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明慧网2006年1月20日】

一.侮辱大法弟子的人格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被关進监狱的第一步,是必须在办公室,按照所谓“监规”的要求打报告:“犯人”×××来到。否则,就遭到恶警管教一顿拳脚。分监区办公室的第一步仍然必须打报告,强制大法弟子承认是“犯人”,否则仍然是一顿拳脚,接下来就是被两名刑事犯人“夹控”起来。

二.“夹控”:其“成绩”同法轮功学员洗脑挂钩

被安排夹控大法弟子的多是监狱劳动改造“积极分子”、寻求减刑的犯人、和经过警察精心挑选出来的、所谓政府“信”得过的犯人,有的甚至是杀人犯。为了达到减刑的目地,在恶警的授意下,这些人不择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有些夹控犯人在看守所已经听过大法弟子讲真相、弘法,已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是共产邪党迫害,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并且也非常同情、羡慕大法弟子的行为。还有的表示,出监后炼法轮功。

可是,在监狱里,一旦被恶警选择夹控大法弟子,把他们的“成绩”同法轮功学员被洗脑挂钩,马上就昧着良心站在恶警一边,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夹控的刑事犯人的“成绩不佳”是得不到减刑的;管教队长的政绩也是如此,“政绩”不佳,队长是要下岗到其他岗位。

所以,大法弟子每天24小时都被“夹控”中,强制“学习”、奴工劳动、打饭、刷碗、上厕所等,必须严格按小组行动,不能单独行动。大法弟子之间被绝对禁止接触,偶尔多瞅几眼也会挨骂。

三.殴打

一监区大法弟子赵俊芳拒不“转化”,被夹控朱雅静(杀人犯)和张迎春在奴工劳动现场的一个小屋里殴打致伤。恶警孙德学、夏茹为了掩盖造成的恶劣影响,伪善的给予了相关人以扣分“处分”。被重新调整的夹控人员王××对赵俊芳给以善待,从而没有得到减刑。王××上了一股火,得了脑出血,差点失去了生命(现已保外)。现在赵俊芳仍然被残酷迫害中。

四.强制洗脑

大法弟子被强制洗脑,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带和书籍,看后被强迫写“思想汇报”和“学习心得笔记”。由于警察和夹控人员的成绩与法轮功学员“转化”挂钩,所以她们对待没“转化”的大法弟子决不手软,强制长期站立,每天从早晨六点至晚上十至十一点(吃饭时间除外)。多日连续不断的洗脑使大法弟子双腿肿胀、不能弯曲。然后夹控又强制大法弟子下蹲,蹲不住,就强制写“三书”,否则晚间到水房和厕所继续站立、挨冻。夹控及其他犯人轮流看管,做邪恶“转化”,不让睡觉。

监狱教育管理部门为了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按“真善忍”修炼,不定期以试卷的形式调查已“转化”人员的“转化”程度,迫使他们每月写一份“思想汇报”,年终还要突击检查“学习笔记”等等。恶警王建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充当政治流氓集团的急先锋而受到恶党的“奖励”而升迁。

五.背监规

违心“转化”了的人仍然逃不脱精神、身体、以及心理等方面的多重高压,被强制背监狱犯人的行为规范,背完老版本还要背新版本。背不下来,扣本人的分以外,还要扣队长的奖金和小队集体分。

六.非人管理

夜间刑事犯人可以自由出入厕所,而大法弟子必须三人同行,少一人也不行。大法弟子要上厕所,很不忍心叫醒自己身边熟睡的同组人员,只能默默的忍受。年岁大的实在忍受不住,只好难过的叫醒他们去厕所。大法弟子王兰芝就经常憋不住了把尿尿在裤子里。为避免起夜,一些大法弟子从下午就不敢喝水。夹控大法弟子的刑事犯人心理压力大承受不住时,有些人就把火气撒在大法弟子身上,大法弟子挨骂几乎是家常便饭。大法弟子默默地承受着多重迫害,有的留下后遗症。

当日前一篇文章: 孟立军被济南天桥区伪法院秘密非法开庭审判
当日后一篇文章: 湖北汉阳琴断口监狱掩盖迫害大法弟子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