的眼泪,有的说:“共产党不讲理,没有讲理的地方。”有的说:“好人被关押,冤枉!”还有一个人举着胳膊高喊:“法轮大法好!”

这时港北监狱出动武警,五、六个武警站在监狱大门口,围观的群众对武警说:“你看这老太太多叫人尊重啊,为了给儿子洗清不白之冤,敢于讲真话,真让人佩服,你们武警的职责是保护好人、惩治恶人的,不应该这样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太和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一会儿,监狱的大门开了,一辆大车开了进去,老太太也随着走了进去,一个狱警走上去拽住老太太,老太太由于担忧思念儿子,又遭到这种非礼的行为,一时晕了过去。在家属的一再坚持下,到了下午三点多钟,老太太终于见到了儿子。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周向阳遭迫害情况简述:

周向阳,三十八岁,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造价工程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九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铁路看守所、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九年,期间遭受无数酷刑:被彻夜电击至遍体鳞伤、连续三十天熬夜、多次关小号、野蛮灌食等等。二零零八年六月底,周向阳为抵制迫害,在港北监狱绝食一年多,体重只剩八十多斤,身体虚弱无法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阳在唐山的租住房内再遭绑架。

周向阳的母亲和家人得到消息后四处奔波寻找周下落,参与作案的唐山国保、文化路派出所、天津国保、天津港北监狱互相推诿,唐山国保说是天津国保抓的人,唐山只是协助办案;天津公安局说是哪儿抓的哪儿办案,天津国保说没这么回事;港北监狱说没周向阳这个人。

被抄家后的照片

周的母亲找不见儿子的下落,心急如焚,三月九日再次找到港北监狱,进到监狱门里面,坐在地上喊着要儿子,两三个狱警硬把老太太架出了门外把门关上,在门外面还增加了四、五个看守,老太太在那里眼巴巴地等着见儿子,直到晚上九点多,来了十多个自称是大港司法所的人,花言巧语,把周的母亲和姐姐拉到润家快捷宾馆,说第二天解决这事。等第二天老太太再找他们,他们却推脱没时间,在开会,不归他们管之类的话。家人无奈又返回港北监狱,狱方让等着,周向阳的母亲和姐姐在港北监狱门口坐了一夜。老太太一想到儿子二零零九年从港北监狱出来时命悬一线的样子,心里就象刀绞一样难受,泪水涟涟。她始终不明白,她的懂事、又有出息的儿子,为什么屡遭迫害,几次险些丧命。

据悉,周向阳被唐山国保伙同文化路派出所绑架后,遭到比上一次还要严重酷刑的迫害,现在身体非常虚弱,出现胸痛、尿血症状,小腹部有一个疙瘩,疼痛,已经一个多月未进食,几天输一次液,港北监狱对他进行了野蛮灌食迫害。

天津港北监狱
天津港北监狱

唐山市文化路派出所:
电话:0315-2853006
所长:贾英杰(原唐山路北区国保大队队长)13832989898

港北监狱:
电话:022-63251056、022-62071156
咨询电话:022-62071052
五监区电话:022-62071151
五监区一分监区 022-62071158

当日后一篇文章: 乌鲁木齐市女子劳教所对周月兰的药物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