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我的修炼体会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选登
文/美国华盛顿法轮大法学员 Heide Malhotra
【明慧网2000年8月8日】 大家好!

我叫Heide Malhotra。我感谢有这个机会与大家分享我如何成为法轮大法修炼者的经历。

我是今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这是我人生的一个转变!我终于可以自由呼吸,我毕生的探索终于有了答案!我认识到自己那些坏习惯是由于自我为中心的执著心造成的。例如,我已成了一个比较好的司机(天啊,想想看以前如果有人在我前面抢路我会怎样做),我开始理解不应该用别人的行为来判断别人,而应该看看自己,找找自己的不足。我现在认识到自己一生执著的那些习惯,造成了一个只尊重自己而不顾别人的负面环境。去除执著心的第一步是认识它们,第二步是清除它们。

我一直认为自己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人,很多人也这样认为。必须承认,放弃那些明显的不良习惯是容易的。例如,我不吸烟,不喝酒,也不赌博。我清楚地记得年轻时到蒙地卡罗的一个赌场玩老虎机,在输了几块钱后,我心里很烦躁,我停手,不舒服了三天,此后便再也不想赌了。然而,还有一些执著心是不明显的。例如,我一直无法入静,思想中翻江倒海。后来,一位功友告诉我,思想是很强的,我们应该控制它们,我就使我的这个习惯“刹车”了。是的,我肯定在思想的深处还有许多执著心,我一定要把自己当做一个炼功人,把执著心一个一个地全部去掉。我可能不会马上就通过全部的考验,但我肯定最终会通过的。

做个决心修炼的人,我一定要提高我的心性,做一个真修者,尽管做起来并不容易。例如,我在一个复杂的环境中工作。这种环境不能使人心平气和。磨难一个接着一个,让我偿还过去欠下的债,也就是业力。我已经并将继续按高标准提高自己的心性,这是一条艰苦的路,但这个环境可以使我得到提高。重要的是,李老师的著作指导着我保持正确的方向。我要停止埋怨别人,我现在还没有完全做到,但我将要做到,希望很快就能做到。

我真正认识到,李老师的著作指导着我做一个真正的炼功人,重读《转法轮》后,我认为自己已经理解了所有的内容,不需要再读了。我对重读感到了厌倦。几个星期后,我发现自己没有进步,而且以前读过的内容也不记得了。我又开始读书,不仅旧的问题更明了了,而且已经有了答案的问题每读一遍又有了新的认识。这就证明了阅读李老师的著作对一个修炼者走向圆满是多么重要。

我记得我是怎样发现李老师的著作的。我寻找了很久,生活中的每一次磨难都使我更接近了我所寻找的东西。现在我能看到,越接近我所寻求的东西,问题和阻碍就越多。仅举几件事。去年,我去非洲出差,出发前,我的旧病复发了。我去看了急诊,用药来减轻症状。后来我认识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因为我的病已经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没人能够知道治疗会有什么结果,无论是化疗还是实验性的治疗看来都没有什么效果。十二月份手术之后,我又开始恢复了功能。自从成为一个炼功人之后,我停用了除一种药之外的所有药物(这种药我希望不久也能停掉,但现在还没准备好),我的健康已经改善了千倍。过敏症状再也没有了,身体又获得了能量。我相信由于过去我接受了磨难,并且没有失去信心,我一定是从那时就已经是一个修炼者了。人们认为我是一个外表乐观,内心坚强的人。我认为生活中的许多事使人获得战胜磨难的能力,因此,我很少问为什么我会这样,只是坦然接受,从中悟道。

回顾过去的磨难使我认识到,每件事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我工作的公司和另一个公司合并了。这个过程中暗中所用的手段很不好,因而我突然辞去了工作。这次磨难教会了我去面对另一个磨难,尽管这两个磨难看上去完全没有关系。这教会了我如何接受和战胜磨难。

几年以后我的女儿死于癌症。在她长达一年来的病痛当中,我能坚强起来并帮助我周围的人。我还帮助那些孩子濒于死亡的家庭接受不可避免的事实,使他们不要陷入绝望的深渊。而且,这一经历也教会了我善与忍,这给我接受李老师的法理打下了基础。

记得去年十二月,我开始祈祷,希望得到指导而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今年1月,我在广播中听到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受虐待的消息,引起我的兴趣。希望找到更多这方面的资料。我到书店去买书,但记不得书的名字。我找到了一些其他的气功书,这些书也是讲内修的,但具有不同的理念。我打算学一学,但提不起兴趣,只读了几页就读不下去了。我觉得好象有一种东西在拉住我,阻止我去学习这些书。我就继续寻找法轮功的书,但没找到。

就在那期间,有一天风雪过后,我开车去上班。有人在我前边抢路,我按了喇叭,那人停了车,但我停不下来。为了避开他,我的车失控了,打了几个转。本应踩刹车的,我却踩了油门,我怎么这么笨。车子冲进了一个雪堆才停下来,当时有几部汽车正向我这边开来,我害怕撞上他们。结果我既没撞车,也没受伤。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一位功友。他说因为李老师知道我在寻找大法,老师的法身已经在保护我了。

今年2月27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题为"For Whom the Gong Tolls"的文章,我在这篇文章中终于找到了法轮大法的名字。当时我只是浏览了一下,后来才仔细看了看。这篇文章的基调很不好,如果当时我仔细地读了,我可能会有另一种想法,而产生了动摇,我去了书店,书店里没有李老师的书。我又到互联网上去找,找到了《法轮功》和《转法轮》。我把这两本书打印下来,读完了。与此同时,我还读了一本相同主题的西方书籍。但我感到自己对其他的一些说教已经再也没兴趣了。

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很多事情都改变了,我知道我的寻求已经结束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与我过去参加过又离开的功派的成员是不同的。对那些功派,我总是参加很短的一段时间就失去了兴趣。我感到不舒服,不想遵守他们的那些规矩。我不喜欢让别人告诉我喜欢谁和不喜欢谁。我不想花时间老是和同样的人在一起,对社交集会也感到不舒服。我甚至去上课,完成了硕士和博士课程。我自愿去访问那些无亲无故的老年痴呆症患者,感到厌倦以后,我又去法庭代表被虐待的儿童的利益,成为“法庭指定的特别维护者”。在职业生涯中,一个人要参加活动和集会而取得有价值的联系。但是,我从来都感到不舒服,并找理由躲开许多活动,我明白这样做并不聪明,但能使自己保持自尊和自我定位。自从遇到法轮大法修炼者以后,我再没有往常有的那种不满意的反应,也不需要保持距离和另找别门。我知道他们接受了我,并不在乎我是什么样的人也不做任何评价。这里没有任何压力让你去遵从什么,也没有任何人让你去奉献什么。这在今天的人类社会中是非常少有的。真修弟子都在实践着“真、善、忍”的宇宙特性。真正的修炼者通过提高心性,向着圆满的目标勇猛精进。作为他们之中的成员,在当今这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社会中遇到的一切艰难困苦是微不足道的。

我,和大家一样,不清楚自己生生世世积累了多少业力,也不清楚从祖辈上传下来多少业力。但我清楚自从成为一个修炼者以后,心灵上的负担减少了。我记得年轻时做的错事造下了业力,使我多年来感到愧疚。我完全知道,大多数那些事情都不是有意去做的,而我记得是那么清楚。多少次,我在心里请求这些人原谅我的过失,而我仍然无法驱走犯罪的感觉。读了李老师的书,我认识到我应该原谅自己,因为我已经在做更好的人。经过磨难,我觉得我再也不必背负着这个精神负担了。

尽管《转法轮》中讲的一些事情好象很玄奥,但过去的经历使我能够以开放的心态而不是怀疑的态度来看待这些事情。我知道许多我们看不到,感觉不到的事情会发生。我赞成李老师讲的,尽管我们的肉眼看不到,我们的科学也没有发展到这一步,并不表示那些事实不存在。我愿意告诉你为什么我认为这种讲法是正确的。有一天晚上,我学习到很晚,闻到一股陈旧的酒味,我害怕了,转过身来说:“对不起,你这种陈旧的酒味很难闻,请用些古龙香水。大约10分钟,就闻到了一股古龙香水味。再有,几年以后,在我的睡房里闻到了一种臭肉味,我到处找,也没发现什么东西。这种臭味甚至跟着我到了工作的地方。过了一会,我对着有味的地方说:“尽管我看不到也听不到你,但我要你知道,你已经死了,你真的要走向光明,走向光明。”从此以后,那种气味没有了,也再没回来过。

修炼以前我就相信人死后的事情,虽然我没有过濒临死亡的经历,但我相信。我也不反对我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我也能接受我的女儿莫妮卡在临死前的几个星期对一位朋友讲的事情。她说有一个男人站在她的床前,朋友问她:“你怕吗?”莫妮卡回答说:“我不怕,他非常斯文。”我希望这是引导她走向下一生的向导。莫妮卡还告诉其他人,她看见了她将要去的地方,那是一个她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最美丽的地方。还有,莫妮卡死后,我的大女儿泰莎一直在哭。泰莎告诉我,有一天晚上莫妮卡回来了对她说:“我要带你去我将去的地方。”后来莫妮卡拉着泰莎的手,泰莎看见她的身体躺在床上,然后,她移动到一条砖路上,从那里她看见了最美丽的地方。从此泰莎不再哭了,她告诉我们说她不再害怕死亡。

李老师写了许多大智大慧的著作,指导我们在不同层次的修炼。每提高一个层次就提示了更高的真理,消除了误解。对宇宙法理的更高的理解,就会对任何事情有正确的认识,对每一层宇宙真理的提示,可以把修炼者推向更高的层次。当然,真理不是绝对的。虽然我才修炼了几个月,但我的人生已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现在我容易接受我不是完美的,这种不完美和执著都是我要去的。我完全明白,修宇宙特性“真、善、忍”没有捷径可走,完全取决于自己如何提高自己的心性。我想对大家说的是:“勇猛精进,坚定修炼,记住李老师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谢谢大家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明白白修大法 认认真真洪法
当日后一篇文章: 这类现象的原因值得用真正科学的态度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