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我是大法一粒子
文/华北大法弟子 冬莲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九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是半开着修的。我文化低,几次想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都没写成,“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征稿”通知刊登出来后,就拿起笔想写;真正投入写时,又是障碍重重,有很多平常的字都不会写,很耽误时间,就又放下了。通过读同修的文章,同修们对大法的坚定,正念正行,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写出修炼体会也是我们整体提高的一部份。虽然我没有同修们那轰轰烈烈的证实法的历程,可我就凭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决心走了过来。

得法前后

我是一九九六年正月得法的。得法前我腰痛、腿痛、关节炎、胃也不好,当我第一次打开《转法轮》看到师父的照片时,我哭了,当时就象迷失多年的孩子,一下子看到了爹妈一样,哭着、哭着,又笑了,笑得那样开心,看着师父的照片不停的叫着师父,从内心发出声音:一定修炼到底。从此以后,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到一个月,所有的病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修炼是严肃的。修炼一段时间后,有一次集体听师父济南讲法,师父讲到“色魔来势凶猛”时我心想:来势凶猛?几次我都过的很好。也正因为这狂语和对师父的不敬,给自己修炼造成很大的损失。当天这一关就连续几次都没过好,我哭的很伤心,通过静心学法,才意识到这是对师父的不敬,对修炼的不严肃造成的,人为的给自己修炼造成了很多障碍,我真正体会到了修炼是严肃的,我们只有听师父的话,认真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真正的尊师敬法。

修炼前,我爱睡觉,每天都睡十个小时左右,睡少了头就胀,抬不起来。修炼后我认识到学法很重要。有时很忙,我从睡十小时减到七、八个小时,后来减到四、五个小时。有一次我白天学法很困,眼睁不开,想睡一小会儿再学,可头刚挨到枕头,就听到“顶天立地大丈夫,迷迷糊糊睡梦中”,我立刻精神了,这是师父点化我,学法困是干扰,要抑制。我的心一坚定,一两次就过去了。这几年,无论多忙,学法、炼功从没间断过。

一九九七年有一次学法,当我看到“修炼人”三个字时,突然金光闪闪的“了不起”几个字在金光中出现,在我这一层中我看到了法的内涵。有时学法时该记住和该做到的,这句法的下面,就有透明的浅蓝色、金黄色、有时是粉色划着,直到我记住,颜色才消失,这是师父鼓励我多学法和按照法的要求做。我还看到了大法书中每一个字都是法轮,空白处都是无穷无尽的世界,还看到了自己的功柱不断的变换着颜色,看到各种颜色的大法轮,看到冲灌时的能量是红的,抱轮的机是白玉色的,静功时看到了百脉的运转等等。

一九九七年的农历新年,天很冷,那屋没有生火,可坐在师父的法像前一点也不觉得冷,只觉得自己很幸福。我看到给师父烧的香(一大把)是一个大莲花,那盏香油灯的火苗,成了九个拳头那么大的翠蓝色丝沿着红边的莲花,真是漂亮极了。当我做静功时,看到师父的法身微笑着手结着印在我一边坐着,我真高兴──真的和师父一起过年了。师父每分每秒都不停的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点醒着我们,鼓励着我们修炼提高。

走上正法修炼之路

由于江××妒,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了。“七•二零”那天我们去北京上访,被带回到县公安局,别人都放了,因我家是炼功点,被关押了几天。九月二十七日法轮功被非法定为“×教”,第二天早上我和妹妹再去進京上访,途中被截回,先是一顿毒打,晚饭也没让吃。第二天我们被戴上手铐游街关進监狱。第一次审我时,那时不知道怎么做,想说个“不炼”,出去还想去北京证实法,就违心的说了个“不炼”。说出口后,我呆了,好象一切都停止了一样,好象我的心被摘走了,好象和师父中间隔了什么东西,又好象失去了生命的根。那几天我不断的流泪,心里默默的叫着师父,重复着:师父,我炼,我是您的弟子,永远是。

过了几天,也是给我从新做好的机会,这次说“炼”的就判刑。当问到我时,我说炼,永远炼。当时他们说你被判刑二至三年。我虽然不认可迫害,可是心不安,只怕到那学不到法。功友们都睡了,我拿起屋里仅有的一本《转法轮》,只想多看点。看着看着,我的正念出来了: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别想把我带走,我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是大法弟子,决不离开法。第二天,他们通知后天把我带走,我就不承认它,我是金子,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是师父慈悲,大法的力量,他们没判成,一个多月后,家人拿钱把我赎出来了。

我是一个怕心很重的人。由于两次被关押,家人被吓坏了,整天看着我。我自己的怕心也起来了,二零零零年上半年我很少做证实法的事,只是个人修炼。有一次学法时,不由的看了一下师父的照片,看到师父的眼角有泪珠。我看着也哭了,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让师父这么伤心。我问自己,可我什么也没做呀,这一天的心里象压上了一块大石头,很是沉重。晚上我给师父烧香看到师父的法像也有眼泪,不断的在涌,我知道是师父在为我着急呢,突然脑子里反映是自己的怕心、求安逸心,才让师父这样伤心。

从那以后,我开始发传单,讲真相。当时资料很少,就自己写,一天能写几份,十几份。我买来十几米黄布裁成小块,写成条幅,和功友们分片贴,包括本村和临村。那时,村干部经常写诬蔑大法的标语,我们就分片擦。有一次他们又写了几个标语,晚上我把它擦了。白天他们又写上了,这一次晚上有两辆警车,十几个警察看着,谁擦就抓谁。我请师父帮助决不让诬蔑大法的标语存在,我心里对师父说:什么时候睡醒,什么时候去擦,一般三点多起来打坐,可那天一觉睡到五点多。警车在那呆了一宿,见天发亮就把车开到了大队部,趁这机会我就去把它擦了。

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多学法。多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人们开始明白了,有人还得了法,村干部开始保护大法弟子了,到“敏感”的日子,上边下去人也不让到学员家去干扰了。

发正念

自师父让我们发正念以来,我很重视,一天七、八次,有时还多。刚开始发正念,我有气恨心,恨不得一下子把邪恶灭尽。有一次我发正念,在前方有一个十层楼那么高透明的大红“善”字,悟到是师父提醒我发正念要善,可我还是做不到,直到师父再次点化。一次发正念,看到自己在中间坐着,周围坐着一圈佛,单手立掌,他们都那么慈善,每个细胞都那样慈悲祥和。从那以后发正念自己的心态祥和了。

有一次发正念:看见有一尺多厚几百米长黑压压的蛇群,来到我家门口,就看到“当当”的撞大门,有的舌头比我家大门还高一米多,它们就是進不来,因为我发正念前,不知怎么想起“大门栓、大门顶”这句话。真的邪恶就是進不来,还是师父在帮助我呀!我看到自己飞过大门,在空中打出法轮,顿时黑压压的蛇群被灭尽。

还有一次是星期天,我和儿子(十三岁)、外甥(九岁)一起发正念。我们说:铲除天安门另外空间的邪恶,铲除它们的魔穴,刚念完口诀,就静下来了。我看到天安门两边有很多大法弟子,都单手立掌坐在粉红色的莲花上,一层一层,一排一排的好象走出来的大法弟子都有。天安门这里邪恶很多,黑压压、密密麻麻,我们清除了很多。我又来到邪恶最多的地方─-魔穴,我用火烧死了很多黑手、邪恶烂鬼。没被烧死的就跑進一个很大的盖子里,我无法清除,就请求师父加持,请所有大法弟子帮助,瞬间所有大法弟子的功合为一体,把盖子炸掉了,无数利剑穿向黑手、烂鬼,还有一把大利剑穿向一条巨蛇,把邪恶全清除了,又用火烧了魔穴。这次发了四五分钟,儿子和外甥也都说消灭了很多魔,我们都笑了。

有时发正念看到从莲花掌中飞出来小婴孩,有一寸多高,在粉红色小莲花上和我一起除恶。有一次我身体很难受,到了晚上十二点发正念不愿起来。这时我想到了狱中同修,他们在狱中遭受迫害,还学法、炼功、发正念,想起海外的同修,烛光守夜声援我们,自己难受点就不起来了,也许我们多发一次正念,狱中同修就少一次迫害,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是一个整体呀。想到这,我就靠着墙坚持下来,第二天一切正常。

我深感到,法学的好,发正念很静,威力大,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在我接触的同修中,有很多没重视发正念,尤其全部四个整点发正念。同修呀,只有整体发出强大的正念,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我觉得发正念是师父和大法赋予我们更高的无私的享受,我享受着师父给予我的这一切,享受着大法赋予我的强大能量和无限的智慧,享受着师父和大法赋予我的强大正念,灭尽所有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归正自己。

讲清真相

刚开始讲真相,我很急,遇到说大法不好的就不高兴,后来通过静心学法,认识到要有耐心,用善心去救度众生。公公婆婆看了电视“自焚、杀人”,可把他们吓坏了,他们让丈夫看着我,每次给他们讲真相都不听。我没有怨他们,处处为他们着想。不长时间他们彻底转变了,公公遇人就说:我那儿媳真孝顺,真没白炼法轮功;人家师父教人做好人,可不象电视上那样,电视上是骗咱老百姓的。有亲戚来时,我讲真相,二老抢着帮腔。

有一次,我村请了外村的两个技术人员帮助修机井,我让他俩中午在我家吃饭,他们说:“不了,中午在地里凑合吃点算了。”快到中午时,天刮起了风。二月的天气,外面还很冷,于是我做了一锅稀粥,给他们送去。当快走到时,就听本村的一个人说:“法轮功给咱们送饭来了。只有炼法轮功的才有这样的好心肠。”因为本村人已经明白了真相,当我给那两人讲真相时,村里人都帮我讲。到后来,那两个人说:“就凭你大老远给我们送饭来,我们就知道了‘法轮大法好’。”我笑了,在场的人都笑了。

有时我和丈夫一起外出做生意,人家问我们的秤准不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教我们要公平交易,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不信你们可以找个秤来比对一下。”有人从家里拿来称一称,果然一点不差,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通过讲真相,有人想学功,有人说大法好,也有人骂江××。就这样,走到哪儿,讲到哪儿。有的人给他一张真相传单,他再要一张。有一天,我一共给二十二个人讲了真相,他们都明白了。晚上我做梦就梦到有二十二个人得法。

我家门口有买卖东西的过来,我都给他们讲。只要我在家,就不愿放过讲真相的机会。有的人很愿意接真相资料,也有的人不愿意要,或不敢要,我就发正念,清除干扰他们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最后他们说:“我不敢要资料,我已经记住”法轮大法好“了。”春天和秋天,农民们都到地里干活去了,我就到地里讲真相,很多人高兴的接过传单和护身符、平安卡,还有的人当时就想学法学功。

有一段时间由于忙生意,讲真相的事做的少一些,旧势力就对我的身体干扰、迫害。一天晚上,牙痛、头痛,一宿没睡觉,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发正念清除它,同时向内找,知道是自己学法少了,讲真相也少了。第二天,虽然头还痛,但是我仍然拿了几十张真相传单,几个光盘去讲真相,传单、光盘差不多都是当面给的。看到这些明白真相的人们对我说“谢谢”时,我激动的眼泪直流,他们生生世世就等着大法弟子给他们讲真相,被救度,是师父慈悲,是大法救了他们。

向内找也是正法修炼

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有一次发正念,看到了我佛体的一部份,胸前有三排古铜色的卍字符,每排大概有九个,别的地方也有,没看清楚。有个特别慈悲的声音:只是修到了中下层──这是师父鼓励我精進。

后来几个月,讲真相,发正念,学法,炼功各方面做的很好,师父再点化我修到了中上层。这次我为自己修的快而高兴,没有把师父的点化作为更加精進的动力,而是飘飘然了,想自己可能是个大佛。我的欢喜心、显示心起来了,心里总是美滋滋的,觉得比别人修的好。我虽然也在学法和做证实法的事,却感到心性明显的下降,爱着急、发火。有一次我刚发完火后,发正念,当我静下来时,我看到很多人往前跑,有的跌倒了,有的扔掉带的东西拼命往前跑,我上前问了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那人说“发火大王来了。”我看到后面黑浪滚滚急追人们。我拦住了黑浪,把它清除了。我哭了,这是我宇宙中的众生呀,由于自己爱发火,他们被吓成那样,还天天发正念要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呢,我真对不起他们,对不起那些对我寄托无限希望的众生呀!

我们修炼谁也知道向内找,要真正找自己也真难;有时也找自己,只是找表面,你对,他不对的,没有真正的向内找,总觉得自己修的好。有时怕心来时,也不愿承认,总觉得在这一片自己做的证实法的事比谁都多。当有人给我提出哪方面做的不好时,有时嘴上接受了,可心里不服气,为私的心特强。直到有一天,师父再次点化我“向内找也是正法修炼”时,我真找自己了。我问自己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坚信师父和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了?我没有做到;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坚定的维护法了?我没做到,有时有怕心,求安逸心;是不是百分之百的不愧对大法弟子的称号?我也没有做到,爱发火、很急,也有做的不好的时候。

一向认为比别人修的好的我,感到了羞愧,总不能让别人伤害的心,是显示心、欢喜心,极力掩盖的隐藏在深处的那颗心,是私心。我的脸红了,我不再为师父的一次次点化沾沾自喜了,我再次感到师父的洪大慈悲,是师父不愿落下我这个悟性差的弟子,才一次次的点化我。修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是为私的,顿时我觉得私心是那么渺小,它是一切物质变异的根源,必须去掉它。

当认识到后再发正念时,我来到了一个黑乎乎的空间。那里有很多人,中间是穿黑衣服的,周围是穿深蓝衣服的人。他们手里拿着饭盒一样的东西,有倒了的、有坐着的、也有站着的。只有站着的人饭盒里有吃的东西,有东西吃的人一口也不给没东西吃的人。我看到了他们的私心。我想彻底清除私心,瞬间看到他们都上了高一层的空间,蓝蓝的天。他们有三个人、两个人看一本《转法轮》,也有一个人看的,他们互相帮助,很祥和,不自私了。

通过向内找,在学法时,法的博大精深又一次展现,当我看到“宽容”两个字时,在我这层次中我体会是无私的善;看到“同化大法”时,洪大的慈悲,打入我的脑海,随之身体一震,我感到洪大的慈悲通遍全身,无形中我感到了善的力量,慈悲的内涵。

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

自明慧登出了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后,去年六月份,有同修与我商量:你们这片应建个小资料点。我当时就答应了,拿了一千多元让同修给买了台三六零小型复印机。可机子放哪呢?再三考虑,还是放我家吧,我很喜欢这小机子,它就象我的法器,很听话。我们九个村七、八十个大法弟子,师父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基本没落过。我一个人做。家里的活也很多,忙的我没时间学法,炼功,有时拿起书就困,怎么也学不進去,我站着念、走动着念也不行。可我学法的决心很坚定,看不進去,我就拿笔抄法,我认真的抄每个字。刚抄心里很烦,过了一会,我觉得每个字都在往我脑子里打,同时也在解体干扰我学法的一切邪恶,再学法时就很静了。

我珍惜做资料的一切东西,同修们拿来的钱我都送给别的资料点,这几年我自己拿了二万多元给我们的大小资料点。我家不富裕,家里只有一台十几年前的旧电视机、几件旧家俱,夏天我们炕上连凉席都没有,但我从不乱花钱。我悟到师父、大法给予了我一切,我的一切都应用于大法。

大纪元登出《九评》后,我先是自己退了团、队,全家都退了,亲戚们差不多都退了。我走到哪真相讲到哪,当人们明白真相后,再劝“三退”效果很好。我刚开始时执著数量,今天退了几个,明天退了多少,还记数,好象自己劝退的多就比别人精進,执著自我的心又起来了。直到有一次学法,“应该”二字打入我的脑海,我不再记数了,救度众生是我们应该做的。有时走路来不及说话,我的第一念就是让他们明白真相,早日退出共产邪灵的一切组织,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个美好的未来。

有一次我炼功,我悟到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在我这一层中的内涵。以前我认为是常人中的家,现在认识到,我们炼功,我们体内、体外、整个空间场、整个天体、体系、宇宙大穹的所有生命都大受益,也是在救度众生;我们学好法,同样也是在救度众生。我虽然很忙,可我该做的一切我没有放松。我珍惜师父、大法赋予我一切救度众生的智慧和能力。我会利用好这一切,救度更多的众生。在我这层次中“无私”的内涵又一次的展现,他是幸福永恒的源泉,大自在的体现。

明慧的同修们,我没写过文章,这只是我现在层次中的体会,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当日前一篇文章: 在大法中成长
当日后一篇文章: 丈夫得法的前前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