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祖上造业后人还债的真实故事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一个祖上造业后人还债的真实故事
文/葫芦岛市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1月13日】我给大家讲一个祖上造恶殃及两代人的真实故事。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们家,由于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实行的是灭绝人性的迫害,故我们只好隐去详细地址和名字,请诸位读者见谅。

一、 杀生造恶业

我家住在辽宁省西部一个偏僻的一山村里。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我的爷爷和奶奶那代。我爷爷和奶奶由于家境贫寒与一个姓杜的盲人合租一个偏房。有一天,奶奶告诉爷爷说姓杜的企图非礼她(其实并没有实质的行为,或许在言行上有一点过分的玩笑而已),爷爷一气之下就把姓杜的告到当地的警察(也有的说是告到当时的小混混),于是警察就把姓杜的抓了起来,打了一顿,并用高粱秆将他捆起来,然后将他扔在干旱的河套子里,由于时间长,加之被打的伤痛难忍,姓杜的盲人便昼夜不停的呻吟,叫喊着自己弟弟的名字,要他救救自己。慑于我们同姓家族人多势众,没有人敢将他救下来,这样他被活活的折磨死了。

姓杜的死后不久,奶奶就死了,听姑姑说是姓杜的阴魂给磨死的(索命)。接下来所有参与迫害他的人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报应。从此我们家族中(大伯、我家、两个叔叔)的不幸就接踵而来,而我们家是最不幸的。

二、 后人还债苦

“如果有一个生命体(其它大动物的生命体也是一样的),突然死掉了,而其它各个空间的他都没有走完原来所特定的生命进程,还有很多年要活下去。那么死掉的这个人就落到了一种没有归宿的境地中,在宇宙空间中飘荡着。过去讲孤魂野鬼,无吃无喝,很苦的,也许是这样吧。但是我们确确实实看到他处在一个很可怕的境地,他就会一直等下去,等到各个空间的他都走完了生命的进程,才能够一块找他的归宿。时间越长,他吃的苦越大。他吃的苦越大,造成他痛苦的业力就不断的给杀生者身上加,你想你会增加多大的业力?我们这是通过功能看到的。”(《转法轮》“杀生问题”230页)。

“做了好事得到白色物质──德;做了坏事得到黑色物质──业力。还有一个承传过程,……这些东西在另外的空间它会往下积,总是带着,白色物质也是这样,不止这一种来源。还有一种情况,家族中、祖辈上也可以往下积。过去老人讲这样一句话:积德呀积德,祖上积德;这个人在失德呀,在损德。那话讲得都非常的对。”(《转法轮》“业力的转化”127-128页)。

首先出事的是爸爸。爸爸凭借自己的天赋和聪明,克服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一般的人是做不到的,这还是指生活上的困境,又以小学毕业的水平考到了吉林某中专学校,很快参加了工作,并成为他们工种当中的佼佼者,就在爸爸人生最好的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次在工作中,由于突发事件导致爸爸双目失明(左眼只有一点视力)。当时责任并不在爸爸,因是别人的工作范围,殃及到爸爸,可是别人包括主要责任人都没事。

也许你会说工作中出现意外是正常的也是偶然的,我想等我把发生在我们家及家族中的不幸一一讲出来时,我相信你会震惊的,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偶然”?这里肯定会有一个必然的因素在里面。读后请参阅本文中引用师父的讲法细细想想,您就会从中得到启示的。

几乎与爸爸出事的同时,大伯的小儿子也惨遭厄运。那时他才出生几个月,自己还不怎么会动,大妈(方言:大伯的妻子)将火盆放在小孩子身边,供他取暖,大妈去给别人家的小孩送羊奶,等她回来时,听见孩子的哭声,慌忙跑进屋一看,小儿子的左手插进了火盆中,从此小儿子落下了残疾,左手只有大拇指是完整的,其余四指仅剩一节,三十多年过去了,左手依旧光秃秃的。

接下来就是大伯家的二儿子,他不但长像英俊,无论学习成绩还是体育,文艺都相当出色,在全校担任大队长,大家都说他是个少有的人才,肯定会有出息的(指考学出去有个工作,这是中国农民最大的希望)。可是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大脑突然生病了,整天昏昏欲睡,并伴有轻微晃头的动作,身体也一天比一天的胖,从此再也不能上学了,整天无所事事,现在不幸又降临在他的身上,年纪轻轻的他又得了脑血栓,半个身子不好使。

下一个就是我了,听妈妈说,我小时候长得很好看,身材又好,谁看见了都喜欢我。不久前还有个人对我说,你小的时候长得可俊了。可是好景不长,刚上学不久,我的脊柱突然无故侧弯,导致我右边肋骨突起,形成驼背,从此苦难伴随着我,我就象被所有的人遗忘了一样,没有人再喜欢我了,而代之的是同情、可怜。这一突发性的变故,使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老叔家的小女儿,小时候五六岁时,她的左手食指划破了口子,她的姐姐用纸包住后,又用女孩梳头用的皮筋勒住,当时老婶不在家,几天后,老婶回家将手指打开一看,失声痛哭,可爱的小女儿的手指第一节已经烂掉,当时娘俩哭作一团。

看到这您会觉得这一家族太不幸了,然而报应并没有就此结束。四叔家的二女儿,已经结婚,在一次坐四轮车出门时,不慎将右脚伸入正在行驶的车轮中,右脚的第三、第四脚趾被绞掉,现在她的右脚脚面还留有大大的伤疤。在她出事前后的时间里,四叔无意中将左手伸入正在运行的碾米机中,造成左手三、四指被绞掉。最不幸的是:两三年前四叔在距自己家不到十米的公路边,被一辆急速行驶的摩托车撞死,而肇事者却逃之夭夭。

做甲亢手术是很正常的,可是一个家族中众多的人都做,那就不怎么正常了吧?爸爸和大妈几乎是同时做的甲亢手术;四叔和他的三女儿也先后做了这种手术;弟弟和四婶均有甲亢,四婶较严重一些;我大哥的脖子有一年也突然肿大,并伴有疼痛,说不出话来,稀饭都吃不了,因听了一盘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才幸免手术;四婶肚腹也突然肿大,到医院检查说有瘤必须做手术,将瘤子取出来一看,很是奇怪,若大的一个肿瘤的上面竟然长了三根头发,实在令人费解;妈妈常说:我这辈子生了四个孩子,三个做手术的(大哥、我、小弟),都少有。

要写出来的例子和东西很多。就在我们家修炼前,每逢年节和各种节令,姓杜的阴魂就找到我家,附在家人身上,索要纸钱,使我们家无宁日,无可奈何,自从修炼大法以后,我们家才得以安宁。

但愿您看完我家及族人中替先人还业债的故事能给您一点启发。在此我想奉劝那些只顾眼前的一点小利而蒙住双眼,让自己的心智迷失,出卖良心的那些个至今仍助江为虐,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们,请停止你们的罪恶,不要给自己和子孙留下永远也还不完的业债,现在迷途知返还来得及,抓紧弥补才是你们唯一的活路。要知道种善因结善果,种恶因结恶果,善恶必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我们的家族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免受其害,赶快悬崖勒马吧!从恶念中醒悟过来,正念支持大法与大法弟子,将给自己与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无量的美好与幸福。

三、 修大法,获重生

由于爸爸的人生遭遇,使他脾气变得很暴戾,妈妈经常与他生气,得了气鼓病(中医说是肚子里留着一口气),这个病最严重的时候,妈妈无法正常排泄,不吃药还好,越吃药越重,肚子胀得很大,最后吃也吃不下,排也排不出,只能靠自己胡乱做运动勉强度日。

坐月子时得的,由于病重,家里又穷治不起。其实治也白治,只是花钱解心疑而已,妈妈的风湿病令她即便是在炎热的三伏天,也要穿很厚的衣服,尽管是汗流满面,她也不敢将厚厚的衣服脱下,因为哪怕是有一点点的风丝,都会从她的汗毛孔钻进身体里,使她疼痛难忍。妈妈一辈子生活在农村,喜欢喝凉水,可是喝凉水竟成了妈妈最大的奢望,因为无论是什么时候,哪怕是夏天,妈妈就是把凉水在嘴里含一会,那凉气也会窜入全身。随着病情的加重,妈妈的右手也开始不好使了。火罐是妈妈的影子,妈妈靠拔火罐缓解病痛对她的折磨,往往是这个火罐口拔满了大水泡,火罐口伴有黑紫色并隆起很厚的肉,又开始了下一次的拔罐子……妈妈就在这种痛不欲生的病痛的折磨中煎熬度日,苦苦等待着生命的转机……

由于爸爸的脾气不好,我自己的心情也很郁闷,经常好生闷气,便得了同妈妈一样的病,别人是捧着饭碗长大的,可我却是捧着药碗长大的,尽管如此,我的病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重。我记得小的时候,肚子疼得很厉害,有的时候都无法正常走路,后来越来越重,每天只吃一点点的饭,人瘦得象麻秆,最严重的时候从胃到喉咙整个上半身全是冰凉的,这种凉气几乎充满我的整个呼吸道,使我无法正常呼吸,有一种就要窒息的感觉,折磨得我痛不欲生,难受极了,由于太难受了,我时常想,这个可恶的病块到底长得什么样,这样折磨我。

由于脊柱侧弯,压迫神经,使我的身体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腐烂面(皮肤完好,肉里面溃烂),据医生说,我如果不手术将会瘫痪,所以我就做了整形大手术,虽然手术比较成功,可我还是无法摆脱将要面临瘫痪的恶运,使我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

就在我感到特别无助的时候,在远方工作的哥哥回来了,同时也把普度济世的法轮大法带回来了,从此我与妈妈走上了修炼之路。

修炼后不久,我与妈妈的病就在神奇的大法中不知不觉的全都好了,就连曾经折磨我痛不欲生的病块我也看到了,因为修炼不久便将它排出体外,身体上的溃烂块也在悄然平复了,不仅如此,曾经不正的腿脚也在不知不觉中归正了。大法太神奇了,不仅治了我的病,还把我从精神的桎梏中解救了出来,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心灵枷锁(因为病重,我特别厌世)。

如今的妈妈也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原本夏天都要穿厚厚的衣服,现在三九天也象年轻人一样,穿得很少,凉水也敢喝了,告别了拔火罐的生活,彻底换了一个人,妈妈常常感慨的说:“没有师父和大法,我早就没了。”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们全家的幸福。我的生命中第一次真正的充满了生机。我们无限的感激师父的慈悲救度。诚愿天下苍生都能用心拥有法轮大法,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拥有原本属于我们的真正幸福。

当日前一篇文章: 无需登陆明慧网便可下载每日明慧文章和图片
当日后一篇文章: 大法唤醒了86岁失明失聪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