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七台河市黄跃祥遭受的迫害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黑龙江七台河市黄跃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黄跃祥,修炼法轮功后处处按照大法的真、善、忍去做,处处都在做好人,在家里和外面都得到好评。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受迫害后,他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去省政府和北京信访局对他们讲述法轮功真相,却多次遭受中共的迫害。2000年7月1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劳教;2003年2月22日被七台河公安局绑架、非法判刑,在黑龙江牡丹江市监狱受五年迫害。

下面是黄跃祥自述他的部份经历。

我叫黄跃祥,是一九九六年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身体也轻松了,心性也提高了,知道不能损人利己伤害别人了,过去身体有多种病,一言难尽,天天吃多种药也不见好,法轮功真是威力无比,以前所有的病都好了。我过去的脾气非常不好,不是一般的不好,一万个人中也找不着,打人骂人那是家常便饭,吃喝嫖赌,是活不干,油瓶倒了都不扶等很多不好的行为都改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到问题时知道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与人为善,处处考虑别人、为他人着想。

然而邪党江泽民出自于一己私利,妒嫉心冲头,撒下弥天大谎,以假乱真,铺天盖地的编造谎言污蔑法轮功,在全国各地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证实大法,还师父的清白,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夜半我打出租车天亮到省政府,当时省政府的大厅里人来人往,大多数都是法轮功学员上访来了。警察把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给推到大客车里,满一车就拉走一车,送到外地去了,一车一车的没有完,不给说话的机会,非打即骂,上哪去上访,没人接见我们,只能被抓,又不知如何是好。我万般无奈回了家。

我和老伴(法轮功学员)于99年11月2日由牡丹江坐火车,3日上午到北京,在北京住了几天,大约10日左右有7个法轮功学员找到了信访办,有三个法轮功学员的先去信访大门,刚一到有很多全国各地便衣警察,呼一下就把三个法轮功学员给围上了,说你们是哪的?叫什么名?来这里干什么?他们说为了法轮功的事上京上访来了,恶警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抓到车里了带走。

11月12号那天上午,我们10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向广场人多的地方走去,其中一位法轮功学员大声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正讲着,周围的警察都上来了把我们十位法轮功学员硬给抓到车上,劫持到天安门分局,后劫持到七台河驻京办事处地下室,两手用手铐给铐上了,几天后把我劫持到勃利县拘留所。

在拘留所被关押进来的一个法轮功学员,警察用酷刑“开飞机”迫害他,他在走廊里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县里所有迫害法轮功的职能部门头头:村支书,乡镇书记,公安局长,政法委,610的头头都来了,这个法轮功学员,人越多他胆量越大,坚定说“大法就是好”。那些个头头都束手无策,最后把他放回来了,没任何条件回家了。

我被非法关押到60天那天下午,有个朋友来看我,一看我身体不象样了,又60多岁了,他就给610打电话要求把我放出来。610头头是勃利县宣传部副部长,他说放可以,各种罚款得拿。我的朋友就问都什么钱,他说610罚款1000元,当地派出所押金3000元,北京往返费用2800元,还有伙食费600元,总计7400元,拿到马上放人,朋友看我经济困难,这么老也够呛呀!他又拿起电话找有关部门的领导商量,得拿3600。老伴无奈只好向孩子的朋友借了3600元。就这样我回了家。

正月十三那天,来了2个警察叫我去派出所,到那里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就被关进拘留所。在那里干奴工活多、时间长,又苦又累,在这期间桃东派出所长陈东到我家里勒索2000元,老伴被逼的到别人家现借2000元给陈。我在拘留所被关押迫害95天后放回家。

2000年六月份到了天安门,我们在天安门看到有大法弟子正打着横幅,喊“法轮大法好”,有好几十个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硬给推到车里拉走了。下午大约3点左右,我们三个法轮功学员去天安门人多的地方,我和一位男法轮功学员打开横幅拉开往高举起,喊“法轮大法好”,那个女法轮功学员一句接一句,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和便衣把我们强行塞进车里,劫持到天安门分局,晚上10时左右把我们给放了。

我和一男法轮功学员决定第二天再去天安门证实法,第二天在天安门的一角正等待法轮功学员的到来,从一辆警车下来几个警察不分青红皂白把我们二人硬给推到车里拉走,劫持到天安门办事处。当时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有一二百人,当天半夜劫持到郊区的一个什么地方,是个广场,在车上所有法轮功学员齐喊:法轮大法好。在广场上坐了一天一夜警察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更不让睡觉,不准活动。

我后来又被劫持到怀柔县看守所,下车就被强迫蹲在地上,腿疼得难以坚持。后又把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劫持看守所的一个间号里非法审讯,二个警察中一个问我,你叫什么名,从哪里来的,报出名和住处就行,姓艾警察边问边说,这么大岁数了,快说吧,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就不说,他就急眼了,拳打脚踢上来了;我还是不说,他用脚踢,穿的是皮鞋,左一脚右一脚,我的腿被踢的青一块紫一块都连在一起了,我还是不说;那个艾警察的气的够呛,用双手打我的嘴巴子,劲头之大,速度之快,好象专门受过训练一样,不一会嘴就冒血了,恶警还继续打,我血流很多,完了叫我把地上的血收拾干净,接着问,我还不说,恶警更来气了,另一个警察不知什么名,上来用手抓住头发往上提,腿不让伸直,手抓着头发连整个身体都提起来了,头发一把一把地掉。后来我说了我是哪儿的,四天后被劫持到驻京办事处。

几天后我被劫持到七台河看守所。一天上午我被非法审讯,有桃东派出所2个警察,一个姓张是副所长问我,去北京和谁在一起,谁叫你去的,你又联系了谁,所有的人都说出来,用威胁的口气逼着我说,我没有配合他。张就让两警察把我两只手拧到后背用手铐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铐上,接着问要我快说,不说就换招,我就是不说。恶警又问了一气,也没达到目的,就拿红砖往后背缝里加,那俩人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硬给加上了,问我这回怎么样?挺得劲吧,快说,不说还有办法,看你能挺住不。

我还是不说,不管怎么疼都不说。张姓的说让加立砖,他二人使很大的劲也没加上,后来又找一个帮手是个大小伙子,三人个使尽吃奶的劲才把立砖加上了。当时我手脖子疼到什么程度,那就不用说了,然而突然间就不疼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恶警继续问,说不说,不说就换招。我没配合,恶警一看表快12点了,去吃中午饭走了。

7月30日把我劫持到二看,8月1日送往绥化劳教。在劳教所里,被迫无尽头的干奴工,每天18小时的,最少也是12小时。劳教一年到期了,桃山区分局来两个警察提审,说你还炼不炼了,看我还炼说给加一年劳教,半年后我被释放了。

03年3月28日早上我被桃山桃东派出所警察给绑架了,被铐在铁凳子上了。当天晚11点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后又劫持到一看。桃山法院对17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被判法轮功学员有2年~7年,我被迫害强判5年,送牡丹江监狱迫害5年。

2008年3月22日到期回来了,七台河有关的职能部门来家骚扰。我今天把被迫害的事例写出来曝光,望世上的人们清醒吧,不要随恶党干坏事!

当日前一篇文章: 大兴安岭善良妇女坚持信仰遭中共迫害
当日后一篇文章: 山东昌邑李术连遭中共人员骚扰、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