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河北怀安县左卫镇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七日】

牛秀花 屡被六一零恶徒绑架、勒索、非法关押

牛秀花,河北省张家口怀安县左卫镇下果园村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傍晚,由村委会袁俊有带领镇六一零的郭富祥和三四个警察闯入牛秀花家,要牛秀花到镇里问几句话,遭牛秀花拒绝。他们就连推带拉强行把牛秀花绑架到左卫镇第四屯养老院的洗脑班。

牛秀花被绑架到洗脑班时已是半夜,吴凤仙、周富荣等多位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到那里。六一零贺某和镇六一零成员于凤娥指挥恶人把牛秀花等大法弟子每人单独关押,并派一名“包夹”监视每个大法弟子。

每天,洗脑班成员强迫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进行洗脑。县邪党政法委杨某念诽谤大法的文章。更可恶的是,他们以强迫大法弟子踩大法师父的画像、骂师父才算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在大法弟子与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三天后才放回大法弟子,但每人勒索五百五十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中午,村委会陈满河带领下,镇“六一零”成员郭富祥和四五个人,将牛秀花强行绑架左卫镇派出所。所长吴青以邪党要开十六大为由,等邪党开完会才放回牛秀花。

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牛秀花和外甥女去外乡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太平庄乡派出所恶警将俩人绑架到派出所,后又送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司向明把她锁在老虎凳里。恶警去抄牛秀花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一套讲法带、录音机一台。恶警把牛秀花带到一间黑屋暴打,牛秀花被打的鼻青脸肿,满嘴流血。恶警竟还骂道:“打死一个少一个”。

恶警把牛秀花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七天后,家里送的衣服和一百元钱。一百元钱被恶警闫某私吞了。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袁纪兵(原和我同村)给牛秀花家人打电话,勒索五千元,否则要劳教她。家人急忙凑了四千元送到县公安局,还要打一千元欠条。

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早晨,看守所、警李宏把牛秀花和另一名同修叫出来,说是放她们回家,谁知是把她们劫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狱医检查说牛秀花有病不能收。劫持牛秀花的任某等三恶警不信,又把牛秀花拉到保定医院,说没有病。再回到高阳劳教所,狱医检查还是说有病不收。这样,恶警将牛秀花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才放她回家。回家后,牛秀花才知道自己被绑架的当天,恶警又把她的丈夫绑架到村委会,以威胁没收园地,强行索要二千元。牛秀花的丈夫四处借了一千九百元,交到镇里“六一零”成员张青那。他们才罢休。

之后,镇“六一零”、村委会不法人员还经常上门骚扰,使牛秀花一家人生活不得安宁。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镇“六一零”恶人郭富祥带领三、四个不法人员再次将牛秀花绑架到县洗脑班,牛秀花绝食反迫害。恶人当天就把她劫持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法制学校(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天、勒索四百元才放回。洗脑班校长:周连治、卢明东;包夹人员是镇里的李学青、赵建芳。

霍万英被非法劳教

霍万英,张家口怀安县左卫镇东房子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当地县公安局关押在县拘留所十七天,恶警搜身抢走二百六十八元,后又勒索一千一百元,左卫镇恶徒勒索二千元。家人为营救霍万英,被恶警孙占勒索五百元,拘留所扣押二百九十元。

二零零二年秋天,霍万英在去外甥女家的路上,被镇副书记赵乃河押回绑架到县拘留所,拘留条子写的是“因出门不请假,拘留半个月”。第二天,霍万英的丈夫去县公安局长那要人。霍万英被非法拘留一天,拘留所勒索二百六十元。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正是邪党十六大期间,左卫镇“六一零”成员郭富祥、吴会平伙同派出所恶警叶成校、古祥林(现已遭报)、所长许光明,把霍万英绑架到了县公安局,恶警史军暴打霍万英。随后把霍万英劫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再把她绑架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洗脑班迫害。两个月后放回时,洗脑班勒索八百元。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八日,左卫镇和县公安局史军一伙再次绑架霍万英,非法拘留两个月后,把她劫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乔玉福被绑架、勒索

乔玉福,张家口怀安县左卫镇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期间,被左卫镇“六一零”郭富祥伙同多名不法人员,强行绑架到怀安县拘留所。十三天后放回,被勒索人民币二百五十元。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乔玉福被左卫镇“六一零”的郭富祥伙同派出所不法人员强行绑架到县洗脑班,强行洗脑七天。乔玉福被勒索人民币四百二十元。

当日前一篇文章: 写劝善信竟遭绑架 易鹭被转到抚顺洗脑班迫害
当日后一篇文章: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7/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