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五大队的恶行
文/上海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地处松江泗泾镇601-410号,有个五大队,第五大队对外宣称政治学习大队,实质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严管大队。

关禁闭

每个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入监第一天就直接押至五大队,并直接关到禁闭间。女监每个大队都有一个禁闭间,但其他大队都不用,所以三个禁闭间都被五大队用来关押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要是禁闭监不够用,就把普通监房改成禁闭间。

每天早晨7点钟,恶警逼法轮功学员军训,练二个小时的正步走,哪怕是70岁的老人也得走。恶警让普通犯把脏水(洗脸水、刷碗水)倒在地上,把拒绝军训的法轮功学员摔在地上,衣裤满是脏水。

法轮功学员拒绝穿囚服,恶警就教唆犯人就拿走法轮功学员的外衣。有一个学员就这样穿短裤背心近三个月。

恶警剥夺法轮功学员正常睡眠。普通犯每天晚上9:30就可以休息了。而法轮功学员半夜12点才允许睡。

《监狱法》规定:每位服刑人员每月均有接见的权利,每次不得超过一小时。可五大队规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只能三个月接见一次,每次只给15分钟。其他普通犯每次半小时。法轮功学员接见还需要打申请,要称恶警为“尊敬的政府警官”,要称自己为“罪犯某某”。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当然不肯写这种“形同认罪”的申请,恶警就骂学员没人性,不要亲人等等,更邪恶的是,恶警还让法轮功学员在家信中说成是自己放弃接见。有学员在家信中写“这里不让接见”,信就被退回。

被关入禁闭室的法轮功学员不能外出上厕所,不能去水房洗漱,不能去浴室洗澡,不能去外面晒被,晒太阳;大小便只能在不足三平米的房间里用痰盂解决,连手都不能洗。上海夏天热不通风,里面臭气熏天。每个禁闭间配四个普通犯全天24小时轮流值班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并有一个“记事簿”记录学员的一言一行,包括夜里几点睡觉;几点几分向左翻个身;几点几分向右翻个身,几点几分小个便……无所不记,非常变态。每天恶警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记事簿”,再研究对策。

五大队的恶警不许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洗澡、洗头发(每周二次)。如要洗澡、洗头发,则必须写形同“认罪”的申请。如果学员不肯称呼她们为“尊敬的政府警官”,不肯称呼自己为“罪犯”,她们就以“申请格式不正确”为由不给批准。

“学习”大队的实质

五大队称所谓“学习大队”,所谓“学习”就是洗脑。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半天洗脑,半天劳役。新被劫持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则全天不间断的洗脑,洗完脑后要发言。如果法轮功学员澄清事实真相,恶警就威胁是“在狱内重新犯罪”。如果不发言,就说是抗拒改造。每个坚定的学员一年中至少被警告或记过一次,甚至被关禁闭。不认罪每个月都扣分,累计十二分就警告。五大队每月都给法轮功学员扣二分。整个“洗脑”过程也是文革搞批斗那一套,几个普通犯人不断谩骂。

恶警用连坐制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牢房内其他人均受罚,静坐被监视,抄几十遍行为规范,一遍抄下来就一小时,几十遍就得几天几夜不能睡觉;高温天拉到外面练习正步走。把普犯的利益强行绑在“转化”法轮功学员上,使普犯把个人的损失的怨恨都发泄在法轮功学员身上。

因为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出牢房,法轮功学员每天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解手、洗澡,人格受到极大的侮辱。而且恶警要其他犯人倒痰盂,借此引起普通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视。

五大队一直对外称劳役只有半天,每天中午十二开始干活,却逼人在半天里干出全天的量,强度非常大,六、七个小时下来一口水都来不及喝。由于长期坐硬板凳,致臀部长疮,流脓液。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劳动指标最高,很难完成任务,就被罚抄行为规范,无法睡觉,房间里的人也被株连一同罚抄。

无孔不入的认罪意识和党文化洗脑

女子监狱制造了一套无孔不入的认罪方式:每个入监的人当天要写《认罪书》、《自白书》、《我是怎样走上犯罪道路的》;逼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每个月要写一份“思想汇报”,每季度搞一个“季度审评”,每年搞一个“年终评审”,里面均涉及认罪的行为:如罪名;犯罪情况……各种政治学习,邪党开个会也要组织学习、考试,每天高喊“积极改造”。

连普通犯人都反感至极,私下说“什么叫改造?我以前没进来时看到路上有人摔倒我会去扶,经过改造以后,我出去再看到也不会看一眼”。恶党把人改造的人性全无!

迫害实例

五大队自2001年5月成立以来,7年中关押法轮功学员200多人,少则三年,多数均五年以上。

法轮功学员李华砚,32岁,05年11月被非法关入五大队,06年5月被恶警反铐一个星期后精神失常,吃自己的大小便、月经血。但恶警称其装疯,不给就医。直到08年2月刑满释放。期间其家人不闻不问,助长了邪恶的迫害。

清华大学研究生王雪纯被判十几年,因为传经文被加刑九个月。

目前部份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吴唯怡、吴敬方、周素梅、王银玲、张迎枝、许凤宝、金慧芬、顾彩英。

监狱邪党恶警的迫害手段都是见不得人的。如果家人能够每月探望,恶警就不敢太肆无忌惮的迫害。里面有个常人由于受不了加班加点的劳动,接见时透露给家人,其家人反映到监管局,这个人马上调换了大队。如果学员家属能觉醒,将抑制邪恶的迫害。

建议上海市的学员能将以上情况通知学员亲人,让学员的亲人也发挥保护学员的作用。

恶人榜:

姚笛,五大队一中队队长,此人极其狠毒,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辱骂法轮功学员。 很多迫害方法都是她想出来的,如;把脏水泼在地上逼法轮功学员在上面正步走。

史蕾,五大队一中队指导员
孙冰,五大队一中队恶警
邹海霞,五中队二中队恶警
李华、刘芬娣被洗脑后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当日前一篇文章: 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政府恶人勒索大法学员钱财案例
当日后一篇文章: 揭露福建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