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肖玉彬、肖鹏父子被迫害含冤离世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辽宁义县肖玉彬、肖鹏父子被迫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辽宁义县九道岭镇法轮功学员肖玉彬、肖鹏父子全家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只因不放弃信仰,九年来,遭到镇派出所、县公安局、锦州市劳教所等邪党部门的残酷迫害。肖玉彬、肖鹏先后含冤离世。

肖鹏,一九七二年出生,义县农专毕业,兽医。一九九五年春喜得大法。学法炼功后仅两个月,他身患多年、省城大医院治不好的肋软骨炎痊愈了。大法的神奇,使他的父母、妻子、女儿、三个妹妹及两个妹夫先后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全家十一口人进京上访,肖鹏被北京公安局绑架,遣送回锦州后,由义县九道岭镇派出所接回。在所里,肖鹏遭到恶警所长李春雷、恶警张春风等人的毒打后,被送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九九年九月下旬,肖鹏与三妹又进京上访,在唐山火车站被绑架后,接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他遭到看守所所长王岩、管教卞志利和刑事犯杨国涛多次毒打,致使双腿肿胀,不能弯曲,下蹲;身体上还受尽了浇凉水、灌盐水、戴十八斤重脚镣的残酷折磨。

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肖鹏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送进锦州市劳教所继续迫害。在此期间,肖鹏多次受到严重的酷刑,身体到处是伤。后来被转移到锦州市精神病院,强行注射摧残神经的药物,打那以后他精神恍惚、后来致疯,身体逐渐消瘦、呈骨瘦如柴,走路艰难,不能自理的病态,于零一年四月七日,劳教所不得不把他放回家。回家后,仅一年多,于零二年六月九日,肖鹏在痛苦中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

肖玉彬(肖鹏的父亲),也从事兽医,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他和妻子在全家九九年十月七日第二次进京上访时,被九道岭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长达七十五天,还被恶警勒索一千五百元钱后放回家。回来后镇派出所还多次对他家进行骚扰。

肖玉彬
肖玉彬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全家第三次进京上访,回来后肖玉彬和妻子、女儿又被送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都被非法教养三年。于十一月十三日肖玉彬被非法送进锦州劳教所与儿子肖鹏关在一起,儿子多次受到严重的酷刑,被强迫送进精神病院,注射精神崩溃的药物,致疯后,教养院将他的儿子放回家。并将非法关押已达四个多月的肖玉彬放出,陪儿子回家保外就医。此时,家里已空无一人。他的妻子和女儿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所迫害。

在家中,他看着聪明伶俐的年轻的儿子如今被锦州劳教所迫害的精神崩溃、都疯了,他的心如刀刺一样的痛,他和儿子度日如年的一天一天的活着。儿子含冤离世后。使他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那以后变的不爱说话了,一天也听不到他说一句话,就这样,义县公安局、义县国保大队、九道岭镇政府、镇派出所,一到所谓的“敏感日”,一次不漏地到他家中骚扰,动不动就对他绑架,有时恐吓、有时逼写保证书、有时还对他家的电话、手机进行监控、监听,对他本人还时常进行监视等等。

记得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他和他的妻子在家中,被九道岭镇派出所和义县国保大队恶警王殿洪等人,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四天,还被非法勒索五百元钱。回家后。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遭到骚扰,就在奥运前的半个月,九道岭镇派出所的恶警吴月(或运)明和另一恶警到他家不下三次骚扰,而且还叫他去派出所至少两次,强迫他写保证书。从零二年至零八年,义县公安局、义县国保大队、九道岭镇政府、九道岭镇派出所对他的骚扰,累计至少也得十二、三次。

这些年来,邪党的迫害使肖玉彬在身心上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打击和痛苦,心灵遭受极度的摧残。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身体上的折磨,身心上的精神压力的煎熬之后,于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他含冤离开了人世,时年才六十一岁。

就在肖玉彬离开了人世后的第十一天上午八点三十分,九道岭镇派出所的恶警还往他家里打电话找他,进行骚扰,让人死后都不得安宁。

迫害行恶的单位是义县610、义县公安局、义县国保大队、九道岭镇政府、镇派出所、义县看守所的相关人员。

当日前一篇文章: 华州郡议员:看到了真正的中国文化的续存(图)
当日后一篇文章: 母亲为在冤狱中的女儿焦雪梅申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