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 2000年01月26日 星期三 全部文章

要获取每日的全部图片,请到图片网的"最新图片"栏目(http://photo.minghui.org/

  • 进化论剖析(二)

  • 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济宁市精神病院受迫害的情况

  • 周家英在合川市政协会议上的提案

  • 狱中掠影

  • 吉林学员步行千里赴京护法的故事

  • 个人得法经过和荆门现在的一些情况



  • 进化论剖析(二)

    文/美国西北大学法轮大法学员 吕罡

    【明慧网2000年1月26日】二 不可回避的化学进化

    生命产生前在分子水平上的进化(PREBIOLOGICAL EVOLUTION)被称为化学进化。完整意义上的进化论,不仅要回答生命产生后的生物进化过程,而且还要解决生命物质是如何产生的问题。即怎样由简单,无机的小分子进化到复杂,有机的大分子,进而产生生命体。但这个问题被进化论者们故意地回避了。

    《DARWIN"S BLACK BOX》一书的作者BEHE教授,对数种有关进化分子生物学的学术期刊(包括JOURNAL OF MOLECULAR EVOLUTION,PROCEEDINGS OF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等权威杂志),近十年来所发表的上千篇文章的研究表明,在这方面的进行的工作是零。化学进化被回避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进化论者根本无法回答。流行的观点认为,原始地球拥有还原性大气,含有氮,氢,硫化氢等成份,不含或含少量的氧。大气放电经常发生,原始海洋中水温较高,并有频繁的地质活动,如地震,火山喷发等。基于这种观点,1951年STANLEY MILLER进行了著名的“原始汤”(PREBIOTIC SOUP)实验,他在一个烧瓶中模仿原始地球的环境,用气体放电模拟雷电。实验结束后,在产物中分离到了氨基酸,这个结果轰动了科学界。但更多的问题暴露后,乐观主义渐渐消失了。我们仅举两例,说明他们的困境。

    (一)化学选择性

    所有生物大分子结构均表现为空间上的有序,蛋白质分子除了特定氨基酸的连接外,还能形成2-螺旋(HELIX);BETA-折叠(SHEET)等二级结构;结构域(STRUCTURAL DOMAIN)等三级结构;直至形成四级结构---亚基(SUBUNIT)。双链DNA分子由两条单链组成,除单个核甘酸的连接与氢键作用外,还能形成双螺旋和超螺旋(A-DNA;B-DNA;Z-DNA等),所有这些结构都与该大分子的功能紧密相联。一旦这些结构遭到破坏,该大分子就会失活,所以生物体在合成生物大分子时表现出极高的精确性。

    假设第一条具有生命功能的多(月太)链出现在原始海洋中,其序列为A,B,C...(A,B,C...代表天然的人体所需的二十种氨基酸)。其形成的必然条件是:

    (1)A,B,C...等具有足够的浓度,这样A,B,C分子才有可能相遇而发生反应。

    (2)从氨基酸形成多(月太)的反应是缩聚反应,每步反应会生成一分子水,从化学平衡的原理看,反应需要脱水剂,否则水将抑制该反应。

    (3)假设A与B的结合是随机的,而结合C时是选择性的,按热力学原理,这是一个(火商)减的反应,必须得有外界能量的输入。如果以上三个条件全部成立,那么C到底是由什么因素决定而被选择的呢?进化论者只能回答:绝对的随机。但在自然环境中,上述三个条件决不可能同时满足,这个随机过程缺乏先决条件。另外,从科学哲学的角度来看,进化论者的答案是不可能被证伪的(FALSIFIABLE),而且在经验世界中是不可检验的。

    BEHE教授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他认为,蛋白质绝对随机,自然地产生,就如同一个人指望把热水,鸡蛋,面粉,糖和可可粉随机放在一起就能产生一个巧克力蛋糕一样荒唐。

    (二)光学选择性

    生物世界是一个不对称的世界,如果你注意观察过你的手,你会发现左右手在空间上无法完全重合,但左手和右手的镜像却能重合。在化学中这种现象被称之为“手性”(CHIRALITY),几乎所有的生物大分子都是手性的。比如,组成人体的糖类一般是右旋的,而构成蛋白质的氨基酸都是左旋的。而左旋的糖和右旋的氨基酸,几乎不能被人体利用。一般认为,在非手性的环境中不能产生手性化合物,而只能产生外消旋体,即等量的右旋和左旋体构成的混合物。现代不对称合成化学通常采用最昂贵的手性催化剂,才能使反应按照人所期望的方向进行,得到单一的手性化合物。在MILLER的实验里,所有得到的氨基酸都是外消旋体。假如还用前文所举的例子A-B-C...序列,又是谁选择了左旋的氨基酸呢?众所周知,最简单的蛋白质是胰岛素--51(月太),那么由自然界随机地从二十种天然外消旋体中选择合成一个51(月太),得到全部由左旋氨基酸构成,具有生物活性的胰岛素分子的几率有多大呢?简单的数学计算可以证明是(1/40)的51次方。而在实践中,其几率是零,根本就不可能发生。MILLER的实验带给进化论者的并不是福音,而是更加剧了其深刻的危机。

    进化论发展至今,已经走入了死胡同。它认为人类由偶然中产生,进化即无目的又无方向。进化论者已变成狭隘,自负的信仰者,丧失了科学的探索精神,甚至拒绝对任何进化论体系外的现象进行观察和研究。他们认为科学是研究存在和获取知识的唯一途径,凡是现代科学无法证实的,无法研究的,都是不真实的,进化论就是绝对的真理,他们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小圈子里,不愿向外迈出一步。CORNELL大学的WILLIAM PROVINE就断言,根据进化论的结论,人只是复杂的生物机器,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道德,信仰都不存在,也没有任何自由意志,这完全回到了十九世纪的机械唯物主义,是人类思想的重大倒退。可悲的是,这是信奉进化论的必然结果。

    从科学史上看,固步自封只能加速旧体系的崩溃。如今,人类已经步入一个新的世纪,只要人们勇于打破固有的观念与框框,新科学的曙光一定会升起在地平线上。


    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济宁市精神病院受迫害的情况

    【明慧网2000年1月26日】 我叫XXX,今年22岁。99年10月25日,我听说法轮功要给打成邪教,,从心里很难过。教人做好人,既非教、更不邪,政府怎么能这么做呢?我想一定是新闻部门和少数政客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欺骗了党中央和国家领导人,我怀着一颗善良的心,怀着对党和政府的无比信赖,到北京去上访,到北京后的第三天即被公安局抓了回来,先是拘留15天,后管教人员发现我身上有一本《转法轮》,他们要强行搜夺,我誓死保卫,于是拘留到第七天,我又被送进山东省济宁市精神病院。下面谈谈精神病院对我残酷摧残的经历,以向同修和同修们的家属说明,千万不要听信公安局的诱骗,我们没有精神病,精神病医院让人失去主意识,无法修炼。

    公安局让我的父亲和我们所在单位的领导签字,承认我有精神障碍。用这种办法骗取钱财、残害修炼人。我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后,心想,唯一可以反抗的就是以绝食,以静坐炼功静观他们的作为了。

    当天下午,四个男大夫拿着一根特制的很粗的绑人的绳子,强迫我穿上精神病人统一的病服,就在我换衣服毫无精神准备的情况下,一个女护士把针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拼命反抗,我又被四个男大夫按住用绳子捆在床上,注射了大剂量的药物。不一会,药力上来了,我拼命想控制自己,但还是站立不稳,焦躁不安,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嘴干、舌燥,焦灼地撞墙、碰地,想到了死。后来大夫又给打了一针,我睡着了。第二天,我的大脑变成一片空白,头痛、头晕,不能思考任何问题,四肢酸麻无力,走路腿软起飘,前边发生的事,瞬间就忘,舌头发硬、僵直,老往外伸,伸到嘴外以后象被什么拽住一样,拉不回去,脖子发硬,往前挺,这些动作,都达到身体的极限程度,主意识却难以控制。这样根本不需要绝食,而是不能吃饭。于是,他们又给我鼻饲(把一根管子从鼻孔插入食管),护士说,这是对付邪教徒的办法,后来,我就开始流鼻血,前后共注射了九针。

    进院第三天,开始服用奋乃静,先是一片,后因我炼功,又加到四片、五片,吃药以后的症状和打针一样。我忍受了36天的惨无人道地精神摧残。现在山东省济宁市精神病院成了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场所,还有许多炼功人被关在里面至今没有出来,希望国际人权组织和世界上善良的人们予以关注。


    周家英在合川市政协会议上的提案

    周家英

    【明慧网2000年1月26日】【参考资料】
    周家英
    1999年12月29日以前任职务:
    1 合川市第十二届政协委员
    2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直属支部委员
    3 重庆民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电气高级工程师

    周家英由于在政协会议上提出以下提案,已被撤消一切职务,提案没有提交到上级却送到了公安局,周家英目前正在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魔难和考验。


    政协合川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提案
    案由:还法轮大法以清白

    我是一位政协委员,也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自今年4月25日部分法轮功学员去中南海上访到法轮功被定为邪教以来,我国公安、政法部门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打压等措施,我认为是违反宪法,践踏人权的行为。作为政协委员,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少受损失,有责任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说句真话。同时,作为一位受益的大法学员,更应该义不容辞地维护大法。为了消除人们对法轮大法的误解,现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来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圣、伟大,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

    我于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此之前曾炼过好几种气功,虽能起到祛病健身的作用,但却无法让我的思想得到升华。修炼法轮功后,我很快明白了人生的真正道理,并按照“真、善、忍”这宇宙真理来衡量自己,逐渐地把自己不好的思想排除掉,因此,在很短时间内思想得到了升华。为更能说明问题,现列举一个事例。96年底,我爱人为使自己的专业更能发挥,在未得到同意的情况下离开了原单位,单位作了除名处理。为此,我的工作受到很大影响,他刚一离开,就从单位领导到部分职工都对我“另眼相看”了,接踵而来的是我的先进个人取消了;每年按常理应要升的工资也少升了;晋升职称、请探亲假等等也遇到麻烦……这对于一般人来讲是难以承受的,但我承受住了,因为我是修炼者,不求名利,放下各种执著是应该做的。我对单位领导无怨无恨,还为单位的发展着想。三年多来,我已为单位写出了几十篇有关技术革新,改造及运行管理等方面的建议或技术报告,没要单位一分钱的报酬,这些建议有许多已被采纳或实施,同时也改变了领导及同志们对我的看法。虽然在单位上我的技术职称是最高的,但工资等待遇却是最低的,职位也是最低的。但我仍无怨言,还是尽最大努力干好本职工作。这都是法轮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体现,如果在以前,我是根本做不到的。

    此外自修炼法轮功以来,我遵照李洪志老师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教导指导自己的言行,不断净化自己的心灵,做一个比雷锋还要好的人。例如:在遇到有好事时,如外出参观、旅游、评奖等,自己不去争,顺其自然;遇到别人有特殊困难时,尽量去帮助解决;在生活上尽量勤俭节约,从不参与赌博,一切不够健康的地方都与我无缘。我也常与家人、孩子及亲朋好友谈到要做一个好人,我也真心希望所有认识我的人都成为好人,我的言行也在影响着他们。从我修炼大法几年来,所接触的大法弟子,都是心地善良,不求名利的好人。我也深深体会到,在法轮大法中是一块真正的净土,一切不好的和不够好的思想、行为都将逐渐消失。现在这块净土遭到破坏,我感到非常难过。

    下面从我的身体变化谈谈,炼法轮功以前,我的身体抵抗力很差,容易感冒,且患有几种慢性病。92年因感冒引起肺炎用去医疗费近千元,自修大法以来三年多里没有吃过一颗药,以前的胃痛、怕冷、血液循环差等不良症状都消失了,现在觉得自己好象回到了年轻时代那样轻松、愉快、精力充沛。我所认识的大法学员绝大部分都有同感。另外,我的孩子也收益了,大女儿去年因烧伤较严重,但很快康复了,现在面部皮肤比以前还要好。小儿子以前常感冒发烧输液,三年多来也很少生病,再没有去输液或打针。这体现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是真实的。其道理很简单,就是炼功时产生的能量场能改变周围环境。如果炼功的人越多,受益的人也会越多。

    通过自己的亲身实践,也可以说一亿多大法弟子的修炼实践证实,法轮大法是一门真正的科学,是超常的科学,决不是说教与唯心,更不是迷信。应该得到大力弘扬,而决不能被取缔和定为邪教。李洪志老师不应该被通缉,应该受到全球人民的欢迎和尊敬。法轮大法在我国应有一个合法的地位,我国政府应尽快明辨是非,还法轮大法以清白。

    本人的几点要求:

    一、请市政协将本人的提案转交上级直至中央江总书记。
    二、立即撤消对李洪志老师的通缉令。
    三、释放所有被判刑,关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四、请各级政协派人对法轮大法的修炼情况作一详细调查了解,以便作出公正的结论报告到中央政协,尽快澄清事实真相。

    我相信党和政府是英明的,能够明辨是非,实事求是地为人民办事,最终能妥善解决好法轮大法的问题,让全国人民心连心地跨入二十一世纪。

    以上是我的一点切身感受,恳请市政协能按照政协提案的“三不限制”原则和实事求是精神办理此事,如实地反映政协委员的心声,为国为民办一件大好事,促使政府莫作离心离德的事情,早日还法轮大法以清白,这是我最希望的事,也是全体法轮大法弟子的共同心声。

    周家英
    1999.12.29


    狱中掠影

    【明慧网2000年1月26日】 “同心来世间,得法已在先。他日飞天去,自在法无边。”

    《了愿》这首诗是我在监狱里时常背的,师父在诗里告诉了我们许多天机,诗的内涵无边无际,全靠自己悟,内心世界的体会如大雁在天空中翱翔。

    我在监狱中度过了二十一天,每天大部分时间坐板,从早上7:30一直到下午5:30,坐成豆腐块,方方整整。我一坐板,就开始背诗背经文,有时脑子也分叉,眼前象过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一幕一个故事。

    我坐着,身边的一切好象不存在了。燕儿出现了,建国、于英,还有小邵,都说我跟小邵有缘,经常能遇见他。燕儿那天上访时,给我的印象很深。那天我在家写东西,她打来电话,让我去她家一趟。我一进门,她看我进来,递给我一篇丁延的“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的心得交流稿,她哭了,眼泪从眼角叭嗒叭嗒往下滴。

    “你看看吧,我不等了,现在就去上访。不等了。”燕儿说。于英在收拾东西,建国在找什么,燕儿的妈妈说:“你去吧!妈不拦着你,妈知道你做的对,你走了,妈跟着就去。”

    我也哭了,坐在一只马扎儿上,望着手里的稿件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监狱外有人问:法轮功?
    牢头答:一个。谢谢。

    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想到这儿又哭了。眼前出现了于英和建国的笑脸,我知道我在想他们。这是又翻掉过去的一页。

    牢头说:都坐好了,该背监规的背监规,管教来了,抽查,谁要背不下来,我让他冲着茅坑坐飞机。

    没有人敢吱声,谁都怕惹着他,挨一顿捶,都老老实实地那儿坐着。我回头看了一眼牢头,腿盘麻了,搬下来,瞅了瞅监狱的铁窗,外面下雪了,雪花从窗栏间隙落下去,能看见、感觉到外面白雪的风光。银白的世界,雪花飘落,有几只喜鹊鸣叫着飞过天空。

    曾经有一位老人对我讲:“法轮功好,这个法大,小伙子好好修吧!让你赶上了。过去……,总有一位大觉者度人。我年轻时遇到过,可那会儿我有孩儿,炼不了。……”

    那位老者的身影在我眼前一闪,过去了。突然间,常人的一句话出来:“人啊!就那么回事儿,镜子里的,说没就没了。”

    上下五千年的人类就这样可怜巴巴地活过来了,六道轮回中一圈一圈,来回来去转,受尽了人间的苦难而还在糊里糊涂地延续着。

    恩师说过:“就说人那么难度”,“吕洞宾有句话: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

    我得到这么好的一部法、一部伟大的法,我又哭了,我无法表达师父给我的这一切,“没法没我”,不再在六道中轮回,跟师父回家,回自己真正的家。

    12月3日那天,法轮功研究会的四位同修被公审。我得到消息,走出来的感受就是静,还有一种喜悦、幸福的感觉,善使我内心平和。我与嫂子下了地铁时,我说:“这时,我感到我全都放了,心里什么都没有。”

    嫂子说:“如果能把心里话说出来,更痛快了,真受不了了,电视里成天介邪的、邪的,听烦了。我就是想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找不着机会,这回来了。”“感到能为法去承受是一件最伟大、最殊胜的事。人家说对了,心性到位了,谁也拦不住,这也是师父安排的。”我说。

    地铁的车厢来了,我们俩上了车。

    我身边的犯人的脚铐“哗啦啦”响。一个犯人突然冒出两句话:高高山上乌鸦叫,谁钻的窟窿谁知道。该着,这叫自作自受。另一个犯人说:我才冤呢,真冤枉,杀了人,挨枪子。我没想杀人呢?一个犯人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您也别想了,等着吧!

    人各有命,也是业力轮报,人世间谁知道这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我不愿意听这些,犯人的心,有一个业力场。但这是我要修的。和尚修成还要云游的,在常人中去体验各种人心,经历各种磨难,吃苦还业,最后才能修得正果,是非常不容易的。

    师父安排我出来那天,嘿!天朗气清,风和日丽,监狱的大铁门“叮呤哐啷”开了,看守:放人,智生,收拾东西。

    我从监狱里走出来,胡子很长了,象大狱里出来的样子。内心:“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北京法轮功学员供稿)


    吉林学员步行千里赴京护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0年1月26日】我今年37岁,吉林省白山市人。自7.22以来,我的心一天都没有平静过,大法在人间遭到了如此的践踏、伟大的师父遭到世人如此的污蔑,全国有那么多的弟子为反映事实真相,用生命证实着大法的正确。作为大法弟子,我也投入到了前仆后继的护法中。在经过拘留、刑事拘留的考验之后,我深深地悟到,一个大法弟子在这场磨难中要挺身护法,只有真正地走入护法、“助师世间行”的行列中才是真正的“溶于法中”;在实践中修炼才是真正的“实修”;在护法中升华着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与境界,才是弟子应做到的。于是在准备好了被关被判的衣物用品后,毅然于十二月三十日同爱人、孩子及两位功友一起再次踏上西行护法的路。

    由于火车站控制很严,警察都认识我,自己有怕到不了北京的心,我们选择走公路绕道去北京,几经周折于元月四日到了辽宁建昌。晚上在小旅店住宿的时候,被当地派出所查到。我们被带到派出所后,警察很凶地审讯了我们,当知道我们是大法弟子时,他们便大打出手,逼问我们是不是来这个地方串联、有什么活动,当我们平静地回答不是串联只是路过时,他们还不罢休,把我们分别关在不同的房间里审问。审问我的人满嘴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的话,辱骂大法、老师,辱骂我,我善意的解释、回答,可换来的是不住的耳光,最后我就把嘴闭住了,任他说什么都不再回答,但提出的每个问题我都在心里回答他,坚定着自己不动的心。他们强制搜身,把我身上所有的衣袋都搜了个干净,钱和随身物品都仔细查看,当我发现我与功友的联系电话落到他们手上时,不顾一切地抢到手里,迅速地塞入口中,警察恼怒地捏着我腮,让我吐出来,我一声不吭地、平静地嚼着,任凭他不住的耳光落下来,就是不吐出来。三个警察轮番地打着,不停地骂着,我望着他们,心里没有一丝的怨恨。为了我在世间尽快地还业,返回我真正的家园,他们无知地在做着这一切,欠他们的我心甘情愿地偿还,他们要打要骂随他们去好了,他们在帮助我提高啊!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我都要无怨无恨的承受、偿还。警察每进来一个就打我一顿,大约一个多小时过后,也许他们打累了,他们骂着、叫着只留下一个人看着我,其余的都到别的功友那里,我知道我的功友也在接受着考验,我为他们高兴。一会留下来的这个警察边骂边走到别的房间去了,屋里只留下我一个人,我想这是师父留给我让我走掉的机会,于是心里什么都没想,他走我也走,就大大方方地从派出所的正门走了出来。当走到大街上时一看,出来了!就跑到对面的住宅区里走了。

    我不知道路,但心里只想到北京去,嘴里不由地说出来:“师父,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但您放心,我就是要饭、就是走也要走到北京去。”我大概的知道要去西南方向,就朝西南走去。这时警车在街上叫着,跑来跑去的。由于我怕去不了北京,不愿被他们抓去,就在民宅中间沿山边穿路西行,这时有一只大猪挡住了去路,往左边去就是大路有警车,于是我返身就奔右边的山路上山了。刚到山上,前面是一片大大的坟地,有的坟基修的还很漂亮,我笑了:人啊,就是这么苦啊!忙忙碌碌地活了一生,到老了,也就是如此啊!这时我的心更坚定了。渐渐地山上的路没有了,我只好走上大路了。天一直下着雪,路黑黑的,只隐隐的可看到脚下的路,但我一直朝前走着。看到远处有汽车的灯光就找个地方躲一下,车过去了继续走,这是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去看这件事,如果我把这颗心放下,堂堂正正地在大路上,以一个神的状态出现,那么警车和什么人都不会看见我,不会对半夜有一个女人在茫茫的山路上单独行走起什么怀疑的心,但是那时那颗心就是放不下。

    天亮了,我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我问了路边的一个老人,他证实我走的方向和路线都是对的。顿时身上充满了力量,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指引着我前进的路,心里热乎乎的。雪一直下着,路上没有行人,只是偶尔过去一辆汽车,路几乎都被雪封住了,但心里没有什么别的念头,一心想去北京。有时执著心返出来,很快就过去了。盘山路上只有我一个人时我就想唱出来,有说不出的高兴。一直走到下午两点多,有点饿了,怎么办呢?去向人家要饭吗?虽然有思想准备,但还是难以启齿,终于鼓足勇气走向一户人家的时候,那家女主人只冷冷地问了一句话,给了一碗凉水,坚决不给饭吃,这时心里有点不舒服了。当返身走出大门的时候,一下子乐了出来,这不象云游一样吗?要饭吃,看人家脸色有什么不好呢?又去了一个大大的执著心。雪这时越下越大了,天和地连在一起灰蒙蒙的,分不清哪是哪了。这时大脑空空的,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没人的崎岖山路上走着,头发湿了,摸一摸上面是一层冰了,但我不觉得冷,很好笑的、不知不觉中戴上头盔了。渐渐地我觉得我在月光里走,而且还看到月光里有两个身影,奥!出月亮了,但天下这么大的雪,不可能出月亮啊!猛的想起天还没有黑呢,抬头看看确实没有月亮,低头看看确实在月光里走,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让我增加信心。师父就在我身边,与我同行,我不是一个人在路上走啊!我的眼睛湿润了。

    天黑了,我想连夜走到一个县城去,到那里我把我身上的羽绒服贱卖掉就有路费了。但我饿了,不知道能不能在山路上走一夜,我决定要饭吃。这时一个路边的小孩在玩雪,他指给我一家人,我走进去,没有难为情的感觉,没有那颗虚荣的心。我告诉人家我是过路的,钱被抢了,要一点饭吃。女主人很热情地招呼我,叫我烤炭火盆,给我拿被子盖上,把剩饭热了给我吃,这时我的疲倦上来了。前一天晚上我只睡了两个小时,又走了半宿加上一白天的路,十几个小时了,我真的累了!我提出要到主人的草垛里睡一夜,女主人严厉的说:那可不行,天这么冷你可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啊!会冻坏的。她和爱人一商量,决定让我在屋里睡,并且说我累了,也冻了一天了,让我睡在炕头上。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安排的,泪水留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就要走,主人执意留我在他家再住一天,让我等路上的雪被车压平了有路了再走。我知道考验来了,尽管主人这么好,我不能留下来,贪图一时的轻松,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吃过早饭后主人见留不住我,就拿出五元钱塞在我的手里,并一再说明家里不富裕,拿不出更多的送给我做路费,这时我告诉主人们我是大法弟子,要到北京去护法并讲了我被抓被打及路上的经过,表示即使要饭,我也要到北京去的决心,主人惊呆了,半晌说了一句:大法就这么好吗?!要你冒那么大的风险,吃那么多苦!于是我向他们弘法,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他们都听明白了。当我走到二里以外的山梁时,看见那女主人还站在路边抱着孩子向我望着。坐了一段班车之后,我来到了一个镇子上,准备当掉我身上的羽绒服作为路费,但连续问了几个人都没有人要,还说了一些讽刺挖苦的话,这些我并不在意。回头看看自己为什么急于当掉衣服呢?完全是为了尽快去北京吗?里面含有不纯的东西,还是自己那颗被掩盖的怕吃苦的心在起作用呢!于是继续往前走,放下那不纯净的心,我知道这就是我修炼的路,是我去执著心的过程,这样尽管两胯及两脚疼痛,但还是走的很快,雪下的小多了,可北风大了起来。风刮着雪不停地打在我的脸上,有时风刮得我路都走不了,心里却是甜甜的,一直走到天黑。我走到一户人家,平静地告诉他们我没有钱住店,要借宿主人不同意,经过哀求,他们同意了,又热情地招待了我,我又去了一颗执著心。

    第二天早晨起来,我没有吃饭,临走时告诉了他们我的一切及上京的决心,大妈感动极了,劝我回家,主动留下了他们的地址及姓名,并说:看来法轮功是真好啊!让人这么诚心地为他上访,表示有机会要看看书。我告诉他们如果来到这人世上要是不学大法,是这个生命永远的痛悔。这时我的右耳廓已经全被冻得起泡了,让我感觉到它沉沉的,隐隐的作痛,我向主人要了一顶孩子干活时戴的帽子,上面有三个洞,脏得一抖落直冒烟,但我一点没有嫌弃的心,修炼的人还要求什么呢?就这样我打消了当掉衣服做路费的念头,一切顺其自然,只要能到北京护法,走多少天都行。天晴了,更冷了,但离北京又近了。师父真是慈悲于我,尽管积雪的路行走的车辆很少,但每天上午我都能堵着货车带我一段、然后我再走上几十里山路,晚上天黑后就能找到一户人家休息。虽然开始都不愿收留,但第二天又都不舍得让我走劝我回家,看我坚决,临走时嘱咐过来嘱咐过去不让我走夜路,冷了要点热水喝,临走时还要往我兜里塞上水果、方便面,这就是“化缘”啊!

    走到第四天下午的时候,两脚的水泡越来越大,慢慢地扩大的范围我都能感觉到,这就是对我的考验,心里暗暗的对师父说:泡再大我也要走,这是我的业力造成的,我应该承受,我要平静地偿还我所欠的。天渐渐的黑了,突然脚底下一震,水泡破了,都感到脓水淌了一鞋,但很轻松,没有感觉疼,心里暗喜:修炼就是超常的,这么大的水泡破了都不疼。但突然一下子想到了是师父知道我得用这双脚继续走路,是师父替我承受着这痛苦啊,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师父救度了我,给我那么多,那么多...用语言表达不出来这一切,为宇宙众生耗尽了一切,我修得不好,还有那么多执著不放的心,真是对不起师父,就这样任泪水在脸上流着,流着...

    第二天天晴了,气温上升了许多,到了密云地界了,我知道再也没有货车让我搭乘了。也没人家再收留我了,只有二百四十多里路了,我决定连续走一天一夜,那样我会在第二天的白天赶到天安门广场,那里每天都有我的同修,我会同他们在一起。于是心里愉快极了,尽管两腿疼痛,但一点都不耽误我走路的速度。这时一辆货车开过来,我随意地抬了一下手,如果他要带我我就坐,不带我无所谓。但汽车停住了,司机大声的同我说话,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前一天带我的那个“郝大哥”,当时我并没告诉他我要去北京,也没告诉他我是大法弟子。当他知道我去北京时,抬头瞅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并开车抄小路去北京。从他的眼神和举止中仿佛已知道我是大法弟子,等到顺义他拉货的地方,他详细地告诉我去北京城的路线及里程并告诉我,这条路线上警察少。又嘱咐了我几句开车走了。

    到了路口看过路标还有七十多公里,如果要走到广场,天也黑了,怎么办呢?看来这次真要把衣服当掉了,哪怕当几块钱也行,那样我今天下午就会到广场,到各地来京护法的功友身边,于是问了几个人,当问到一个小伙子时,他笑了说:我不能落井下石啊,这样吧,带你去北京吧。我就接受了并表示感谢!到京分手时他又塞给我十块钱,说我也许有用。我留下了他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决定在来到功友中间后一定还他钱,我要告诉他大法好,让他这个还有善念的人也能得到大法。当我坐地铁来到广场时,天已有点黑了。

    我终于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我将在这里用我的行动告诉世人大法的伟大,世上又多了一个维护大法的人,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这时,我看到了两个人,从他们的背影我知道他们是大法弟子,就走过去搭话,就这样,我来到了功友中间……

    吉林省白山市弟子
    千僖年元月二十日整理


    个人得法经过和荆门现在的一些情况

    【明慧网2000年1月26日】 我看了众多法轮修炼大法学员的修炼经过、体会以及各方面的文章,激励和促进了我,使我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熔炼和提高。我也想讲一讲自己的得法的一些过程以及身边的一些事情。我现在觉得大法和大法给我们开创的修炼环境格外珍贵。

    我1989年考上大学到武汉念书,我把大量的时间用来研究气功及人体科学。当时看了很多版本的《老子》以及佛教经典,还有钱学森等人研究人体科学的论著,有《论人体科学》等,以及当时的气功研究成果。也学了一些气功(当然只是祛病健身的气功,还上假气功的当)。由于不得法和不知修炼心性,两三年的研究也没能向高层次上提高,我产生了一种失落感。但由于受自己所学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及自己观念的影响,李洪志老师在武汉传功讲法时,很可惜我没能去参加。

    1993年我毕业来到荆门工作。同年12月,我在《中国气功》杂志上第一次看到了李洪志老师的法像,感到就是我要找的师父,心中又萌生了修炼的念头,然而我还是没能去参加师父在大陆最后的传功讲法班。我再一次非常可惜地失去了一次机会。

    1996年元旦前后,我终于邮寄得到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看,我就明白很多我苦苦追索的问题,也知道了这是一本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的书,对当时的感觉我无法言表,那强烈的能量场,那融入心灵的幸福,是书中伟大慈悲的语言震撼着我的心灵。我知道气功是博大精深的东西,是源远流长的。由于当时荆门还没有集体炼功的环境,我自修了一段时间,各种繁忙事情接踵而来,就没能继续炼下去。

    1998年10月,我在因特网上浏览的时候,看到了“法轮佛法”一词,那个欣喜啊难以言表。我就来到了石家庄网站,把大法的书籍和经文下载了过来。那天晚上,我通宵达旦一口气把《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和《转法轮》看完。于是各地法轮大法网站就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我觉得那些法轮大法网站的管理员或编辑,他们就是我的辅导员,虽然从未见过面,但通过他们的弘法,我才得法。

    这样,我自学自修了几周后,就有人指引我找到了炼功点。以后的经过很多就象《转法轮》书中所讲的。经过了一些关,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心,我不断地学法不断地做好。当我越炼,就越放不下《转法轮》这本书了。到了1999年6月,我发现熟悉的法轮大法网站浏览不了了,中国大陆的法轮大法网站全部被关闭,而在多伦多大学的法轮大法网站被“黑客”破坏,主页上面用“英文”写了一些谩骂的词语。1999年7月20日,我终于查到欧洲法轮大法网页还可以浏览,才知道中国大陆对法轮大法修炼群众打击与镇压开始了。1999年7月22日,我所查到的唯一可以浏览的法轮大法网站也被中国大陆官方屏蔽掉了。我接下来就被调查、询问、做思想工作、公安局传唤、离岗学习。9月我去了北京,但不到一周,我在公园和学员交流时,被单位派来的人和地方公安人员找到了。我被带回刑事拘留25天后又转为行政拘留25天,在11月份被单位和爱人担保出来。

    十一月份前,荆门学员被关押有二十几人,后放了十多人。十二月份,荆门学员纷纷去北京护法,估计有一百人左右。很多荆门学员和各地的大法弟子共一百多人在北京合租一套住房,元旦前被北京公安局发现并抓了很多学员。据《荆门日报》报道自十二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日有六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去,荆门公安局人员在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把他们押回荆门。目前,龙庭、周萍(夫妻二人)、慈保生、朱翠花、李青霞、柳德玉等二十多人已被判劳教一至三年并已送去劳教所,看守所还关押有二十多人。另外,拘留所还关有十几人,在一所技校也关有至少十多人。荆门辅导站站长孟祥龙也被逮捕。荆门地区已被列为湖北省重点中之重点。

    慈保生(月亮湖派出所所长)和朱翠花,都是辅导员,自七月二十二日去北京护法,共三个多月,公安人员一直想抓他们没抓到,后来他们去信访办上访才被抓回。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起,很多学员多次到北京去,被抓放出来后又去。我非常敬佩我所认得的许许多多的法轮佛法修炼者,他们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人,所以我呼吁政府能正确对待我们。

    我上面所说的是实情,我愿意为我的言论负责。

    荆门学员XXX
    2000年元月十八


    订阅请发空邮到:subscribe@minghui.org
    取消订阅请发空邮到:unsubscribe@minghui.org
    联系编辑或投稿请发电邮到:article@minghui.org 或 tougao@minghui.ca
    联系技术部请发电邮到:webteam@minghui.org