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5/31/09)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迫害大法弟子

  • 安徽省合肥市恶警王璐遭恶报,现已住进医院

  • 山东莱阳大法弟子张华被绑架补充

  • 邯郸鸡泽县大法弟子李敬军在邯郸劳教所遭受奴役劳动,身体极度虚弱

  • 辽宁调兵山郑玉香、高淑云、陈秀霞涂抹真相标语,出卖大法弟子

  • 上海大丰劳教农场恶警恶行

  • 上海女子监狱阴险狠毒的迫害大法弟子

  • 湖北省黄梅县小池镇恶警再次绑架法轮功学员

  • 河北唐山开平劳教所恶警恶行补充材料

  • 辽宁本溪市彩北看守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

  •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洗脑班照片

  • 曝光山东省蓬莱市迫害大法弟子的机构和人员

  • 河北邯郸曲周县中共邪党利用《曲周通讯》诽谤大法

  •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迫害大法弟子

    吉林省白山市大法弟子吴秀芹、长春市大法弟子张海英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三小队;吉林市大法弟子雷秀香、于秀英被非法关押在二小队,2009年3月17日因她们不穿教服、不戴牌,管教因怕管理科看见,管教郭××不让下去吃饭,大法弟子不配合管教,下去到食堂吃饭。18号上午,四大队的大队长张桂梅找来了三名男管教在管教室等着,中午提前十多分钟让大法弟子下去吃饭,把吴秀芹、张海英、雷秀英、于秀英四名大法弟子带到管教室迫害,用电棍酷刑迫害她们,致使张海英在极度残酷迫害的痛苦中痛不欲生,被恶警关微,恶警管教王静、普犯赵艳三人拖到管教室扣起来。参加指使迫害她们的有大队长张桂梅、思想队长关微、生产队长李小华、和三个男恶警。

    三小队管教冯小春对吴秀芹野蛮灌食时,恶狠的扬言你不让我消停,我就不让你好过。一天灌四次食迫害,灌的都是馒头掰成块。一直扣一个多月手铐。现在不知详情。

    李洪艳,大约50多岁,是山东省的大法弟子来东北串亲戚家,因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一年,加期迫害一个月。大法弟子李洪艳不戴牌、不劳役,被三小队恶警冯小春关到车间仓库,用手铐扣着两手吊起来一天一夜。2008年夏天,李洪艳被恶警用电棍把脸电的肿的很高,全是水泡流脓水,真是惨不忍睹。

    大法弟子每天被强制劳役12小时多,使用的工具都是对身体有害的有毒物品,如用的泡沫、胶棒都有毒。拒绝劳动的就被关押在仓库迫害。


    安徽省合肥市恶警王璐遭恶报,现已住进医院

    安徽省合肥市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王璐(女),再遭恶报,现已住进医院。王璐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


    山东莱阳大法弟子张华被绑架补充

    山东莱阳大法弟子张华于5月19日晚贴不干胶时被路过的两恶警李永刚与傅世谦(音)非法绑架至团旺分局,并于第二天上午非法抄家,具体情况不详。

    团旺分局电话:0535--7540010


    邯郸鸡泽县大法弟子李敬军在邯郸劳教所遭受奴役劳动,身体极度虚弱

    李敬军,河北省邯郸鸡泽县,曹庄乡南段庄人,2007年9月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派出所从家中非法绑架,直接送入邯郸市劳教所。

    入所后因不配合劳教所的非法迫害,被恶警曾义伟用电棍电击。恶警们还指使普教(劳教犯人)贾学东将其打的吐血,曾到邯郸285军医院检查,恶警答应其办理“保外就医”,但因家中无钱交“保证金”而未能走出魔窟。

    自2008年12月份起,劳教所开始逼迫所有大法弟子进行奴役劳动,并且还让普教监督,这使原本身体虚弱的他更是雪上加霜。至2009年3月底,李敬军身体彻底顶不住,还得跟着到五楼工作场地,虽不能干活也只能在旁边默默承受着身体的痛苦。在血检中检查出贫血,身体极度虚弱。

    劳教所内伙食极差,在省里来检查时还让大法弟子配合造假。其表中列有肥皂等15元生活费,可每个月只给每人5元代金券,其余什么也见不着。伙食标准每月150元,可大家只能早晚吃自腌的萝卜条,中午是水煮菜。每周只有一次偶尔能见到两片肉,还美其名曰:改善。


    辽宁调兵山郑玉香、高淑云、陈秀霞涂抹真相标语,出卖大法弟子

    自5月10日郑玉香、高淑云、陈秀霞转化邪悟后回到调兵山以来伙同国保队张凤来、王雪平连续非法抄家“四处”,破坏资料点。具体表现如下:

    1、早晨上早市(大庙)辨认讲真相的同修,坐警车四处涂抹大法真相标语,把从抚顺洗脑班带回来的邪恶材料四处传播。

    2、郑玉香、高淑云、陈秀霞三人出卖同修多人,直接导致大法弟子张永胜在5月26日晚6点多钟被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抓捕,现被关押在调兵山市拘留所,具体情况不清楚。

    3、国保大队恶警拿着上黑名单的大法弟子让她们三人提供她们所知道的事情和情况。


    上海大丰劳教农场恶警恶行

    2001年至2002年,上海被非法劳教迫害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在江苏大丰劳教农场。现将那些恶警的恶行公布出来。

    大法弟子马总杰,在大丰劳教所被恶警残酷迫害,严管将近一年,这期间,天天坐在一个二十几厘米高的一个矮凳上,每天坐十几个小时,坐的不端正就要被打,时间长了,臀部都被磨破生疮。一个普教(劳教犯人)曾经一掌劈在他的喉咙上,使他两周失声,中队长洪某某(警号为3130651)还假作仁义的对马总杰说:“如果有人打你,你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处理的。”实际上,这些普教(劳教犯人)直接说明:“打你我们的手也痛,我们为什么要打你,都是队长安排的。”

    在整个中队前往青浦劳教所后,洪某也调往青浦,大法弟子纷纷揭发了大丰劳教所的恶警恶行,大法弟子虞月宾揭发恶人击伤他的背部,致使他下肢麻木,这时一直在外偷听的洪某某冲进办公室,大叫:“你说你被打伤了,你有证据吗?真是幼稚。”

    大法弟子刘鹏被恶警夏某某等人,上铐后非法关在禁闭间内,恶警特意安排了一个因打人而劳教的流氓赵某某(记得名为赵金良,或者叫赵庆良,请大法弟子共同回忆)专门殴打他,恶警还对他多次非法使用电警棍,用高压电电他嘴唇。

    恶警施立群(警号为3130652),性格自卑,形象猥琐,在邪党的恶毒环境中渐渐养成了施虐狂的人格状态,在常规中队就以“搞路子专家”而闻名,据被弄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普教说,他在新收中队常常逼迫普教喝洗脚水,让普教喂蚊子,打普教耳光,来建立自己的“威信”。这点邪恶的特长被恶党看中后,常常以琢磨折磨大法弟子的变态方法,而获得施虐的变态快乐。

    施立群经常在窗户外猥琐的偷偷观察大法弟子的言行举止,想折磨人的阴招,曾经让大法弟子坐在蚊群中听他胡言乱语的训话,不准大法弟子打蚊子。或者让大法弟子坐在地上,看他色厉内荏的所谓训话。当大法弟子正念和他讲道理,他立刻就蔫了。

    恶警夏某某经常装出伪善的面孔,告诉大法弟子,愿意帮他,实际上他在背后一直想的是利用种种线索,如何磨垮大法弟子,是个笑里藏刀的恶人。

    大法弟子长期被强迫坐板凳,腿部力量萎缩,他就叫普教大量的强化训练,一天达8小时以上;大法弟子长期被罚坐,一天十几小时,非常困倦,他就叫普教对大法弟子大量的抽背规定,背不出来,就打耳光。


    上海女子监狱阴险狠毒的迫害大法弟子

    作为人有大小便的自由是最起码的天赋人权,但是上海女子监狱的恶警经常把剥夺人的正常生理权利作为迫害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的手段,并且那些变态低下的恶警还邪恶的将大法弟子反迫害的举动扭曲来诬蔑大法。竭尽人渣败类之能事,只能证明迫害者的低能与可笑。

    上海嘉定区安亭的六十岁老年大法弟子闵秀娟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被上海嘉定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她一进监狱马上被关进禁闭室。在被禁闭期间恶警指使犯人折磨了她一、二个月,经常不让她上厕所。闵秀娟行动上受到严密控制。禁闭间是只有三平方米的小房间。由于不允许正常上厕所,老太太经常憋不住,只能在禁闭室靠门口的地方多次大小便。有一次老太太被逼迫在大厅里做苦役,她想上厕所,旁边的“包夹”犯(监视她的犯人)百般刁难,不让她上。最后导致老太太大便忍不住拉在大厅地上。恶警们觉得侮辱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机会来了,大队长袁圆带头,中队长施蕾和一些小队长等纷纷出动,在全监展开“文革”式的批斗会,用高音喇叭作邪恶宣传,污蔑闵秀娟有厕所不去,故意把大便拉在地上,以此迷惑周围的人,并借题发挥辱骂大法,挑起犯人对她的仇恨和部份大法弟子对她的误解,孤立她,造成她精神的痛苦,它们在喇叭里声嘶力竭的大骂炼法轮功的学员精神不正常。接着那些想讨好警察和减刑的“包夹”犯纷纷上台发言,骂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却不允许大法弟子一句发言和辩解。有的说:连小猫小狗都知道怎么上厕所,所以不要炼法轮功了等等。

    这种早已被所有中国人唾弃的文革式的批斗大会,却被恶党在监狱里继续“发扬光大”,残酷的用于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而且对象是年迈的老太太。闵秀娟刚进来第一天还红光满面,可是经过一、二个月的非人迫害折磨后脸色灰暗,身心遭受了严重的创伤。可是即使这样,闵秀娟仍然坚定的信仰着真、善、忍。因为伟大的宇宙真理决不会因为一群小丑的抹黑而变色。


    湖北省黄梅县小池镇恶警再次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下午,游金霞、吴田英、袁小云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小池镇彭列村给正在地里干活的村民讲大法真相,遭到被邪党毒害的该村邪党书记王刚明告密,被小池镇派出所以张少明为首的五名恶警非法绑架。游金霞于当天放回,而袁小云、吴田英仍被非法关押在黄梅县拘留所。

    当她们被劫持到派出所后,恶警们轮番逼供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姓名和住址。三位法轮功学员凭着善心给警察们讲大法的真相。所长陈红刚采取卑鄙手段,对游金霞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欺骗游金霞在一份虚假的取证材料上签字,以达到迫害袁小云、吴田英的目的。恶警黄承俊不但不听两位法轮功学员的善意劝告,反而大骂袁小云、吴田英两位法轮功学员,用手连拉带推这两位法轮功学员。警察如此低劣素质,令人叹息。

    当天晚上九点左右,恶警游志友、项炜、王云雨窜到小池镇电信局宿舍楼,由不明真相的该局职工李翠君引路,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用抢来的钥匙强行开门,闯入吴田英住宅,抢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同天,袁小云、游金霞两家也被小池恶警非法查抄。如今,袁小云、吴田英均被非法关押在黄梅县拘留所里,遭受非人折磨。致使她们的家人也处于担忧之中。

    参与此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你们的所作所为都将被记载在历史上。到底谁在犯罪,是谁在执法犯法?你们迫害法轮功的法律依据是什么?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讲话和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评论能成为你们的执法依据吗?我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善良的人们都知道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是遵纪守法的好人。法轮功学员做好人无罪,讲大法真相无罪,揭露我们遭受到的迫害更无罪。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必遭恶报,只是时日的长短不同。目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人员遭恶报惨死甚至殃及家人的事例太多太多了,这里不再详述。法轮功学员不顾自身安危,将信大法的美好真相告诉世人。目的是告诉世人不要听信中共谎言,仇视大法而遭被淘汰的危险,根本目的是在救人。你们千万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断送自己的生命啊!在是非面前,要分明善与恶,好与坏,这是做人的最根本的本性。不要助纣为虐。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袁小云、吴田英。给自己及家人留下一条出路吧!

    参与迫害的主要恶警人:
    小池镇派出所所长陈红刚、   游志友、 黄承俊、
    洪雨、项炜、王云雨、张少明、 项炜。


    河北唐山开平劳教所恶警恶行补充材料

    开平劳教所恶警丁小光恶行:

    开平劳教所恶警丁小光,在大法弟子李治民告诉打饭的一个人念“法轮大法好”时,被丁小光看见后,大打出手,打嘴巴子打得顺着嘴直流血。

    开平劳教所恶警闫红丽恶行:

    大法弟子张风兰,08年12月的一天正在床上坐着发正念,恶警闫红丽拿着电棍大打出手,把张风兰的棉被抢走,把她用手铐铐在阴冷不见太阳的屋子里且把南北窗户都打开冻张风兰一天一宿,当时冻得张风兰直哆嗦,而且还吐了血,直到现在还在哆嗦。

    大法弟子白风玉(有严重心脏病),有一次想去厕所大便,闫红丽不让,拿着电棍电白风玉一个多小时,直至人事不省。

    开平劳教所恶警陆海存恶行:

    男恶警陆海存,强迫大法弟子报数,如果不报就大打出手、三九天在外面冻着,冻得大法弟子都站不住了。

    一次,他把女干警哄出去后打大法弟子李治民的嘴巴子,打完后还邪恶的说:“我打你谁看见了,没有人给你作证”。

    还有一次大法弟子刘小军在绝食中,恶警陆海存掐着刘小军的两腮,刘小军说了他一句“流氓”,陆海存就左右开弓打了刘小军十多个嘴巴子,一旁的女恶警王文平又接着打了刘小军二十多个嘴巴子。

    开平劳教所恶警王玉芬恶行:

    恶警王玉芬一个巴掌把正在绝食的女大法弟子郑宝华的嘴角打得直流血,然后就粗暴的插管子灌食。

    开平劳教所恶警王文平、王艳、夏娟恶行:

    老年大法弟子吴淑贤由于发正念被恶警王文平、王艳、夏娟三个打她一个人,把耳朵给打聋了,到现在胳膊都抬不起来。打完了王文平把吴淑贤领到医院去,跟那里的恶警院长王红丽一边做着假动作一边说:“我没打她,是她打我了,我都没碰着她,她就说我打她。”恶警院长听完假汇报后,她又左右开弓打了吴淑贤四个嘴巴子。

    开平劳教所恶警总是以不遵守所规所纪为由,超期关押大法弟子。恶警们还以大法弟子不报号为由,不让大法弟子打饭,把每个班的大法弟子隔离迫害。现在开平劳教所什么样的病人都敢收,男队还有艾滋病的也敢收,女队有长疥疮的也收,其实那些都是传染病。

    在开平劳教所关押的大法弟子郑宝华、刘小军绝食一个月,被灌食后出现头昏、头痛、手脚麻木、心跳加速,肚子、胃、小腹经疼痛、抽搐、出虚汗等症状,和以往绝食灌食后出现的症状不一样,怀疑一定是恶警在食物中下了药,请速查要人(现在这两位同修依然被隔离,而且强制给郑宝华输液)。

    大法弟子杨淼(高血压170~190),因为炼功就被电、挨绑、挨冻,现在还在不分白天黑夜的铐着,在二楼单独关押。

    大法弟子刘瑞兰,家中有二岁的孩子,她丈夫得了恶性脑瘤,家属把所有的材料都邮来了,现在还不放人,孩子无人照看,寄托在亲戚家,请同修营救。


    辽宁本溪市彩北看守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

    据了解,辽宁省本溪大法弟子黄雅芹等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彩北看守所内,并且不允许家属见面。此次非法绑架黄雅芹等(两男、两女)的是本溪市公安局国保六支队的三个警察。此次邪恶的迫害主要是通过网络非法监控、跟踪,由国保带领各个派出所警察在4月24晚统一对本溪地区大法弟子进行绑架、非法关押在本溪市彩北看守所内,分散关在各个牢房内。

    据了解,有摄像头24小时监控每个大法弟子,并有犯人轮流看管。有一位男学员坚持在里面炼功,被管教指使犯人轮流殴打,该学员仍不放弃炼功,最后被戴上手铐、脚镣,限制行动。

    希望当地大法弟子们积极的营救同修,及时曝光恶人恶行!在此再次提醒上网时要注意安全!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洗脑班照片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610洗脑班”在芝罘区幸福十五村,坐21、22、26、27、28、44路公交车到“福斯达纸业公司”站点下车,从站点往东走30多米有一向北路口,从路口往北走约1公里有一家名为“沪安电缆”的工厂(门牌幸福中路219号),在工厂大门北侧有一座黄色二层楼房,铁门、蓝色楼顶,窗户内装有铁栅栏,四周有围墙,这里就是邪恶的“610洗脑班”。楼东面、北面有监控,铁门对面胡同有恶警警车停靠。“洗脑班”对面的单位有“环华石化工程有限公司”、“华阳环保锅炉有限公司”、“国冶冶金水冷设备有限公司”。


    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五村洗脑班(二层全图)


    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五村洗脑班(东面)


    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五村洗脑班(东南角)


    曝光山东省蓬莱市迫害大法弟子的机构和人员

    山东省蓬莱市邪党法院非法审讯孙玉华等数位大法弟子(至少7人,累计刑期超40年)的法官(刑庭庭长)叫阎玉斌,邪党检察院检察官金俊讷(女,伙同另一个女人,职务不明),此人经常以“国家取缔”为借口,邪恶“指控”大法弟子,实际上任何一国也没有“取缔法轮功”一说。另外,邪党法院“常务副院长”吴敏捷(音)、政法委书记于明春也是责任者,大约2年前新任的邪党委“政法委”610头目是主谋(原头目为陈永福已下台),恶警610头目曲义涛(原头目聂喜军,因牵涉吴虹案,内部倾轧被调离)伙同国保头目迟福力是直接打手。

    参与迫害蓬莱城区大法弟子的,已知的有海港边防派出所,负责人(李会武);登州派出所(原东关派出所,06年伙同迫害死大法弟子吴虹的责任单位之一)。


    河北邯郸曲周县中共邪党利用《曲周通讯》诽谤大法

    河北邯郸曲周县 中共邪党利用《曲周通讯》诽谤大法,污蔑大法师父,主编赵志民,电话15833309990。其他参与者有待查询。

    当日前一篇文章: 呼兰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当日后一篇文章: 就海外活动报道向明慧投稿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