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我要做个好样的
【明慧网1999年9月20日】李洪志老师曾说过大意如此的话:。。。不能强迫人家,说你必须做个好样的,你得发自内心地想要做个好人才行。我就是因为发自内心的想要做个好样的才修炼法轮大法的。

记得很小的时候,才几岁,有一段时间临睡前会忽然想到人有一天会死,便大大地惶恐起来,那种感觉就象真的触摸到死亡一样冰冷恐怖,好长一段时间我才摆脱了这可怕的感觉。

十七岁时,大约是因为开始不自觉地思索些什么的缘故吧,我开始越来越清晰地在心里感到一种茫然和痛苦,开始问自己我为什么活着?我到底要干什么?天上到底有没有神明?从此我就常常在心里喊问苍天,请求他给我一个答案。

有一天不知从哪儿看到一句话,说是耶稣说过:人打你的左脸,你把右脸也给他打。我看后非常感动,仿佛看到了一颗博大、宽容的心,就想我信耶稣吧(我当时根本不懂得"信"的真实意义是什么)。我每晚念一遍同样不知从哪儿看到的"主祷文",从此再也没看到过耶稣讲的另外任何一句话,也没有接触到过任何一个信基督的人。我就这样信了一阵子耶稣,渐渐地又把我的"信仰"放弃了。

后来我开始接触到气功,并参加了其中一种功法的练习。那时我认为练气功就必然要重德,所有的功法都是有益身心的。我曾去某基地学第三部功法,看到那些工作人员相互妒忌,争名夺利;学员们崇拜一个据说是功力很高的大师的高徒,只要他出现,人们就蜂拥而上,争抢着他的一掌或一拳的垂顾。看到这一切,我只有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安慰自己:他们自己做的不好,大师还是好的。有一次"高徒"视察学员宿舍(平时他忙于到处治病救人,少于在基地露面),在我们宿舍门口站着,我和一个11岁的小姑娘正在玩,看见他了,谁也没有反应,继续玩,我还记得他当时讶异的表情。后来学了<<转法轮>>我才明白,也不怪他,他肯定原本是个非常好的人,可是在尘世这个大染缸中又有几个人能保住自己的清白呢?

后来我又看了好多妈妈订的气功杂志,才发现中国有那么多的气功大师,那么多历代单传的高徒,每一种功法的介绍都神奇无比,让人跃跃欲试。我还是相信所有的气功都是有益身心的,可是我却再也没有兴趣投入任何一种功法的修炼了。

这期间我还拜观音菩萨。因为奶奶说爸爸是观音菩萨送给他的孩子,所以老爸这个共产党员、无神论者也喜欢观音菩萨,还偷偷买了好几尊观音菩萨像摆在家里。我从小爱看西游记,从小就喜欢孙悟空和观音菩萨(那时候还不懂得喜欢唐僧),在我的想象中,观音菩萨穿着白色的衣衫,有着黑色的长长的头发,美丽无比。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观音菩萨的<<心经>>,觉得很好,就把它背下来了。还经常跪在观音菩萨像前祈祷,我对菩萨说我想做个好人,做个善良的人,我不喜欢我心里那些不好的东西,那些自私、贪婪、显示、妒忌等等等等,我祈求把它们通通克服掉!每次我都感觉自己变得很空很大很圆,那一刻心里真是清净极了。去寺院旅游我什么佛、菩萨都拜,我知道佛、菩萨都是好,并且他们才不要人的钱呢,钱都是给和尚的,所以一般只有到偏僻的寺院或小庙我才往功德箱里扔钱。

但奇怪的是我没有一点机会看到一本佛教的书,也从来没有想过去买一本这样的书来看一看。我在学校有一个老乡是寺院里的居士,但我只是听到皈依、居士这些名词,根本没想过它是怎么回事。有一天老乡借给我一本书,书上写到:释迦牟尼佛成佛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一切众生皆具如来德相,皆因妄想执著......"。我当时心头大震,觉得释迦牟尼佛真是太伟大,太了不起了!我非常欣喜我得到了一本好书,结果没两天老乡坚持把书要回去了,我当时曾非常遗憾没能把那本书看完。

那时我在一个热闹的城市里读书,这个城市里有着太多的诱惑,让我感到我的愿望越来越难以实践,内心充满了矛盾的痛苦。那些到处充斥的花花绿绿:花花绿绿的商品,花花绿绿的服装,花花绿绿的男女......我被这无所不在的花花绿绿淹没了,感到再也无力抵抗。终于有一天我对自己说:也许我该去努力拼搏一番,赢得诱惑我的这一切,然后我才有可能超越。就这样我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悬崖"边上。

没几天妈妈和妹妹来了,我们准备到处去玩玩,少不了又去那几个有名的寺院和道观。可是这次拜佛时我却再也找不到那种清净的感觉了,心里乱七八糟一塌糊涂。从庙里出来妈妈要去看望一个朋友,她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我刚上学时我们去过她家。她十五年前去外地一个朋友家玩了几天,回来后就莫名其妙地大病一场,最后竟瘫痪了,经多方治疗,又练了好几种气功,也只能勉强在家里挪几步。我们坐定后,随便聊起来,妈妈说你身体如何?还练那种功吗?还说我们刚从庙里来。阿姨说:我现在炼法轮功,我的腿基本上好了,我们李洪志老师说了,现在的寺院很少有清净的了,好多都是些邪的东西在上面。我一听马上觉得有道理,就是这样。阿姨又说我这有李老师的讲法录音,你们听听吧?我和妹妹不置可否,妈妈向来都对新鲜事物感兴趣,说行啊。老师一开口,我心想:又是个东北人。我记不得我听见了两句话还是三句话,反正我是莫名其妙地甜甜大睡起来,带子完了,我也一下子醒了,只觉得睡了好美的一觉,一看妹妹也跟我一样大睡了一场。

这是我生命中极其珍贵、可喜的一天,它是一个契机,引导我最终走上了无限光明的法轮大法修炼之路,我当时却糊里糊涂地没有任何预感,只是暗暗地想:我要学这个法轮功。

妈妈和妹妹走后第二天我就去公园找法轮功,转了半天看到一群人,刚炼完功,我知道这就是法轮功。一个妇女在教一些人动作,我一直在旁边看着直到他们散去,我还记得那位妇女结束时对学功的人说:坚持下去,一定会圆满的。第二天早上我直接奔那个地方去了,看到了一块红布,上面写着中国法轮功,还有简介,八大特点,说老实话,我那时根本看不进去什么八大特点,每个功法都有几大特点,说的都挺玄,我已经看得麻木了。我站在别人后面跟着炼动作,这一伸手不得了,"气感"强得很!我比划过多种气功动作,还从未体验过如此强烈的"气感"呢!当天就开始过心性关了,可我当时哪里懂啊,气恨、委屈得要死。

从此我天天去炼功点炼功,开始时如果早上没醒来,就会听到妈妈叫我的名字,或者是一声汽车喇叭在耳边猛地一响,反正我从来没有过的非常容易地就坚持下来了,其实我那时更该说很乐意去炼功,因为有那么多美妙的感受。当时炼功点早晚都是炼动作,还没有组织学法,我基本上每天都去,都是跟在别的学员后面做动作。有一天正炼功时下雨了,大家都到图书馆后廊下坐下了,我乘机请辅导员教我第五套功法的动作,我自恃聪明,跟着比划了两遍自以为会了,就准备作罢,辅导员却耐心地说你再多做几遍,我好好看看。于是我学会了第五套功法。雨一直没停,我就把垫着坐的塑料布顶在头上,踩着积水,又唱又跑地回到了宿舍,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快乐极了。有一天我自己在宿舍打坐,坐了一会儿觉得腿也没有了,身子、脑袋都没有了,真的只剩下一点思维知道自己在炼功,腿一点也不疼,我心想这个功真好呵。

炼功约十天时,辅导员说:来书了,修订本。我买了一本,一口气看完了,觉得真好。尤其记得看到老师说"。。。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得去。"我就觉得真是、真是,那一刻心里真是觉得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又过了十天,辅导员说:来书了,<<转法轮>>。我又买了一本,这一看石破天惊。我在心里呼喊着:苍天啊!你终于没有弃我,让我找到正法,找到师父了!!!没有任何阻碍的,我全身心地接受着大法无比慈悲的润泽。长期以来一直苦苦思索的所有问题一下子豁然明了了,从此我成为了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虽然在以后的修炼中,我曾多次对大法产生过质疑,也时常在脑子里闪过动摇和怀疑的念头,但我的心底从来都没有真正地动摇过,我知道我修的是宇宙中最伟大的法,最正的法,我觉得自己太幸运、太幸福了。

我读老师的书,听老师的讲法,常常是会心地欢笑,更多的则是感动和悔过的痛哭,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多泪水,这泪水清洗着我多生多劫以来陈积在心灵上的厚厚的尘埃,一点点地把我的纯真本性显露出来。我努力地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可是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弟子,我光有修炼的心,却没能好好地按照师父在法中要求的去做好,没能很好地用一个大法修炼者的高境界行为去证实大法、圆融大法。我知道我还有很多执著心要去,有很多业债要还,我要珍惜这个得之不易的人身,珍惜在这苦难人间的修炼环境,珍惜每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踏踏实实地修炼,真正地使自己升华上去。

我要在心里祈祷----师父!允许弟子做个好样的!

一大法弟子
1999年9月20日

当日前一篇文章: 大连大法弟子狱中遭遇记实(附“刑具”图形)
当日后一篇文章: 给功友写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