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新闻简报(2003年3月15日)
【明慧网2003年3月16日】
  • 弟子切磋

  • 真相与人心

  • 迫害真相

  • 正念正行

  • 海外综合

  • 大陆综合

  • 资料汇编

  • 科学探索

  • 弟子切磋

    以加速度抢在旧势力的前头。旧势力对宇宙毁坏是有一个速度的。最近各国营救工作一桩接一桩的紧急事件传递着一个重要信息,我们向各国政府讲清真象的工作和正法进程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这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在我们还没有全面弥补上这积累下来的不足和欠缺时,要做好所有刻不容缓的紧急救援工作,更要积极走到旧势力前头,把根本性的向各国政府的讲清真象工作做好并有实质性的突破。几个因素至关重要。一是看到我们总体上向政府讲清真象的不足;二是勇于打破旧势力对各国政府的困扰和障碍,帮助他们步出误区;三是我们的工作必须得有一个加速度,抢在旧势力的前头,超过它才能真正“主掌天地正人道”。

    媒体──向各国政府和人民讲清真象的重要渠道。向媒体工作人员同时还必须向主导媒体背后的决策机构讲清真象。向媒体讲清真象中,要把握实质的东西去讲,比如讲清法轮功对中国的现在和未来意味着什么,讲清美国以及各国在法轮功问题上的误区,进而深入到他们真正应该扮演的历史角色,讲清为什么他们自己都是这场邪恶迫害的当事人和受害者,本质上说,也就是要讲清这场邪恶迫害为什么是邪恶的,怎样邪恶的,邪恶到什么程度,等等。打破旧势力对媒体的封锁,是我们向社会全面讲清真象的重要任务之一,值得所有弟子的努力和强大正念。

    同记者和政府要员交谈后对查尔斯案件的理解。许多人问:查尔斯做了些什么?我认为不要陷入具体细节纠缠,要让他们首先看清问题的大局:江集团这次又具体指控些什么并不重要,因为它总是用各种弥天大谎来遮盖他们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需要证明中国为什么要迫害查尔斯,因为更大的事实是,江泽民流氓集团正在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查尔斯只是其中受到迫害的数千万法轮功学员之一,只是这次延伸到了美国公民身上。“上边说了,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是中国地方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经常挂在嘴上的“法律依据”。三年来,在中国的所谓法庭审讯后,没有任何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无罪释放,都是事先定罪,然后上法庭装装样子。为什么那些主持过正义的政府和国家对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大量罪行视而不见呢?相信如果他们真的明白了这些血腥政策的内涵和后果,他们明白的那一面会做出相应的正面举动。

    让我们都负起责任来。身边一位功友A一直默默地做了许多正法的事,并能站在法上考虑问题,大家都愿意和A交流,遇到问题时想听听A的意见。尤其是在A正念闯出分局后,这种趋势在加强。可最近A被一身的疥折磨得很苦:奇痒、失眠、烦躁,无法正常炼功发正念。我意识到:当一个小环境长期地过多依赖个别学员时,周围学员有能力却不主动参与正法时,邪恶会把这个别学员作为迫害的重点。这件事也让我看到自己的私。每次和A见面,基本话题都围着自己,几乎没想到A也需要同修的帮助和理解。希望大家都能在自己的环节负起责任来,多从整体的角度主动思考,不要把压力压在个别同修身上。

    三言两语:“洪大的宽容”来自于大慈悲。宽容于同修,不是常人式的包容,更不是迁就,或者暂时的回避。而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折不扣的正信,是对同修都能在大法中勇猛精进的信任,是在宇宙更新过程中对成、住、坏、圆容的一种实践。宽容并不是允许未去掉的执著存在,并不是认可旧势力的安排未被突破,而是相信修炼者都能在法中自己突破、提高、做好,同时也能体现出同修的无私互补,能够使局部,暂时的点滴之漏在洪大的宽容中消失;在洪大的宽容中使法理再现神威,从而展现出整体所具有的法力。同修让我们严于律己,在法中宽容同修。点滴体悟,请慈悲指正。

    佛恩浩荡,更激励我勇猛精进。学习师父《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心底又一次受到强大的震撼。泪水直流。心里感到一种滋味,无法用言语表达。进一步体悟到了佛恩浩荡,师尊那洪大的慈悲再一次笼罩了我。一时间三年多来遭受的迫害,折磨、牢狱、酷刑及精神摧残,一切都烟消云散,心中只有一念:能做师尊的弟子,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多么的荣幸。“师父”字在我心里又有了全新的内涵。同修们,我们只有不负师尊的重托,不负众生的希望,奋力精进,做好当前三件事,使更多众生得救,才能不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把自己锤炼成宇宙的真正保卫者。

    大法小弟子帅帅所看到的另外空间。帅帅今年8岁,经常听妈妈讲关于修炼方面的事情,和妈妈一起做过多次真相。他坐在家里能看到别的地方,他一边看着他的儿童书边说:妈妈我看到政府前面一个比楼房还高的魔,还有很多小魔往大魔身体里走。妈妈说:你快消灭它。他还看到每个大法弟子的家房顶上都有一个师父法身,帅帅附近有一个刚得法的新功友,她家也有。还看到监狱里每个大法弟子头上方都有一个师父法身看护着。

    云南同修应加倍努力 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在云南省,人们接触到的大法真相资料很少,时至今日大部分人还被媒体造谣宣传所蒙蔽,这是十分严重的问题。很多大法弟子一直躲在家,他们中有很多根本没有看过师父的新经文,对正法的形势,对正法修炼的概念更是一无所知。有的连发正念这件事都不知道!从环境上看,云南省对大法的迫害好像要比其它省市轻得多,但这是因为很少有大法弟子出来证实法、维护法,邪恶也就放心大胆了。邪恶甚至在昆明市北门街北仓坡附近划定一个区域,每周六、日可到那里“自由”地学法、交流,还可以看到师父的新经文,称为昆明市的“政治特区”。那里的人大多都是邪悟者,不遗余力地破坏大法弟子的正信与坚定。云南省原昆明总站的站长、副站长,昆明市的分站长、辅导员,很多走向邪悟。他们在长期的“帮教”中形成一套似乎很有逻辑的“理论”,极具破坏力。只要正法之事还没有结束,就还有挽回的机会。虽然云南很多人是99年以后得法,但毕竟全省各州县都已得法;另一方面,云南对大法的迫害相对要轻一些,这就使得人们的罪不是那么大;很多人包括政府工作人员在内对政府的迫害也不以为然。这反过来给弟子证实大法带来一些便利。


    真相与人心

    武汉建设乡杨家寨众乡亲保护大法弟子:

    ◇2003年2月20日,武汉建设乡杨家寨大法弟子老张和老邱两人家里突然闯进当地警察及乡干部数人,强行要抓她们进洗脑班。乡亲们得知消息后都赶来打抱不平:这么好的人,你们要往哪转化?在众乡亲正义的帮助下,恶警们不得不撤走。

    ◇河北省无极县杀人犯已抓到,是东北的在逃罪犯。不法之徒栽赃陷害大法的谎言不攻自破。

    ◇武汉某小学接上级命令让学生每人交五元钱,观看诬蔑大法的影片,很多家长议论:“凭什么让我们孩子看这种电影?人家法轮功的传单和光盘说的有理有据,还免费送上门。”当地两位大法学员得知此消息后,主动去找校长讲清真相,校长表示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政法委书记听到江犯在海外被起诉之后:

    ◇某县政法委书记以前对迫害法轮功的事情非常卖力,不久前在一次午宴上他对其他人说:“昨晚一个哈尔滨的‘法轮功’给我打电话了,说江泽民在海外被起诉了,是‘群体灭绝罪’,那个法轮功给我讲了一个多小时,我都给记下来了。”说着就掏出“笔记”照本宣讲起来。

    ◇3月6日遇到了几个外地民工,我怕他们听不懂我的说话,心想如何使他们得救,突然想给他唱“法轮大法好”歌曲,唱完后,我问他们听懂没有,他们说:听懂了,这是佛歌。一次我教亲戚的一群小孩唱“法轮大法好”,并叫他们教给其他小朋友。3月8日,我看到一妇女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我给他唱“法轮大法好”,那位大婶高兴地说:“我的孙子命真好,从未出过门,今天出门就遇上阿姨给唱佛歌,多谢阿姨。”

    ◇我单位一位老公安收到自焚真相光碟后,仔细认真地从头看到尾。看完后,对别人说:片中分析的有理有据,图文并茂,人家(法轮功)那才叫“破案”(指揭露邪恶)呢!

    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阳阿乡派出所副所长孙发全迫害大法弟子,现已得恶报,双腿瘫痪,据说他的病10万元也看不好。

    辽宁省北票市第一高中校长兼书记李顺文停发大法弟子工资及一切福利待遇,并派人跟踪、监控大法弟子。2002年李顺文突然患绝症,2003年3月死亡。

    不炼则已,一炼惊喜:

    ◇山东潍坊市安丘某老汉得了胆囊病,疼得死去活来,打针吃药无效,家里缺钱动手术。儿子劝他学炼法轮功,他就每天学炼起来。真是不炼则已,一炼惊喜──胆囊病症全都消失了,有一年多没吃过药了。这老汉一边说、一边眼里流下了对大法对师父感激不尽的泪水。

    ◇山东潍坊一姑娘上班时单位领导让她去撕大门口的法轮功真相标语,在门口见到一本真相小册子,就好奇地看起来,碰巧本单位一位大法弟子路过。大法弟子告诉她大法真相不能毁坏和乱扔,传给别人看自己会得福报。姑娘认为有道理,又向这位大法弟子要了几本小册子,回家后传给父母和其他亲朋好友看,嘱咐他们要爱护真相。3天后,这姑娘突然发现自己久治不愈的妇科病好了。

    ◇同修的女儿是大法小弟子,在外地一大城市上学。在学校中她积极地向同学们洪法讲真相,却被一受蒙蔽的同学举报给校领导,校领导用各种手段威胁她让她交出大法书与真相资料,或者交出大法书,或者退学。这位小弟子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这所邪恶控制下的学校。

    ◇我和同修2002年12月28日骑一辆摩托车去十多里外的村子喷大法真相标语。恶人开着两辆轿车,一辆在后面跟着,另一辆在我们进村子时迎面而来横挡在路上。我俩一商量不能慌,发正念并请慈悲的师尊帮助。就这样我们慢慢地开着摩托车顺着乡村公路前行,开到拐弯处再也没有看到轿车跟上来。我们又到邻近的几个村子喷完标语安全返回。

    加拿大国会议员罗伯-安德斯的媒体通告:20名国会议员联名写信给总理,“加拿大政府应在为正义、保护信仰自由而直言方面起带头作用。我们请求阁下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年会上发起决议,谴责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将于2003年3月17日在日内瓦召开。

    美国马里兰州渥斯特信使报2003年3月14日报导,从下个月起,当地法轮功学员苏珊-伯恩斯在西海洋市的运动中心举办免费的法轮功教功班。“我认为法轮功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她能减轻压力,并且让人看来和感觉年轻。”伯恩斯说,“该功法非常珍贵,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每一个人都是义务教功。”


    迫害真相

    河北省遵化市兴旺寨乡大法弟子姜秀云于2000年农历六月被抓到派出所,由于恶警连续三天不给饭吃,并迫其在外淋雨一天,导致其身体极度虚弱。派出所一看不行了,将其送回家,十分钟后死亡。

    吉林大法弟子韩翠媛和父亲韩德山、姐姐韩春燕因信仰法轮功,多次遭到拘留、教养、判刑等迫害,姐姐韩春燕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长期遭受严刑拷打,后来又被强行关入精神病院注入精神病药物,遭受非人折磨。韩翠媛则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被判刑不久,于2002年8月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五九七农场大法弟子尹玲于2002年12月11日在狱中被迫害致死。请知情者提供详情。

    彭州市一两岁小孩的父母和奶奶都被劫持在镇政府,他和妈妈被关在一间破屋中达3个多月,便桶也在房里,夏天蚊虫叮咬,蛆虫满地,最后因拒交罚款(家里也无钱交了)妈妈、爸爸和奶奶又被绑架到市看守所,至今已有9个多月了,孩子长期吃牢饭,面黄肌瘦。

    代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邹桂荣控告马三家凶犯苏境:抚顺大法弟子邹桂荣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被先后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沈阳张士教养院、沈新教养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直到奄奄一息才放她回家。后又被抓进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迫害,她绝食抗议40天左右,已瘦成皮包骨,恶警怕她死在那里才放回家,从此她流离失所,后被恶警追杀迫害致死。

    自2002年12月开始,马三家教养院以“劳教所整纪”为借口,对大法弟子开始了“攻坚战”。手段有:谣言欺骗,威胁恐吓;连续施行残酷的体罚;灌输邪恶的谎言。在残酷的“攻坚战”中,很多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双腿不能行走,失去知觉,有的脚脖红肿、致伤,手臂肿胀、剧痛,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王伟华2001年1月8日被恶警非法抓走,全部家产被洗劫一空,建华区刑警队对他酷刑逼供,直至生命垂危,胸部积水,一只眼睛烂出一个洞,呼吸困难,在亲属的强烈要求下才送医院抢救,并让家属交二万元押金才允许保外就医,回家后仅两个半月又被强行收监,现关押在哈尔滨监狱。大法弟子吴淑杰被万家劳教所劳教一年,并加期七个月,期间所有财产被建华刑警队洗劫一空。2001年9月22日又无故被抓,于10月15日放回。现流离失所。

    我是一位四川农村大法弟子,97年10月喜得大法,在一周内皮肤癌等各种病症神奇般地消失了!99年我走上了天安门证实大法,后被地方政府带回,接着是抄家、罚款、拘留,在这种不公正的对待下,我又走上了天安门。回来后,被滥施酷刑,后被送到看守所关押2个月,被非法判劳教1年半,遭受体罚、不许睡觉等迫害,劳教期满后,又被转到拘留所“转教中心”,在那里吃不饱、睡不好,还要军训,如不配合就挨棍子、脚踢……

    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两度被绑架进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恶警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打得我大小便失禁,全身遍体鳞伤。还罚我在太阳下暴晒,长时间站军姿,通宵罚站,每天都在痛苦的磨难中度过。2002年12月12日,我被释放后再次被彭州市610接回彭州非法关押,至今未放。

    一位四川女大法弟子四年来屡遭迫害,在多次拘留中,遭毒打、曝晒、还被挂上牌子游街。2002年7月30日,彭州市进行大规模抓捕期间再次被抓,610强行将其送进精神病院,带上脚链子、强行输液、反复灌食、及毒打。后610经常到她家进行骚扰威胁,她被迫流离失所。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犯罪所长林永贵对大法学员酷刑迫害:用小白龙和竹棍抽、揪头发、体罚坐军姿、逼看污蔑大法录像片、毒打。大法弟子张晓梅被打得遍体鳞伤,不省人事。齐齐哈尔市建华刑警队对大法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非人折磨,暴徒们用电棍电学员全身、乳房、小便、头部、用手掐睾丸、扒去衣服在冰天雪地里冻,一冻就是几个小时、绑吊、坐铁椅子......

    1999年7月22日江犯开始疯狂地迫害大法,我上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却惨遭迫害,被非法关押长达二年之久,先后被送进四家教养院,精神肉体倍受摧残,几乎被折磨致死,尤其是在纳粹集中营一样的马三家劳教所受尽凌虐,几乎精神崩溃,全身伤痕累累。我能坚强不屈活着从最邪恶的马三家出来,最大的心愿就是挺身作证,揭露他们的恶行,首先控告迫害大法弟子的江犯和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所长苏境。

    我曾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拘留,恶警非法判我三年劳教,送往马三家教养院,每天被强行洗脑,灌输邪恶谎言,并被迫奴役劳动。期间,公安局到我们家非法抄家七、八次,对我丈夫、我丈夫单位进行骚扰、威胁、恐吓,给我丈夫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现在我和两个女儿都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我是辽宁大法弟子,2001年1月1日,我走上天安门证法,被抓后关进北京海淀区看守所,恶警罚我通宵站着、不让睡觉、还往我身上泼凉水。2001年1月19日,我被押回当地葫芦岛派出所,拘留近四个月,由于邪恶的迫害,全身除脸部外都长满了疥,奇痒难忍,后院外就医走出劳教所。

    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名单


    正念正行

    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堂堂正正闯出了看守所。2002年10月份的一天,我和同修都在忙着秋收,累了一天,半夜里,警察把我们强行劫持到市看守所。我们绝食抗议。我想,这不是好人呆的地方,更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否定一切邪恶的迫害,坚定正念。邪恶不配安排大法弟子的一切,是我们师父说了算。就这样,好几个大法弟子先后从看守所闯出来了,轮到我了,他们说什么也不放人,当时医生量我的血压时,发现只跳了几下。心跳快到每分钟130,只剩下一口气了,它们还不放过我。我丈夫急了,说:“人都这样了,你们还不放,我也不管了,一切后果你们承担。”恶警当时也慌了,把我送到医院。就这样由师父的法身保护,我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继续汇入大法的洪流之中。

    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

    ◇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某地几个大法弟子到偏远农村去发真相资料,他们先找到当地的一个小公园休息,想等到天黑再发。刚坐下公园门口就来了几辆警车,将他们包围,两名大法弟子正念走脱,其他几位正在被盘查。一位18岁的女同修脚下就是三百多份真相资料,她静静地坐在石凳上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这些真相是救度众生的,绝不能落到邪恶之徒手里,请师父加持,让邪恶之徒看不到我。恶警围着她转了3-4圈。她一直发正念。过一会儿恶警们走了,她带着全部真相资料走脱,并连夜把真相资料都发了出去。

    ◇坚决抵制邪恶就是对旧势力的否定。我在元月份被抓进看守所。在同一监室里有一位同修大姐,去北京打横幅被非法判了劳教。往劳教所押送让她上车时,她手把着车门就是不进,同时大喊着:我就是不去!最后警察把她抬起来扔在车上。在车上她仍然挣扎着向外冲。最后警察把她的手铐在了车上,强行押往劳教所。到劳教所体检不合格,又给送回看守所原来的监室。三天后她被释放了。

    ◇大妈慈悲救警察:

    1、大妈年过六旬,曾进京请愿,多次被抓,由于大妈念正心正都能化险为夷,警察也从未给她戴过任何刑具,都很敬重她,且能转变观念善待大法。大妈说:用生命证实大法!处处走正,任何事用法衡量,头脑不装常人事儿,多学法,平时放下生死无怕心,关键时才有正念,而且根本就忘记他们在抓我。

    2)大妈去新楼区发真相时被跟踪,便衣是个小伙子,将大妈盛资料的兜子夺去并说:你这老太太看着挺面善的怎么干这事儿?说着便要打610。大妈向其洪法,告知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小伙子渐渐地理解了大妈,并说:我父亲也炼过。他将大妈带至书记办公室,大妈继续向他们弘法,最后书记好奇地问:你怎么炼哪?小伙子见状便问书记:是不是你也想炼啊!大妈、小伙子和书记都笑了。后来小伙子将大妈送到门外:阿姨啊,我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知道你们都是好人。

    3)一次,大妈被抓到派出所。见一警察恶狠狠地诽谤大法,大妈便说:你说大法不好没有根据,我说大法好可有根据。大妈便从自己身心受益、家庭和睦说到大法福益社会乃至全人类。警察觉得大妈说的有道理便说:我因为心情不好,车丢了,至今没找到。大妈说:那车不是你的,不用找了。警察疑惑:怎么能说不是我的车呢?大妈说:你工作中没收的钱财你都交公了吗?别找了,再找就出事了。警察半信半疑地通知家人不要找车了。可是没过多久,警察对大妈说他的家人因找车都住院了,大妈说话太准了!并真诚地向大妈请教:我以后该怎么办?大妈说:善待大法弟子,一定得福报。警察说:大妈,我听你的,一定做好!

    ◇发正念的小故事:向多病的大姨洪法,希望她能修炼,把录像机和师父讲法录像带送到她家,谁知机器不但不工作,连放进去的录像带都拿不出来了。于是暗暗在心里默念正法口诀,只一、两分钟后,再按键,带子应手而出。虽然大姨后来因怕心没有修炼,但她记住了我告诉她的“法轮大法好”,而且在外面为大法说了公道话。

    ◇正念面对我们遇到的事情:

    1、前几个月买了两个新墨盒,想打一些真相材料。不想在打反面的时候,只打出半页,就再不出墨了。换上另一个新的,也不出墨。我意识到是干扰,发了一会正念,再试发现有了模糊的字迹,马上又坚持发正念,再一试,出来的全是清晰的字迹。太神奇了!但往后一段时间,打印机时好时坏,让我怀疑到底是不是正念起的作用。直到最后我定下心,做而不求,只想尽最大能力不断铲除邪恶因素。打印机终于稳定下来,再也没出毛病。

    2、一日上网鼠标失灵,突然想起同修曾遇此问题用正念解决了。自己试试,果然恢复了一些,但还不太灵。这下有了信心,又郑重立掌发了一会儿,再试,灵活如初。这种情况时有出现,每次一念正法口诀就立见神效。今早处理完后我想,如果一个东西上有灰,我肯定相信用布一擦就掉。如果对正念的作用也坚信到这种程度,即使有时在表面空间没有很快反映出来,也不能被其所动,坚持下去,那我们的正念一定都会有此神效的。

    在家乡马来西亚讲真相。我请假回到家乡马来西亚讲清真相。我在旅游点发传单,车上的中国旅游者都伸着手要。两年前我向亲戚们介绍大法时他们都不接受。这次我的一个亲戚患癌症去世,她去世前一天我去医院看她,并告诉她法轮大法是正法。举行葬礼时,亲戚们选我陪伴80高龄痛失亲人的舅妈,我和舅妈聊了很长时间,她不时地哭。交谈时,一邻居过来,我给她一份真相资料和VCD光盘,舅妈突然很激动地跟邻居说法轮大法如何好。此时舅妈显然忘掉了自己的痛苦。过了几天我给舅妈一本《转法轮》,她说她要学一学,因为里面有佛的保佑。第二天我去教她功法,她很激动,象小孩子似的。感谢师父,在她已经80高龄了还给她机会让她认识大法。


    海外综合

    一位中国大陆普通法轮功学员通过明慧网致澳洲移民部长的信:我的遭遇证明“普通学员不会遭到迫害”的假设不成立。如果澳洲移民部坚持将老夫妇遣返中国大陆,就意味着把他们推向比我所遭受的更加严重的迫害,因为他们的姓名在互联网上被公布后,他们已经不再是“普通学员”。这对老夫妇的年龄和我父母差不多,我的父母也是普通法轮功学员,他们在这近4年来也一直在遭受着迫害。所以,我怀着一个女儿的焦虑之心给您写这封信。

    大纪元3月14日报导,在被英国内政部拘留15天后,英国法轮功学员林丽丽已于今天下午2点左右获释。她已离开伦敦Gatwick机场,与丈夫团聚。据林丽丽的律师说,她的上诉案件即将开始审理。

    澳洲移民局以法律程序等事为借口,仍继续决定遣返王老夫妇。法律不是为维护人的道德而设定的正义天平吗?如果没有发生在中国的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需要逃到澳洲吗?如果现在把他们遣送回中国,不等于对邪恶的迫害视而不见吗?不等于承认甚至协助了邪恶对善良好人的迫害吗?恳请澳洲移民局站在人的良知的角度上,重新给两位老人以人身保护,这就是最好的维护人的道德、法律。

    3月10日,瑞典法轮大法协会约见了瑞典外交部的有关人士,就中国人权问题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的会谈,大法学员转交了八千多个瑞典人的请愿签名,敦促瑞典政府、欧共体及联合国积极行动起来,要求中国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并敦促瑞典政府和外长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发起有关中国人权文题的讨论和决议。

    德国汉堡大法学员写给十堰市夏家店劳教所张树群的信:听说德国大法弟子林文蓉被非法关押在夏家店劳教所的洗脑班里。我们要告诉你,海外的大法弟子决不会容忍你对林文蓉的迫害。武汉的友好城市,杜伊斯堡市委主任已经致信武汉市市长呼吁释放林文蓉,汉堡的绿党党团主席也会致信给你。你迫害我们的大法弟子,我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让你偿还这一切,把你送上法庭。

    图片报导:喧闹中的宁静──赴日内瓦为人权呼吁北美学员转机时机场炼功

    大纪元报导,3月15日新唐人电视台针对申请采访第59届联合国人权会议受阻一事在联合国广场附近的国际洲际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新唐人电视台发言人指出,有联合国官员透露,中国方面曾施加压力,尤其对新唐人报导法轮功问题不满意。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两小时,新唐人得到了纽约总部的回音,纽约联合国总部终于批准了该电视台的申请。

    美国匹兹堡消息报2003年3月12日报导,匹兹堡学者徐才录正在努力营救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关在中国劳教所的妻子贾晓梅。徐说,自从妻子于2001年10月为躲避迫害而被迫离家后,他和儿子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他曾向一些国会议员讲述妻子的遭遇,还打算与另一些议员面谈,并给美国国务院官员,包括国务卿鲍威尔和布什总统写信。“[中国政府]总是撒谎,他们不希望其他人,尤其是外界知道事情的真相。”

    大纪元日报2003年3月17日报导,59届世界人权会议将在日内瓦联合国世界人权会议中心召开,各国出席人权会议的代表早已来到日内瓦。离日内瓦人权会议开幕只有两天的时间,日内瓦论坛报等各大报刊的焦点主要集中在美国对伊拉克战事方面,唯独少见人权会议的相关报导,会议气氛冷淡。

    台湾大法弟子李秋英:2月21日我乘飞机欲参加香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入境时被香港海关人员以所谓安全名义被强迫遣返。同机被遣返的10个学员中,其中有5个女学员也都是被粗暴地装进麻布袋抬上飞机的。粗暴打包之间都受到一些伤。堂堂国际都市做出如此卑劣的行为却不敢表明真实理由。我们不愿相信一贯以自由著称的‘东方之珠’已沦为中国大陆罪恶独裁者迫害好人的工具。


    大陆综合

    2003年3月15日大陆综合消:

    ◇2001年12月,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大法弟子李忠国进京证实大法被抓,关押在抚顺市清原县拘留所,邪恶警察利用刑事犯毒打大法弟子,将李忠国迫害致精神失常,并非法劳教3年。2002年7月将精神失常的李忠国送回家中。

    ◇武汉市钢铁设计研究院不法官员多次配合区公安局作恶,节日期间大法弟子到外地探亲,单位派车给冶金街派出所到外地亲戚家抓大法弟子。十六大前又将大法弟子盛正平绑架,朱春莲在街上被劫持到青山区法西斯洗脑班酷刑折磨。

    ◇被福建闽西监狱劫持的大法弟子正告犯罪狱警:你们用什么办法也无法动摇我们真修大法的心。你们所采取的恶毒转化整人方式:任意吊铐大法弟子,不许大法学员睡觉等精神折磨方式是严重践踏人权!善恶到头终有报,不要再麻木听从邪恶头子的操纵,否则地狱深处便是作恶者的归宿!

    ◇彭州市犯罪恶人榜:彭州市610办:刘章清、岳启贵、杨建华、黄成芳、罗科、王东、袁浩、唐友仕;敖平镇610办:陈良、初立春、钟礼华;派出所恶警:霞成述、李科、李运德。黄成芳、丁亚萍、钱安菊、周丹洪、柏东全、张传兵、杨绍辉、郭利娟。李桌、廖天泽、郝小周、钟泽民、毛玉、王珊、张小芳、秦文霞。

    今日144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鞍山大法弟子致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公开信:1999年7月22日,江xx出于个人妒嫉发动了一场违背宇宙天理的残酷迫害。在鞍山地区,有四人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的有20余人,被非法判劳教的有2千余人,被迫害致残、致伤的有上百人。在你们在任期间这么多好人被迫害,甚至死亡,这是你们逃脱不了的责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望你们识善恶、辨正邪,善待法轮功修炼者。

    河南周口市大法弟子倡议周口及周边地区的大法弟子:在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的基础上,每晚9、10、11点整,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宋旭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让犯罪歹徒受到天理的严惩。

    得法前我患有严重风湿痛,虹膜炎,视网膜炎,修大法后神奇的恢复了健康。刚炼功时,没注重学法,炼完功很早就睡了,一天师父梦中点化,令我醒悟过来,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性。一次,一个人无故骂我,又拿石头要打我。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跟他一般见识。这样一想,他放下石头,也不骂了。目前由于繁忙,有些同修忽略了炼功,这是惰性所致,我们再忙也要找出时间炼功,炼功不但能加持法轮和体内气机,还能清除疲劳。师父说过有多强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我做真相在墙上写标语过程中,始终保持正念,同时发出纯正的意念:让标语长期保留!这样标语保持时间长了,使更多的人了解了大法真相。

    安徽、辽宁大法弟子祝贺菲律宾法轮大法学会、俄罗斯莫斯科市法轮大法学会成立

    明慧新闻简报(2003年3月14日)


    资料汇编

    大法报章:天地苍生(第122期)
    大法报章:天地苍生(第122期)
    VCD光盘封面:见证


    科学探索

    心理问题何其多 修心自救乃上策。据美国堪萨斯大学心理学家Sherry Benton博士的研究表明,从1989至2001年的13年间,在13,257位寻求心理咨询的大学生中,心理问题日趋复杂,因抑郁,自杀倾向,性骚扰而导致的压力感和焦虑症在学生中陡增。学生们急需扶助,但提供心理咨询和治疗的社区服务却逐日减少。日益增多的心理问题与精神生活的匮乏,奢靡的社会风气紧密相关。缺乏正确道德导向的人受不良社会文化的影响,过分追求物质生活或放纵欲望会导致心理失调。当人们能从内心改变自己,修心向善,社会环境自会改观,心理问题也必会减少。

    悬空寺──建筑史上的奇迹

    当日前一篇文章: 农村大法弟子写于狱中的三字歌谣
    当日后一篇文章: 录像:书声展童颜(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