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佳木斯公检法绑架抢劫、伪造证据、驱赶律师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八日】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在位于佳木斯西郊黑通村的佳木斯看守所附近,到处弥漫着戒备森严的恐怖气氛。从早晨七点半左右,两辆依维克载着满满的两车便衣,就停到了佳木斯看守所门前。便衣下车后就开始四处窥伺。接着,从佳木斯1线中巴车沿江站点直至转往黑通村的佳木斯看守所附近路段,各种牌照或无牌照的不明车辆或明或暗的分布在街道各处,随后法院、检察院的车辆,公安普通警用轿车和面包车、特警车甚至连防暴车也都陆续赶到了佳木斯看守所。其间不断的有行人或停留在路边的人遭到便衣和着装警察的驱赶,甚至被抓入他们的车内。其中还有人用各种具有照像或录像功能的工具不停的对着路人拍照或摄像。

更有甚者,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还煞有介事的围绕着佳木斯看守所急速的追奔着,仿佛有什么突发紧急事件发生了似的。由于佳木斯看守所地处郊外,所以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对普通居民百姓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和震动。那么他们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原来是六月三十日这一天,佳木斯郊区法院在六一零的一手操控下,准备对大法弟子黄卫中—一个被关押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的善良好人,进行非法审判,而聘请到的北京正义律师要来为大法弟子黄卫中作无罪辩护,这令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党六一零和公检法司系统感到惶恐不安,如临大敌,如坐针毡。

此前,北京正义律师在办理此案的相关手续时,就曾受到佳木斯郊区法院刑庭庭长肖成海的极力阻挠。而且由于惶恐于正义律师的无罪辩护会唤醒更多世人的良知善念,佳木斯郊区法院不断的散布更改开庭时间的假消息,最后还是将开庭地点由原定的地处佳木斯西林路闹市区的佳木斯郊区法院,改换到了地处荒郊野外的佳木斯看守所,而且只允许五名亲属带着身份证并要经过严格的安检方可进庭旁听,并将他们安排在旁听席的最后一排中间位置,前方和左右都有六一零、佳木斯司法局、佳木斯公安局反×教支队、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以及佳木斯郊区法院、佳木斯郊区检察院人员大约共计二十人左右,一直在监视着他们。所谓“人民法院”的这一流氓举动致使很多闻讯后准备赶去的当地律师和关注黄卫中的邻里同事不能旁听。

在非法开庭期间,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六一零主任李万义带领佳木斯郊区劳教委的李新波、郊区国保大队的刘刚等恶警,非法搜查看守所外法轮功学员的背包;更为严重的是他竟指使郊区法院和沿江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丁洁,在丁洁居住地所辖佳木斯长胜派出所的配合下,强行到丁洁家抄家,抢走了电脑一台和其它一些个人物品,目前丁洁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为了冲散因为牵挂黄卫中安危而赶来的人群,警车追赶有一些老年妇女甚至还累及到了普通行人,非法搜查背包。据悉,有人曾一直被追赶到郊区四合村,被四合派出所绑架。

目前,黄卫中的身体非常虚弱,一直插着鼻饲管,状况令人堪忧。非法开庭的当天他是被人背出来的,开庭时他连站都站不住,坐在椅子上都要靠两个法警扶着。开庭期间,一直有一名看守所狱医在一旁监护,其间狱医还给他服了一次药。而毫无人性的警察却在一旁说他那是装的。让我们来看看事件的过程。

黄卫中遭恶警入室绑架抢劫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下午,大法弟子黄卫中下班回家,象往常一样掏出钥匙进入房间,当黄卫中打开第一道门正进入第二道房门时,从屋子里先后冲出五名男子,不由分说将黄卫中绑架到佳木斯佳西派出所,后又拘押至郊区公安分局,并对黄卫中进行了残酷拷打。

黄卫中的家被搜查,黄卫中妻子(张晓更,已于二零零七年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邪党迫害致死)生前修炼法轮功的手抄笔记本、炼功磁带、从书店购买的书籍等物品均被扣押。家里的现金、新购买的多普达838手机、未开启的新打印机、价值1500余元的MP4以及张晓更生前佩戴过的首饰等则悉数被恶警侵吞,佳木斯市郊区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完全没有列入这些款物。黄卫中的弟弟和姐姐曾多次前往佳西派出所请求返还扣押清单上未列明的被恶警们侵吞的上述钱物,但遭到正副所长王永刚、刘殿龙等的野蛮拒绝。

当家人找到佳木斯市公安局陈万友要人时,陈万友威胁家人:“你们这样(指请律师和家人去要人),就越要重判,你要想让黄卫中少判几年,你们就花点钱通融通融。”

被恶警侵吞的现金有近5000元,其中黄卫中身上280多元,桌子上160多元,床底下4000多元。

公安局伪造证据搞迫害

黄卫中被非法绑架关押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佳木斯直属公安分局将案件移交至郊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此时,北京维权律师黎雄兵、陈强安冲破阻挠,勇敢的担任起黄卫中的辩护人。律师在工作中发现黄卫中完全无罪,于是据理力争,要求检察院将案件撤销。

但是,在六一零的干预和施压下,佳木斯郊区检察院只得要求公安局“补充证据”。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郊区检察院将案件退回公安局。因为苦于没有犯罪证据,最后负责办案的佳西派出所只得通过佳木斯市公安局反×教支队协调请求网监支队作假证,最后炮制出了一份对黄卫中计算机的检查鉴定报告。该报告由两位名为徐金良、李承宝的警察鉴定并出具结论:黄卫中曾利用电脑刻录过光盘、发送过短信,因而属“制作和传播”法轮功信息,构成犯罪。

然而,辩护律师调查指出:佳木斯公安局网监支队并非持有《鉴定机构资格证书》的合法鉴定机构,徐金良、李承宝两位警察则更没有取得《鉴定人资格证书》,甚至不具备基本的电子数据鉴定知识和技能。网监支队炮制的所谓鉴定结论,违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以及公安部《公安机关鉴定机构登记管理办法》和《公安机关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属故意伪造的无效虚假证据。

法官流氓耍尽 阻止良心律师出庭

由于违背正义,惧怕公民旁听和监督,六月三十日上午的开庭没有在佳木斯郊区法院的法庭进行,而是临时改在远离市区的佳木斯市看守所开庭。

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黎雄兵律师和北京市昆泰律师事务所的陈强安律师为黄卫中提供无罪辩护。可是,原定九时三十分开始的庭审,一直延迟到十点多才允许律师进入看守所内的审判法庭。黎雄兵律师被郊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肖成海阻止进入法庭,黎雄兵律师在进行抗议时被肖成海唆使的一群法警强行阻拦。包括黎雄兵律师在内,其他多名欲参与旁听的人员均被强行阻拦未能进入法庭,并有人被强制带离,去向不明。

黎雄兵因为仗义执言,强力呼吁政府停止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而频繁遭遇司法当局的威胁和打压。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包括黎雄兵律师在内的二十多名维权律师被司法当局以不予年检注册为手段停止执业。

当天的庭审,只有陈强安律师最后获准进入看守所为黄卫中出庭辩护。虽然在开庭前,郊区法院的郭剑锋副院长和肖成海庭长一同对陈强安和黎雄兵施压,强调“这是政治案件”、“要配合法庭”、“配合公诉人”等开庭辩护原则。但是,陈强安律师依然大胆正义地为黄卫中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

非法庭审结束后的当天下午,佳木斯阴霾密布,急降暴雨,特别是佳西地段在经历了一番疾风骤雨的洗劫之后,残枝零落,一片狼藉,其中一处巨大铁质拱形广告横梁都被打落下来,仿佛上苍都为此震怒了,但这又何尝不是对迷蒙中不明真相众生的一种警醒与点化呢?《九评》中曾有这样一段话:“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也最荒谬的一页,又以江泽民发动的对“真善忍”的镇压最为邪恶。这场运动给中共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反思这段历史,是为了让这样的悲剧永不再发生。同时我们每一个人也能由此省思自己的内心世界,是否很多本不该发生的悲剧却因为我们的懦弱和妥协而得以成全。”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法轮功学员已经遭受到中共邪党将近十年惨绝人寰的迫害。无论在精神上、肉体上和经济上他们承受了怎样的苦难,都无法动摇他们对“真、善、忍”的坚信和顶着各种压力在迫害中依然满怀慈悲救度众生的坚忍,他们的慈悲胸怀和道义之举已唤醒了越来越多世人的良知。

当日前一篇文章: 霍华德郡时报载文报导法轮功
当日后一篇文章: 上海大法弟子李耀华母女遭绑架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