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那里非法关押着几百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在这个黑窝中遭受着非人的迫害和折磨。二零一零年初,被非法关押的许多法轮功学员从这个黑窝里走出来,中共恶人被经济利益驱使,又从各地绑架了一批法轮功学员关进这个黑窝,继续他们的罪恶。

一、不让上厕所

这个劳教所和中共的其它黑窝一样,变换花样折磨法轮功学员。狱警给规定上厕所的时间,在这之外就不让人上厕所。有一次,恶人让大家赶快上厕所,没过几分钟,又催促大家上厕所,然后就很长时间不让大家上厕所了。有位法轮功学员实在坚持不了,看走廊里没人,就赶快上了一次厕所,出来时被恶人发现,就被罚站很久。

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穿囚服,如果不穿就被几个人强行按住,强迫穿。有一次恶人趁大法弟子都不在屋内,把大法弟子的衣服(主要是裤子)都搜走,法轮功学员们回来后都找不到衣服换,就只能穿着秋裤或毛裤当外裤。

二、不让家人接见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经常不让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在正常探望时间接见法轮功学员,家人去探望法轮功学员时,或者只允许家中的一个人接见,其他人一概不许见,或者干脆不让见。

有一次某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去探望她,只让一人进去,其他人不让进,那天在劳教所门外,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亲属是外地很远处来探望法轮功学员的,说尽了好话,劳教所的恶警就是不让见。

三、强制洗脑

二零零八年八月,河北女子劳教所成立了所谓的“攻坚组”,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副所长冯可庄指挥所内警察侯俊梅、张燕以及七、八个犹大做恶。

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恶人强制洗脑,恶警和犹大轮番把法轮功学员按到床上或地上打,利用法轮功学员家人的来信,强迫学员“转化”,不论是劝说法轮功学员“转化”的信,还是家人同修,告诉法轮功学员如何做好的信,都会被恶人利用来干扰法轮功学员,以至于有的学员只好告诉家人不要再写信了,不要被恶人利用。

几个法轮功学员对大法很坚定,拒绝“转化”,受到折磨,长时间被逼过着一种非人的生活:不准洗脸,不能刷牙,上厕所没有卫生纸,浑身脏兮兮的。

另一个学员也非常坚定,恶人竟然把她系裤子的皮带拿走。学员在劳教所被折磨的消瘦下去,裤子变得太肥大,每天只好用手提着裤子,直到这个学员从邪恶的黑窝里走出来,也没有要回她的皮带。

二零零八年九月,法轮功学员刘伟被绑架,后被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关在劳教所北楼四层遭受迫害,每天被罚站、不让睡觉、被强制洗脑“转化”迫害,使得原本身体健康的刘伟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且血压升高。零八年十一月,刘伟因拒绝出工被四大队恶警从早上一直罚站,不让吃饭、喝水直到晚上十点多。因刘伟血压太高,怕出人命他们才将刘伟放回。刘伟身体更加虚弱,血压高达180-200多并伴有三叉神经疼,每天刷牙、喝水和吃饭都很痛苦,全身无力、脸色苍白,走路都要被风吹倒。劳教所不但不放她,还逼迫刘伟做奴工,致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零九年、一零年初,恶警又两次强制“转化”她,使她无论从精神上和身体上都承受了巨大的伤害。刘伟因坚定不“转化”,被劳教所非法加期七天。

河北女子劳教所至今仍然十分邪恶。恶警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各种非法手段进行迫害,妄图以此改变学员对大法的态度。这些手段包括:无故加期、罚站、不让购买生活必需品、不让上厕所、有病不许休息等等。

二零一零年六月下旬,恶警赵媛无故给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加期。为制止这种迫害,几个法轮功学员拒绝出奴工。为此赵媛对她们罚站。随后,恶警张燕燕下令不许这几个法轮功学员到超市购物,别人代买也不行,谁给代买就扣谁的百分(也就是减期)。直到十月下旬,几个法轮功学员连必需的生活用品如卫生纸等都没了,找到赵媛要求购物,她不许这几个法轮功学员自己去,只允许别人给他们代买。一个学员发现代买的东西中多了一袋方便面就退给了赵媛。第二天,赵媛就以学员不踏步为由,不让吃改善生活饭。

中秋节前恶警赵媛就曾以这个理由不让学员午休,叫学员坐在大厅里。晚上继续从七点坐到十一点,就这样几个学员被罚坐约半个月。

十月份的一天晚上,队长刘娅敏值班,叫学员背劳教所所规,法轮功学员于海霞拒绝,刘娅敏当时就说给她加期三天。几天后,刘又叫于海霞背,仍遭到拒绝,刘又给于海霞加期三天。随后刘又叫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背,该学员刚说了自己的名字,刘就说:“是你呀,加期三天。” 后来于海霞找到刘娅敏给她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刘不但不听反而罚于海霞在大厅里呆了一夜。还有一天晚上,副队长张佳罚于海霞和肖香宇在大厅里坐到深夜两点半才让回去休息。

十一月上旬,恶警赵媛把专门打扫卫生的人员撤掉,把打扫卫生的活分给各车间,打扫的区域包括七十多平米的大厅、八十多平米的走廊、水房和厕所,几个身体不好的法轮功学员就坚持着去打扫厕所。赵媛一看她们去打扫卫生了,就把她们的凳子都搬走并把所有打扫卫生的活都推给了这几个身体不好的学员。学员拒绝接受。十一月十日,赵媛就不准这几个学员上厕所了。学员朱丽华需要去厕所,恶警丛淑娟故意拖延时间说“调查”之后才允许去。朱丽华一直忍到下午三点多,不得已就找赵媛要求去厕所。赵不但不允许她去,反倒训骂了她一顿。实在忍不住了,朱丽华只好去了厕所。正当她在小便时赵媛追到厕所照着她就踢了一脚,并硬把她拽了起来,致使朱丽华把裤子都尿湿了。晚上,赵媛又强迫已上床休息的朱丽华到大厅里坐着。当天晚上很冷,风很大,朱丽华被罚在大厅里呆了一夜。后来的半个月里,赵媛不准法轮功学员使用车间的楼上的厕所,后来改为一天准去一次。她一直不给那几个拒绝打扫卫生的学员凳子坐。

山西法轮功学员李玉洁,在做奴工时突然心跳加快,呼吸困难,到所医院后,医生在还没确诊她是什么病的情况下就给她服用了速效救心丸,造成李玉洁昏死过去。后由外边的医生诊断出李玉洁患心肌缺血,建议慢慢调养。回来后队长们天天叫她从宿舍四楼下到一楼去打饭,吃完饭即使不干活也得让她上车间的四楼去。由于不能好好休息,十二月十三日中午,李玉洁又出现了心跳加快,呼吸困难的危急情况。

当日前一篇文章: 四川凉山中院图谋维持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的诬判
当日后一篇文章: 程全英在山西女监命危 女儿要求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