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在法中精進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正念正行 在法中精進
文/台湾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伟大的师父好,各位同修们大家好:

感谢师父慈悲救度,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弟子。在得法的前三年中,有近两年在香港讲真相,真切的体会了师父无量的慈悲,及大法无边的法力。虽然自身能体会到的,只是师父及大法无量智慧法力的亿万分之一所不能及,但已让我感受到人言所不能形容的佛恩浩荡,及佛法的伟大。在此将这短短实修的经历中较深刻的体会,提出来与各位同修们互勉,共同精進,不足之处,也请慈悲指正。

二零零六年元宵节与当时的女友(现在的太太)到平溪放天灯,带着美好的愿望在天灯上写下了祝福众生早日得道,一切平安吉祥,也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卍字符。回来后,为了确定卍字符没有画错,女友上网找到了一个链结,我点上去一看是《转法轮》,就这样一个巧妙的机缘,我得了法。现在回想起来,原来一切早有安排,是师父慈悲的点化。

得法之后,深知佛法、正法的可贵。由于不认识其他同修,也不知道有书可以看,我从网站上下载了所有的音像资料自学,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学法精進。如上班等车时就打开手提电脑学法,上了车有位子坐就继续看,没位子坐就听,下了车走路也一边专注的听,直到進了办公室才停下来。下了班也是一样,到国外出差时也是一样,哪怕只有五分钟,也要争取时间学法。假日若没有别的事情,周五下班时就买了几个面包,周六开始从早到晚学法十多个小时,腿痛的哇哇叫,汗水夹杂着泪水,腿一直发抖,更是钻心的痛!但从法上,我认识到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太多太多,身为弟子的一定要精進,也知道修炼就是要吃苦,所以无论如何难受,只有一个字,忍!继续学法!学法!学法!

年节香港讲真相

得法后约一年,偶然的机会,利用年节的假期,在香港讲真相十二天,这期间让我深切的认识到众生的苦及大法弟子救人的威德,埋下了不久后到香港长期讲真相的因缘。

我们到专门提供给大陆游客的大餐厅讲真相,年节假期人特别多,光一个中午就有五、六千人。没想到在景点时,我认为和蔼可亲的老公公、老太太,有的竟然一听是法轮功,就出言不逊,甚至人身攻击,或反应另一个极端,吓得不敢吱声,连伸手拿个报纸也不敢。这真是让我震惊,一个政权怎么能把人教育成这样,丧失理性,意识中对人存在着根本的不信任,随时准备要斗,要把对方压下去。

我从学法中认识到自己神圣的使命之后,那急切救人的心油然而生,众生对我不好的反应也不放在心上了,反而了解到他们在迷中,要更慈悲的去对待他们,去感受他们在专制环境下所受的苦以及内心长久压抑的对善良、对人的信任、及对自由的渴望,或者是一点点可能的思想中对神还有的憧憬。

我在讲真相中启发他们的善念,希望他们能明白真相,能得救,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人世中的一切都太渺小了,钱赚得够不够多,生活的幸不幸福,自己的一切都太微不足道了,看到他们,我全身就充满了能量,是从内心的善发出来的。我认识到,真正的善,出发点完全是为他的,越了解他人的苦,那个善就越大,力量越大,没有什么能挡得了的。

在景点上,我脖子上前后各挂了一张看板,两只手也各举一张,象个活动展台,手举的老高,怕举的不够高他们在后面的看不到;也怕他们听不到,嘴里大声的喊着真相,哪辆巴士上有人,就赶快冲了过去,举看板给他们看。每天都喊到晚上,回到宿舍喉咙哑了没声音,甚至喊破了出血,全身也累瘫了,一躺下来就昏了过去,但心里一点也不觉的苦。晚上透过集体学法两讲,隔天我的喉咙又有声音了,开心的又生龙活虎的去讲真相,也再次感受到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以法为大,证实法,救度众生

回到台湾后,心中总是放不下香港的众生,也认识到香港急需要同修的支援,在衡量自己有足够的方便条件下,三月底毅然的放下在台湾科技产业的工作,准备去香港讲真相。

在刚到香港的半年中,是我两年中最难熬的阶段,由于经常人手缺乏,几乎是从早忙到晚,行程紧凑,早上六点出门派报纸,十点多推着超过半个人高的四轮车到景点,摆好电视机、广播器材、看板等,十二点人们来吃饭时,我开始讲真相,中间没有间断,直到下午两、三点。收回真相资料再推车到另一个景点,继续讲真相到五点多收好车。晚上集体学法,每天通读两讲,十二点发完正念,大家都累的上地铺赶紧入睡,隔天又继续,行程紧凑。身上消业或魔难干扰的情况也没有停过,几乎是每一、两个星期就一次,每次持续个一、两个星期,等于说刚一个消业完了,隔没几天,又来一个,这里痛那里痛,忽冷忽热,但我不去看重,持续讲真相。

每天到了景点,什么状况都有,心没摆正,干扰就来,众生冷不防突然来个两句对你不善的话,或邪恶操控常人来干扰讲真相,随时都有心性的考验,看你动不动心,看你能不能忍,看你是不是依然保持着慈悲的心救人,不为所动。再加上香港法令的限制,台湾入境人士每次只能待十四天,于是每两周还有一个入出境海关的考验。在香港这样身心环境、时间紧迫的压力之下,一个关没过好,很快下一个考验就又上来了,所以下定决心,去执着心不能拖泥带水,一旦发现自己与环境发生了拧劲,一定尽可能马上向内找去掉,不断的、坚定的否定排除那些不好的人心与思想。

在第六个月的时候,身体遭遇了不曾遇到的魔难。脸半边及耳朵肿了起来,大量掉头发,不能吃东西,吃一点就吐,只能喝一点流质的东西。生平第一次觉的身体不是自己的,怎么也使不上力,上下六层楼的楼梯也不知道是怎么样办到的,一阶一阶吃力的上下。平常到景点推车大约二十分钟就到了,在那时走了近一个小时。无论再怎样难受,我心中想到的第一念永远是众生,始终没有更动过。我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到景点去讲真相救众生,谁也改变不了。

那样的状态,大约持续了三周,好象我什么都没了,只剩下那一个救人的意识,支撑着我照样坚持做好三件事。后来突然有一天全身从骨头不断发热,脚掌烫的象火烧似的,脱掉鞋子在凉地板上还直发烫,之后身体便渐渐的恢复了。在那之后,我整个人突然象是脱胎换骨一样,一个很大层次的突破。从早到晚,再怎么忙,一点也不累、不倦。那超常的状态,让我深刻的体会到心性多高功多高,心性到位了,功就推到位了,也才真正了解为何师父一再告诉我们修炼中心性的要求是第一位的。

事后回想,自己在那个过程中如此坚定的,在大法中修出的纯净、不带有私的,就只单纯的一念救人,什么都没有,没有想到自己,无惧无怕。这是只有宇宙中最纯正的、最伟大的大法,才能从本质上改变、造就出来的生命。我也认识到了为何未来的宇宙能达到圆容不破,因为大法能真正的归正、剔除生命一切为私的因素,那是旧宇宙众生产生变异、败坏并导致成住坏灭的根本原因,而大法能把一个生命转成无私的、为他的,从根本上改变一个宇宙的属性。伟大的师父!伟大的大法!

发正念,大法无边法力的展现

在香港的实修过程中,对我个人最大的改变,就是从根本上转变了自己对事物的看法与理解,以前总是用人的表面空间所发生的事来思考并判断事情要如何处理,处理的方式也是停留在人的手段。而现在明白了,人的表面空间只不过是另外空间高层生命操控的结果,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上所遇到的干扰,修炼人被钻空子所遭到的迫害,都是邪恶在另外空间操控所造成的。所以发正念,运用修炼人在大法中所修出来的另外空间巨大的能力去证实法,就是最神圣的也是最关键。从法上明白了这个关系之后,我就随时保持发正念的状态,除了共同整点的发正念,平常更是尽可能增加并延长发正念的次数与时间,念一出即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在另外空间没有时间空间的限制,清理整个空间场中的,众生背后的及自身空间场上的一切邪恶干扰因素。在景点讲真相,或做任何大法工作,发正念更是首先第一位的。人未到,事未成,正念先到,另外空间正过来了,清除干净了,人这边的事自然也就顺了。

在发正念无求而自得的实修过程中,让我得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思想业的干扰越来越弱,定力,念力越来越强,思想也越来越清晰,学法更容易入心,法理的认识也越来越好。越是决心去发好正念,越是感受到在发正念的提升上是永无止尽的,师父给我们的法力是无边的。我悟到,发正念是一个修炼人需要好好掌握的能力,制约于所有空间,用修出来的能力去证实法救度众生,更显大法的威德。

去年五月中共安排奥火到香港路跑,香港警政单位十分紧张,戒备森严,连入出境海关也把守的相当严密,邪恶伺机要破坏大法弟子在香港证实法救度众生。当时在香港仅剩下七、八位台湾同修,人力已经非常吃紧,在邪火要入境的前一周,连我在内有五位同修要出境再入境,第一天有三位出境,全数遭到无理的遣返,完全不给任何理由。隔天,另一位同修要出境,这位同修是第一次来香港,才第二次出入境,我们想应该没问题,结果,竟然还是被遣返。再隔天就轮到我了,那时我在香港也快待满一年,签证本上盖满了印章,任何一个海关人员要检查出来是非常容易的,由前两天的例子,很容易被遣返。从人的角度看,似乎根本就没有机会。

要出境的前一晚,香港同修问我要不要出境后先在外地待一段时间,等邪火过了再回来比较安全?现在我回想起来,当时内心的那种平静但却强大的正念,深深根植于信师信法,我当时淡淡的用很平常的口气回答说:“那没有什么影响的,我当天回来。”当天出境后,我加强学法发正念约五个多小时,要入境时,我面对着香港入境处海关,内心发出一股强大无比的正念,仿佛我所有空间的身体直到最微观的所有空间都静止了,都同时发出这么坚定的一念:“你们这些邪恶,对大法犯下如此的滔天大罪,一个大法弟子在香港可以救度多少众生?你们竟然敢迫害遣返,实在罪无可赦,法绝不能留你。待会儿我要入境香港救度众生。谁敢挡,立即解体。”在当时每个海关人员的表情都非常严肃,检查每个人也都很仔细,特别是对外国入境的,也都盘问了许久,每条队伍都排了很长。轮到我时,看了看签证,盖个章,连问都没问就过去了。

从这里我也认识到,邪恶对正法的干扰实在是无孔不入,只要没除尽,它们就想尽办法起破坏作用;另一方面也认识到,人这一层的生命实在太可怜太弱了,旧势力视三界生命如草芥,任何一个另外空间的烂鬼都能操纵人,一旦他们背后的因素被彻底铲除了,在大法弟子面前,人只能顺着大法弟子的正念去配合,谁还能多说什么?谁还能起干扰作用?人是无能为力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挡得了神?

突破人的观念,勇猛再精進

这两年中,有时看起来难很大,不好过,很难受,不知要承受多久,但每次都能正念突破闯关的原因,最关键的就是平时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多学法。”虽然每天集体学法两讲,但在景点时,内心经常感到很难过,众生这么多,有很多照顾不到,怕他们错过得救的机缘,于是我心中萌生了一念:“有没有可能一个修炼人,能够突破更高的层次,能量更大,同样一句话,能震慑、解体更多的邪恶;同样一句话,能打入众生更微观的意识,一句话就把一切都定住了,就能有更多的众生能听明白真相而得救。”可是回过头想想,修炼人要提高,唯有更精進学法修心才行,但每天行程这么赶,没有时间,怎么办?看来势必要牺牲睡眠时间了,于是我决心每天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后再学法到一点。

刚开始时很犯困不好受,白天人昏昏沉沉,正念也发不好,讲真相也不到位,脸上也开始冒痘子,整个人开始出现熬夜的状态,连续几天都是如此。而且晚上同修们都睡着了,打呼声此起彼落的,人心也跟着难受起来了,冬天天气又冷,心里想着要是躺在被窝里该有多好,多温暖多舒服啊!真是人、神的抉择啊。

我想每个人在修炼的路上都会面临很多的选择,在关键的时候是否能用法的标准来衡量,用正念去看待,还是被看似合理的人心、人的执着所带动,是极其关键的。因为很可能一个看似很小的决定或一个没有意识到的人心,将决定一个修炼人突飞猛進的成度。

因此,我静下心来,再深入的找找自己,我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不是要救度更多的众生吗?基点完全是正的,并不是为私的只为自己能提高圆满;另一方面,从法理上认识,一个修炼人要有不断向上攀登的意志,要在已经是精進的状态中还要去想想自己怎么样才能更精進。而且更加大力度学法修心,层次提高的越快,不是应该就越不受三界物质空间身体的制约吗?那精神怎么可能会越来越不好呢?怎么会有常人睡眠不足的状态呢?

从法上认识到之后,突然豁然开朗,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假相,在考验我是不是动真念要救度更多的众生,当下彻底否定自己所有不正确的状态,更坚定加大力度学法,就这样,很快大约一个多星期就突破了。往后更是加大力度逐步加长时间,一般都到两、三点。每突破一些,又是另一轮人心的考验,放下了,就又突破了。到后来有时状态特别好的时候到四、五点精神都还很好,六点又出门去了,一整天也不困。主意识越来越强,现在连晚上都舍不得躺下来,整晚都坐着,即使要睡也是坐着睡,珍惜一切意识清醒的时刻学法。法太珍贵了,我们不就是为了同化大法而来的吗?

我发现修炼这条路上,真正的、最大的干扰与障碍就是自己的人心和观念,每去掉一些就升上来一些;而安逸真是修炼人最大的痛苦,它让你得不着法,层次上不去,却还感觉不到苦。

祈愿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竭尽我们一己之所有,圆容师父所要的,救度一切众生,树立大法威德;清除师父所不承认的,直至灭尽,那就是一个生命的最大智慧与善念,就是威德。过程中精進不停,达到法的标准,同修们,让我们用从大法中所修出来的伟大能力,慈悲与正念,救度所有众生,不辜负师父与众生对我们的期望。走向神!大显神威!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当日前一篇文章: 一定要记住向内找
当日后一篇文章: 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