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怀安县田桂芳遭残酷迫害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河北怀安县田桂芳遭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田桂芳,河北省怀安县柴沟堡镇人,只为祛病健身而修炼法轮功,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中共职能部门三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劳教两年、经济勒索,侮辱、恐吓等迫害,给她的家庭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也使她及她的亲人都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

修大法,摆脱病魔

田桂芳在修炼前,身体非常虚弱,感冒是常事,还患有腰痛、妇科病、顽固性皮肤病。尤其是顽固性皮肤病,把她整个人都折磨垮了:两手脱皮,起脓泡,层层叠叠、裂裂绽绽、血淋淋的不能着水。中医、西医、偏方都用过也不管用。吃的激素药,注射进口药水也好不了几天,离开了这些针药,病又犯了。人肿的变了样,洗衣做饭都得家人下班回来做。可是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一个星期就摆脱了这么多年来病魔缠身的痛苦,家人再也不为洗衣做饭操心了,也能安心工作了,家里的每个人都皆大欢喜。

坚持修炼遭迫害

可是自1999年法轮功被诬陷以来,田桂芳只因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坚持修炼法轮功,却不断遭到当地公、检、法、“六一零”(现改为“防范办”,是江氏一伙与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机构)、国保大队等这些中共的职能部门的迫害。

户外炼功被拘留、罚款

2000年6月,她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在户外坚持晨炼,却被以副局长王祥为首的当地公安局非法拘留了一个星期,勒索了740元。在非法拘留期间,还强迫她们干农活,打扫食堂和各个房间的卫生。

遭强行灌食折磨

2000年10月份,她和其他几个学员去北京为法轮功依法上访,又遭到北京警察的绑架,后由当地公安局人员接回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她们绝食抗议拘留所对她们的迫害,可是中共的这些追随者却对她们大打出手。当地拘留所的一个副所长指使三、四个宪中队当兵的从外面突然闯进来,不由分说将她从大铺上拽胳膊、拽腿地抬起来就走,到另一房间里又将她扔在床上,马上又过来了五、六个人摁住她的头、腿、胳膊,给她鼻子里插管子灌食,折磨的她恶心呕吐,吐上来的都是血,后来又灌了几次。

在唐山开平劳教所受冻、挨打致无法行走

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在11月3日早晨,恶警张老头骗她们说,让她们收拾东西回家。可是当地政保科科长曲荣、孙占,及随从冀文慧等却将她们五、六个学员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在那里非法关押着许多各地的大法学员,每天狱警强迫她们背监规、唱中共邪党的歌,还指使着普犯念诽谤大法的文章给法轮功学员听。早晨强迫学员跑操、训练,干脏活,掏厕所,还经常被罚站。冬天冰上冻,不让穿大衣,一站七、八个小时,让普犯看着,不让动,警察逼迫这些普犯也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她有好几次被冻的深夜回去后,腿、脚都抬不起来,走不了路。有一次,她的脸被冻的红肿,还流着水,正赶上家人来接见,一个姓贾的恶警却对家人说是“上火了”,一姓秦的恶警还煽动家人给她跪下求她“转化”,或者和她离婚。

恶警指使着普犯打、骂法轮功学员,不让上厕所都是常事。一次,有一恶警疯狂的暴打法轮功学员,她和其他学员一起制止。于是,她也被一个王姓的恶警拉出去朝头部猛打,当时她被打的两耳嗡嗡响,听不到声音,然后又将她拉到雪地里的一棵树旁,卷起袖子,胳膊朝后,吊在树上七、八个小时。放下来后胳膊、手被冻的又木又肿,可这些恶警还不罢手,又把她拉到一个小房间里,一个姓魏的女恶警将她摁在地上,强迫她跪着,旁边还有三、四个男恶警指手画脚,逼迫她以后要遵守监规,她被关在这个小房间40多天,里面很是阴冷,终日不见太阳。她的腿脚被迫害的走不了路,最严重的时候下不了床,因为痛,盖的棉被都被汗水湿透了。

每个月家人都来封信,恶警让她看信时,还要看她的表态。如果没什么表态,他们就辱骂她,挖苦她,打她,最后罚站,每个月接到来信后,都受到这样的迫害。

在保定高阳劳教所遭受强化洗脑与酷刑折磨致骨瘦如柴

2001年6月,田桂芳和其他几个学员又被唐山开平劳教所的大队长女恶警和其他几名男女恶警强行骗上车送往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连续迫害。(当时高阳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很严重,各地劳教所纷纷效仿)下车后,她们就被关进一个大房子里,非法搜身、检查,刚进屋,她就被一个女恶警拳打脚踢一顿。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更残酷,犹大们在学员身边转来转去,每天都被逼迫背监规,进门喊报告,见到恶警得问好,吃饭前唱一首邪党的歌,吃的菜里有苍蝇,即使是冬天吃的冻白菜里也有冻死的虫子。平时不让洗澡、洗衣服,学员的身上都起满了疥疮,其臭无比。要不就让你洗冷水澡。白天还要去地里干农活。那里的恶警迫害人的手段很是残酷,常常半夜把学员拉出去施以酷刑,逼迫“转化”。

过了不长时间,恶警们办起了迫害学员的另一种办法洗脑班。她和十几个学员被强行间隔起来,白天晚上都有两名恶警和两名普犯看着,(两个恶警其中一个姓刘,另一个姓孟)晚上睡地板,早晨5点就起床被逼迫打扫院子、擦地板,然后就坐在马扎上两手放在膝盖上背监规,听普犯念诽谤大法的文章或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有针对性的强迫你念体会,看表态,有不符合它们的地方就被罚站(有动作,叫“燕飞”)、不让睡觉、电棍电、拳打脚踢。而且在被逼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时,人距离电视还不到一米,电视放的声音很高,震的头很痛,两眼被光刺的睁不开眼,但是也不让你闭眼,身体保持一个姿势,除了上厕所,吃饭也很少离开,一天十六、七个小时都得在马扎上坐着。两个月下来,眼很疼,视力下降,几乎看不见,两耳听不清,脑袋经常嗡嗡响,头晕,恶心,心跳不稳,下半身麻木,还经常抽筋,骨瘦如柴。家人在接见时,见此情景,多次要求劳教所放人,但里面的恶警却说:“生命不到垂危时是绝不会放人的。”家人没办法,承受着痛苦和精神压力,一个月来探望一回,来一趟很不方便,两天两夜不能休息,跑了八、九趟才接回家。

在刚去高阳不久,在一次解教会上,恶警让在场的人往一块大布上签名(是诽谤法轮大法的,当时在场的家属很多,她的丈夫和孩子也在)。恶警逼迫他们一个个签下了名。她当时脑袋一下子炸了,嗡嗡的响,眼泪直往下滴,撕心裂肺的难受,说不出的那种痛苦。多少年过去了,这个影一直在心里埋藏着,不愿想它,想起来心都痛。

回来后的田桂芳由于下身被迫害的几乎瘫痪,骨头变形,大小便不通畅,体重只有七、八十斤重,在医治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她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又在一天天康复,家人和认识她的人都看到了她的变化,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再被绑架、抄家

2008年6月23日,她去学员家串门,却又无故被当地以所长张斌为首的派出所数名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师父法像和其他一些私人财产,最后又把她强行送往张家口后屯拘留所迫害。在那里她又被强迫每天做工十一个小时,还要打扫卫生,吃饭也不让休息,迫害二十三天后回家。回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当地恶警还不断的给家里打电话骚扰,使家人也跟着受了很大的精神痛苦。

十三里看守所勒索田桂芳九百元、怀安县公安局国保勒索田桂芳二万元。

在2000年10月份被当地拘留所迫害期间,参与的人员有:
原怀安县县委书记:张玉。
原怀安县公安局局长:张志清。
原怀安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祥。
原怀安县公安局政保科:曲荣,孙占,冀文慧。
原怀安县拘留所书记:阮秀林,所长:张富。副所长(个子较高,脸微黑)
灌食医生:怀安县县医院,蔡某。

在2008年参与迫害的人员有: (邮编076150)

原怀安县公安局政委:李更新,现任公安局局长,电话:办电:7823202 宅电:7583999 手机:13831351699
原怀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孙永军 电话:13513230318 8685325
原怀安县柴沟堡镇派出所所长:张斌,现任公安局副局长, 电话:办电:8685307 宅电:7815065 手机:13831302108

当日前一篇文章: 我所见证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当日后一篇文章: 李秀梅在王村劳教所遭到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