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28日大陆综合消息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2000年12月28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12月28日】
  • 北京石景山悬挂法轮大法大横幅

  • 迟来的消息:河北省景县大法弟子柳连义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 河北省景县看守所的罪恶

  • 天安门广场近况

  • 12月26日清晨天安门广场禁止游人进入

  • 武汉市大批学员进京护法

  • 天安门广场一老年女弟子被打倒在地

  • 天安门前护法行,正念助我过魔难

  • 公安丑态

  • 朋友的抱怨:“骂人成了现在中国推崇的一种文明”

  • 打压对象扩大到法轮功同情者

  • 兰州消息

  • 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的邪恶

  • 河北省景县温城乡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 我在看守所被强制注射药物的经历

  • 北京石景山门头沟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二)

  • 石景山门头沟警察恶行录:(一)

  • 山东省博兴县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 善有善报一则

  • 恶有恶报

  • 警惕邪恶

  • 北京石景山悬挂法轮大法大横幅

    12月17日上午,在北京石景山八角大桥下突然悬挂出一幅长达7米的横幅(黄底红字)“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震惊了过往的行人。当地派出所警察赶到后不知所措,后石景山分局警察赶到,历经两个小时左右才将横幅摘下,过往行人在震惊之余不禁为法轮大法叫好。


    迟来的消息:河北省景县大法弟子柳连义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我于去年(1999年)10月31日被抓进景县看守所,与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柳连义关在同一号内,以下所述事实为我亲眼所见,确凿无疑。

    柳连义,男,约54岁,体格较瘦。他比我早几天进入看守所,常被犯人毒打,但无论这些犯人打得多狠,怎么逼他说“不炼功了”,他也没说过一个不字。11月1日,也就是我被关进看守所的第二天,柳连义又因为背不出监规遭到犯人们的毒打。这之后,老人就经常用手捂着肚子靠着炕蹲在一边,即便是这样,老人还是隔三差五的被犯人殴打。

    没过几天,柳连义被提审回来后就象前几天一样用手捂着肚子蹲在炕边。犯人朱永山走过来,大声喊道:“柳连义,你还炼不炼?”柳连义说:“我就是觉得好,我这么多年的胃病怎么吃药都不好,炼功之后全好了。”朱又问:“我就问你炼不炼?”柳答到:“炼!”犯人朱永山听后,一脚将柳连义踹倒在地上,柳连义用手捂着被踹的心口,缓缓贴着炕边站起来,还没站直就被朱永山一脚狠狠的再次踹倒在地上。朱喊道:“你还炼不炼?!”柳再次缓缓的站起来,说了句:“炼!”话刚出口,又被朱踹倒在地。就这样,我也数不清柳连义到底被踹倒多少次,直到犯人朱永山累得不想打了才停止。

    第二天中午午饭时,柳连义刚刚咬了一口窝头,就突然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抽动不止,大小便失禁。学员们急忙托起柳的头,又取来被子铺在柳的身下,同时高呼管教人员,它们却根本不加理睬。一会儿柳连义挺直身子在地上翻滚起来,犯人们看到事态紧急,也开始喊起管教来。这时,管教才不急不忙的走过来,看了看,喊了柳连义几声,然而柳已不能回答,只是在痛苦的挣扎。有人建议赶紧送医院,管教却不紧不慢地回答:“看看再说。”过了一阵,管教一看真的不行了,才叫来一个医生,往柳连义的嘴里塞救心丸、打强心针、量血压,折腾了老半天也不见好转,就将柳连义送到医院去了,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到过他。

    后来得知,看守所把柳的死讯通知给他的家属了,说是死于心脏病突发。可是我们都知道老人根本就没有心脏病,一桩命案就这样敷衍了事的过去了。


    河北省景县看守所的罪恶

    1、将大法弟子柳连义毒打致死;2、虐待大法弟子孙连军,详情如下:

    99年10月31日,孙连军从北京被带回景县看守所。当夜,管教人员指使多名犯人(有蒋卫洲、朱永山、吴海静)毒打虐待孙连军。

    当时天气很冷,三名犯人以搜身为名,在毒打了孙连军一阵后,强迫其将衣服全部脱光,连内裤都不允许穿。它们搜到了“法轮常转,佛法无边”的红布条幅,又是惨不忍睹的一阵拳打脚踢,直到它们自己累得不行了才停下来。另有一犯人蔡长路,也脱下皮鞋,用鞋跟向孙连军身上、头上猛击,借此讨好它们。随后它们又强迫孙连军蹲马步,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并借故动不动就是一顿拳脚。没一会儿孙连军就累得不行了,姿势哪还标准得了?身体一晃,就被犯人穿着大皮鞋的脚狠狠的踹在后心上,一口气喘不上来,瘫倒在地上。犯人们一拥而上,口里喊着骂着,脚上使劲地连踢带踹。过了好一阵,犯人吴某阴森森地说到:“哎,给他换一个吧,换个轻省点儿的。”这个所谓轻省点儿的其实更折磨人,它们叫做“贴墙飞燕”。就是让人面对墙向下弯身,两腿绷直而头却要几乎触地,整个后背贴在墙上,两条胳臂向后绕行上举,直到两手心贴到墙上为止,动一下就是一顿拳脚。很快孙连军就坚持不住倒在地上,跟着又是一阵疯狂的毒打,它们站在孙的脚上、手上使劲的碾转……。孙连军最后说道:“各位,你们打我我不怕,我们在公安局已经说过了,大法永远在我们心中,我们照样炼!”几句话震撼了那几个犯人的魂魄,它们软了下来,说道:“好,明天见所长,你也要这样说。”孙连军道:“好,我也这样说。”

    第二天,犯人朱某拿着搜出来的大红条幅去报功,管教又随后派人拿来脚镣子,把孙连军铐了起来。后来得知,孙连军被判劳教三年半。


    天安门广场近况

    近日来,到天安门广场上访的学员络绎不绝,每天二三百人。

    警察对弟子的镇压也更加恶毒。一旦学员打出横幅,或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就象恶狼般扑上前,把弟子扑倒在底,用电棍猛击弟子的身体各个部位。无论周围中外游客的围观,光天化日下暴露着它们邪恶的本性。

    满载弟子的依维柯一开到天安门分局门口,旁边房间内各个地方办事处的走狗们便蜂拥而至,辨认一个个被推下警车的弟子,有的走狗嘴里还不住地恶狠狠地叫嚣着:“打他,打他”,邪恶至极。弟子们下了警车后不住地大喊“法轮大法好”,围观的群众暗暗啧啧称赞。

    天安门分局内,根本就不允许弟子开口说真话。弟子一喊“法轮大法好”,就会遭到一顿毒打。


    12月26日清晨天安门广场禁止游人进入

    大陆消息:由于近日来,天天都有全国各地大批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加之国际社会各界政府和人道机构认清江泽民邪恶本质后,一致谴责江泽民一伙暴行,江氏邪恶之徒已无法控制局面,12月26日清晨开始,天安门广场被强行全封闭,禁止游人进入,这反映出江泽民一伙邪恶之徒内心惧怕真理,镇压法轮功,践踏法律,已达到穷凶极恶日末途穷之境地。

    据从看守所里回来的同修讲,黑龙江省鸡西市鸡西第二看守所里关着许多大法弟子,大概有60~70人,其中大部分是从北京被抓回来的。看守所里的许多弟子都属于超期关押。


    武汉市大批学员进京护法

    据内部消息:日前,武汉市有大批学员进京护法,公安部门称:凡这次被抓学员马上判劳教,最少一年。武汉市公安局以前只有一个处对付法轮功,现在已经增加到三个处对付法轮功。

    据透露:武汉法轮功学员冯震、冯云兄弟俩在襄樊市被非法抓捕,目前警方封锁此消息,说明他们是知法犯法,害怕在世人面前曝光。


    天安门广场一老年女弟子被打倒在地

    12月27日上午10:30分左右,有目击者发现在天安门纪念碑前有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年女弟子倒在地上,身边有一黄色横幅。有警车围上并不准游客靠近,老人头戴灰色帽子,身穿褐色棉衣,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躺着。警察上前先把横幅收起并想让老人起来,但近15分钟过去老人仍一动不动,已受到严重伤害。


    天安门前护法行,正念助我过魔难

    12月25日,我们一行8人到天安门广场护法,到天安门前对过,警察已有察觉,我马上打出准备好的横幅,并高声喊∶“法轮大法好!”一警察冲上来抢横幅,后面的功友都打出横幅,都喊着:“法轮大法好!”,我一边抢着被警察夺去的横幅,一边把袋中准备好的资料撒向群众。便衣抢着我的资料,将我打倒在地,揪着我的头发,狠劲打。同行的功友也被拖的拖,打的打。我们拼命护法的同时,用行为遏制邪恶:“警察打人了,我们是好人。”“不准打人”并不断地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警察抢着我们的横幅,并强行将我们拖进了警车。功友们有的脸被打肿了,眼睛打青了,身上挨了很多拳头,就这样,我们在车上还不断向警察洪法,警察有所转变,恶行有所收敛。

    来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场所,我们下车时,见两边站满了警察,也站满了大法弟子,在操场上,我被当地的公安强行拖出带到前面宾馆。我知道不应被邪恶带走,应制止他们。警察很害怕,就用衣服捂着我的头,不让我出声害怕被人看见。当地公安邓××,大声喊着,把我铐了起来,我挣扎着,被打倒在地,被脚踢着,并被铐在暖气管上。当时被铐的有我的家人和其他功友,有的两人铐在一起,我始终坚持一念:“不能被邪恶带走我,一定要出去。”下午时分,警察以为铐住了我们,就放心地去街上游玩。我看机会来了,就试着脱手铐,结果真的脱掉了手铐,我自由地走了出来并把我的想法和做法告诉了其他功友,这时在场的功友也有人脱掉了手铐,恢复了自由,其中我妈一只手带着手铐,我们一起离开了铐我们的场地,走了出来。我知道“一定不让邪恶带走”的这一念在起作用,是师父在帮我们,我也再次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

    (注:其中一被打的大法弟子是孕妇)


    公安丑态

    最近从外地进京的大法弟子在火车上见到,为防止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有公安摘下帽子让乘客大声读帽子里写的辱骂法轮大法的词句,大声读出后方可进京,此类情况在进京的长途汽车里也有发生。


    朋友的抱怨:“骂人成了现在中国推崇的一种文明”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来北京出差,遇见一件非常可笑又可悲的事情:他乘车从三河到北京的时候,不仅被要求证明自己不是炼法轮功的而且被要求大骂法轮功及李洪志老师方能上车。到了北京以后,为了方便起见,他就到宣武区的一个旅馆登记住宿,令他哭笑不得的是,工作人员在查看了他的身份证之后,同样要求他保证自己不是法轮功炼习者,并且要他大骂法轮功。他虽然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如此荒唐的规定使他觉得非常别扭。一连三个旅馆都如此,我的朋友非常气愤地说:没想到张嘴骂人成了现在中国推崇的一种文明。


    打压对象扩大到法轮功同情者

    现在各个单位都在传达元旦春节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的进一步新一轮打压活动。不过这次的重点有所变化,原先的打压活动重点是一些被拘留过的学员,但是这次将重点扩大到一直在家炼功的学员和一些对法轮功真象有所了解的群众(他们叫做扩大法轮功同情者)。各单位要周密部署,顺藤摸瓜,深入了解每个职工的思想情况,以免这些人出去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近一段时间,许多一直在家修炼的学员纷纷走出来讲清真象和去天安门请愿,还有一些知道法轮功真象的人开始学炼法轮功并勇敢地走了出来,令那些镇压法轮功的中国败类防不胜防。


    兰州消息

    近日,兰州部分法轮大法学员不堪邪恶分子新一轮迫害纷纷去北京请愿,各个单位及当地公安则纷纷派人在兰州火车站及去往北京的火车上设卡检查,对目的地是北京的乘客强行搜包,仅12月24日就从兰州到北京的火车上抓走三十多名学员,他们有的是在包里搜出了横幅,有的是被当地的人认出,分别从兰州、宝鸡等沿线火车站被抓走。


    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的邪恶

    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在对待和处理法轮功问题上极其邪恶,在全市非法拘留劳教大法弟子人数最多。尤其政经文保大队长崔荣利表面上笑容可鞠,实则阴险狡诈,经他手处理的大法弟子上至60多岁的老人,下至十几岁的少女。他用手中的权力非法勒索大法弟子家属钱财,指使爪牙对大法弟子抄家,无故抓人,本性邪恶,实乃人中之败类。

    一些大法弟子无故被抓进看守所,只有家属送几千元钱并逼写保证才放人,无钱送礼者只有长期关押。一大法弟子家中无人,他们两次撬门入室非法抄家,家中贵重物品如金项链等首饰丢失;大法弟子康爱民家被抄,三本炼功带被抢走,崔荣利指使警察将其送进看守所并说她态度顽固,上报要劳教两年,大法弟子陈乃忠,郑力彬因参加四丰山几百人的大型法会被送进看守所两人绝食数天生命垂危。陈乃中被家人接回数日后,无任何原因从家中抓走直接送进劳教所。郑力彬因家中无人接,向阳分局执意不许别人接,几日后无任何理由送劳教所。该大法弟子现已逃出魔窟。大学教授黄敏因对大学处理其上访不服,被抓进看守所后又送进劳教一年。大法弟子张令德已是60多岁的老太太,被五次抓进看守所,最后上报劳教三年。

    恶名录 崔荣利 住佳木斯向阳区30委。电话:0454-8246439 BP:0454-126-1389855 单位电话:0454-86992


    河北省景县温城乡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河北省景县温城乡党委书记李玉生(男,40多岁)授意610办公室负责人刘国良(男,30多岁,副书记)、葛乐(男,20多岁,副乡长)在2000年7月中下旬对温城乡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迫害。

    7月14日下午,李玉生等采用蒙骗手段将各村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乡政府办公室,随后将众人全部无理关押。它们对其中的八、九个“骨干”更是严加看管,将几人不分男女的押在两间密封极严并且又脏又臭的小屋子里,长达十多天之久。其间,李某强迫几人写悔过书,却得到一篇《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文章,后面附有这八、九个人的亲笔签名。李某为此勃然大怒,立即授意刘国良、葛乐纠集了四五个不良青年对他们大打出手。五十多岁的教师张云贞被殴打二十余分钟,直至口鼻出血、瘫倒在地它们才住手。对剩余的年轻人,不论是男是女,一律用绳索将双手紧紧缚住,肆意毒打,毫无人性可言。

    此外,所有这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进行劳动,如:打扫庭院、清除杂草、修理公路等等。

    最后,还需学员的家属出面,缴纳每人1000至4000元的保释金,学员才能被释放。(注:当地的年收入相当低,每户人家如果只靠种地,年收入绝不会超过1500元。对于有工作的人来讲,每月工资达到300元就是高收入了。可想而知,这样高的保释金对于他们来讲实在是难以接受了。)

    这些人中败类发了黑心横财不说,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还理直气壮:上面的指示,对你们的处理就没有过分之说!


    我在看守所被强制注射药物的经历

    前些日子也听说有的弟子被公安施用迷魂药的事,当时并没有想是真是假。看了明慧网文章《关于迷魂药》中师父的话,我想起了自己的一件事。一次被关押在看守所当我绝食绝水十多天后,被送进医院。由于不配合强制灌食和强制输液,管教让医生给我打安定。于是四五个管教医生按住我打了一针安定。

    打完后我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们得逞,我开始背师父的《论语》。半个小时过去了,最后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背。医生看我还很清醒,就说今天是不起作用了,明天再说吧。第二天又被几个管教和医生按在床上打了一针安定,我仍然背《论语》。过了许久,医生和管教来看了几次,看我仍然很清醒,管教让医生再打一针。医生说不行,再打要出危险了。管教又问对于一般人多长时间起作用,医生说十五分钟。

    修炼人是不同于常人的,在重大考验面前必须真正地严格要求自己,心一定要正。只要心正,邪恶就会被清除。

    北京大法弟子
    2000.12.22


    北京石景山门头沟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二)

    13. 陈秀华,女,石景山学员,今年11月14日到天安门证实法,被民警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学员随身物品被翻,内有500元被便衣拿走,不给任何手续。然后被送到某拘留所,绝食15天后被放回。

    14. 景斌,男,25岁,柳雪琴,女,27岁,首钢甘肃前进机械厂职工,10月2日因与被抓的功友打传呼被110警车送至石景山模式口派出所,而后被发现在书包中有大法真象资料,被送至石景山分局。在模式口派出所期间,警察逼问两人姓名、地址等,并将景斌用手铐铐在一上下铺的铁栏杆上毒打,所长张勇接连在他的肩上打了40多下,其他警察用皮带抽,用电棍电,一个治安联防人员因为搅了他的牌局,用一根橡皮警棍猛击其后背、肩膀,这些伤直到把他关押在石景山分局后10多天才好。柳雪琴也遭到警察的毒打,一个警察坐在桌子上,两只脚踩在她的小腿上,指着她无耻地讲:“你不说我就打掉你的子宫。”后来两人被送到石景山看守所,没有通知亲属,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期间柳雪琴绝食11天以抗议警察施暴。两人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由单位接回。

    15. 赵淑贞,女,36岁,家住北京市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院内。说她曾帮助家乡的亲属和功友传递过经文和大法真象资料,2000年10月29日晚,内蒙古赤峰市公安局在北京东城区景山派出所的带领下,到家里抓人。她事先已得知消息,于是外出躲避,十几个警察扑了空,把她家里抄的乱七八糟,还派一个警察在她家蹲守一星期,软禁她的丈夫,声称把她的丈夫一同治罪,还逼迫传达室门卫对进出生人严加盘问,并对其外地亲属一一查问,多次晚上到她亲属家搜查。她被迫流离失所,四处流浪。因为抓不到她,赤峰市公安局恼羞成怒,一方面通缉她,另一方面对她的亲人下手,警察将她70多岁的老父亲抓去,用酷刑逼迫作假证,不作假证就打,就电,直到摧残得做了假证。打伤后放到看守所养伤,拘留15天。又把她的小弟弟抓去暴打,邪恶之徒把赤峰破不了案的事全写上,都说是赵淑贞干的,要他在邪恶警察写好的假证笔录上签字,不签就折磨,用电刑折磨了14个多小时,直到在假证上签了字。他弟媳妇同样被折磨做了假证。恶人们要给她弄出个假案来。

    从去年7月份至今,她家里已有两名亲属(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因上访被劳教,她的婆婆、母亲等亲属也因上访被多次关押。因她家上至7旬老人,下至几岁孩童都修大法,因此成为当地警察重点“光顾”的对象,多次遭到抄家。当地警察非常邪恶,一些人想利用镇压法轮功一事来立功,她被劳教的大弟弟无任何根据就被派出所抓去刑讯三天,打得全身都是伤,脸上都是电的水泡,人瘦得皮包骨。逼问大法弟子中流传的经文的来历。并说让他姐姐赵淑贞等着,早晚给她弄出个案子来。警察一边打一边说:“我打死你,看你说不说。”什么时候打累了才住手,她的老父亲在去年夏天最炎热的时候被放在40多度的烈日下曝晒一天,她被判劳教的大姐姐因上访,警察逼迫她对着电视台的录像机说假话,并说不炼法轮功了,被断然拒绝,就劳教了两年。今年3月份,在全国人大开会期间,赵淑贞只身一人揣着上访信去上访,在信访办周围全是便衣和警察,警察发现她后想抓她,被一好心人机智的带她安全离开。12月7日,赵淑贞又去天安门上访,被邪恶关押。赤峰邪恶又把她绑架到赤峰進行迫害。

    16. 赵福贵,男,31岁,门头沟永定镇坝房子村村民,其母韩淑英,女,50多岁,其妻蔡金红,女,27岁,妻弟蔡金成,男,22岁,今年10月14日,因为其母韩淑英散发真象资料被抓,随即当地公安到他家抄家,发现真象资料和大法横幅,于是将其全家全部抓走,并被全部劳教,目前家中已无人。

    17. 董朝恒,男,40岁,门头沟永定镇冯村村民,及其外甥女,20岁,两人因散发真象资料被抓。
    18. 王友连,女,50岁,门头沟计生委职工,因散发大法资料被抓。
    19. 赵金凤,女,37岁,门头沟副食幼儿园职工,因散发大法资料被抓。
    20. 谢海涛,男,26岁,家住门头沟月季圆,首钢职工,因散发大法资料被抓。


    石景山门头沟警察恶行录:(一)

    1.石景山某派出所副所长郭某某,男,40岁左右,专管法轮功工作,一次其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专门电脚心、小腿、肩膀等处,时间长达2个小时。

    2.民警申某某,男,20多岁,曾对一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扇耳光,打的老人眼前发黑。

    3.石景山某派出所,该派出所曾是模范派出所,并在法轮功问题荣获集体三等奖,该派出所每当节假日等所谓敏感日期,就将他们认为的重点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起来,时间最长达48小时。

    金顶街派出所 电话: 10-68872328
    北辛安派出所 电话: 10-68872303
    古城派出所 电话: 10-68872373
    八角派出所 电话:10-68873077
    模式口派出所 电话:10-68875574
    石景山分局 电话:10-68872992


    山东省博兴县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代东伍,男,40岁,博兴县辅导站站长。2000年10月底从家中带走,在博兴看守所遭到毒打,之后被劳教三年,现关在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劳教所。

    安德华,女,37岁,博兴县中医院护士。1999年10月进京护法,被公安局拘留,绝食一周后释放。2000年3月进京护法,被公安局拘留,绝食两周,一个月后释放。2000年10月进京护法,被劳教三年,现关在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女子劳教所。

    崔永花,女,35岁,博兴县庞家镇杨集村辅导员。2000年2月因组织集体炼功遭到当地公安的抄家,严刑拷打后,被拘留半个月。2000年10月进京护法,被劳教三年,现关在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女子劳教所。

    博兴镇陈家村陈文花,陈**,因散发宣传材料于2000年11月被捕,至今未放。

    博兴县庞家镇派出所所长高波,王指导员,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法轮功学员叫到派出所,说炼法轮功就挨打,用电话机电人,并叫大法弟子干脏活,累活,说是办学习班,临走时还要交学习费。

    山东许多地方的长途客车经过博兴庞家镇,经常到某饭店停车吃饭,今年国庆节有外地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从庞家镇路过,派出所便常到该处抓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抓到学员后,就到派出所搜身,把钱和法轮功资料都放下,不放便打人。有一个晚上,一位五六十岁的大爷拒绝交书,并不惜用生命维护大法。干警见事不好,才同意还书。有时维坊的学员从此路过,一晚上就被搜走几万元。这些已丧失人性的干警为了自己的利益无恶不作。

    博兴县邮编:256500
    博兴庞家镇派出所电话:0543--2360110
    博兴庞家镇派出所所长高波手机:13905436265
    博兴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斌是镇压法轮功的负责人,宅电:0543--2326383。
    博兴县政保科电话:0543--2321638转政保科


    善有善报一则

    某地劳教所自去年来先后关押了数十名大法弟子,但是该劳教所与那些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劳教所不同,他们把大法弟子当作人看,虽然多次谈心但是并没有采用什么残酷的手段去迫害。可以说,他们的行为是善举了,所以他们今年好事不断:首先是荣立集体一等功,然后是列为部级先进文明劳教所。还有,今年有两个劳教想逃跑,结果都神奇般的抓回。还有今年他们的生产喜上一个新台阶,虽然目前经济状况不景气,但是生产利润比去年大有提高。每位干警的奖金都比去年长了好多。另外,今年所里还有许多干警都官升一级。正如师父所说:“德乃生前所积,君、臣、富、贵皆从德而生,无德而不得,失德而散尽。故而谋权求财者必先积其德,吃苦行善可积众德。”

    奉劝那些为了奖金和升官而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管教: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要想升官发财,就请多作点好事。


    恶有恶报

    某派出所片警自去年4.25以后,深入到大法弟子家中,极尽讨好之能事,一口一个“干妈”,叫得好亲热,其实是口蜜腹剑,7.20之后亲手把“干妈”送到了拘留所。

    小片警正在得意之际,还没来得及向主子领赏就飞来了一场横祸……双腿生生被车轧断,只好开刀用钢板固定。伤筋动骨100天,苦熬几个月,好不容易能凑合着挪两步了,谁知下地第3天钢板就在腿里断了。办法接着开第2刀,可怜的小片警到现在还一瘸一拐的。


    警惕邪恶

    有几个以香港记者身份自居的特务在北京地区活动快一年的时间了,他们四处打听修炼弟子的情况,以看过大法书、关心大法、写书、收集大法弟子受迫害的资料、替大法弟子传递信息等谎言骗取大法弟子的信任。还经常展示给学员一些弟子受迫害的资料,以示其工作成就。然而,他们所展示的照片资料并不曾在明慧网上登载出来。他们目前对北京海淀区的清华、北大,昌平等地的情况都很了解。自今年 4月份以来,许多大法弟子如曾铮、王岩、曹东等被捕前都曾经与他们有过接触。希望广大学员认清邪恶,不给其可乘之机。也希望那些所谓打入内部的特殊身份者,从自己的良心出发,通过你们所掌握的所谓“情报”,看看大法弟子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是否像你们所猜测的那样有“组织”,是否有什么“政治目的”?希望你们能及时悬崖勒马,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北京大法弟子)

    当日前一篇文章: 法轮功求索坚韧
    当日后一篇文章: 伊万斯维尔快报:精神团体将访问我市(伊万斯维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