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46人发表声明- 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2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深,从 “洗脑班”出来以后,还认为自己虽然写了“保证书”、“悔过书”,但自己的心没有动,那只不过是应付它的。老师在《大法坚不可摧》的经文中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究其根源,实际上是自己头脑中变异的观念和人的狡猾心理,被邪恶钻了空子,从而造成了邪悟。

师尊在经文《路》中指出:“……看到别人屈服于邪恶的压力写了什么所谓的不修炼保证,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也跟着写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通过多次反复学法,使自己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作为大法弟子,任何时候,都只能以法为师,怎么能跟人学呢?这是很危险的。“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大法坚不可摧》)邪恶强迫大法学员写什么“保证书”、“悔过书”,它们知道学员从心底里认为大法好,它们还强求这种表面上的屈从和“保证”,其险恶用心一方面可以用来制造舆论,报洗脑“成果”;另一方面,从本质上是想毁掉大法弟子。

是伟大师尊的慈悲,给了我弥补的机会。我一定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之类全部作废。洗清自己修炼中的污点,加强学法,真正在法上认识法,真正从人中走出来,去掉人的一切执著,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以法为师,坚修到底。

大法弟子:徐江 2002年5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7年得法,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对师父传的大法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深知师父一直慈悲救度着一切可救度的生命,就在这当口上,乡政府设骗局把我骗入县党校办的洗脑班,虽然知道是个骗局,先前对他们有所不满,后来心中也很平静,心想,正法的机会到了。到了县党校,还有其他12位同修,在洗脑班上不是政府人员和我们交谈,也不是干警和我们交流,原来是和叛徒交谈,由于我学法比较少,被叛徒的荒唐的谎言欺骗。

回家后,不知为什么,只觉得想哭,哭过几次并说不上什么原因,然后,紧接着过去有过病的地方经过学法已经好了,现在又一样一样给翻出来了,后来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看书学法,才使我认识到由于自己学法少,学法不深,没有做到以法为师,致使自己走了弯路,经过近来一段时间的修炼,使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以前的不足,今后我要静下心来学法,在这新的起点上迈着稳健成熟的步子,开创正法的新局面,坚修大法紧随师,为救度众生而完成自己的使命。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

大法弟子 姬素现 2002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8月得的大法,通过学大法,身体的各种疾病全都好了,真是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非常感激师父。99年7月20日后,我因亲情放不下,被迫放弃修炼一年多,之后各种病又回到我身上,真是苦不堪言。后来通过同修的帮助,又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的文章,我被惊醒,开始重新修炼法轮功,奇迹再一次出现,各种病又全都好了,在这里我感谢师父的佛恩浩荡及同修对我的帮助,并郑重声明,派出所翁加海代我写的三次“保证”一律作废。精进实修,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声明人:王秀芹 2002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从96年炼功以来,全身所有的疑难病症全部都清除了,是李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不仅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更懂得了怎样做一个更好的人。

不料7.20以后,全国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的邪恶势力极其嚣张。2000年10月我因向政府写信,讲清真相,它们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把我押入看守所,在严重的酷刑折磨下,连续三天之后我支持不住了,写了“悔过书”,我从内心象刀割一样难受,我后悔莫及,对不起师父,更不配做大法弟子,回来后我心情非常沉重,不知如何是好,后来我看到了老师的新经文,我明白了,我的行为是配合了邪恶,现声明以前的所为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多学法,重新回到正法的洪流中来,坚持发正念,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弥补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王冠英 2002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现在正在被非法劳教,过去由于邪恶的迫害,我曾违心地写下了“四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不应该做的事,后来我悟到自己错了,于2002年3月在劳教所声明所写“四书”作废。为此邪恶加紧了对我的迫害,对我采取关禁闭、不让睡觉、让叛徒1天24小时轮番围攻,进行百般折磨。现在我通过《明慧网》再一次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过去违心写下的“四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无论邪恶怎样迫害,我都将坚修大法,紧随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张尽凌 2002年6月1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时,曾给乡里派出所写过保证书(其实都是印好了的,让我们看着报纸照着填写)。当时心想,写了回家后也得偷着炼。后经过不断的学法,知道了这样做对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这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耻辱。在这几年当中,邪恶集团利用“回访”方式让大队干部找我们,让我们填写已打印好的什么书这类的东西。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签有我名字的在邪恶集团手中的对大法不敬的东西,全部作废。跟师父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吕锁建 2002年4月8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2日,我到省委上访被抓进了洗脑班,被强制表态并写“保证”等。这都是因为当时对大法没有足够的认识,错误地相信邪恶的宣传。几年来,我亲身体验到了江罗政治流氓集团残害大法弟子的大量事实,使我真正认识到只有法轮大法才是唯一的净土。为此我严正声明:过去我在洗脑班里所说和所写的“材料”全部作废。现在我已重新走入正法行列,精进实修,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郑久琛 2002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于97年幸得大法,净化了身体,各种疾病不治自愈,身心受益。2001年秋天,被本地公安局非法拘禁办“洗脑班”,强迫写“保证书”,由于自己当时有情和怕心,怕孩子没人管,就配合了邪恶,写了“保证书”。现在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在邪恶迫害时不坚定大法,背叛了师父和大法,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能干、也绝不应该干的事,心中后悔莫及,对不起师父,今后以法为师,助师正法,以生命护法,我现在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不利于大法的事一律作废。在任何情况下决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命令、指使、要求。

大法弟子 杜惠芬 2002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3月以来,在邪恶疯狂镇压中,由于自己隐藏很深的一颗私心和怕心,得知当朋友为了保护我,推说我“不炼功”时,也没有反驳。通过学习师父最新经文,我悟到问题的严重性。师父,弟子知错了。大法弟子是纯净的,不应该有一丝不干净的东西。我现在声明朋友说过的话作废。我决心跟上正法进程,做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侯罗阳 2002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从7.20邪恶势力迫害大法以来,我由于学法不深,没有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让邪恶钻了空子,在“洗脑班”写了“保证书”等之类的东西,我非常后悔,严正声明洗脑作废。我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师父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法,我却没有珍惜,从此以后,我要跟上正法进程,“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彻底铲除邪恶,清除一切不正的东西,走好正法的最后每一步,完成历史赋予我的历史使命。

大法弟子 安青欣 2002毛4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执著,在被迫害中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给大法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对不起师父,深感愧痛。我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紧跟师父正法的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一切,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声明人 汪廷芝 2002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2月份得法的,在99年的7月20日以后,江泽民一伙歹徒在全国铺天盖地地迫害法轮功,当时由于自己对大法认识不清,在居委会有关人员统计表格里虽然我没有亲自签字,是他们给代签的,但我想起来也是给大法抹黑,通过反复学习大法,我现在认识到代签也是一种物质,也是写的我的名字。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是不承认的,代写的或者自己说的“不炼”,全部作废。我坚修大法紧随师,永不变心。

大法弟子 张锦岩 2002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现在我认识到以前由于学法不深,修炼不扎实,存有私心和怕心,被邪恶势力钻了空子,干了破坏法的事,写了“保证书”。现在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了其严重性,我是属于心不正才被魔利用了。现特此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加强正念,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李兰英 张玉明 2002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99年7.20以后,受邪恶迫害,参加了镇办的“洗脑班”,当时自己怕心严重,没有从根本上认识法,写下了“保证书”,后来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认识到了是学法不深,对自己要求不严格造成的,愧对大法、愧对师父。今后,一定要坚修大法,助师世间行,按师父讲的做,一修到底。严正声明:以前写下的“保证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张朝红 2002年4月30日


声明

在2000年至2001年期间,我被邪恶之徒高压迫害与欺骗下,由于执著心不放被利用而产生邪悟,现声明在劳教所里向邪恶妥协写的所谓“保证书”,以及一切违背大法“真、善、忍”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夏月琴 2002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心性没把握好,在所谓的“洗脑班”,写了说了对大法对老师不敬的话,回来后觉得无脸再学大法,通过读老师的讲法,我深深地体会到老师的苦心,就我这样走了错路的,只要悔改,老师不愿落下一个,现在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严正声明,在所谓的“洗脑班”上,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完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多学法炼功,跟上正法进程,不再让老师失望。

大法弟子 王立先 2002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利、情,没放下,在被迫害中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给大法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对不起师父,深感痛悔。特此严正声明,过去所写、所说的(包括家人带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张文清 2002年3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在劳教所期间,被强迫洗脑,在邪恶迫害下,写了不该写的“悔过书、揭批书、不炼功”等等“保证书”,出来后我悟到了,在劳教所期间不管写的什么,都是错的。是对大法的不敬,对师父的不敬,至今后悔莫及,严正声明在劳教所被邪恶势力迫害下我所写的一切作废。今后我要努力学好法,炼好功,积极做好大法的工作,向世人讲清真相,紧跟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王永建 2002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11月有缘得大法。我于1999年春节期间在本县看守所写过的“保证书”;于2000年春节期间在镇政府“洗脑班”里写过的“保证书”,违背了大法赋予弟子正法的历史使命,现声明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坚信师父,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黄文淑 2002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10月以前,因学法不深,存有怕心,被邪恶趁虚而入,强化洗脑。做为大法弟子,老师为我们承受了无数的罪都没有觉得苦,而自己这点苦都受不了,觉得对不起老师。我决心学好大法,清除自己的怕心,清除邪恶,坚定地修炼下去。现在严正声明,去年在“洗脑班”上写的“保证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梁俊会 2002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关键时刻不坚定,在教养院随着别人的邪悟被洗脑了,我深感痛心,我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在此声明我以前所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坚修到底。

赵秀芬 2002年2月2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自己的私心和怕心,我向邪恶写过所谓的“保证书”,当时我是违背良心做的,在这里我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重新成为正法弟子,跟上正法进程,不负师父一等再等的慈悲救度。严肃对待我们的誓约,不辱师父赋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大法弟子 王玉兰 2002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家人在为我办理护照手续时,因不知事情的严重性,说了“本人不炼法轮功”以及派出所出具“不炼法轮功”的意见。非本人之意。在此严正声明作废!本人认为,此行为对大法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在以后修炼的路上去掉执著,挽回损失,走正自己的路。

大法弟子 庄升 2002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对法轮大法和李老师是坚信的,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还没有完全放下人的东西,在邪恶迫害下,自己做了自己不想做也实在不该做的事,真是愧对师父。我现在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在邪恶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全部作废。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我一定要紧随师父坚修到底。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李桂淑 20002年6月1日


声明

我和我的次子是大法学员,他被非法劳教,释放后又无故被抓,因此他绝食绝水,20天后在分局门口释放,我签了保人的字,现声明作废。因为我们是无罪的,释放应是无条件的。

声明人:张作杰 2002年5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下违心地写了“三书”,在各种执著心没有放下的情况下,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还毒害其他学员。特此声明“三书”作废。今后一定要跟上正法进程。多学法、讲清真相,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师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 王淑兰 2002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下发了文件,不让修炼法轮大法,我违心地写了“保证书”。现在,我郑重地声明,我写的“保证书”作废。我要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玉权 2002年2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在“610洗脑班”上的“认识,谈话纪要”、书面“保证书”和其它签名的一切形式上的东西,现在正式宣布全部作废。这些东西对于一个大法修炼者来说真是奇耻大辱,是对大法的最大犯罪,是对李老师的最大不敬。我今后要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弥补损失。

大法弟子 彭志轩 2002年6月1日


声明

我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这样的高压下,强迫写了“保证”。现在我声明,以前对大法所写和说过的不好的话全部作废。坚持修炼到底,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金建坡 2002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抓,被强行洗脑,因各种执著心没去,才说了不该说的、写了不该写的,污蔑师父,破坏大法,出卖佛。现声明以上所说所写全部作废。以后坚持学法炼功,讲清真相,重新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苏坤英 2002年5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1999年7.20以后向单位违心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我要以法为师,抓紧时间学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稳健地走好每一步,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郝淑珍 2002年2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被抓到“洗脑班”强行洗脑,因各种执著心没去,说了不该说的、写了不该写的,污蔑师父,破坏大法,出卖佛。现声明以上所说所写全部作废。以后坚持学法炼功,讲清真相,重新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刘志英 2002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执著,做了不该做的,在此我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紧跟师父正法的进程,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谬翠兰 2002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邪恶的严重迫害和执著心的带动,我写了“保证书”,现声明所写的“保证”一律作废。今后我要紧跟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林胜清 2002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去年,在我理智不清的情况下,在学校邪恶组织签名时签了名,现在特此声明我所写的一律作废。我将加倍弥补我所造成的过失,“坚修大法紧随师”。

刘兰 2002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在被邪恶迫害时,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入正法修炼中来,加倍弥补,勇猛精进。

李立杰 2002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政府的高压下所说、所写对大法不利的一切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对世人讲清真相,铲除邪恶。

刘淑珍 刘贵春 2002年5月21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学法不深,在99年7月20日期间,在邪恶的威逼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以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年太平 2002年3月8日


声明

由于邪恶势力的迫害,在劳教所写下了 “三书”,现在郑重声明,以前写的“三书”通通作废。坚修大法,紧跟师父。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张秋爱 2002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学法不深,99年7.20时,在邪恶的威逼下所写的一切现在声明作废。以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区明华 王凤金 魏兴敏 2002年3月8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劳教所邪悟时,所说的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话一律作废。决心用实际行动来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胡顺先 2002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因为自己学法不深,做了不该做的事,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认清自己对不住师父、对不住大法,从此以后紧跟师父正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王彩花 2002年6月7日

当日前一篇文章: 2002年6月14日大陆综合消息
当日后一篇文章: 曾出现在“焦点访谈”中的路国赞就大法弟子李艳华的死因发表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